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擦边”被罚、9成主播未有打赏收入,花房集团IPO赢家只有周鸿祎?
科技

直播“擦边”被罚、9成主播未有打赏收入,花房集团IPO赢家只有周鸿祎?

核心提示:

1.“红衣大炮”周鸿祎又一个IPO。近日,花房集团通过港交所主板上市聆讯。招股书显示,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为花房集团第一大股东,持股38.21%,第二大股东宋城演艺的持股比例为37.06%.

2.作为直播界的“元老”,早在四年前,花房集团就和虎牙、斗鱼、映客等平台在同一时期传出上市消息。此次是花房集团第三次冲击上市, 有投资人对凤凰网科技表示:“周鸿祎作为花房集团大股东,将花椒直播、六间房以及HOLLA一起打包上市可能是急于套现。”

3.花房集团旗下平台主播收入日益下滑,屡次被曝出通过“打擦边球”吸引用户。招股书显示,2021年,花房集团旗下平台约9成主播没有打赏收入。此外,公司过往记录期间,有33名主播因在平台展示不当内容而被列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网络主播警示名单。

作者|蒋浇

编辑|于浩

“听俞敏洪说直播带货很赚钱,自己有点眼红,但尝试下之后才发现这碗饭不是一般人能吃的。”不久前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360董事长周鸿祎说自己做不来直播,同时表示“我还是踏踏实实做数字安全。”

然而,11月30日,由周鸿祎持股38.21%作为第一大股东的花房集团正式开始招股,拟全球发售4600万股股份,发售价为2.80-3.60港元.。

作为直播界的“元老”,早在四年前,花房集团就和虎牙、斗鱼、映客等平台在同一时期传出上市消息。但事与愿违,对手们纷纷于2018至2019年间相继上市,花房集团却落了后。

此次已是花房集团第三次冲击IPO。有投资人对凤凰网科技表示:“周鸿祎作为花房集团大股东,将花椒直播、六间房以及HOLLA一起打包上市可能是急于套现。”

值得注意的是,秀场直播风口已过,花房集团旗下平台主播收入日益下滑,屡次被曝出通过“打擦边球”吸引用户。监管趋严下,花房集团能否通过资本市场的考验?

秀场直播鼻祖

7成收入靠打赏

11月24日,花房集团通过港交所主板上市聆讯。招股书显示,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为花房集团第一大股东,持股38.21%,第二大股东宋城演艺的持股比例为37.06%,周鸿祎担任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及CEO为于丹。

作为娱乐直播界的鼻祖,花房集团旗下主打平台为花椒、六间房和海外收购的Holla。其中,六间房是花房集团于2006年推出PC端直播平台;花椒直播于2015年诞生,凭借周鸿祎宝马车自燃事件出圈,李湘、柳岩等一众明星的入驻也让其名噪一时。

短视频兴起后,偏传统的直播产品开始抱团取暖。2018年6月,花椒直播与六间房成为花房的两大主打平台;随后,花房集团为扩展海外业务,在2020年收购了HOLLA集团,还推出了语音产品“花吱”。

尽管花房集团声称业务涵盖娱乐社交、游戏、户外等,但被提起时,谈论最多的还是直播“荷尔蒙经济”。

花房集团在招股书中表示,其几乎所有收益产生自购买及向主播打赏虚拟物品以及直播产品上的其他服务。这样的商业模式不难理解,即通过高颜值的主播展示舞蹈、唱歌等才艺,吸引用户打赏,与主播共享打赏费用。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2年5月末,花房集团收入分别为28.31亿元、36.83亿元、46亿元、18.02元及20.8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1亿元、 -15.25亿元、3.25亿元、1.78亿元。

平台贡献方面,花椒仍是花房集团的营收主力。同时期,来自花椒(奶糖除外)的营收分别为21.7亿、28.1亿、32.5亿元、13.7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76.5%、76.3%、 70.7%及66.1%。

花房集团的盈利情况并不稳定,2022年公司由盈转亏,净亏损高达15.25亿元。 花房集团对此解释道,亏损主要是由于2020年花椒、六间房合并后产生的商誉确认减值亏损17.78亿元的影响。

