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4万起致癌诉讼,强生将全球停产婴儿爽身粉
科技

涉4万起致癌诉讼,强生将全球停产婴儿爽身粉

胡文柳

编|杨洁

陷入“致癌”争议泥潭后,医疗健康巨头强生决定将停产含有滑石粉的婴儿爽身粉。

8月11日,强生在官网发布公告表示,将于2023年在全球范围内停止生产含有滑石粉的婴儿爽身粉。在对全球产品组合进行评估后,公司决定将过渡到全部以玉米淀粉为基础的婴儿爽身粉产品。此前,强生曾于2020年宣布将在美国和加拿大停止销售滑石粉婴儿爽身粉,但目前国内电商平台仍在售。

对此,强生表示,“这种转变将有助于简化我们的产品供应,提供可持续的创新,并满足我们的消费者、客户和不断变化的全球趋势的需求。”

爽身粉产品是强生在1890年发明的。该产品一经诞生,立刻风靡全美,后成为强生最知名的世界性消费品。在贸易国际化后,强生爽身粉在60个国家数百个地区畅销。尽管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发同款产品,但是大量消费者在购买爽身粉时,脑海中首先想到的还是强生。

硬币的另一面,爽身粉产品也让强生被卷入了上万件诉讼案。据路透社报道,强生目前面临约3.8万起来自消费者和受害者的诉讼,指控其婴儿身粉和其他含滑石粉的产品因被已知的致癌物石棉污染,而导致使用者患癌。其中,一起发生在美国的“强生爽身粉致癌案”,成为迄今为止滑石粉产品致癌官司中面临的最大赔偿,金额高达47亿美元。相比之下,强生在今年第二季度的全球净利润也只有62.78亿美元。

截至目前,强生婴儿官网显示共有5款婴儿爽身粉,其中4款的原料中含有滑石粉。而即便预备停产含滑石粉的爽身粉,强生还是在公告中强调,“我们对化妆品滑石粉安全性的立场保持不变”,以及“滑石粉的强生婴儿爽身粉是安全的,不含石棉,并且不会致癌”。

作为全球最大的医疗卫生保健品及消费者护理产品供应商,强生在全球60个国家地区拥有260多家运营公司,全球员工超过13万人。创立至今136年来业绩从未有过亏损。

然而,近年来,强生的全球业务增长滞缓,尤其是大健康板块,今年上半年,已经出现负增长。不仅如此,强生在亚洲、非洲的业务营收全线下滑;并且来自大中华区的市场需求也在减弱。财报显示,亚太和非洲地区作为强生仅次于美国和欧洲市场的第三大市场,2022年上半年的销售额为87.08亿美元,同比下滑0.2%;相比之下,美国区销售额同比增长2.5%,欧洲区同比增长9.3%。

强生“癌变”?

直到现在,仍有多款含滑石粉的强生爽身粉在国内网店上架销售。《财经天下》周刊发现,在强生天猫旗舰店中,婴儿爽身粉系列里,说明中含有滑石粉的产品销量目前排名在该系列里居首,月销达1万+;而说明中含有天然玉米淀粉的产品月销只有500+。

而此次强生决定将停售婴儿爽身粉,实际上也并非没有预兆。在此前,这款产品已经让强生面临了上万起来自消费者的诉讼。

早在2016年2月,强生被判向美国阿拉巴马州女子杰奎琳·福克斯的家人支付7200万美元赔偿金,该名女子已因罹患卵巢癌而去世,而她的去世被认为与其持续使用强生的婴儿爽身粉和沐浴露有关。

同年,美国圣路易斯市的一个陪审团曾裁定强生向一位卵巢癌女患者赔偿5500万美元,该案的原告因患有卵巢癌而不得不切除子宫。次年8月,一名女性状告强生婴儿爽身粉中的滑石粉导致其罹患卵巢癌,强生公司被判赔偿4.17亿美元。

即便被判赔偿,但是当时强生坚持认为,通过全面的研究没有发现卵巢癌与滑石粉之间的关系。在一份声明中,强生发言人古德里奇表示,尽管公司对受卵巢癌影响的患者感到同情,但科学为强生的婴儿爽身粉安全性提供支持。此外,他还表示,公司正在对其他在美国的诉讼审判做准备,将会持续捍卫其产品的安全性。

到了2018年,一起22名女性集体指控“强生爽身粉致癌”的案件判决。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巡回法院的一名法官表示,该指控被判成立,强生涉及的赔偿金额为46.9亿美元。原告22名女性被判胜诉,其中6名已经去世。

对于法院的判决,强生的态度是尊重法律,接受判决,但是拒不认错,还公开表示将进行上诉。2020年11月,这笔46.9亿美元的罚单也在强生的二次上诉后降至21.2亿美元。

