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有情感吗? 最新研究:亚洲大象可能会哀悼死亡同胞
科技

动物有情感吗? 最新研究:亚洲大象可能会哀悼死亡同胞

原标题:最新研究:视频显示亚洲大象可能会哀悼它们的死亡同胞

2018年9月,在印度图姆库尔市(Tumku)附近,村民们录下了一头被围困的亚洲象(Elephas maximus)试图轻推死去幼象的尸体的视频。母象的耳朵在痛苦中颤抖,在超过24个小时的时间里,她用鼻子和脚不断地推着这具没有生命的尸体。最后,12只成年象聚集在死去的小象周围,仿佛在安慰这位母亲。

在马来西亚,一头三个月大的亚洲象试图唤醒它死去的母亲。

在马来西亚,一头三个月大的亚洲象试图唤醒它死去的母亲

在南亚茂密的丛林中,亚洲大象这种看上去像是哀悼的表现极难发现——更不用说研究。但现在,由于有了社交网站YouTube上的几十个视频,科学家们终于获得了他们需要的数据,来分析这些难以捉摸的厚皮动物的悲伤表现。通过对视频的研究,他们发现了一些惊喜。

保护生物学家Sanjeeta Sharma Pokharel在印度从事了4年的野外工作,但只观察到一次一头亚洲大象对另一头大象死亡做出的反应。即便是她的那些在丛林中花了几十年时间研究亚洲象的同事,也只见过为数不多的几次这种“死亡行为”。因此Pokharel和她在印度科学院生态科学中心的团队转而向YouTube求助。

研究人员在网站上输入了“亚洲象死亡”和“大象对死亡的反应”等搜索词。最终,他们收集了39段视频,捕捉了2010年至2021年期间24例亚洲象的“死亡行为”。

这些视频记录了几个引人入胜的场景,研究小组在5月18日的《皇家学会开放科学》(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上发表的论文中写道:这些场景包括大象用鼻子拍着一个已故的家庭成员,或试图用脚踢死者把它唤醒,并像守夜者一样聚集在死者遗体附近。

一些视频还捕捉到了大象从未被详细描述过的罕见行为。在一些视频片段中,成年大象用鼻子轻拍它们仍然活着的朋友的头;在另一个片段中,一头小象依偎在奄奄一息的母亲身边,她陷入了粘稠的泥浆中。有五个视频显示,成年母象用鼻子卷起死去的幼象,带着它们穿过森林,时间长达几天甚至几周。

研究视频中,大象用鼻子卷起死去的小象,穿过丛林

研究视频中,大象用鼻子卷起死去的小象,穿过丛林

“像这样的在线(视频)为观察大象的罕见行为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切斯特大学动物心理学研究员林赛·默里(Lindsay Murray)说,她没有参与这项工作。默里在切斯特动物园研究死亡如何影响幸存亚洲象的性格,在疫情期间,她利用动物园的网络摄像头和在线视频远程研究动物的行为。

如今,这种研究方式被一些科学家们称为iEcology,即利用众源视频和档案来了解更多的动物行为和生态学知识,这也成为了一种新的研究潮流。例如,研究人员利用YouTube视频研究了城市松鼠和森林松鼠的行为差异,以及无人机如何干扰信天翁和火烈鸟等野生动物但行为。

亚洲大象这些最新被记录的行为——包括携带死去的幼体——在非洲象、黑猩猩、长颈鹿和海豚中都曾被观察到。但科学家们目前还不清楚这种行为是否代表了人类的悲伤或哀悼。

在人类对于死亡的理解中,死亡通常包含了“不可避免性”(所有生命形式都会死)、“非功能性”(死去的生命无法感知或感觉)、“不可逆性”(死去的生物无法复活)和“因果关系”(生物功能的停止)等因素。近年来,比较死亡学的研究挑战了“只有人类才了解死亡”的流行观点,暗示不同动物类群都存在一定程度的死亡意识。

据这篇最新发表的论文介绍,非人类动物在面对同种动物死亡时会表现出明显不同的反应。最常见的反应是直接反应,如触摸、嗅探、拖拽或搬运尸体;在哺乳动物中,这种情况可以持续几分钟、几周甚至几个月。一些“次级”反应也有记录,例如守卫、警戒、围聚、发出各种声音、对尸体或旁观者的回避和攻击。

一些哺乳动物物种,例如长鼻目动物,生活在复杂的社会关系中,亲属之间有很强的社会联系,拥有更高的认知能力,可能会对死去的同类表现出更大的兴趣。在此前对非洲象(Loxodonta africana)的几项研究表明,非洲大象对死去的同种动物有强烈的兴趣,它们会反复回访或触摸死者,对死去的同胞比异种动物表现出更强的好奇心。

研究者们记录的大象面对同胞死亡时的行为图例。

研究者们记录的大象面对同胞死亡时的行为图例

目前在史密森尼保护生物学研究所工作的Pokharel相信,这种哀悼情感在动物中的存在是可能的。她说:“作为一个人,当我看到大象的这种反应时,我认为它与哀伤的情感产生了联系,”她说,“但作为科学家,我们需要证明这一点。”

保护生物学家、斯里兰卡Udawalawe大象研究项目主任谢明·德·席尔瓦(Shermin de Silva)对此深信不疑。“这样的行为很难不称之为悲伤,”德席尔瓦说,他没有参与这项新工作。“这样的研究有助于弥合人类和其他物种之间的情感鸿沟。”德席尔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