高合半个车身开进ICU
科技
科技 > 车研所 > 正文

高合半个车身开进ICU

高合半个车身开进ICU

作者|张尧

编辑|胡展嘉

农历新年后,新能源汽车品牌高合没有迎来“开工大吉”,而是开进了ICU等待被抢救。

2024年2月18日,界面新闻报道,高合汽车召开内部大会,宣布停工停产6个月,工厂不允许进入。2月18日前的员工工资正常发放,2月18日至3月18日发放基本工资,3月18日以后仅发放基本生活费。

2月22日,继高合汽车宣布停工停产6个月消息后,创始人丁磊首次现身上海总部。

据高合员工向新浪科技透露,这是停工停产消息后,丁磊本人首次公开露面。在与员工的内部会议中,丁磊向员工道歉,称自己用老一套的经营策略打不过互联网。

他表示,高合汽车翻身的窗口期最多三个月,他会积极争取。目前,外面已经有很多公司对高合汽车感兴趣,收购或者投资。同时,丁磊在内部会议中称,公司遇到这个情况让他无言以对。“接下去的3个月,高合汽车会很艰难,我几乎24小时没有睡觉。这几个月来说,对我是低谷,我一直没有走出一个误区,我用传统的经营策略打不过互联网。”

事实上,高合的危机早有预兆。

2023年10月,据《每日经济新闻》爆料称,高合汽车开启大规模裁员,比例高达20%,个别部门甚至裁员50%。2024年1月,有多位汽车博主爆料称,“高合所有工作暂停,包括发货、新项目开发等”。

尽管目前高合仍在苦苦支撑,但结合高合汽车萎靡的销量、公司融资不力的现实,以及威马、爱驰等车企先停工,后破产的历史来看,高合距离倒闭,似乎只有一步之遥。

高合是怎么一步步到今天这般境地的?谁又能来救高合?

高合半个车身开进ICU

效仿特斯拉

高合希望靠高端定位破局

尽管与“蔚小理”类似,高合也是一家造车新势力,但值得注意的是,高合的成立时间比大部分新势力车企晚了好几年。

官方资料显示,华人运通成立于2017,2019年7月正式发布纯电品牌高合HiPhi以及首款量产定型车高合HiPhi 1。作为对比,“蔚小理”成立于2014年前后。2019年前后,“蔚小理”的汽车产品已经开始交付,大肆抢占市场。

因错过了入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最佳窗口期,高合并未直接推出平价新能源汽车产品,和一众具备先发优势的车企厮杀,而是效仿特斯拉,先推出高端产品,确立高端品牌定位,再一步步“下沉”。

2020年8月和2021年11月,高合先后推出HiPhi X和HiPhi Z,售价区间分别为57~80万元以及61~63万元。彼时,大部分造车新势力均聚焦平价价位段,而传统豪华燃油车品牌的新能源汽车产品竞争力又严重不足,高合得以脱颖而出。

高合半个车身开进ICU

官方资料显示,2021~2022年,高合汽车累计销量分别为4237辆和4349辆,连续多月蝉联中国50万以上豪华纯电市场销量冠军。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汽车属于典型的重资产产业,仅靠每年几千台高端产品出货,很难平衡上游高昂的成本。因此,高合汽车需要推出走量产品,实现规模效应。

2023年4月,高合推出了HiPhi Y,售价33.9~44.9万元。当年10月,高合又推出了HiPhi Z城市版,售价51~53万元,相较原版,降价10万元左右。

然而遗憾的是,高合虽然放下了身段,但并未如预料般赢得市场。交强险数据显示,2023年,高合汽车合计上险数仅7884辆,其中HiPhi X、HiPhi Z和HiPhi Y的上险数分别为606辆、2336辆以及4942辆。

虽然HiPhi Y已经称得上高合汽车的“半壁江山”,但作为一台30万级的新能源汽车,年销量不足5000辆,显然是不合格的。作为对比,同样定位30万级的理想L7,2023年销量超10万辆。

高合半个车身开进ICU

智驾、三电积累不足

“门厂”难以带来差异化体验

之所以汽车销量不尽如人意,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缺少资金资源的高合缺乏高端技术积累,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内卷化竞争加剧的背景下,难以为消费者带来差异化的体验。