据了解,上述案件中,不少消费者称强生含滑石粉的产品是因石棉污染而出现致癌问题的。虽然滑石粉用途广泛,还能够口服入药,但是,石棉却是国际公认的一级致癌物。

石棉和滑石同属硅酸盐类,它们常常共同存在于蛇紋岩中埋藏在地下,因而在自然形态下,滑石中常常含有石棉成分。一旦石棉纤维被吸入人体,因为不能被代谢,就会积聚在人体内、附着并沉积在肺部,可能造成肺癌等疾病。如果提取不到位,含有滑石的产品有时会被石棉污染,从而成为致癌产品。

2019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网上购买的强生婴儿爽身粉中查出少量致癌物质石棉,含量可达到千万分之二。随即,强生发布公告表示,决定在美国召回同批次约3.3万瓶婴儿爽身粉。2020年5月,强生宣布停止将逐步停止在美国和加拿大销售其含滑石粉的婴儿爽身粉。

在我国,曾经就滑石粉产品也发布过相关要求,原食药监总局规定“滑石粉中不得检出石棉”。然而,除了召回的美国那批次产品之外,强生并不承认其他批次的婴儿爽身粉含有石棉。

值得注意的是,强生旗下含有滑石粉的产品还有很多,包括化妆品、个护用品等等。当强生含滑石粉的产品引发的问题越来越多,其来自消费者的诉讼数量也与日俱增,从2018年1万件已增长到2022年的近4万件。处于这种压力之下,强生终于在2023年准备将滑石粉含量最高的爽身粉停产了。

停产之后,含有玉米淀粉的强生爽身粉会取而代之,在世界各国销售,可是,一位消费者使用后表示,自己的感受是:“这个我不建议买,它容易结块,不吸水,起不到爽身粉的作用。”

此外,含滑石粉的爽身粉由于成分简单、配比容易,技术含量不高,全球能生产它的药企多如过江之鲫,行业竞争激烈。对强生来说,需要担心的是,一旦停产,它原有的爽身粉市场份额会不会面临被竞争对手们瓜分的局面,从而让健康业务板块业绩“雪上加霜”。

被“拖累”的消费者健康业务

从发展历史上看,强生是通过外科敷料起家的。在1886年,强生创始人罗伯特发现,在没有抗生素的19世纪,手术患者死亡的原因主要是感染,所以如何防止手术过程中的细菌感染成为巨大的临床需求,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商业前景。于是,罗伯特把目光投向外科敷料,如绷带、纱布等,创口贴、急救箱等家喻户晓的物品也是由强生发明的。

1890年,强生发明了婴儿爽身粉;并在1954年推出了婴儿洗发水。1994年,强生收购了露得清护肤产品。2006年,强生斥资166亿美元收购了辉瑞的消费者健康部门,获得了其旗下的李斯德林漱口水等家用品牌。大众熟悉的“邦迪创可贴”也属于强生,它也是公司历史上最畅销的产品之一。走过上百年历史后,强生公司旗下已拥有制药、医疗器械和消费者健康业务三大板块。

7月19日晚间,强生公布了2022年上半年财报,总营收为474亿美元,同比增长4.0%;净利润为99.63亿美元,同比下滑20.1%。具体来看,其消费者健康、制药、医疗器械三大业务板块,分别实现营收74亿美元、262亿美元、139亿美元,同比增长-1.4%、6.7%、2.3%。

在其主要业务中,只有消费者健康业务营收出现了负增长。其中,皮肤健康及美容营收21.38亿美元,同比下滑8.3%;口腔护理业务营收7.6亿美元,同比下滑9.7%;婴儿护理业务营收7.3亿美元,同比下滑5.9%;伤口护理及其他营收3.61亿美元,同比下滑8%;女性健康营收4.58亿美元,同比增加1.4%。

对于该业务营收的下滑,强生并没有在财报中明确地给出原因。但《财经天下》周刊观察到,在消费者健康业务中,有一项诉讼费用支出高达10亿美元,也与含滑石粉的产品相关。

事实上,消费者健康业务的日用消费品中,除了婴儿爽身粉外,邦迪创口贴和李斯特林漱口水中,也含有滑石粉。而含滑石粉的产品却在近年来遭遇大量诉讼,让公司承担了大量应对诉讼的支出。据强生2021年年报,公司在2020年的相关诉讼花费为39亿美元,2021年的相关诉讼花费为16亿美元。与公司旗下制药、医疗器械业务的快速发展相比,无疑严重“拖了后腿”。

在此背景下,2021年11月12日,强生在官网发布公告称,正式实施拆分计划:将现有的制药和医疗器械业务合并,剥离其销售邦迪创可贴、泰诺(Tylenol)药品和婴儿爽身粉的消费者健康业务,分别成立两家上市公司,计划在18-24个月内完成分拆。

