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首场UFO听证会,说了个寂寞?
科技

美国首场UFO听证会,说了个寂寞?

自动播放

澎湃新闻记者 王蕙蓉

当地时间5月17日,美国国会举行了53年来首次关于“不明飞行物(UFO)现象”的公开听证会。由于早早预告,这一听证会备受关注。

不过会上信息不多,公开的UFO视频中两个影像,一个被证实是光线穿过夜视仪的伪影“乌龙”,另一个依旧是“未解之谜”。美国国防部表示,他们也在努力理解所谓的“UFO”到底是什么。

图片来自美国国防部

图片来自美国国防部

美国海军情报局副局长斯科特·布雷(Scott Bray)与负责情报和安全事务的国防部副部长穆特里(Ronald Moultrie) 出席了前述听证会,该听证会由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反恐、反间谍和反扩散小组委员会召开。他们表示国防部正致力于确定所谓的“不明飞行物” (美国政府官方称UAP)的来源,并承认许多不明飞行物现象仍无法解释。11个月前,一份美国政府报告记录了美国军方飞行员自2004年至2021年所观察到的140余起不明空中飞行物现象。布雷表示,由五角大楼(美国国防部的办公楼)新成立的一个特别工作组正式编目的不明飞行物现象报告已经增加到400例。布雷和穆特里在描述特别工作组的工作内容时措辞都很谨慎,包括不明飞行物可能来自外星的问题。布雷称,国防部和情报分析人士没有排除这种可能性。“我们没有发现任何物质,没有探测到任何辐射,在UAP特别小组,这可能表明它是非地球来源的东西。”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和由海军领导的一个特别工作组在2021年发布的一份9页的“初步评估”报告中表示,其审查的UAP案例中,80%是在多个仪器上记录的。布雷和穆特里都承诺,五角大楼将遵循证据的任何线索寻找答案,并明确表示其主要利益是解决可能的国家安全威胁。“我们知道我们的飞行人员遇到过不明的空中现象,由于UAP构成了潜在的飞行安全和总体安全风险,我们致力于集中精力确定它们的来源。”穆特里说道。布雷展示了两段不明飞行物的视频片段。其中一张展示了天空中闪烁的三角形物体,布雷表示“其他美国海军观察到附近有无人机系统,我们现在有理由相信与该区域无人机系统有关的三角形不明飞行物,其三角形外观是光线穿过夜视镜的结果,并被单反相机记录下来”。另一张照片显示了一个发光的球形物体从一架军用飞机的驾驶舱窗口快速飞过,“这一观察结果仍无法解释。”

2021年报告以及五角大楼发布的视频中显示的一些UAP现象,这些神秘物体的速度和机动性超过了已知的航空技术,没有任何可见的推进手段或飞行操纵面。布雷说,这些事件,包括被海军飞行员描述为类似飞行的薄荷糖事件,仍属于“未解决”案件。

图片来自美国国防部

图片来自美国国防部

由于缺乏数据,UAP的一些观测结果仍然无法解释,“在少数情况下,我们有更多的数据,但我们的分析无法完全整合出发生了什么。”虽然分析人士必须考虑到一架先进的飞机可能会使用“信号管理”技术来隐藏其飞行能力,但“我们不知道有任何对手能在没有任何可识别的推进装置情况下驾驶飞机,”布雷补充说。布雷和穆特里还表示,五角大楼决心消除长期以来与这种现象有关的污名问题(即飞行员会避免报告此类事件,或者在报告后被人嘲笑),并鼓励飞行员在看到UAP现象时进行报告。

小组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众议员Andre Carson强调了认真对待UAP的重要性。“UAP无法解释,但它们是真实存在的,”Carson称,这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即五角大楼官员此前一直专注于“更容易实现的目标”,即相对容易解释的案件,而“回避无法解释的案件”。

“我们能得到一些保证吗?你们的分析师会按照事实判断方向,评估所有的假设?”Carson向穆特里提问。“绝对如此,”穆特里回答,“我们接受所有的假设。我们对可能遇到的任何结论都持开放态度。”2021年11月,参与报告的海军特遣部队被五角大楼所成立的机载目标识别和管理同步小组取代。2021年报告说,UAP的目击事件可能缺乏单一的解释,需要更多的数据和分析来确定它们是由美国秘密的政府或商业实体开发的某种奇特的空中系统,还是由中国或俄罗斯等国开发的,而大气条件、“机载杂波”和飞行员的错觉也可能是其中的原因。前述小组委员会的共和党领袖Rick Crawford表示,他“同意”研究这一话题,但对更好地了解中俄高超音速武器发展等主题“更感兴趣”。

自从1969年美国空军终止了代号为“蓝皮书计划”(Project Blue Book)的不明飞行物项目以来,53年来美国国会没有就这个问题举行过公开听证会。而2021年的报告和前述听证会标志着美国政府对前述不明飞行物现象的态度转变。

责任编辑:李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