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游戏手机的雷蛇 怎么就到了“退圈”的地步
科技

开创游戏手机的雷蛇 怎么就到了“退圈”的地步

“性能过剩”这个词,如今似乎越来越少出现在手机圈,而这背后自然也得益于以《王者荣耀》、《和平精英》、《原神》为代表的重度手游风靡全球。为了更好地体验这些高画质、且内容丰富的游戏,也促使相当多的消费者选择入手游戏手机。

提起游戏手机,如今大家脑海中首先浮现的无疑是黑鲨、红魔、联想拯救者、ROG这些品牌,可真正在智能手机时代率先提出“游戏手机”概念的雷蛇,则已经成为了明日黄花。

日前,雷蛇方面宣布旗下Razer Phone系列机型内置的安卓主题商店将于2022年8月24日关闭,此后这些机型将仅保留当前使用的主题、不能下载或更换。而官方应用终止提供服务,显然也意味着雷蛇手机业务的终结。在挣扎了数年后,曾经开创游戏手机这一细分领域的先驱者,最终无奈告别了这一市场。

事实上,雷蛇手机业务的探索用“天胡开局”来形容也不算过分。早在2017年冬季,以游戏外设闻名的雷蛇宣布进军手机行业,并发布了主打游戏体验的Razer Phone。作为一款游戏手机,Razer Phone的硬件配置当时可谓非常豪华,搭载的是骁龙835+LPDDR4内存+UFS存储的组合,这也是后续相当多手机厂商宣传“性能铁三角”的雏形。

同时,Razer Phone还使用了彼时业界最顶级的屏幕,这块5.7英寸的夏普IGZO屏分辨率高达2560x1440,刷新率最高为120Hz,并且在具备广色域的同时,还加入了对NVIDIA G-Sync技术的支持。要知道,120Hz高刷屏在手机行业的普及已经是3年之后的事情了。此外,Razer Phone还提供了双扬声器、杜比全景声,在声效方面也远超同世代的其他机型。

在牺牲了影像、机身厚度与重量后,Razer Phone带来当年最强的SoC、最快的内存、最极致的散热、最顶级的屏幕、辨识度超高的外观、大容量的电池,这些显然也是其敢于号称“专为游戏玩家打造”的底气。并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Razer Phone无疑给了后续的游戏手机产品诸多灵感。

在一年后,雷蛇方面又带来了Razer Phone 2,并换用了高通新款旗舰主控骁龙845,还找来了不少游戏厂商对其进行针对性优化。甚至于雷蛇还将桌面端的Razer Cortex移植到手机上,为用户提供了手动调教每款游戏运行参数的功能。作为浸淫游戏外设领域二十余年的厂商,雷蛇对于玩家需求的嗅觉可谓是相当灵敏。

但在没有游戏对硬件性能压榨的情况下,消费者为何会去购买性能严重溢出的手机呢?单纯从日常使用的角度出发,无论是聊微信、刷抖音,乃至拍照,其实都没有必须使用旗舰平台的必要,如今骁龙8+能做的、中端SoC也行。

可游戏手机在2017年诞生的原因,是在此之前《王者荣耀》在国内市场风靡,海外也有登上苹果新品发布会的《虚荣》亮相。这类MOBA手游的兴起,也让手机游戏从单纯的打发时间变成了沉浸式的体验。

然而,根据《Fast Company》此前针对雷蛇财报的分析,最终得出的结论,却是Razer Phone在2018年上半年的销量仅仅只有不超过24000部。显然,这与雷蛇庞大的用户群体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那么Razer Phone为什么当时市场表现不佳,显然不是因为雷蛇在这一领域的名声不够响亮,也不是因为其未能敏锐地察觉到消费者对于专精游戏体验的手机有需求,而是雷蛇的战略选择出现了致命失误,同时命运也给它开了一个玩笑。

当时,雷蛇最大的错误或许就是没有将Razer Phone带入国内市场,而是选择只在海外发售。根据Sensor Tower的统计数据显示,直到2022年夏季,中国仍是全球最大的手机游戏市场。而这则是因为中国网民规模的膨胀其实是与移动互联网普及同步的,相当多网民首次接触互联网就是通过智能手机,他们玩到的第一款游戏往往也是手机游戏。

在游戏行业更成熟的欧美市场,特别是由于掌机的普及,导致了手游发烧友这个群体的规模要远逊于中国。并且这还没完,2017年、2018年这个时间点还是手游行业的低潮。众所周知,《王者荣耀》的出海一直不顺,《崩坏3》由于二次元属性的缘故此前也只在东亚流行,《PUBG Mobile》是在2018年3月上线,《堡垒之夜》手游版在2018年则是三星手机独占。

可彼时海外市场流行的,却是Supercell的一大堆卡牌竞技游戏,或是《Pokemon GO》这样收集游戏。换句话来说,当时Razer Phone的状态几乎属于是“抛媚眼给瞎子看”,Razer Phone能玩的游戏,三星、小米、一加的手机也能。与此同时,这一时期又是全面屏设计普及的时候,消费者聚焦于全面屏后,又进一步导致了Razer Phone的遇冷。

主动放弃了手游市场最为成熟的国内市场,又遇上了天时不利,所以即使有着先发优势,Razer Phone也只能看着后继者分食它所创造的游戏手机市场。

当然,导致雷蛇手机业务败局的核心原因,是其自身“资源禀赋”的问题。锤子手机的吴德周在离开手机圈之前就曾经透露,当下手机行业的竞争已经演变为供应链和品牌的竞争,对于小厂家而言完美没有优势。

而雷蛇的市值巅峰也仅仅只有400亿港元,在今年春季宣布退市时,市值则只剩下了250亿港元左右。对于资本、技术双密集的手机行业来说,雷蛇除非选择All in手机业务,否则显然很难有机会,但问题是他又怎么会放弃成熟的游戏硬件业务,投入已经变成“红海”的手机行业呢?固执地选择自己不擅长的领域除了极有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一旦游戏手机做不起来,主营业务反而还会受到影响。

所以,只能说雷蛇作为游戏手机赛道的“前浪”,在已经几乎没有翻盘可能的情况下,选择急流勇退或许是个更为明智的选择。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