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纷纷闹退钱!腾讯音乐这种操作 有点过分啊
科技

用户纷纷闹退钱!腾讯音乐这种操作 有点过分啊

这两天哔哥突然变得无比精神,整个人在工位上坐不住地兴奋。

不知道的还因为他中了上亿彩票,准备炒老板鱿鱼,回家当房东呢。

我上前询问啥情况,哔哥却用手机打开电商平台, 把屏幕怼着我脸上,忍不住喜悦地表示:

“你看,显卡价格暴跌了!终于能买啦!”

图源:B站@喜皮友

游戏党狂喜,挖矿时代终于结束

由于前段时间加密货币过于火热,直接带动了挖矿产业的发展。

老黄推出的那些高算力显卡,大部分都被矿佬拿去开矿场赚钱了,那时候连二手矿卡价格都很高。

这也让小雷对显卡索然无味,心想这挖矿潮应该没怎么快能结束吧。

结果啪的一下,矿难就来了,被压榨许久的30系显卡,也终于结束了苦日子。

无论是全新显卡还是二手矿卡,如今价格都来到史低点,无数游戏玩家在此历史性时刻开起了香槟。

那么,矿难为啥突然到来呢?

有个很直接的原因是,以太坊在前几天已经完成了合并。

这就意味着,从工作量证明(PoW)到权益证明(PoS)的过渡已经完成。

以太坊基金会是这么想的,搞挖矿赚钱太消耗电力了,一点都不环保。

所以现在更换到权益证明,大伙儿通过质押以太坊就能赚钱,还挖啥矿啊。

说白了,以前那种囤显卡消耗算力挖矿的方式已经凉了,电力消耗降低99.95%,环保!

当然啦,挖矿时代的结束只是币圈缩影之一。

如果大家有留意整个加密货币的行情,会发现无论是加密货币本身,还是元宇宙和NFT等周边,热度都大不如前。

比特币价格从去年的6万美元,跌到只剩1.9万美元。

之前宣布把重心转移至元宇宙的Meta,现在烧钱也停不下来。

光是它家的虚拟现实部门,今年第二季度就亏损28亿美元,导致机器人扎克伯格的身价都跌出全球富豪榜前十了。

败家,太败家啦。

至于NFT嘛,我只能说,这玩意儿和币圈、元宇宙的热度是紧密相连的。

但凡前面两位大爹随便凉一个,投机性质拉满的NFT藏品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数字藏品不香了

这两天小雷就看到新闻,腾讯音乐旗下的TME数藏也无活可整了。

用户们看着自己购买的NFT毫无赚头和现实意义,纷纷申请退款。

现在打开QQ音乐,来到#tme数字藏品#的讨论区,就能看到很多买了TME数字藏品的老哥在吐槽。

“日内瓦,退钱!”

“我怎么连数字藏品的入口都找不到了?割韭菜是吧?”

很明显啊,这些买了音乐数藏的用户,都觉得自己上当了。

毕竟有很多用户购买的初衷,是为了能转让卖钱的。

但是为了数字藏品像去中心化NFT一样被炒到天价,大厂们的数字藏品,一般都不支持转赠。

TME数字藏品说是持有365天后转赠,但还是有人反馈,即使持有了一年,还是没有转赠按钮。

腾讯家的幻核在停运后,好歹支持用户全款退款。

但TME的数字藏品,似乎是真的摆烂了,购买数藏的入口被关闭,用户退款无门。

也许要等到投诉量大起来了,腾讯那边才会进行统一处理吧。

有小伙伴可能很纳闷,大厂能看上的风口,总不能这么快就塌吧?

事实上,数字藏品这玩意儿的热度就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还是先和大伙儿简单回顾一下什么是NFT,它的中文名叫非同质化通证,最大的特点是具有唯一标识,而且无法篡改和替换。

就这么听起来还有点玄乎,所以咱们听个更具体的例子。

比如小雷和哔哥都有一个比特币,我俩在区块链钱包上互换一下,比特币的价值还是没变。

但NFT换不了,每一份NFT都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小雷和哔哥一起去看演唱会。

