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车三杰 合久必分
科技

造车三杰 合久必分

上月月底,理想发布了新车L9,好几块屏幕、好几组摄像头、好多家庭功能,外加一个全尺寸SUV的噱头。

这台车对标的是500万左右的劳斯莱斯库里南——尽管它的定价不足50万。

本来,小鹏汽车也将要发布一款全尺寸SUV,结果理想这么一搞,在高端车领域,留给小鹏和蔚来的对标的车型真不多了。

没几天,小鹏出来喊话,说自家的G9对标的车型是保时捷卡宴。

 图源:AI蓝媒汇

图源:AI蓝媒汇

微博上,何小鹏还在理想L9发布转天写了一段话:在激烈竞争的、全球市场、非快销品行业、2c非保护领域,有哪个好产品是靠精准定位,在中期或长期可以获得优势或壁垒的?话音刚落,理想官方转发,并给了一颗红心。

李斌没说话。不过,精妙的一转一赞之间,许多人读出了造车新势力三兄弟淡淡的火药味。

你说蔚来怎么办呢?未来也要发布SUV,对标这个牛,蔚来只吹到BBA。

但且慢,几乎同期,蔚来的一辆测试车从总部楼上冲出玻璃,砸在了街道上,早成两人殒命,蔚来出面道歉,最后引发争议的那句话是:跟车本身没关系。

2022年过半,这哥仨受到疫情、政策和市场大环境影响,过的都不算太好。早年一起吹过的牛——追赶外来和尚特斯拉。现在,能赶上的机会越来越渺茫。

不过,曾经坐在一起照相的兄弟可能突然明白,最大的竞争对手,也许就是彼此。

惺惺相惜的日子

2019年的时候,蔚来缺钱,李斌满世界找钱,投资人都整齐划一的摆手不见。

到了年底,深陷胶着的李斌,也看到了那篇《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

整篇文章读下来,李斌挺高兴,就跑去品牌部门夸赞同事“干得好”——“用老板的悲情来打动消费者。”

品牌部说:不是我们干的。

另一边的何小鹏其实也不舒服。辛辛苦苦造出来的车卖不出去,眼看这家刻上自己名字的公司不见起色,何小鹏当时的境遇,不比李斌好哪去。

李想呢?这年底,采用“增程式”的首台理想ONE汽车刚刚交付。李想正思前想后,如何稳住投资者,并在转年谋求上市。

造车三兄弟愁眉不展,当然大环境也确实不给面子。年底一统计数据,发现新能源汽车销量只有120.6万辆,同比下降4.0%。《汽车工业蓝皮书:中国汽车工业发展报告(2020)》里说:这是10年来首次负增长。

越是磨难的时候,人越抱团。

2019年年底,李斌去香港出差,住在迪士尼乐园附近。恰好何小鹏也在香港,两个苦逼的男人相约在海边,一直聊到凌晨。

期间李斌说缺钱啊,他们都不融资给我,蔚来像是躺在ICU里,随时可能挂掉。何小鹏说兄弟你别急,我就在ICU门口坐着,说不定下一个挂的就是我,说到情深处,何小鹏干脆教李斌“如何给企业省钱”,而李斌也开始分析小鹏汽车销量低的原因。

他说:你是不是应该把公司名字改一下,别叫小鹏了?

那时李想正在处理理想ONE交付后的各种事故,接连着应付媒体的各种发难,“增程式”被指技术落后,李想不得不大半夜发长微博亲自教大家造车,以至于到现在,“增程式”的优劣依旧辩驳不断。

三兄弟虽然没有聚到一起,但时局莫测,他们建了一个微信群。群里,三兄弟经常探讨新能源车政策问题,还互诉衷肠,有一次一位记者问何小鹏你们都在群里说什么,何小鹏眯起眼睛微微一笑:说些不能说的。

2019年就这么过去了。

到了转年初,理想的投资人之一,美团的老大王兴急了,在饭否发文预测未来造车格局的时候,细数了国内一众参与新能源车的公司,最后的最后,点名了理想、蔚来、小鹏。

王兴发话了,立马有人解读:“未来造车新势力只能活3家”。

他们果然就活过来了。

忆苦思变

新势力三兄弟抱团的标志事件,其实是2020年6月6日,何小鹏在微博上晒出的那张合影。

照片中李斌在中间,左拥右抱着李想跟何小鹏。其实那条微博里,何小鹏还放了两张图,一张是漫威三英雄,另一张是三英战吕布。

吕布指谁?懂得都懂。

当时,何小鹏自嘲“三个苦逼,在忆苦思变。”评论也就跟风,说照片中的三个男人“透着一丝无奈。”

无奈不无奈这种事儿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从事实来看,三兄弟有了钱,当时是平步青云如日中天。

