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学州自杀了 背后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科技

刘学州自杀了 背后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酷玩实验室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酷玩实验室

微信ID:coollabs

“生来即轻,还时亦净。”

1月24日凌晨,@刘学州a 以第一人称讲述完自己的一生、安排完后事之后,选择了在三亚海边服药自杀。

凌晨4点过后,刘学州经抢救无效,去世。

(来源:刘学州微博)

在刘学州的自述中 ,我们得知了他悲惨而短暂的一生:

刚出生, 因为亲生父亲给不起彩礼,就被“卖”了 ;养父母在他4岁时因为意外事故双双去世;他自幼遭受校园霸凌、男老师猥亵;好不容易找到亲生父母,却再次遭到“遗弃”……

而他的亲生父母这边的表态则是:

当年实在没办法,才把他送到一个好人家“收养” ;如今刘学州的出现,破坏了他们各自的重组家庭的“平静”;刘学州“逼着”他们“买房”;刘学州的悲剧,责任在他养父母,因为如果不是这对养父母收养,还会有更好的人家……

直到去世前,仍有很多人不理解刘学州,有不少网友 指责他在网上发声,是借寻亲博同情,经营人设

刘学州自杀后,又有不少网友指责之前指责他借寻亲博同情经营人设的网友。

当然,更多的网友,指责的是“卖”孩子的亲生父母,以及只是 单方面采访了亲生父母一家之言的某些媒体

甚至也有人指责刘学州不够坚强,不应该选择轻生。

悲剧已经发生,问责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我们怎么才能防止此类悲剧再次发生?

01

责任到底在谁?

不得不说,刘学州的亲生父母,在这次悲剧中 具有无法洗脱的责任

通过刘学州生前和他们的“矛盾”争执中,可以看得出,刘学州的亲生父母, 都是喜欢做出“容易选择”、擅长逃避责任的人

当初,在“卖掉”刘学州拿到彩礼之后,刘学州的亲生父母,还生下了一个儿子,也就是刘学州同父同母的弟弟。

此后,由于“小三”插足,刘学州亲生父母离异,各自重组家庭,并生下刘学州同父异母、同母异父的弟弟妹妹。

除此弟弟妹妹之外,在亲生父亲这边, 刘学州还有一个“哥哥”

(来源于网络媒体)

根据媒体报道,刘学州口中的“哥哥”,与他同父异母。并且,疑似刘生父是第二次婚姻存续期间,与离异状态的刘生母怀上了刘学州。

甚至,媒体报道称,此后,刘亲生父母又各自离异一次。目前,刘生父是4婚,生母是3婚。(对此,当事人暂未做出回应)

因此,刘学州在和亲生父母的争执中,不止一次提到“小三”、“小四”,不只是骂亲生父母婚姻的“破坏者”。其生母,或许也是自己谴责的对象。

这也就是说,在生下刘学州之前,其亲生父母都已经经历过婚姻。并且,刘生已经生育过孩子。

我们不禁要问:能够频繁横跳于不同婚姻之间、生育多个子女的人,真的缺那点彩礼?真的为了那点彩礼走到了不得不“卖”孩子的地步?

(其养父母的旧屋 这样的家庭怎么就养得起?)

不管怎样, 我不相信,刘学州的出生是毫无准备的意外 。也不相信,“卖”孩子是无奈的选择。

或许,刘学州,只是“小三”主动预谋上位的一个牺牲品。

否则,很难理解,为什么刘学州希望有个家,亲生父母两边没有一个人愿意接纳他。

刘学州的父亲和他相认时,要瞒着现任的妻子。刘学州同父异母的哥哥和他见面,也要瞒着家人。

(来源:刘学州微博)

至于亲生母亲,更是让刘学州失望。

亲生母亲将刘学州艰难的处境 归咎于其养父母 ,并且表示,如果当年其养父母没有“抱”走他,还会有更好的人家来抱。

同母异父的弟弟12岁的生日宴,也让刘学州产生极大的失落感。

弟弟过生日,父母摆了8桌酒席。(可见,刘学州母亲当下的家庭条件很不错)

而刘学州15年来,只过过两次生日。

母亲“拉黑”刘学州的理由就是不想被他打扰, 想恢复“平静”的生活

话说回来,这样的父亲,这样的母亲,即使当初他们没有“卖”掉刘学州,难道就会有好结果?

那么,像刘学州亲生父母这样的人,多吗?

还真不少……

02

非法收养是罪恶之源?

目前,全国到底有多少失踪儿童,尚且没有统一数据。

如果不是,那部知名的“打拐”主题电影《亲爱的》,或许很多人永远也不会关注这个群体。

有数据称,每年有1万儿童失踪。也有第三方机构称,超过7万。甚至也有说,超过20万。

这一数据之所以差距如此之大,除了是失踪人口多是落后、边远地区,父母报案、网络登记意识不足。

还有一大原因就是,儿童失踪不一定都是拐卖,“相当多儿童失踪是家人主动放弃”。

根据与公安部合作的,中国最大的寻找失踪未成年人的公益网站“宝贝回家”数据:

在抓取的35850条“寻找失踪儿童”的信息中,因父母(亲属)主动送养导致的失踪有13360人,占比达到37.2%;而直接被遗弃的人数则达到了2376人,占比6.6%。

