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视界丨T3出行CEO崔大勇撕毁承诺:司机集体退车 艰难求生

2022-05-24 22:17:24新视界 来自北京

新视界丨理想“卖惨”裁员背后: 违约成本低 高管年薪3600万

凤凰网 新视界 出品

作者 | 石越

编辑 | 季倩

新视界丨T3出行CEO崔大勇撕毁承诺:司机集体退车 艰难求生

核心提示:

1、李师傅向凤凰网《新视界》爆料,他跑了五个小时T3出行,收入26.15元,T3出行CEO崔大勇此前曾公开承诺过的基础工资、提成、奖励、补贴及社保五险、不需要租金等,均未作数。

2、在国家大力倡导“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当下,T3出行要求直营司机须无条件同意转为加盟,否则变相“清退”。由于未处理好与司机的关系,司机在全国各地爆发了十余起“群体事件”。

3、为了实现市场占有率和平台订单量这两个指标,T3出行在85座城市快速扩张。日均300万的订单目标实现后,直营司机帮助T3出行打造的“合规”使命已完成。为了市场占有率的目标,T3出行的商业模式也在低调变化。T3出行标榜有别于滴滴C2C模式的B2C模式无法持续了吗?

开5个小时网约车能挣多少钱?T3出行济南司机李师傅的回答是26.15元。

“5月19日,我出车5个小时,只给了我两个单子,气得我中午就收车回家了。”李师傅告诉凤凰网《新视界》。

T3司机5小时收入26.15元

T3出行CEO崔大勇曾公开承诺过,在T3出行,司机有基础工资,还有提成、奖励、补贴及社保五险等。“司机开的车是平台提供的全合规车辆,不需要租金,也不需要承担车险和保养。在考核机制下,多劳多得,让司机取得在行业中相对有竞争力的收入。”

但没有什么比理想与现实的对比更让李师傅觉得“扎心”了。

李师傅是今年春节后新加入T3出行的直营司机,他不仅已没有T3出行CEO公开承诺的基础工资、没有社保五险,甚至不与T3出行或第三方公司签订任何雇佣合同,所签合同仅为与第三方签订的汽车租赁合同。

李师傅的收入均为跑单后由平台抽佣20%后剩余构成,而跑单奖励则由于单少极难拿到,金额也很低。5月19日,李师傅出车5个小时只接到两个单子,共收入了26.15元。

如果在T3出行没有单子,李师傅能不能去跑滴滴、曹操?

李师傅当然想过,但答案是不能。

和加盟司机不同,李师傅告诉凤凰网《新视界》,只要用了T3出行的车子,就只能接T3出行的单子,无法同时运营多个平台,并且T3出行为自动派单,司机无法抢单,而T3平台对自营司机每天运营时间要求,导致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里,自己都只能空车运行。

东北陈师傅的T3司机百人微信群里,几乎每一天都有人告别。收入不及预期和承诺,是他们普遍选择离开的理由。

来自乐山的90后小伙子蒋峰,只跑了2个礼拜就选择了退车,原因是他算了算账——按照每天8个小时来跑的话,第一周拿了一百多块,第二周就降到了八十多块,再扣掉各种费用,自己白干了两礼拜,还倒贴了两百多块钱。提出退车申请之后,等待蒋峰的,是放大镜式的验车程序,其中,轮胎上的两处正常磨损,让蒋峰之前缴纳的一万元押金,直接扣减了将近1000元。

李师傅还表示,T3平台还存在强行派一口价订单的现象。即便已关闭一口价,平台仍然时不时强行派单,由于司机强行取消订单需扣服务分,即便被强行派单,李师傅也不得不接单。

李师傅4月因为疫情没有出车,3月及5月出车每天为10-12小时,但工作日收入200元左右,周末及节假日收入偶尔会有300元左右。而其租车费每月3600元,算上电费,每月收入甚至还不能覆盖硬性支出。