小雷买到了VIP区,而哔哥因为手头紧,只买了山顶区,那小雷肯定不愿意和哔哥互换门票的。

由于NFT有着独一无二和不可篡改的特性,它被用于搞收藏品,也是意料之中了。

当然啦,被当做正儿八经的收藏品,只是NFT理想状态下的用途。

它那独一无二的属性,在物以稀为贵的理念下,无疑有着极高的炒作价值。

资本只需投点钱进去炒作,把风口搞起来,日后割韭菜就更得心应手了。

前有以NFT形式拍卖的《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画作。

作者Beeple就靠这幅画,一波赚走6934万美元。

后有纽约时报记者以NFT形式拍卖自己的文章,最终以56万美元成交,直接从平民变富豪。

看得小雷两眼发酸,巴不得把自己的水文放上去拍卖。

随着大量资金的涌入,海外很多知名NFT平台的交易额日渐高涨。

这一股能赚钱的味道便吹到国内,被资本们精准嗅探。

于是咱们能看到,很多叫得上名字的大厂,都搞起了类似的数字藏品。

比如支付宝的NFT付款码皮肤,它和郭煌美术研究所联合推出,限量发行1.6万张,一经推出就被抢光。

为了证明这付款码的独一无二,购买者是可以看到自己付款码的哈希值和NFT编码的。

这一切都是在告诉你:“虽然大家的付款码皮肤长得一样,但你那一份就是独一无二的,挂在蚂蚁链上永久保存。”

而百度这边也推出中国探月数字藏品,也是限量发行。

目的就是让购买者感受到,自己买到的数字藏品是有价值的。

京东在去年年底也推出了【灵稀】数字藏品平台,但截止现在,只推出了一个“京东青绿纪念币数字藏品”。

这【灵稀】给小雷的感觉啊,就是想蹭一波NFT的热度试试水的。

可能京东也没想着深耕这一块,所以目前灵稀的发行量很少,平台各方面业务都不完善。

当然,大厂们也知道这NFT的炒作成分太高,所以他们一般把数字藏品放在国内受监管的链上,并禁止数字藏品的流通。

反正意思就很明确了,大伙儿买着玩玩或者收藏可以,但赚钱炒作就免谈。

但大厂会守规矩,并不意味着小平台会这么做。

毕竟小雷在这两年里,都见到过不少杂七杂八的数藏平台卷款跑路了。

比如今年5月份的TT数藏,公司跑路的原因竟然是老板挪用资金去梭哈iBox。

结果因为iBox暴跌,投资到iBox上的100万元也严重缩水,单车轮胎都要被掏空了。

这些名不见经传的数藏平台,往往会悄咪咪开启二级市场,让购买了数字藏品的用户们随意交易。

能交易就意味着炒作属性很大,如果一级市场上的数字藏品的价格暴跌,二级市场也会遭遇地震。

像TT数藏的老板,就是这么把公司搞没了的...

总之啊,在币圈暴跌、元宇宙前景迷茫和监管越来越清晰的情况下。

NFT的热度和金融炒作属性,已经大不如前了。

在以前,很多人在买NFT数字藏品之前,肯定都先考虑一件事儿:买了这玩意儿能不能让我赚到钱。

现在没有了赚头,资本的退潮也变得理所当然。

腾讯的幻核正式关停,京东的灵稀属于摆烂状态,长期没有新的数字藏品推出...

目前更新比较频繁的,大概只有阿里家的【鲸探】了。

数字藏品会发挥用处,但不是现在

当然,小雷也不否认数字藏品的正面价值。

现在无论是歌手、小说家还是画家,背后都有公司或工作室。

而他们的作品收入肯定会有一部分被公司或工作室分成,而且比例还不少。

如果歌手把自己的歌转为NFT作品并放到平台上售卖,可以赚到歌曲的全额收入,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到时候买家把作品二次转卖,自己还可以坐享其成,收到歌曲的版权费。

具体版权费的费率还是由NFT平台而定,一般会在8%-10%左右。

比如你的买家以300块钱转卖NFT歌曲给其他用户,你啥也不干就能赚到30块钱。

但说实话啊,这种模式实在太理想主义了。

现在无论是资本还是个人投资者,想到NFT的第一反应都是“能不能赚钱”。

什么版不版权,能不能帮助创作者的,大多数人也不太在乎...

数字藏品能做成啥程度,我觉得还得在蹲两年,看看会发展成咋样。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