众所周知,造车需要海量的资金投入。2017年末,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社交媒体宣称,“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100亿太夸张,现在自己跳进来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以来,蔚小理均完成数轮规模可观的融资。以蔚来为例,2023年11月拿到阿布扎比投资机构CYVN Holdings的22亿美元战略投资后,其累计融资超1150亿元人民币。

反观高合,公开融资信息寥寥,仅在2021年11月获得交通银行50亿元战略投资。接受《知危》采访时,高合高层员工表示,高合的融资犯了很大的失误,“丁磊(高合汽车创始人、CEO)可能不太想放弃股权,不想再被资本操控,但是他显然低估了造车的难度,也低估了中国汽车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

高合半个车身开进ICU

因现金储备不足,高合高端产品的卖点并不是关乎新能源汽车体验的智驾、三电等技术,而是NT展翼门、智能灯光交互、未来感等极具噱头的设计,这也让高合收获“门厂”的别称。

另类的设计语言固然可以在产品上市初期吸引部分消费者的眼球,但却难以帮助高合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持续俘获消费者。

以智驾为例,随着技术逐步成熟,消费者接受度逐步走高,其对汽车销量的影响越来越大。此前,问界就曾靠智驾技术“翻红”。

图:余承东微博

图:余承东微博

2023年下半年,问界的市场声量持续下行,平均月销量仅为5000辆左右。2023年9月,随着问界新M7问世,问界品牌迎来强势增长。官方资料显示,问界新M7上市四个月,订单量破13万台,智驾版占比60%。

据了解,问界新M7智驾版搭载HUAWEI ADS 2.0高阶智能驾驶系统,高速、城区、泊车等场景均支持智能辅助驾驶。2024年1月,问界新M7智驾版可在全国范围内实现不依赖于高精地图的城区NCA高阶智能驾驶。

作为对比,高合汽车的智驾能力落后竞争对手一大截。2024年1月,高合向HiPhi Y推送新系统,新增高合 NOH 高速领航辅助驾驶,仅仅可以覆盖全国高速公路以及部分城市快速路高架路(上海、苏州)。

高合半个车身开进ICU

行业内卷竞争加剧

高合陷入恶性循环

事实上,高合汽车不止核心竞争力相较对手存在明显不足,并且产品价格对比同级别产品也不具备吸引力。

2023年以来,新能源汽车产品内卷竞争加剧,为了更大规模出货,诸多车企都掀起了价格战。

比如,2023年2月,理想推出理想L7,售价31.98~37.98万元,不光有“沙发、彩电”,并且还搭载了全栈自研的AD智能驾驶系统。

6月,蔚来宣布全系车型起售价降低3万元,其中ET5起售价仅为29.8万元;9月问世的问界新M7售价为24.98~32.98万元,较改款前的M7起售价下调4万元。

作为对比,HiPhi Y的售价为33.9~44.9万元,低配版续航仅为560km,并且智驾、充电等方面相较问界、蔚来还有巨大差距,对消费者自然难有吸引力。高合高层员工向《知危》透露,“HiPhi Y只有两三个月销量维持在一千五百台左右, 后面就断崖式下跌。”

更悲观的是,随着比亚迪、理想、蔚来等车企在高端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力,高合的高端产品也节节败退。交强险数据显示,2023年,HiPhi X上险数仅为606辆,同比暴跌85.99%。

图:高合创始人丁磊(左)

图:高合创始人丁磊(左)

高合汽车销量萎靡,自然难以让投资机构感到安心。据悉,2023年中,高合汽车母公司华人运通与沙特投资部签署一项规模达210亿沙特里亚尔(约人民币400亿元)的融资协议。此后,沙特方面还曾到上海、盐城、青岛等工厂尽调。

不过遗憾的是,时至今日,该投资都没有到位。这显然是因为,高合汽车迟迟难以打开市场,让投资机构产生了极大的不信任感。

总而言之,尽管高合汽车此前靠极具噱头的设计以及高举高打的营销在高端市场占据一定有利位置,但随着品牌“下沉”,高合却遭遇巨大打击。

这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高合汽车在智驾、三电等方面没有积累深厚的技术优势,并且价格虚高,对比竞品不具备吸引力。

由于此前没有着力融资,准备“过冬”,随着汽车销量走低,高合开始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考虑到沙特投资迟迟不给高合允诺的融资,后续高合或难逃步入威马后尘的宿命。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