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入职场第一课 和公司打官司
科技

年轻人入职场第一课 和公司打官司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李秋涵 王敏 邹帅 唐亚华 宛其

编辑 | 唐亚华

在降薪、收缩、裁员的背景下,“职场纠纷”也时有发生。

不过,打工人在遭遇无良企业变相压榨、故意刁难、恶意裁员时,开始有意识地收集证据、诉诸法律,敢于跟公司撕破脸。

今天深燃和5位年轻人聊了聊他们遇到职场纠纷时,如何运用法律保护自己的过程。有人在被裁掉后还被扣押各种费用,由此认识到了谈好的条件一定要写在合同里;有人两次被拖欠工资,坚持仲裁赢回了自己的血汗钱;但也有人经历了一波三折,官司打赢了依旧在等待工资到账,身心俱疲;还有人,忍着公司的威逼利诱,仍决定坚持把官司打完。

有无数人被那句“你斗不过公司的”逼退,也有无数人坚持和雇主斗智斗勇。有人想拿回钱,有人更想争口气。在这些案例背后,职场人应该引以为戒的是,在入职之初就考察好公司,将谈好的权益写在合同里,及时沟通明确考核规则,都是可以走在仲裁前面的事。

如果已经遭遇了不公平对待,希望你也有和文中的年轻人一样的勇气和信心,捍卫自己的权益和尊严。

在试用期被劝退,起诉公司扣押工资、报销、加班费

可可 | 22岁 江苏 电力行业

我是00后,2021年11月,我找到一份和专业对口的工作。这份工作每周六要开例会,经常加班并且不给加班费,我还多次被老板要求去应酬,即便是拒绝也不行。

试用期两个月后,我突然收到了HR的劝退通知。最开始她给出的理由是,公司要搬家,会离我的住址远,希望我能主动离职。

在我刨根问底后,她说是因为我不听从领导安排,不能接受没有加班费的加班。有一次,公司临时通知上午8点半到岗,我没有及时到,她以此为由,说我能力不够,不能胜任工作。但实际上,我负责的项目,都在正常的工期内顺利完成。

我能接受离职,但我的诉求是该给的工资、报销、加班费,应该给我。我计算了一下,费用大概有1.1万元。公司表示,工资可以发,但试用期只有基础工资,没有绩效工资,公司也没有加班费,报销也不认,一共只给3000元。

这让我很难受。我没有就此算了,而是在今年4月起诉了公司。

和HR谈的时候,我录了音,一些能证明我加班的微信聊天记录,我也做了保存。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我也在寻求帮助。

不过我有个疏忽,在面试的时候,面试官提到,工作上要用车的地方,私车公用能报销,按1块钱1公里,但这一条没有写进劳动合同里,也没有签私车公用的协议。我的车一共跑了2300公里,应该是报销2300元,但他们不认账,表示按公司规章,只报销1000元,没有说过要根据公里数算。

我了解了相关的法律后发现,我主张的大部分费用应该都可以拿到,有八九千。合同上有规定的工资、加班费,都有保障,只是私车公用这里,费用很难拿到,因为我也没有办法证明这部分油费是因公消耗的。

最让我感到生气的是,在调解期间,公司给我打电话,我以为是来谈解决方案的,接了电话才发现,对方故意说气话并录音,引导我说我是主动离职的,而不是被迫离职的。

目前案件还在审理中,因为疫情有延期。现在,我一边找工作,一边处理这件事。

我身边的朋友都支持我通过法律途径维权,不过我有个同行,他就是想在行业待下去,选择忍气吞声,不要把事弄大。但我不害怕。这件事给我最大的教训是,面试时跟HR谈好的条件,一定要写到合同里,要看清合同里的条款。