对于这次分拆,华尔街日报曾报道称,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面临的诉讼过多影响了集团的整体估值。但强生却对此予以否认,而且还在公告中强调,本次分拆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董事会讨论一段时间所做出的决定,可以使其所有的利益相关者价值最大化。

不管出于何种原因,从中看出,强生要剥离消费者健康业务的决心是十分坚定的。

从财报中可以看出,近年来,制药业务是强生营收增长的最大驱动力。对强生旗下的制药、医疗器械业务板块来说,拆分出来能更好地聚焦创新药发展。但是,对于“被迫”独立的消费者健康业务,在谈发展之前,当务之急就是走出诉讼阴影,而这显然并不容易。

而从发家史上看,作为医疗健康巨头,强生能发展壮大至今,是因为其在医疗领域中“另辟蹊径”,选择从外科敷料入手而非制药业务。但现在,强生却不得已要剥离其极具优势的消费者健康业务了。

值得注意的是,和全球范围内的医药巨头相比,强生在制药领域的实力还不算强劲。

2020年起,包括辉瑞、阿斯利康、莫德纳、赛诺菲等一众医药巨头着手研发新冠疫苗,强生也在队列之中。但是刚开始研发不久,2020年10月12日,强生研发的新冠疫苗就出现问题,三期实验被美国叫停。即便后来它终于研发成功,但是上市时间落在了辉瑞和莫德纳后面。

2021年4月14日,据英媒报道,欧盟表态,2022年以后,基于腺病毒载体疫苗技术的阿斯利康和强生疫苗,将不会出现在欧盟的疫苗采购订单中。在2022年2月份,强生新冠疫苗有过短暂的停产停售。

在华影响力也在削弱?

20世纪80年代,中国的医药行业正处在蹒跚起步的阶段,医药工业生产总值73亿元,相比之下,70年代,美国一家药企辉瑞的年营收就有10亿美元。为了建构国内医疗行业新秩序,焕发医疗市场活力,政策一边在鼓励国内药企发展壮大,一边开始着手引入外国药企。

强生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国内市场的。1985年,强生在华成立了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1992年1月,强生(中国)有限公司在上海市工商局登记成立。

当时,强生营收中的两大主力业务是消费者健康、医疗器械,在大中华市场上,为发挥出显著优势,其选择在国内母婴消费、医疗器械行业入手。

自1992年正式入华后,强生将适用于母婴的系列用品推向市场,并且创建品牌矩阵,提高营销投放。截至目前,其在中国婴童护理产品市场持续保持着市场第一的地位。相比之下,国内的婴童护理用品品牌起步较晚,国产品牌占有率整体偏低,主要集中在中低端市场。

但是,但随着市场不断成熟、赛道玩家研发投入不断加大,最近两年国货婴童类产品崛起,持续冲击着中高端价位,市场占有率也开始和强生不相上下。欧睿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在中国婴童护理产品的市场,位列前三的品牌分别是强生、红色小象、青蛙王子,市占率分别为5.8%、4.1%、3.7%。可以看到,后两家国产品牌的市占率已经非常接近强生。

与此同时,红色小象2020年零售额超15亿元,在中国市场国货品牌母婴护理产品中居首;上海家化旗下启初品牌去年营收增长超20%;润本向上交所递交招股书,正式冲击IPO;薇诺娜宝贝荣登今年618天猫婴童护肤TOP5等。婴童护理产品国产化进程加速,海外品牌们在该市场的影响力也在逐渐削弱。

此外,2001年、2005年,强生为在中国的医疗器械市场发力,分别建立了强生医疗上海学术中心、北京学术中心,并且为售卖自身的医疗器械,花巨额资金打造微创手术培训课程,免费提供给国内三甲医院的医生。

中投顾问提供的一份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医疗器械市场规模超过1200亿元,增长速度预计在17%左右,其中,一次性器材市场上强生占据首位。但之后,强生曾卷入在华行贿传闻。虽然事情最后不了了之,但是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之后,强生彻底退出了市场关注度最高的心血管支架业务。

目前,受国内医疗器械集采政策的影响,强生也已很难在一级器材市场占据价格优势,该领域国产化速度加快。近期,江苏省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发布了《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关于公示拟撤销挂网医用耗材的通知》,一批耗材撤销挂网,本次被撤网的产品共计155个,投标企业主要来自强生、赛默飞世尔、史赛克、希森美康、贝克曼库尔特等28家械企。

一旦企业主动申请产品撤网,一年内这一产品将彻底无缘公立医院采购。其中,强生被撤挂网产品数量最多,共计24个且均为企业主动撤销,产品包括:三维诊断超声导管、补片、部分可吸收疝修补材料 、腔镜直线切割吻器和钉仓。

更重要的是,即使在高端医疗器械市场,比如手术机器人等,以微创医疗为代表的国内企业也在不断发力,实现国产的从无到有,相比以前,强生在医疗器械行业影响力正全面削弱。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