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骂上热搜,豆瓣 2.1 分,《东八区的先生们》到底有多差?
科技

被骂上热搜,豆瓣 2.1 分,《东八区的先生们》到底有多差?

爱范儿荐读

最近一部号称「剧本打磨四年」的新剧《东八区的先生们》播出,直接被骂上了热搜,不仅刷新了三观,豆瓣 2.1 分也刷新了今年国产剧的新低,甚至比《逐梦演艺圈》还要低 0.1 分。

分享这篇影评给你,看看这部剧是如何在油腻、悬浮和冒犯女性中收获差评的。

东八区的

小时代

8月31日,男性群像剧《东八区的先生们》(又名先生们,请立正/像我们一样)在湖北卫视、芒果TV等同步播出。

《东八区的先生们》海报

该剧在宣传中号称 「王炸」、「四年磨一剑」、「十年磨一剑」。在童语(张翰)、郭崇(杜淳)、李杰森(黄宥明)、向小飞(经超)的饰演下,试图讲述四名性格各异、来自五湖四海的大学好友,面临着「中年困境」,最终在这个最好的年代里,拥抱事业爱情,走向更好的自己的故事。

然而,电视剧开播不久,就收获了豆瓣 2.1 分的差评, 刷新了今年国产剧的最低分。随着 #张翰新剧 扯内衣带# 等话题登上热搜榜单,《东八区的先生们》从「诚意之作」沦为张翰本人的男性「自嗨剧」,光 B 站的吐槽视频单集播放量就过百万。

B站截图

「出走多年,归来仍是慕容云海……」,在《东八区》潮水般的差评背后,远远不止对油腻人设的反击,还有表层之下的性别固化和女性冒犯。

硬拗的人设:经典桥段的「油腻」演绎

身兼《东八区的先生们》编剧、监制和主演三个职位的张翰,无疑是剧作的最大促成者。在开播之前,综艺《初入职场的我们》就呈现了创作时期的张翰:连轴转 24 小时、和实习生们同步剪辑、要求雪花不应该落到肩头而应该落在眼睫上……在态度上,《东八区的先生们》俨然是一部「佳作」。

然而,主角童语的身份行为,却跳不出张翰本人「霸道总裁」的油腻模子。

「这,是男人该干的事。」

「我童语只要还活着,就一定不会输。」

「我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喝红茶。」

剧中截图

在《东八区的先生们》中,青春「无敌」的闪回画面是四个中年男人在操场上冒雨奔跑,主题升华由慢动作定格到「伤痛文学式」的油腻台词。泳池 Party 上被搭讪塞房卡,走错房间怀疑女主碰瓷,AI 工程师的童语「帅且太过自知」;被员工崇拜的金牌销售,被富婆环伺的夜场鲜肉,柜哥职业的向小飞与上海滩富婆闪婚;困囿在多段感情的大学教授郭崇,在稳定的工作中失去了激情;西餐厅厨师的李杰森,因抓小偷而被「一见钟情」……

大量偶像剧情节和刻板标签出现在剧情设计里。15 年前,台偶《便利贴女孩》里醉酒走错房间的经典情节,15 年后成为童语和许多相识的「开篇」;韩国电影《热血青春》里男主伸手挽留女主不小心扯到内衣的「尴尬」回弹,被演绎成「转圈圈式」的故意向下拖拽。

《热血青春》和《东八区》的拽内衣带

为了展现中年男士们的魅力和男性情谊,剧集安排了层出不穷的「金句」和各种偶像剧情节。然而,硬拗的剧情和为立人设的冒犯言语只会更加弄巧成拙、不伦不类。

梦幻的浮夸故事构筑出男性意淫的玛丽苏情节,伪都市男的形象演绎也变成了滑稽搞笑的现实喜剧。

「先生们」的凝视:欲望下的都市幻想

凭借着演艺圈环境里多次的角色塑造,张翰通过文学艺术的反复在线确认了一种男性身份——都市精英。从《杉杉来了》的「鱼塘教主」封腾到《如若巴黎不快乐》里商界首屈一指的佟卓尧,张翰在角色塑造中形成了对商界精英、霸道总裁的人设确认。

封腾和杉杉

霸道总裁的痕迹从戏内延续到戏外。在综艺《初入职场的我们》中,老板张翰临时将汇报考核改成模拟情景测试,以「市场和社会就是这么严格」为由给实习生零分评价;在《心动的信号》里,当被问及和母胎 solo 谈恋爱会不会有压力时,张翰自信说道:「她的初恋是我,就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张翰在《初入职场的我们》