针对司机收入下降问题,T3出行的说法是,平台会根据不同城市、不同发展阶段及市场环境,及时动态调整运营策略,平衡保持司机端的收入稳定和乘客体验。

T3出行十余个城市频发退车风波

B2C模式其实并非T3出行独创,同样背靠车企的曹操出行、首汽约车早已布局,只是该模式似乎未被市场验证通过。

经济学家宋清辉曾表示,“由于B2C模式属于重资产模式,存在扩张效率比较低、运营成本过重等问题。自营改承包的实质是大力发展轻资产模式,进而降低运营成本,减轻亏损压力。”去年,曹操出行、首汽约车开始加大力度布局加盟商,转型滴滴的C2C模式。

如今,T3出行也走上了这条路。

在此之前,T3出行原本实行的是“标准化、统一化、高合规”政策,主要是B2C模式为主,即司机以直营司机为主,最早由公司主体与司机直接签订雇佣合同,后改为司机与第三方运营公司签订合同。直营司机的主要收入由底薪+奖励+流水分成构成。

据公开报道,运营前期,T3出行给到直营司机的底薪在2000元左右(含五险),每月按照规定的出勤时间去跑车,底薪加上“勤奋奖+服务奖+节油奖+加班费”等各种提成和奖励,大概在4000元左右。

底薪+奖励的4000多元收入,再加上跑车订单的流水分成,收益非常可观,据首批加入T3的司机反映,当时平台抽成仅为5%,每天出车8个小时就能月入上万。

然而,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为了快速抢滩市场扩大司乘规模,T3出行开始进行结构化调整。一方面减少直营司机的人数,另一方面加大加盟司机的引入,转变为以C2C模式为主。

为了吸引大量加盟司机加入,平台不可避免需要降低直营司机固有收益,从而导致司机与平台矛盾不断。

在国家大力倡导“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当下,T3出行还要求直营司机须无条件同意转为加盟,否则变相“清退”。T3出行进行直营转加盟的运营策略转变后,直营司机的底薪也一路下跌。

由于未处理好与司机的关系,司机在全国各地爆发了十余起退车事件。

据凤凰网不完全统计,相关退车事件在T3出行已爆发十余起。

2019年-2022年,苏州、成都、重庆、武汉、南京、郑州、深圳等城市就发生过多起T3出行司机罢运抗议事件,这些事件背后的原因与T3出行大幅调整运营策略,削减司机薪水有关。

2019年9月,几十名T3出行司机聚集抗议公司克扣工资。2020年4月,重庆大量T3出行司机大罢运。2020年8月,武汉T3出行司机罢运。

2021年2月初,郑州T3出行大量司机罢运。8月,T3出行进一步要求签过合同的直营司机无条件放弃底薪与五险一金,并租赁T3车辆转为加盟司机,这一无理要求遭遇T3直营司机大规模的抵制。10月19日,数百名T3出行直营司机聚集于南京九龙湖国际企业总部园区,向T3出行南京总部讨要说法。深圳等地也同时爆发退车事件。

2022年2月21日,又有上百名T3出行司机在苏州市虎丘区玉山路服务点聚集,集体抗议,司机收入缩减,还要向平台缴纳司机租车费。随着苏州疫情逐步缓解,T3平台运营方于2月23日约谈了当天到场的所有司机,以聚众闹事为由要求他们退车。

以算法强制司机转型

一位T3出行的工作人员告诉凤凰网《新视界》,“每天跑10-12小时,月入一万、一万五的司机大有人在。”李师傅很想知道,在平台不派单的情况下,怎样才能成为这样的司机。

答案可能藏在平台司机运营管理者的话术里。

滴滴“跌倒“后,T3出行是网约车行业最大的赢家之一,拿到77亿融资,成为扩张最快的出行公司,一举超过了曹操出行。

根据4月29日T3出行CEO崔大勇的公开信,T3出行市场占有率已超过11%,日订单突破了300万单,崔大勇在公开信中表示,未来三年公司网约车业务要突破30%的市场占有率。