用户流失

9成主播没有打赏收入

2021年,快手在发布的新书《直播时代》中,将直播电商定位为直播的下半场标准范式,即注重利用主播IP和号召力来进行商业转化,促成商品交易。

在上半场,秀场直播无疑站上过风口。2015年前后,市场上涌现出一大批娱乐直播平台,这类直播主要靠外形好的男女主播进行才艺表演,吸引用户打赏,一度被外界称作“荷尔蒙经济”。

彼时直播赛道中,除了陌陌、映客、YY等平台,还出现了斗鱼、虎牙等游戏直播平台。看到风口的周鸿祎在360内部孵化出花椒直播,他频频通过自己的微博为这个直播平台引流,并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对直播行业的看好。“直播是全新的社交方式,将成为下一个互联网风口。”

互联网大佬的卖力营销,曾让花椒直播快速出圈,一年时间月活用户就超1000万,位居当时泛娱乐直播平台的首位。

流量暴涨时,入行早的主播也吃到了平台红利。从事7年平台主播的陈平平告诉凤凰网科技,她早期在花椒、陌陌多个平台直播,每天只需播几个小时,月入2-3万不是问题。“那个时候打赏的粉丝多,只要陪他们聊聊天唱唱歌,就愿意给你刷礼物。”

然而,随着短视频、电商平台的崛起,业务单一秀场直播平台,面临用户流失的困境。

以花房集团的主平台花椒为例,2019—2021年,该平台平均月活跃用户分别为2360万、2740万、2990万,但2018年花椒直播的月活用户为4100万。

为了留住用户,花房集团花费重金进行主播运营。同平台扩展主播成本为19.20亿元、24.46亿元和30.85亿元,分别站收益总额的67.8%、66.4%及67.1%。但这一举措并未带来良好的效果,2021年花椒直播拥有注册直播约1030万,当年仅新增20万名平均月活主播。

主播是直播平台的生命力,但在流量消退的大趋势,花房集团旗下平台主播收益逐渐减少,导致部分主播为了博人气打“擦边球”,这无疑成为了平台发展的隐患。

据招股书,2021年和2022年5月末,花房集团的主播总数分别为1086万、1103万。其中,收到1万元以上打赏的主播分别为1.9万和1万人,收到1000元-1万元之间打赏的主播数量为3万人和1.6万人,收到0.05元-1000元之间打赏的主播数量分别为46.5万、23.6万。

这也意味着, 2021年,花房集团旗下平台收到5分钱以上打赏的主播共51.4万人,而另外1035万(约9成以上)主播没有打赏收入。

33名主播被警示

业务擦边成隐患

“主播人太多了太卷了,粉丝又少,现在直播半天收入过百元都很难。”陈平平告诉我们,从2019年开始,秀场主播们获得打赏愈加艰困难,部分同行早已转型做电商直播。

而在竞争越发激烈、流量红利消退的背景下,花椒、六间房平台主播屡屡曝出通过低俗表演吸引用户。 天眼查信息显示,2021年6月,六间房一名主播因存在低俗表演行为被罚款1万元,这并不是其第一次被举报。

花房集团在招股书中披露,过往记录期间,有33名主播因在平台展示不当内容而被列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网络主播警示名单。同时,公司涉及9起因在平台展示不当内容而被监管部门处以罚款的事件,总金额约为10万元。

今年央视315直播晚会,就曝光过直播平台的打赏骗局,即男运营假扮女主播骗取粉丝,引诱其掏钱打赏。这类事件屡见不鲜,有业内人士表示,部分主播会以恋爱为由,约粉丝私下见面,进而诱导榜一大哥或其他粉丝重金投入。

屡屡违规乱象背后,直播行业迎来了更全面、严格的监管。

今年4月,国家广电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节目平台游戏直播管理的通知》,要求直播平台加强对主播的管理,建立防沉迷机制以保护未成年人,并禁止未成年人充值打赏;6月,国家广电总局及文旅部发布《网络主播行为规范》,对直播平台及主播进一步提出严格要求。

国金证劵曾指出,短期来看,直播打赏规范或推动平台收入结构进一步转变,对参与方产生一定的影响,长期会促进直播行业合规化发展。

监管趋严下,三冲IPO的花房集团会被看好吗?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