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趟有去无回的火星移民之旅 马斯克想带上你
科技

这趟有去无回的火星移民之旅 马斯克想带上你

这趟有去无回的火星移民之旅 马斯克想带上你

——阿道司・赫胥黎《美丽新世界》

作者 | Amelie

编辑 | Juni

首图来源:The Quint

01

”很高兴认识你“

大手笔买下通往WEB3康庄大道的Twitter这才没过去几天,埃隆·马斯克在5月8日的Twitter个人页面上发文说,如果自己神秘死亡,“很高兴认识你”。

图源:Twitter

图源:Twitter

这篇推文之前,他贴了张图,并配文:“‘Nazi’这个词并不是像他(罗戈津)所认为的那样。”

图源:Twitter

图源:Twitter

他还@了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公司总经理罗戈津的Twitter账号,转了对应的俄文内容。很快罗戈津在Telegram上回复了他:

“没人需要你,别胡闹。今天是我们国家庆祝伟大节日——战胜法西斯主义的日子。遗憾的是,在你向乌克兰纳粹分子提供军事通信卫星后,我无法就这一节日向你表达祝贺。埃隆,请想想,你站在哪一边。”

罗戈津是谁?维基百科介绍里这么说:

图源:Google

图源:Google

尽管马斯克推文里的俏皮话不少,也常因为口无遮拦被调侃,在此之前他可很少拿“死亡”开玩笑。显然,马斯克有了个人安全问题上的顾虑。

最新的一篇也暗戳戳表明了他当前居安思危的处境:

图源:Twitter

图源:Twitter

“到目前为止,Starlink(星链,SpaceX计划推出的一项通过近地轨道卫星群)一直在抵制俄罗斯的网络战干扰和黑客攻击,但他们正在加紧努力中。”

02

薛定谔的“新世界”

赫胥黎 在《美丽新世界》中还写过一句话:具体细节通向品德与幸福,而了解全局只是必不可少的邪恶,这个道理凡是聪明人都是明白的。因为形成社会脊梁的并不是哲学家,而是细木工和玩集邮的人。

当下对于细节的追求趋于完美的人中,马斯克显然算作一个。

从一位阿斯伯格综合症患者、羞怯的南非人,到成为摆脱了童年的桎梏、克服了个人遭遇、用他的野心征服政府和众多行业的美国人,再到未来自我成就的火星人,这不止是看似疯狂追求新世界的“殖民野心”,更像是他不断塑造新身份刷新人们认知的路径。

图源:视觉中国

图源:视觉中国

5月6日早上,马斯克SpaceX公司的猎鹰9号火箭搭载着53颗Starlink互联网卫星在佛罗里达州的美国宇航局肯尼迪航天中心成功升空。佛罗里达当地不少居民在网上分享了这一天空奇景,甚至泳池倒影中都出现了这一画面。有人形容,这些卫星升起时,“在黎明前的夜空中产生了一片怪异的光云,像中世纪小说中幻想的怪物一样烨烨闪亮。”

这种效应被称为“太空水母”(Space Jellyfish),由于猎鹰9号的排气和发射时间的巧合而产生的一种反射现象。

图源:Twitter

图源:Twitter

这是2022年以来SpaceX猎鹰9号发送Starlink星链运作的第18次。

说到Starlink星链,有网友曾经扒出了隐藏在最初Starlink测试版中的消费者服务条款。其中一条提到,火星为“自由星球”,火星殖民地不会承认地球法律

荒蛮的火星,无人之地,这看起来更像是马斯克向往的“新世界”

Starlink星链开发的愿景是为了未来人们在火星上沟通用所打造的基础设施,这就像Twitter之于Web3和“民主”的意义,非同寻常。

“当我们把人们带到火星时,他们需要一种能够互相沟通的能力。事实上,我认为在火星周围建造 Starlink这样的网络更加重要。”SpaceX COO首席运营官Gwynee Shotwell在采访中曾说。

不过,在最近的TED访谈中,马斯克坦言这种新世界虽有无限魅力,但一开始并不美好:

“需要强调,殖民火星,尤其是在起步阶段,不会是美好的。这将是一项危险、空间狭小、困难、艰苦的工作。”

毕竟,前往火星SpaceX的宣传口号是,“这很危险,空间狭小。你可能回不去。这很难,是一项艰苦的工作。”

图源:TED

图源:TED

去或者不去,新世界就在那里。

不止火星,疫情洗礼后我们的生活,都已经不复从前。站在新世界的门口,这里无人掌管,秩序混乱,一切都需要重新定义——从如何开启新工作如何接受新文明,到去发现并珍惜生活的意义。

03

去往火星还要多久?