市场占有率和平台订单量是支撑网约车市场估值的最重要两个参考指标,为了实现这两个指标,T3出行快速进驻华东、东北、东南、华南、华北、西部等7大地区共85座城市,绑定车辆突破60万辆,累计注册用户近9000万。

智能汽车自媒体《XEV研究所》创始人吴德新对《新视界》表示,T3出行目前的规模大概在行业第三名左右。从平台订单量的角度,目前排名前列的平台有滴滴、高德、T3、曹操出行。

日均300万的订单目标实现后,直营司机帮助T3出行打造的“合规”使命已完成。但T3直营司机不能完成市场占有率方面的目标,在扩张过程中,T3出行的商业模式也在低调变化。

此前,崔大勇曾多次公开标榜T3出行B2C模式的优势,以区分滴滴的C2C模式与高德的聚合打车模式,差异化打开市场。在此模式下,司机不需要提供运营车辆,工资采用底薪+奖励+流水分成。

在这种直营模式吸引下,T3出行招揽了大量合规司机,交通运输部每月公布的网约车运行数据中,T3出行时常排在前五,订单合规率基本在70%,甚至80%以上。

但转变也在悄悄发生。

2021年下半年开始,各地司机收到司机运营主管转租车模式通知,即要求司机从自营司机转为加盟,对司机来说,这种转型意味着要放弃底薪、社保,对司机可能并无好处。

T3出行对此的回复是,“经过两年运营实践,T3出行对于合规运力管理能力逐步成熟,已经具备有效管理社会合规运力的能力。同时,许多合规的网约车司机也希望加入优质出行平台,自身增加收入的同时,也可以打破部分企业垄断,让行业发展更加健康。”

但不愿转换模式的司机们很快发现,自己订单量变少了。此外,补贴与奖励规则也在频繁变更,变一次就会削掉部分奖励,并提高需要达成奖励的最低工作量。

司机们选择和司机运营管理者沟通得到的答复是,“单子向租车模式倾斜,越到后期员工模式收入会越来越低,租车是大势所趋。”

《红星资本局》曾测算,租车模式下,以T3较多的车型奔腾B30为例,一台奔腾B30厂家指导价约为9万,假设汽车8年后完全报废,一台车每年成本约在1万元,年租金收入3.36万元,8年下来,该车收入大约为9.88万元。《红星资本局》称,这一手“卖车”的算盘打得精妙。

T3出行相关负责人回应凤凰网《新视界》称,与合作伙伴和司机的合作模式,会根据网约车市场形势的变化而进行优化。结合网约车行业发展趋势,鼓励司机师傅从自营转为在第三方合作伙伴租赁车辆,进一步提高司机师傅的收入,共同提高在市场中的竞争能力。作为新业态就业模式,网约车本身属于双方自由劳动选择,平台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尊重各方合法权益,不会强制司机转变合作模式。

“屋檐下“不少司机还是接受了这种单方面要求改变约定的条款。

有知情人士告诉凤凰网《新视界》,在派单规则倾斜压力下,T3出行的自营司机占比已不足20%,T3出行否认了这一数据,但据凤凰网《新视界》了解,T3出行租车加盟和带车加盟司机占比已超过自营。

目前,不少司机的不满情绪仍在各社交网站上发酵,济南李师傅只是其中一个。

5月23日,青岛晚报报道近百名T3出行的自营司机在南昌T3出行的办事处,要求T3出行集体办理退车。据报道,南昌直营司机普遍每月租车费用达到3900,网约车司机表示,南昌每月能跑上6000元的已算少数,算上租车、电费,绝大多数司机都是越跑越亏的状态。

T3出行否认了南昌退车事件,相关负责人对凤凰网《新视界》表示,平台高度重视倾听司机声音,不定期与司机师傅举行运营交流恳谈会,疫情期间在各地相继出台了扶持举措。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出现的司机均为化名。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 下载 凤凰新闻客户端 订阅凤凰网科技

责编:陈芷若 PT099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