该网站虽然未能覆盖全国全部失踪儿童,但已经为我们提供了最接近现实的数据参考。

也就是说,国内 “失踪”儿童,其中大概有4成,是父母(亲属)主动送出去的,或者直接丢掉的。

基于人性的考量 ,承认自己主动弃养毕竟是不道德的,是有心理压力的。因此,现实中“失踪”儿童父母(亲属)主动弃养的比例,或许要比统计数据还高。

看到这里,我们或许就更容易理解当年谭永志的“魔幻”发言了。

2016年,因拐卖22名儿童而被判处死刑的谭永志,在受审时强调自己是“ 做好事 ”。

他在法庭上供述,“也没有骗、偷孩子,更没有伤害孩子。”是工人主动告诉他,有人孩子不想要了,问他能不能帮着找到收养小孩的人。

谭永志坚信自己:“是在办好事,帮助别人解决需要,不算违法。”

只要有买卖,就会有杀害。

只要还有父母主动“卖”孩子,就还会有数不清的刘学州,和杀不完的谭永志。

2021年,河北省蔚县人民法院通报了一起震碎三观的案件。

2012年至2020年,累计8年期间,杨某某与其妻子苑某共生育2男3女,一共5个孩子。

根据其自述,这5个孩子均被杨某以2—8万元不等的价格卖出,累计获利18万左右。

2018年,湖北黄冈市警方通报,一对情侣,19岁的高某和20岁的张某,在网上联系到朱某某, 以6.5万元价格,卖掉自己的女儿

其实在生女儿之前,二人已经生下一个儿子。怀二胎期间,为了缓解抚养压力,二人就筹划着将女儿卖掉。

交易结束,张某获得4.5万元,朱某某获得2万元“中介费”。

同年,福建宁德市蕉城区人民法院发布一则判决书:

一位26岁女子怀孕后,因无力抚养,准备将孩子 “提前”卖出

根据这名女子和商家的商议:

如果男婴价格是5万,如果是女婴则卖3万。

相对于拐卖,孩子亲生父母(亲属)弃养、“自卖”的案件,更难破获。

正因如此,司法部门一直将“亲子亲卖”作为打击的重点。

然而,要杜绝这类案件和悲剧的发生,绝非易事。

03

谁来捍卫生命?

在这场关于谁才是刘学州悲剧最大责任人的“舆论战”中,或许,少有人注意到, 刘学州曾试图追究“人贩子”

作为一个个体,尤其是处在悲剧中的个体,刘学州认识到自己的悲剧“主要责任是父母而不是人贩子”。

对于人贩子“之所以一直揪着不放是因为他还卖过来许多孩子”,根据刘学州的判断,自己当年不是被偷的,“肯定有的是被偷的”。他想帮别的孩子找到自己的父母。

与此同时,他还发了一条追究人贩子的视频。然而,却被网友谴责 “炒作”、“拎不清黑白”。

事实上,刘学州之所以没有把人贩子作为主要追究对象,不仅仅是网暴。更重要的是,因为他追究人贩子的事,已经引起了姥姥和姥姥亲戚的矛盾。

他所说的姥姥,是养父母那边的姥姥。养父母在他4岁双双去世之后,是养父母这边的姥姥、舅舅等亲戚抚养他长大。

然而, 当刘学州向人贩子“亮剑”时,人贩子当即做出回应

人贩子警告了刘学州的姥姥和亲戚,自己有两个儿子,一旦自己被追责,自己的儿子将为自己“报仇”。

人贩子,尤其是惯犯,做的就是“人命”的生意。他们早就“够本”了,寻常老百姓怎么跟他们斗?

寻常老百姓,又怎么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亲戚不被亡命之徒们“报复”?

但是,一味的退缩,并不能带来安全。既然刘学州已经曝光人贩子,接下来,法律就应该当机立断。

更可怕的是,有些“人贩子”本就是亲属。

2018年,福建省福州市永泰县人郑某康,想把出生23天的亲生骨肉以16万元的价格卖出。

郑某康找到的“人贩子”就是自己的堂兄郑某仁、堂嫂赖某兰。

随后,赖某兰联系了自己的娘家邻居吴某兰和黄某,请两人联系买家。随后,两人发布的信息在群里疯传之后,事情才败露。

当然,还有数不清的“人贩子”活跃在各个社交平台。并且,掌握着买卖双方的各种信息数据。

尤其是“受雇”于孩子亲生父母的人贩子,往往处在比买卖双方更安全的位置。

在严打“亲子亲卖”行为时,也必须对这样的“超级人贩子”做出更彻底的追查。

必须让谭永志们认识到,他们虽然接受孩子亲生父母的“委托”,但是,绝对不是在“办好事“。

因为,人命,不是生意。孩子的亲生父母没有资格做交易,你一个“人贩子”同样没资格,更加没资格给自己脸上贴金。

尾声

根据广东民革调研数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每年有20万左右失踪儿童,找回的仅仅只有0.1%。

按照这个数据,每年会诞生8万个刘学州。

这个数据或许并不准确,但失踪人口和找回人口之间悬殊的比例,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在过去,相信很多人的刻板印象中,失踪儿童基本都是因为“人贩子”拐卖造成的。刻板的认为,亲生父母、养父母,尤其是亲生父母多少都有点“无辜”。

事实,这么多年严厉打击拐卖人口政策执行下来。从1990年代以后,失踪儿童总数量直线下降。

在新时代, 当下的失踪儿童中,或许有4成,甚至更高比例是孩子的亲生父母(亲属)主动弃养的。

刘学州事件,绝对不是个例。

他在提醒我们:

新时代来了,打击拐卖人口的手段要加快更新了。

他同样也提醒了我们:

新时代来了,面对新时代问题,不要用旧时代的思路去“审判”了。

我们每快一步,或许,就能多救下一个刘学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