我不是为了争口气,而是为了拿到应得的酬劳。

两次遭遇拖欠工资,在紧张和害怕中追回应得的钱

小付 | 22岁 北京 物流行业从业者

我从2018年开始工作,到现在已经遭遇过两家公司拖欠工资,不得不去劳动仲裁。

第一次是在2019年4月,我之前就听到公司资金周转出现问题的传言,紧接着两个月都没有发工资,更是坐实了这一点,我们部门很多人就去申请劳动仲裁了,第一波大概有100多人。

我看到别人申请劳动仲裁后,才和几位同事商量着去申请。在这之前我丝毫没有劳动仲裁这一概念,完全就是跟着当时的同事们一起递交申请、提交证据、开庭调解,走流程。

原本我两个月工资加上绩效应该能拿到1.6万元左右,开庭调解的结果是,只能给9000多元。当时公司已经出了问题,就连这部分钱,也是后来通过申请强制执行才拿到。

虽然这次我只是跟着同事走流程,但知道了劳动仲裁这条路,可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所以去年,第二家公司拖欠我工资和赔偿金大概2万多元时,我自己就主动去申请了劳动仲裁,全程都是我在网上看资料,自己搞定的。

这中间还出现了小插曲。原本去年5月提交申请,7月交换证据,但我记错了交换证据的时间导致没能按时提交,而对方已经提交了,这样后期开庭一定对我不利。当时就很紧张,一直在问工作人员应该怎么办,最后得知了一个补救方法,可以撤销申请,重新再走一遍流程。

于是,7月底,我又重新提交了申请,9月中旬再次提交证据,开庭时间由于年底案件较多,一直延迟到今年2月第一次开庭。而且第一次开庭,公司不认可裁决结果,最终申请撤销仲裁决议。今年3月又进行二次开庭调解,才最后出了结果,经过一轮轮调解,我能拿到9000多元。这虽然和预期有差距,但在提交申请大概10个月后,终于收到了钱,也算是圆满告一段落。

自己一个人去申请劳动仲裁,我既紧张又害怕,毕竟社会经验不足,我爸妈也一直劝我放弃,让我别去争了,但我坚持认为,我只是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要回我应得的报酬,对方才是理亏的一方,我不能因为年纪小就退却。

去年决定劳动仲裁后那几个月里,我基本下班后和休息日,一直在网上搜劳动仲裁需要注意的事项,还通过各种途径找法律援助进行咨询,我打了很多律师的电话,最后遇到了一位律师特别真诚的站在我的角度提醒我各种注意事项,给了我很大信心。

有过这两次经历后,复盘来看,劳动仲裁这一系列流程,其实主要就几个节点需要花费时间:提交申请、交换证据、开庭调解,如果调解之后对方还没有支付工资,就申请强制执行,最多只需要自己空出4天左右时间就能完成,而且这一流程基本都是免费的,花费最多的也就是打印材料的钱。

对于遭遇公司拖欠工资的年轻人,我的建议是,不要因为对劳动仲裁这一领域的未知而感到恐惧,也不要怕麻烦,我们只是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要坚定的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

彻夜协商、直播讨薪,官司打赢了但还在等待薪资

嘻嘻 | 24岁 山东 前教育机构员工

今年4月,我刚刚收到判决书。算下来我和前公司的维权案子已经过去半年多了。

我当时就职的是一家教育机构位于山东的分公司,这家公司主做各类考试的在线培训课程。去年6月开始,网上就有学员爆料说机构不给退费,一直到9月,负面消息越来越多,公司也没有处理这个舆情。也是从那时开始,员工和老师意识到公司可能要不行了。

我们是每个月15号发上个月的工资。去年11月20号,我们还没有拿到10月的工资,当时不少同事察觉到问题赶快离职了,有的还拿了N+1。我们剩下的人就想再赌一赌,等到了月底也没动静,基本上11月的工资也泡汤了。

很快,就有人在维权群牵头说大家一起去仲裁。大家最少是被欠了两个月工资,我是被欠了8000块钱,还有的老师之前垫付过几十万的活动费用公司都没给报销,损失更大。整个仲裁、开庭的流程很顺利,因为人比较多,每一次开庭,大家提供的材料都很全面,也有能说会道的老师打头阵,我们都没有找律师,都是自己上网做功课。

