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猴痘 这是目前已知的一切
科技

关于猴痘 这是目前已知的一切

全球卫生官员已经对欧洲和其他地区猴痘(Monkeypox)病例的上升拉响了警报。

自5月7日第一例猴痘病例在伦敦被确诊(患者是一名来自最近猴痘流行的尼日利亚的旅行者),在随后的几天和几周内,越来越多的国家报告了这种病例,这对于猴痘来说是“非典型”的。

猴痘是猴痘病毒引发的感染,这种病毒以往主要在西非和中非地区流行。

而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截至5月21日,全球已有12个非猴痘流行的国家报告了92例猴痘确诊病例和28例猴痘疑似病例,尚无死亡病例。同时,WHO扩大了对非流行国家的监测,并将在未来几天为各国提供预防猴痘的指导。

WHO表示,现有信息表明,与有症状的病例发生密切身体接触的人群中正在发生人际传播,预计随着监测范围的扩大,未来几天可能会报告更多病例。

猴痘病毒的来源

猴痘是一种病毒性人畜共患病,与天花、牛痘病毒同属正痘病毒属,通常没有天花那么严重。成熟的猴痘病毒呈椭圆形,可在非洲绿猴肾细胞中培养生长,导致细胞病变。

1958年,猴痘首次在被饲养用于研究的猴群中发现(因此得名)。1970年,在被发现十多年后,这种病毒最终传播到人类身上,现在的刚果民主共和国记录了第一例人类病例。

此后,包括尼日利亚在内的10个非洲国家都零星报告了病例。非洲以外的病例历来不太常见,通常与国际旅行或进口动物有关。

2003年,美国确诊35例猴痘病例,还有多起疑似,这是首次出现非洲以外的感染。

美国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CDC)调查显示,追溯病毒来自于宠物土拨鼠,而这些土拨鼠曾经与一批从非洲加纳进口的啮齿类动物同处一个临时动物配送中心。这也是首次知道除了猴子,其他动物也能成为宿主。

此外,尼日利亚在2017年经历了有记录的最大感染,报告了172例疑似病例和61例确诊病例,四分之三的患者为21至40岁的男性。

2018年以来,英国及以色列等国家,曾经出现猴痘病例,感染者是来自非洲的旅客。

注:图为2003年CDC提供的电子显微镜图像,显示了成熟的椭圆形猴痘病毒体(左)和球形未成熟病毒体(右),这些病毒体来自与2003年土拨鼠疫情相关的人体皮肤样本。

目前哪些国家报告了猴痘病例?

根据正在紧密追踪世界各地猴痘病例的荷兰媒体BNO News的最新数据,猴痘的确诊和疑似病例现已出现在18个国家中,总数达到260例,其中英国、西班牙、葡萄牙分别有57、41、37例确诊;

美国确诊7例,荷兰、德国确诊6例,加拿大确诊5例,比利时、意大利确诊4例,法国确诊3例,澳大利亚确诊2例等。

此前德国军方称,这是欧洲大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猴痘爆发。

图片来源:BNO News

图片来源:BNO News

猴痘感染过程有何症状?

猴痘的潜伏期可达到5—21天,也有说为6—16天,感染的过程一般分为两个阶段:

1.发病期(0~5天)

症状包括发热、剧烈头痛、淋巴结肿大、背痛、肌肉疼痛以及倍感无力(精神不振)。

2.皮疹期

通常在出现发热后1—3天内,患者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皮疹,并从面部扩散到身体的其它部位。皮疹从最初扁平的斑丘疹演变到充满液体的小水疱,到脓疱,大约10天后结痂,约三周后结痂脱落才能完全消失。

出现皮疹时,患者具有传染性。皮疹影响面部(95% )、手掌和脚底(75%)、口腔粘膜(70%)、生殖器(30%)和结膜(20%)。皮疹时可能会非常痒,发生病变的位置从几个到几千个不等,严重时病变位置会合并导致大块皮肤脱落。

有的患者在出现皮疹前,会发生严重的淋巴结肿大,这可能有助于识别猴痘,因为天花或者水痘都不具备这一特征。

猴痘感染期一般持续2~4周。多数感染者会在几周内康复,但也有感染者会出现严重疾病。

图片来源:Visual Capitalist

图片来源:Visual Capitalist

猴痘是如何传播的?