2020年6月之前,缺钱的蔚来终于拿到了合肥市政府70亿的对赌投资,缓了起来;小鹏位于肇庆的造车工厂一期也开始投产,设计目标年产10万辆;而这张照片发布一个月之后,李想飞赴纽约,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理想的“增程式”终于跑进了美国股市。

8月,小鹏也在美股上市了。

来,接下来必须大干一场了,于是该搞研发的搞研发,该盖工厂的盖工厂,新车发布会也因为有了钱而目标直指苹果。

当然,新车有时也会因瑕疵出一点“小事故”,比如自燃、失控、停在长安街上一动不动升级系统等等,但总的来说,“新势力”摆脱了PPT造车,在市场面前抬起头了。

2020年年底,数据还不错:蔚来累计交付了4.37万辆车,同比增长112.6%;理想销售了3.26万辆;小鹏销售了2.7万辆车,同比增长112%。

销量增长,三兄弟信心大增。这个时候,除了超越特斯拉——除了特斯拉,还有什么值得超越?

这不是梦话,即便在三兄弟都缺钱的2019年底,“嘴撕”特斯拉也成为共识——那时,首批国产特斯拉在上海超级工厂交付,兄弟三人从不同角度阐述了自己的立场:

李想同志说:国内高售价的汽车将受到不小的压力,包括自己;李斌同志认为:这是有点残忍,但这也是乐趣啊;何小鹏同志则表示不屑:特斯拉强得有限,我们的车比Model 3好多了。

竞争压力的同时,也有自信。

何小鹏说要在自动驾驶上把特斯拉打得找不着东;李想赶紧说特斯拉赢的原因太初级,并不光鲜;李斌更不服气,就找出“同年龄的蔚来比特斯拉更优秀”这样清奇的角度……

虽然三兄弟都是在不同的语境下,拿自家产品的优势方面在跟特斯拉比,但总体上还是差着特斯拉不少,就像以前的手机圈流传着一个说法:手机行业只有三个厂商——苹果、友商和自己,自己是用来夸的,友商是用来骂的,苹果是用来碰瓷的。

比如刚刚过去的6月份,我国新能源乘用车销量为8.65万辆。特斯拉仅国产Model 3一款车型,在新能源车销量占比就达到了约17%。

特斯拉、友商和自己

想超越大哥,拿大哥做噱头碰瓷这件事,说一年行,两年信,无底线的说下去还不能超越,这事就变成了笑话。

对标特斯拉是这样,对标BBA也是。

并且,历史是个大圆环不断轮回——2022年的新能源车市场,仿佛又和2019年有一拼。四月乘用车市场零售104.2万辆,同比降35.5%,环比降34%。

退坡、加价、消费低迷都是导致人们不愿意买车的原因。2021年12月,上海保险交易所正式上线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不少潜在车主或将面临保费上涨;12月31日,国家几部委发布通知称,2022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在2021年基础上退坡30%。

媒体这时也站出来用数据讲道理:说经过测算,蔚小理三家单车亏损已经拉开差距,理想亏 350 元左右,蔚来亏近 7 万元,小鹏亏近 5 万元。

啪,李想打了何小鹏和李斌一耳光。

销售数据也说明一些问题。

2021年全年,小鹏汽车共计交付98,155辆,达到2020年的3.6倍;蔚来汽车全年共交付新车91,429台,同比增长109.1%;理想汽车全年累计交付90,491辆,同比2020年增长177.4%。

再看看特斯拉呢。2021年特斯拉前11个月在华销量已经突破40万辆,等同于三家全年销量的总合。

眼看头部大哥肯定是追不上了,三兄弟的生存状况也堪忧。

疫情打在了上海,新年能源车的供应链几乎坍塌。自3月下旬以来,新能源车共销售26.2万辆,环比下跌40.9%,蔚小理三兄弟都叫苦不迭。

李斌憋在家中,一边介绍如何用葱换盐,一边无奈地喊话:一辆车差一个零件都没法生产。另一边的何小鹏再也不能“忆苦思变”,他说:如果上海和周边的供应链企业还无法找到动态复工复产的方式,5月份可能中国所有的整车厂都要停工停产了。

要知道,蔚来可是在今年要交付一款大型SUV轿车,而小鹏也有G9要在年底交付——这些新车都将在未来承担起“新势力”的再次崛起。

可李想呢?

理想就在这时发布了L9,拿50万的车跟500万以内的车做了对比。另外的两位——李斌和何小鹏一定很下不来台。

早年,在何小鹏还没有正式加入小鹏汽车之前,就有人问李想,你的对手是谁?李想提了李斌的蔚来汽车,也提到了尚未入局的何小鹏。

后来三个人在一起喝酒吃饭时自嘲:造车是苦中作乐。一起穷过富过的造车新势力三兄弟,时过境迁,不太可能在同一个饭局上,自嘲自衰了吧。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