今年3月开庭,半个月之后我们收到判决书,胜诉,要求被告十天内履行判决。但是十天过了,我们还是没有收到钱。截至目前,仍然有同事在开庭,也仍然没人收到钱。申请强制执行也是一个办法,但对方如果就是拿不出钱,我们也没办法。

这半年我因为这场官司耽误了不少事情。有时候我也想,这段时间我本可以找到一个新工作,工资都不止8000块钱了,这一通下来不仅没要到钱,还白搭进去不少车费。

还没仲裁的时候,我们也集体维权过,跟老板彻夜协商,但老板只是为了暂时稳住我们,不愿意一次性支付拖欠的工资。我们当时还在现场开过直播讲这个事情,但是没什么用,更讽刺的是,那时候隔壁新东方在直播卖课自救,我们却在直播维权。

我现在在老家找了份工作先做着,过段时间再出去。我想给有相似经历的人提个醒,劳动仲裁没有那么难,去打官司也有免费的法律援助,即便你什么都不懂,也有人指导你,所以不必害怕麻烦而选择放弃维护自己的利益。我回想起那段时间,还是觉得挺热血的。我们当时为了防“间谍”,会在维权行动前聚到一个小屋里,大家拿出工牌确认身份,那些老师跟老板据理力争的时候我也特别敬佩。

当然,早早选择离开的人损失更轻,公司也有很多“老油条”没有选择参与维权,他们考虑到会背上官司,耽误找下一份工作。日后如果我还遇到这种事情,我可能也会选择早点离开吧。

遇到恶心的公司,仲裁不图赔偿就想争口气

微微 | 深圳 25岁 设计行业

我有过两次仲裁经历。去年,我去了一家小公司,试用期三个月,剩三天就该转正的时候,老板跟我谈话说我工作水平可以,但还没有达到他的预期,要延长试用期。可是,第二天HR说延长试用期在法律上不允许,说我的评估表显示不达标,要辞退我。

随后公司就在那个周五给我发了辞退邮件,让我下周一办理交接。我看到评估上的考核项目都是很主观的一些内容,找HR问怎么证明我工作做得不行,对方给不出明确说法。

就在被辞的前几天我还加班到凌晨,突然这样我心里很不舒服,就提起了仲裁,要求一个月的工资赔偿,再加上我的加班费折合大约1.2万元。

刚开始,公司坚决不给,HR还有点威胁我的意思,说他认识很多公司的人,让我办正常离职流程,也不给我开离职证明,但我坚持走仲裁。调解的时候,公司说最多给我3000元赔偿金。调整不成,就开庭了,法官问公司法务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我的工作能力不达标,法务提到我的工作是设计,比较抽象,不太好量化。因为公司方面没有充分的证据能证明我工作能力不达标,法院就支持了我的请求,我申诉并拿到了赔偿。

第二次仲裁就在今年3月,入职的时候工作时长、加班调休等都是沟通好了的,但一个月后,我有一个周日加班了,问HR调休的事,得到的答复说只能给我半天调休。后来公司发了个员工手册,上面跟我入职沟通的情况不一样,每天延长了一小时的工作时间,原来的加班后可以调休改成了2:1,就是加班两小时调休一个小时。我不能接受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员工手册和规定,就没有签字。

另外,HR跟我说入职第一个月的社保,公司不给交,需要从我的工资里扣。

在我再一次询问了社保的事之后,公司当天下午就提出要辞退我,理由是不符合录用标准。

虽然入职时间不长,遇上疫情还居家办公了一段时间,但当时公司那个项目很急,原本差不多一个月完成的项目,我们在一个星期就要完成,每天要赶搞到很晚,周末也加班,我当然觉得不满意。

我说你这是违法辞退,即使要辞退,我要求支付我半个月的补偿,把加班费和社保也都补给我。公司不同意,我就去仲裁了。之后我们双方在调解下和解了,公司按我的要求给了补偿。

