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争端暂歇!被日本在芯片领域“卡脖子”4年后,韩国如何自救?
科技

贸易争端暂歇!被日本在芯片领域“卡脖子”4年后,韩国如何自救?

随着韩国政府旨在解决二战期间被日本强征劳工对日索赔问题的第三方代赔方案公之于众,日韩围绕这一问题的贸易僵局也随之出现松动。

3月16日,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向记者团发布消息称,在与日本经济产业省举行的政策对话中,韩日双方就两国间自2019年进行的半导体材料出口管制一事达成一致。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日本方面着手解除对韩国芯片产业的三项材料的出口限制,韩国方面则撤回就出口管制向世贸组织提出的起诉案。同时,双方就将对方国家重新纳入出口管制“白名单”一事进行密切沟通达成一致,争取尽早恢复原有秩序。

这一消息也意味着日韩在贸易领域争端熄火。

这三种材料对韩国经济很重要

2018年10月,韩国大法院(最高法院)判令日本涉案企业赔偿二战时期被强征的韩籍劳工受害者。近一年后,日本政府于2019年7月采取反制措施,限制对韩出口高纯度氟化氢、氟聚酰亚胺、光致抗蚀剂三种关键半导体材料,同年8月还将韩国踢出适用简化出口程序国家白名单。韩国于2019年9月将日本对韩采取出口限制一事诉诸世贸组织(WTO)。

被日本方面禁止向韩国出口的三种半导体原料,即氟化聚酰亚胺、光刻胶、氟化氢主要用于智能手机面板以及电视的液晶屏,同时光刻胶也是半导体产品的核心材质。韩国贸易协会的数据显示,半导体产业出口平均占韩国出口总额的25%;韩国所需要这三种原料中,91.9% 的氟化聚酰亚胺、43.9%的光刻胶以及93.7%的氟化氢都从日本进口。其中依赖度较低的光刻胶,实际上韩国大量从比利时进口的光刻胶,是由日本公司JSR的比利时子公司生产的,因此当时韩国光刻胶对日本公司依赖度其实超过80%。因此,日本此举被视为“掐住”了韩国经济的咽喉。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李旻对第一财经分析道,在全球产业链分工布局中,韩国处于生产加工环节,日本则处于提供关键原材料的环节,“两者所处的环节不一样。此前日本针对半导体领域的关键材料推行出口管制,已对全球半导体产业形成冲击,而这是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不愿看到的。”

韩企忙“自救”

韩国经济对日本长期的高依赖度,自1965年两国关系正常化以来,一直处于贸易逆差的状态,2018年韩国对日本的逆差规模为240亿美元,这在韩国所有贸易关系中是最大的逆差。韩国贸易协会(KITA)的数据显示,韩国对日本贸易逆差的最大源头为高科技产品,尤其是半导体和芯片制造设备占到了逆差的三分之一。

不过,在日本制裁的三年来,并非日本上述三大关键材料的厂商无法向韩国出口,只是在每出口一批上述材料时必须通过日本经济产业省的出口审查,审查的时间一度拖至3个月。在贸易冲突前,日方厂商只需通过一次审查后即可向韩方自由出口。

由于高纯度氟化氢具有强腐蚀性,保存时间很短,且韩国企业对于上游半导体材料的库存一般是1-2个月,所以当时日本半导体材料的出口限制对韩国半导体行业造成了很大影响。

为摆脱“卡脖子”窘境,韩国政府于2019年加大了对半导体原材料、零部件和设备供应商的支持力度,并于同年11月启动了进口替代项目,试图通过供应商多元化以及国产化两步走的战略,来减缓对日本在上述领域的依赖。

在供应商方面,韩国企业加大了从中国、欧美等地的采购来替代日本厂商。2020年的数据显示,韩国从日本进口的半导体材料占总进口量的38.5%,而第二大半导体材料进口来源是中国(20.5%)、其余分别为美国(11.3%)等。

在国产化方面,韩国的光刻胶产业实现了零的突破。据韩媒报道,韩国东进半导体就在贸易战后开始研发EUV光刻胶,并在2021年通过了三星电子的可靠性认证。此后,又利用1年左右的时间,投入到生产线的应用。这一消息被韩媒视为韩国半导体产业链实现自主的重要时刻。

在氟化氢领域,韩国企业的自主研发进度也很快。截至去年底,有包括SK Materials在内的三家韩企成功开发出了氟化氢,且部分产品已被半导体厂商用于量产。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的数据显示,3年来,韩国在氟化氢进口量方面下降了66%,从2019年的3630万美元下降到2022年约1250万美元。

不过,由于上述材料涵盖内容广泛且细分种类诸多,尤其是光刻胶领域,韩国企业显然无法做到“完全”替代。

3月15日,就在尹锡悦此次访日前,韩国政府提出,将在首都圈打造一个全球规模最大的半导体集群,这一蓝图包括创建一个能容纳巨型制造工厂、设计公司和材料供应商的半导体制造中心,旨在加强韩国本土的供应链。

这项计划还要求三星电子等韩国大型企业的加入。截至2026年,韩国将向包括芯片、电池、机器人、电动汽车和生物技术等领域投资550万亿韩元(约合4220亿美元)。

韩国科技巨头三星电子随后证实,将在2042年前投资近300万亿韩元(折2300亿美元),发展韩国政府计划中“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制造基地”,作为上述政府计划的一部分,以推动韩国芯片产业的发展。

如何搅动全球市场?

如今,随着日韩贸易战停歇,他们之间的联手又将如何搅动全球芯片市场?

韩国全国经济人联合会(FKI)此前发布的一份题为《韩、美、日对中国进口依赖的现状和未来任务》的报告称,与日本和美国相比,韩国在半成品和材料零部件方面对中国的依赖程度更高。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韩国约有29.3%的原材料零部件进口来自中国,而日本和美国的这一比例分别为28.9%和12.9%。

就中间产品而言,FKI的报告认为,2019年韩国对中国进口的依赖程度明显高于日本和美国,远高于10.4%的国际平均水平,“韩国和日本之所以在半成品和原材料零部件的进口上依赖中国,是因为中日韩三国以中间产品贸易为基础,形成了一个相互联系的经济团体。”

李旻告诉第一财经,韩国对中国依赖更多是价格因素,对日本的依赖则是缘于技术上的不可替代性,“韩国改善与日本的关系,背后不乏经济和技术层面的考量。日本对韩半导体领域的关键材料出口如果恢复至贸易战以前,那对韩国整个半导体产业链来说是有帮助的。”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商务部已在3月初正式启动了530亿美元的芯片法案。法案包括对芯片行业的补贴、对半导体和设备制造25%的投资税收抵免等扶持政策,但关注最多的条款还包括对华芯片产业的排他政策等。

作为美国在亚洲地区的两大盟友,李旻认为,结合美国的芯片法案以及“芯片四方联盟”(Chip 4)来看,“虽然美方提供的补助力度不小,但10年内韩国企业按美方约束不能和中国进行合作,机会成本实在太大。韩国需要在美日韩与中日韩合作中找到平衡点。”

去年下半年来,韩国政府相关官员以及企业代表已多次赴美试图协调芯片合作的相关立场。美国白宫7日最新消息显示,韩国总统尹锡悦将于4月26日对美进行国事访问。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