然而,略显油腻的盲目自信不止于综艺的娱乐效果。作为编剧、监制人和主演的张翰,对商业精英的认知和伴随的情感体验、行为模式都掺杂了剧本和个人的演绎,衍生出的类似男性气质掺杂了对自身魅力的盲目自信。他将东八区的先生们定为各有各的「魅力」——台上指点江山、出租车里吃泡面的 AI 工程师「不是总裁却胜似总裁」;大学历史教授泳池 Party 上看书,美其名曰:「比起这种喧闹,我更喜欢阅读。」

吃泡面时,师傅说「你先慢慢地吃啊,不急的」

通过剧本构建的「商业精英」知识,和不曾经历过的现实生活严重脱节。剧中「中年危机」的四个男人住在宽敞的别墅里,事业各有所成。主角童语为自己得不到商业回报的科技事业向女霸总「呐喊」:「想当年国家压力重重,如果不是冒风险去研究两弹,会有今天的和平吗?」此时他眼中的不屑与愤怒复刻了玛丽苏傻白甜的一无所知,展现的却是人到中年的逐梦和追求。

剧中四个中年男人住的大别墅

娱乐圈「先生们」的镣铐牢牢桎梏着都市精英的媒介呈现,他们悬浮于事业,扎根于欲望,又保持着对梦想和情怀的追求,似乎活在自我幻想和过度展露魅力的指标下。

《东八区的先生们》用男性对男性的刻板印象,娱乐圈对男性成功的要求限定演绎了一场中年人的《小时代》。在强烈的男性本位色彩之外,女性的情感和爱欲也被视为证明社会权力地位的证据,他们可以表现出尊重女性、包容女性的一面,但前提是男性自尊心得到满足。

东八区的「受害者」:被「污名化」的都市女性

在都市题材的群像剧上,以《欢乐颂》《三十而已》《二十不惑》为代表的出圈佳作,大多以女性气质为刻画点。男性角色在女性都市剧中的再造中越来越具体,从一块「模糊的背景板」到两性关系中的另一方,这其中的审美意识渐渐融入了女性对男性的角色期待和审美张力。

在《三十而已》中,许幻山无法在两性关系中找到男性身份的认同感和尊严,最终犯错出轨;当钟晓芹问陈屿为什么结婚时,他回答:「我结婚就是为了轻松省心,就是为了过踏实日子。」观众们开始了解到男性在现代婚恋、家庭中的真实存在,一系列小男人、宅男、成功男士、经济适用男等角色的出现,体现着男性世界的丰富性、复杂性和真实需求。

《三十而已》许幻山

从对男性要求的「三十而立」,到大众媒介对女性宣传的「三十而已」,所谓的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开始剥离传统印象和认知。然而,在《东八区的先生们》中,老套的情节、普信的男性行为语言却再次将观众拉回到「幻想的男神神话」里。为了满足着娱乐圈「先生」的意淫和都市幻想,女性角色附庸于红唇、高跟鞋和一张薄薄的房卡。

泳池 Party

「我结婚你能送我一个包吗?」、「上一秒还争锋相对,下一秒就能亲如失散多年的好姐妹。」「男凝」的注视下,东八区的女性角色成为男性社会地位的象征,编剧甚至毫不避讳用「高档小区才好下手」、「瘦的好看,胖的好用」等性擦别台词物化女性,女性自我性别意义的关照在歧视和消费中荡然无存。

「先生们」的情感输出,除了潦草刻画的男性情谊,就只余两性情感这个较为私密的空间环境。男性群像的创作局限于两性情感的凝视、欲望或者宰制,一部输出错误价值观、偏离于现实的男性群像剧,不止在冒犯女性,同样在冒犯男性。

东八区的先生们,似乎在感情上都占据主导权。在角色塑造上,类似「美女,你很能吃辣吗,难怪你的身材这么火辣!」的台词展现出对女性身体的「凝视」,加深着男性气质的支配度和权威性,男本位的观察点使得女性角色成为评判、揣测和物化的对象。

「瘦的好看,胖的好使」

然而,男性气质不应该只有这一种范式,大众媒介所呈现出的女性气质也并不应被恶意标签。从社会性别视角出发,所谓的男性气质与女性气质应该是个人的性格特点而不是固定的性别规范,所谓的性别刻板印象不应是被动接受,还应该被主动塑造。

处在陈旧的性别固化思维中,处于传统意识的黑洞中不自知。

东八区的先生们似乎更应该认识到社会性别现状并摆脱僵化的性别角色制约,以剧外之力试图塑造一个完美的、社会化的男性自我只会导致过度支配下的油腻、悬浮和冒犯女性。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