WHO指出,猴痘需要通过与感染病毒的人、动物或物体的密切接触传播,它可以通过破损的皮肤、呼吸道、眼睛、鼻子和嘴巴进入人体。

研究认为,人际传播最常见的途径是通过呼吸道飞沫发生,但据CDC称,呼吸道飞沫传播的条件,通常需要较长时间的面对面接触,因为飞沫的传播距离不能超过几英尺。

同时,动物对人的传播也可能通过咬伤或抓伤发生;也可能通过食用未煮熟的受感染动物的肉而传播。

猴痘病毒也可能经过胎盘或分娩期间的密切接触,导致母婴传播。

此外,虽然猴痘通常不被认为是一种性传播疾病,但世卫组织网站显示,猴痘病毒可能类似于一些性传播的疾病,如疱疹和梅毒,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大多数病例在性健康诊所被检测到。目前大多数猴痘病例在男男性行为者中被发现,但不排除社区传播的可能。

猴痘很危险吗?病毒是否变异?

感染猴痘通常症状轻微,大多数人会在几周内康复,无需治疗。

但与新冠病毒一样,猴痘病毒也有不同的变异株。猴痘病毒主要有2种变异株,两者带来的风险截然不同:

1.西非毒株:致病能力弱,病死率为1-3%。

2.中非(刚果盆地)毒株:致病能力强,病死率达到10%。

此外,WHO称,感染猴痘的儿童比成年人更容易出现重症。怀孕期间感染也可能导致并发症,影响胎儿发育。

除了病死率,猴痘对于人们最大的伤害或许来自视觉——这种疾病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出现看着非常恐怖的皮疹,一旦患病对心理会有较大影响。

目前,英国只发现了西非分枝的毒株,英国卫生当局表示当地的患者症状较轻。

5月21日,也有研究指出,葡萄牙、比利时、美国的三份猴痘病毒基因组序列初步显示同源,同属温和的西非株系,其与2018年和2019年在英国、新加坡和以色列发现的猴痘病毒关系密切。

比利时猴痘病毒基因组序列初步显示与2018年英国MT903344.1病毒同源

比利时猴痘病毒基因组序列初步显示与2018年英国MT903344.1病毒同源

葡萄牙猴痘病毒基因组序列结果同上

葡萄牙猴痘病毒基因组序列结果同上

猴痘病毒与天花病毒较为相似,是一种DNA病毒。DNA病毒的特点是较为稳定,很少突变,正是因为具有这样的特点,人类才战胜了天花。

不过,根据美国学者的最新分析,此次爆发的猴痘病毒与之前的猴痘病毒相比,的确产生了很大的变异,一共出现了94个核苷酸变化和51个氨基酸变化,这对于DNA病毒来说似乎非常高。

关于猴痘 这是目前已知的一切

科学家们担心的是,DNA病毒在短时间内积累大量的突变,实为罕见,并且原因不明,突变会不会影响病毒的传播性及致死率,目前也尚待观察。

有分析认为,随着猴痘感染人类的数量增加,基于演化,其对人类的适应性和致病性也会逐渐加强(更适应人类的毒株被筛选出来)。

猴痘更具传染性了吗?近期感染是否由新猴痘毒株引起?

在既往的研究中发现,猴痘病毒的传染性并不强,甚至可以说很难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基本传染数(R0)被认为只有0.6~1.0。R0是传染病患者平均能把疾病传染给多少人,R0<1时,疾病就会逐渐消失。因此这也意味着猴痘不会像新冠肺炎(新冠病毒奥密克戎R0在 7 左右)一样出现大流行的情况。

在过往的病例中,证实的人传人很少。不过,根据上文美国学者的测序分析,病毒突变可能会让它更具有传染性。

那么,近期的感染是否由新猴痘毒株引起?目前还未可知,相关结果仍等待进一步的权威结论。

从5月7日第一例病例被发现以来,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已经确诊了超过100多例,这可能表明,这种毒株的传播能力强过其他毒株,但偶然事件——如病毒由“超级传播者”携带,也可导致病毒传播得更广。

猴痘会发展成下一场流行病吗?