我的原则是,入职的时候谈好的内容我可以接受,之后再去变动、变相增加压力,我不接受。另外,我可以接受加班,但是要有加班费或者调休,如果入职的时候就告诉我是无偿加班,我是不会去这个公司的。

还有一点是,如果一个公司对我整体上不错,遇到了好的老板,我也不会因为这类型小事去仲裁。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公司做了一些恶心我的事,我也要仲裁去恶心它。我的两次仲裁其实都也就是一个月的工资,我就是想给自己出口气。

综合自己的经验,我觉得职场上遇到这类型问题要勇于去沟通,不管是工作内容和考核标准,还是自己的权益,觉得不合理的要及时去提。另外,建议大家找工作尽量不要找太小的公司,很多小公司制度太不完善,并且面试的时候一定要问好相关的细节。

不仅要拿到应有的赔偿,还要老板跟我道歉

周岩 | 25岁 北京 课程销售

去年9月,我被上一家公司裁员后,匆忙入职了一家课程付费的小公司。这家公司只有几个人,但考虑到老板是一位名人,我在只有口头约定入职薪资和试用期,不签劳动合同的情况下就去上班了。没想到,这就是现在和公司闹僵、打上官司的隐患。

刚入职时,主管跟我说,公司试用期是一个月,到时候再签劳动合同。我信以为真,想着要好好表现,得到公司认可。我在这家公司负责课程售卖,工资有底薪加提成两部分。到了10月发工资,公司只给我发了底薪,说是提成要延后一个月发。我意识到,这家公司不靠谱,提出要走。这时,老板给了我一笔1千多元的奖金,我也想到再找工作也很难,就留下来了。

在11月末,我跟公司签了一份劳动合同,想着能拿到一点是一点。到了12月份,公司还只给我发了部分提成,还跟我说试用期是三个月。这意味着,前三个月的底薪只按照80%来算,还没给我交社保公积金。最重要的是,公司方还说之前给我承诺的提成点太高,要降低。我这才彻底意识到,这家公司太坑,且不尊重人。

签劳动合同时,已经和公司闹得不愉快了,到去年12初,我彻底下定决心离职,公司知道我这个想法之后,还再次找我谈话希望留下来,但绝口不提补足提成和社保的问题,见我决心已定,干脆再次降低了我的提点。到了12月发薪日,我被扣了8000多元提成。我知道,是我一开始的软弱和妥协,让公司觉得我好欺负。

今年5月初,仲裁已经结束,公司找了专业的律师,我把诉讼材料准备充分,自己做辩护。期间,我还被公司威胁“让我在这个行业混不下去”、“索要的赔偿是在敲诈勒索”、“和公司打官司,会影响以后入职其他公司”

在心态上,我承认还是有点害怕,怕给自己以后带来不好的影响。不过,我还是坚持上诉,搜集了我和公司方的微信聊天、保留了语音通话记录,也在各大渠道去努力学习法律知识。我胆子也大起来了,意识到这些只是职场沟通话术。我不仅要拿到该拿到的赔偿金,还要老板跟我道歉,不能因为那些”威胁”而害怕,被人一而再的欺负,不然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这次官司,也算是对自己的警醒,职场人基本的利益被触犯,一定不要去轻易妥协,关键的利益点一定要去争取,不能含糊。开庭时,法官就问我,对于公司的行为,自己有没有反抗。那个时候,我才猛然意识到,自己还可以反抗。

前一阵,我的一位同学因为一些小摩擦被公司裁了,他知道我有和公司打官司的经验,还特意来请教,我也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经验和学到的法律知识跟他分享,自己还挺有成就感的。

现在,我只想尽快结束这场官司,把全部精力放在接下来的工作上。如果这家公司不赔偿,我会把官司继续打下去。

*题图来源于《半泽直树》,文中配图来源于pexels。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可可、小付、嘻嘻、微微、周岩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