马斯克似乎有种能力,就是把自己的每一分钟最大收益化。

尽管他自嘲只是个书呆子,对社交完全不在行,但如果要说为何早早立下火星征途之梦,那也和他博览群书有些关联。

他提到了《银河系漫游指南》这本书对他年轻时寻找生命的意义的影响,看似是一部戏剧小说,实际饱含哲理。

图源:Amazon

图源:Amazon

“如果我们扩大意识的范围和规模,超出生物和数字,我们将能够更好的提出问题并理解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们是如何到达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这就是我的驱动理念,扩大意识的范围和规模,以便我们可以更好了解宇宙的本质。” 他在TED访谈中如是说。

地球和火星相邻,椭圆轨道上两者最近距离约为5500万公里,最远距离则超过4亿公里。基于现在航天技术能力,航天器飞行约7个月可到达火星。银河系里,火星距离地球的距离,也是他有生之年可以够摸得到的距离。

2002年6月,马斯克投资1亿多美元成立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研究火箭低成本制造以及回收技术。这是去往火星的地基,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20年。

图源:Twitter

图源:Twitter

他给自己规划了一个波澜壮阔的下个30年,其中包括到2050年会带100万人生活在火星这颗红色星球上。为了保证这不止是有钱人的度假项目,他觉得飞往火星的票价定在10万美元,几乎可以让所有人都能承受。当然,真想去的人也可以获得旅行的相应贷款,用在火星上的工作报酬来偿还这笔钱。

“对于任何想去的人,我们都愿意为他们提供服务。”

你问他最快多久可以去火星,他给出的时间是,SpaceX最快将在5年内将人类送上火星,最晚10年内。

04

火星上的“新世界”

对于火星,目前更好的一个理解或许是:可以是地球人类在应急状态下的一个避难所,在地球出现危机时,我们可能在太阳系中延续人类火种的最佳路径。

移民火星的计划中,太多的现实问题也摆在那里。

比如现在的火星表面,种不了蔬菜,也住不了人。火星地表沙丘、砾石遍布,沙尘悬浮在大气层中,沙尘暴无所不在,缺少生命体让这个星球看起来一片荒凉、孤寂。

不止是环境因素,火星的磁场也非常弱,无力阻挡一些强大辐射。如果人类到了火星上,想把它的磁场改造得跟地球一样,几乎是难以逾越的鸿沟。在地球上,我们有大气层和地磁场的保护,几乎不用担心被辐射所伤害。到了火星,人类就要面临来自太阳和宇宙的各种辐射所伤害的威胁。

科学家们对此也提出了解决方案,那就是利用3D打印技术和行星上的材料,建造出可供人类居住并且能够抵御辐射的基地。

图源:腾讯

图源:腾讯

马斯克曾在《New Space》杂志网站上撰文详细讲述他的火星移民计划。里面写道搭载宇航员登陆火星则计划在2024年完成,届时火星上将有6艘飞船,并完成寻找水源地和建造推进剂工厂等任务。

图源:马斯克描绘的未来火星蓝图

图源:马斯克描绘的未来火星蓝图

“在火星大气中释放大量二氧化碳使气温变暖,并产生液态水,使其成为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他想着有一天可以把火星地球化。

首批火星居民想要发展壮大成城市,就必须在火星就地取材,幸运的是火星有大量可以利用的资源,火星的表面有铁、镁和铝等金属,还可以从太阳获取电能,火星的大气中存在氧气,也可以将二氧化碳转化为氧气。

看起来很合理,除了这些,火星上如果要建立城市,势必将形成一套独立于地球上以有的任何体制,保证该经济体制的公平合理,这都需要一个人或者一个团体来掌管规划一切。

也许,成了,他就是那个新世界的制定者;没成,无非是地球上又多了一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