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毁约应届生 小鹏5000裁新人
科技

理想毁约应届生 小鹏5000裁新人

作者|小不董

编辑|李信马

头图|IC Photo

“理想汽车裁员了,五月毁约了2022应届生,春招结束了不知道怎么办,秋招拒绝了N多offer选了理想汽车,心情无法描述。”在脉脉上,有网友这样感慨到。

和他有相同遭遇的人不在少数,还有网友上传了毁约邮件的图片并表示:“坐标理想汽车,上午十点半收到毁约邮件,2022年校招毕业生。”

据了解,此次理想汽车5月毁约的应届生中,不少人已经和理想汽车、学校签署了三方协议,准备毕业答辩结束后入职,被毁约后导致错过了春招。三方协议是《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毕业研究生就业协议书》的简称,是明确毕业生、用人单位和学校三方在毕业生就业工作中的权利和义务的书面表现形式,能解决应届毕业生户籍、档案、保险、公积金等一系列相关问题,被毁约对应届生有不小的负面影响。

对此,理想汽车官方给出回应:近期理想汽车进行了业务调整,部分岗位被关闭,涉及部分今年尚未入职的校招生伙伴。鉴于可能对这些学生重新找工作造成的不便,理想汽车提供了调岗选择和解约赔偿的方案,目前正在与相关学生进行沟通。对于那些无法调岗而解约的校招生,赔偿其一个月工资作为违约金。

无独有偶,同样作为造车新势力的小鹏汽车,近日也被爆出毁约应届生。有网友在脉脉上发布短信截图,并表示:“小鹏开始毁约22年未入职校招生了,能跑的赶紧跑吧。”

随即,小鹏汽车被毁约的2022应届生纷纷跟帖,讲述自己的遭遇。小鹏汽车给出的赔偿方案是补偿5000元给被裁员应届生,返还三方协议资料。但这一赔偿并没有获得应届生的认可,并被认为是甩点钱就跑、不负责任的表现。

对于此时被毁约,一位相关的应届生在评论区表示:“就算不招人了,早两个月毁约,我们还可以春招,如今呢?小鹏汽车为了自己的利益,完全没有了底线,我们马上要毕业了,父母问我,毕业了去哪工作?我只能忍住不流泪。”

作为中国造车新势力的前三甲,蔚来、理想和小鹏的offer受到许多应届生的追捧,又是为什么,让满怀期待的应届生们成为了“弃子”?

行业不景气,先裁应届生

2021年对中国造车新势力来说是成绩辉煌的一年。今年2月,理想汽车发布了截至2021年年度业绩公告,数据显示,理想汽车2021年的总交付量达到90491辆,同比增长177.4%;汽车销售收入为261.3亿元(人民币,下同),较2020年的92.8亿元同比增加182%。

小鹏汽车也在3月份发布了2021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财报显示,小鹏汽车2021年度汽车总交付量为98155辆,较2020年的27041辆上升263%;汽车销售收入为人民币200.4亿元,较上一年度上升261.3%。其中第四季度,小鹏汽车交付量达到41751辆,占全年销量42.54%,可谓是“高光时刻”。

综合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的财报来看,2021年三家新能源车企虽然仍处于亏损状态,且研发支出和营销管理支出较高,但处于快速增长中。

2021年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小鹏汽车财报数据汇总(单位:人民币亿元)制图:打工人日报

2021年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小鹏汽车财报数据汇总(单位:人民币亿元)制图:打工人日报

进入2022年,在疫情和原料价格上涨的夹击下,新能源车企的日子不好过了。

今年3月份,理想汽车CEO李想曾表示:“电池成本涨幅离谱,还没涨价的品牌多是涨幅尚未谈妥。近段时间,国内成品油价格的持续飙升,令不少人有意换购新能源车型。不过由于电池原材料价格上涨,已有近20家新能源车企宣布上调售价,涨幅少则千元,多则上万元。”

马斯克也曾在推特上表示:“今年真是一场供应链噩梦,而且这场噩梦到现在还没有结束。” 四月疫情影响,芯片萎缩,汽车行业也到了大浪淘沙的时候了。”

在此情况下,新能源车企一季度的表现还算不错,比如理想汽车公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其季度车辆销售收入为人民币93.1亿元,同比增长168.7%;车辆毛利率22.4%,高于上季度的22.3%;净亏损人民币1090万元,明显好于去年同期的3.6亿元和上季度的2.96亿元。

但进入4月份,情况就急转直下了。中汽协发布的最新一期产销数据显示,2022年4月,我国汽车产销量创下了近十年以来的同期月度新低,当月分别完成120.5万辆和118.1万辆,环比下降46.2%和47.1%,同比下降46.1%和47.6%。

产销量的腰斩,主要是因为4月以来国内疫情总体多地散发,汽车行业产业链、供应链上的部分企业停工停产,物流运输受到较大阻碍,生产供给能力急剧下降。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指出:“上海疫情对汽车供应端的影响是巨大的,上海占全国10%的生产量,长春也占10%,两个地区合起来占到20%多的产量。但是它们的零部件的次生影响相对来说比较大,尤其上海是零部件的核心集散地,80%以上零部件都在上海及周边生产,客观判断,上海疫情对乘用车销量的影响程度在40%左右。”

截至2022年4月30日,理想汽车拥有225家零售中心,覆盖106个城市,并在211个城市运营292家售后维修中心及理想汽车授权钣喷中心,但受疫情影响,2022年4月仅交付了4167辆理想ONE,较3月的11034辆大幅下降,显然亏损严重。

理想汽车月销量 图片来源:理想汽车官网

理想汽车月销量 图片来源:理想汽车官网

而疫情的影响将持续多久仍不确定,那么调整部分业务和部门,乃至毁约应届生也就成了理想汽车节约成本的选项之一,毕竟比起老员工,新人的价值要低很多。

有理想汽车的前职员称,自己所在的驾驶智能感知部门被整个端掉了,他猜测的原因是“本质上部门的存在只是为了炒作,就没打算靠自己来搞这些”。理想汽车CEO李想曾在业绩发布会上提到“智能驾驶”,表示 “自动驾驶是智能电动车的底层、最重要的系统”,但如果裁员信息准确,可能智能化对当下的理想汽车来说并没那么重要。

对新能源车企来说,控制开支并非无法做到。研发一直是新能源车企的重要支出项目,2021全年,小鹏汽车在研发支出上投入了41.14亿元,占全年营收的19.5%,其中第四季度小鹏汽车的研发费用为14.51亿元,同比大幅增长215.6%,环比增长14.8%。

理想汽车财报中也提到,2022年第一季度研发费用为人民币13.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167%,环比增加11.7%,增加的主要原因就是研发人员增加导致的雇员薪酬增加,及公司新车型研发活动增加令有关开支增加。

必要时,车企更愿意保销售和生产,而非短期见不到效益的研发。

不久前,中汽协副秘书长陈士华表示:“4月一个月损失的100多万辆的产量,需要企业奋力抢抓5月和6月关键窗口期,弥补损失。”

目前上海、长春的疫情正在逐步好转,企业也在积极复产复工,小鹏汽车在最新的财报中也表示,已经恢复了肇庆工厂 的双班生产,5月份订单将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但也有网友表示,车友会的群里有人要把今年订的车退掉了,因为不确定下半年经济会不会有进一步的恶化,他们下单时不缺钱,但现在更倾向于选择节流缩减开支。

汽车制造业是现代工业皇冠上的明珠,但即使是明珠也要有市场需求才能体现价值,目前行业短期的不景气,已经让我们看到了应届生被毁约的现象,希望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否则我们失去的将不止一颗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