虽然研究人员并没有完全排除出现猴痘大流行病的可能性,但认为这种可能性很低。

英国南安普敦大学全球健康高级研究员Michael Head表示,在发达国家出现大规模猴痘疫情是非常不可能的,“不会有新冠病毒式的传播速度。”

约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主任Tom Inglesby也表示:“我认为,从我们掌握的信息来看,目前公众面临的风险非常非常低。”

研究认为,与新冠病毒不同,猴痘病毒的传播路径相对容易切断。

但目前的主要担忧是,已经出现了社区传播。据法新社报道,当地时间5月22日,英国已出现猴痘病毒社区感染群,许多病例与有西非旅行史的病例之间没有接触。英国卫生官员称,病毒社区传播在英国已成为常态,每天都有新的病例。

对于人们来说,担心的不一定是像新冠病毒或流感那样的全球大流行。但是,如果猴痘确诊病例越来越多,特别是如果筛查诊断被推迟,这将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尤其是,现在世界许多地方的旅行限制正在解除,病毒可以再次在国家之间传播。随着夏季到来,人们参加的聚会等活动增多,可能会出现更多感染。

过去猴痘病例一直很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天花病毒与猴痘病毒接近,人类接种天花疫苗同时获得了部分的猴痘病毒抵御能力。随着人类消灭天花,不再接种天花疫苗,这为新的病毒威胁打开了大门。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对猴痘病毒具有免疫力。

因此,最重要的是向我们的社区和医护人员通报临床表现、潜伏期,以便人们能够及早得到诊断,隔离并保护接触者。

有什么治疗方法或疫苗?

《商业内幕》网站21日刊文指出,目前还没有针对猴痘的标准治疗方法,但猴痘病毒与天花病毒是近亲,天花疫苗对猴痘的有效率约为85%。

据英国《金融时报》22日报道,欧洲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ECDC)将建议欧盟成员国制定疫苗接种计划,在研发出猴痘疫苗之前使用现有的天花疫苗,提供某种形式的交叉保护。1980年,全世界根除天花后,各国停止了对儿童接种天花疫苗。

路透社刊文称,英国已经开始为接触猴痘患者的医护人员接种疫苗。美国政府表示,美国国家战略储备(SNS)中已经储存了足够的天花疫苗,可以为全部美国人接种。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则宣布,在某些情况下,用于天花的抗病毒药物也可用于治疗猴痘。

我国每年生产若干数量天花疫苗作为储备。目前,国家安排国药中生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每年生产若干数量的“天坛株”天花疫苗作为储备。

此外,TPOXX(tecovirimat)是首款获批治疗天花的新药,其口服剂型于2018年获FDA批准上市。在美国批准后,口服TPOXX在加拿大和欧洲也获批用于治疗天花。欧洲的批准还包括治疗猴痘、牛痘和牛痘免疫引起的并发症。该药的抗病毒机制为通过与病毒基因结合,阻止病毒从细胞内释放。

5月12日,SIGA Technologies宣布,公司获得美国国防部授予750万美元的口服 TPOXX® 的新合同,其中约360万美元口服TPOXX在2022年交付。

5月19日,FDA批准了TPOXX(tecovirimat)的静脉注射剂,用于无法吞咽胶囊的患者。SIGA Technologies表示,“最近美国总统的预算申请中引用了TPOXX 的静脉注射剂,用于治疗美国的猴痘患者。”

如何预防猴痘感染?

首先,我们不用太过紧张。基于暂时没有发现明显的人传人,病例总数量仍然很少,实际并不会对我们的生活造成特别大的影响,不需要有额外的负担。

公共卫生专家建议避免与皮疹等疾病患者密切接触,若怀疑自己感染猴痘,应该及时隔离并主动就医。

日常预防方面,可以参考:

避免接触可能携带猴痘病毒的动物(主要是南部非洲的灵长类、啮齿动物、有袋类);

避免食用野味,尤其是在南部非洲旅行时;

避免接触任何与患病动物接触过的物品,如床上用品;

将受感染的病人与其他可能有感染风险的人进行隔离;

与受感染的动物或人类接触后,要注意消毒。例如用肥皂和水洗手,或使用酒精类洗手液;

护理猴痘病人时使用个人防护设备(P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