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章卖掉魅族?李书福加快“四轮手机”步伐
科技

黄章卖掉魅族?李书福加快“四轮手机”步伐

图:新华

来源:21tech

作者: 骆轶琪

编辑:李清宇

在缺芯大潮仍未退去,手机厂商之间的竞争日益走向白热化、细分化的阶段,传统“小而美”厂商何去何从突然成为了焦点。

1月21日有媒体报道称,吉利集团旗下手机公司正与魅族洽谈收购事宜,目前处在尽职调查阶段。对此,魅族方面并未做出实质回应;吉利对于传闻也不予置评,但表示旗下手机公司星纪时代的高端手机研发业务正有序开展,希望打造开放融合的生态伙伴关系。

从眼下阶段来看,魅族远离鼎盛时期日久,旗下核心管理层和研发人员在近些年间不断流失,但依然具备相对完整的手机系统性研发能力;吉利旗下星纪时代目前的掌舵人王勇此前分别在通信设备商中兴通讯、ODM代工厂与德通讯等担任关键职位。二者的整合,或许的确将更好助推吉利接近打造高端手机的目标。

Strategy Analytics高级分析师吴怡雯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不同于2019年间依然有较多小众市场的发展机会,如今的市场环境并不利于小品牌的活跃发展。“当然例外也许是类似于吉利汽车对高端市场的试探,如果有买车送手机之类的捆绑销售,也许会有一定的空间。但对没有渠道、研发力较弱、没有供应链议价能力的小品牌,就比较艰难。”

小品牌式微

曾经一度,在创始人黄章带领下的魅族,代表着对手机质感有追求的年轻群体而备受关注,甚至黄章本人曾被冠以“中国版乔布斯”的称号。

近些年间,虽然陆续有产品释放,但魅族的确经历过产品发布不断延期、公司战略时常调整等窘境。

最近一次做出希望撬动行业的行为是在2021年3月,刚刚换帅CEO的魅族推出售价4399-4999元价位的高端旗舰18系列,并称将以0广告、0推送、0预装的方式,关掉隐形的软件收入之门。

彼时魅族高管人员接受采访时表示,“传统手机行业已经早已走入红海市场,差异化很难做到最大化。但魅族的基因是抓用户最原始的需求痛点。”

根据他当时的介绍,魅族在2020年已经实现盈利。“魅族现在是相对能够控制得了自己的公司,可以掌握自己的节奏。以前是走得快,引发了各种状况,但最终走得远会比走得快重要。”

当时恰逢手机行业开始迎面接受缺芯带来的考验,魅族选择强化与高通的合作维度,据称库存还算宽裕。

但随后,这些动作并未如期得到市场的高度反馈,魅族近乎默认地没有继续走这条路,转而在近日宣布旗下被砍掉日久的偏低端魅蓝系列重新回归。

今年1月推出的魅蓝10系列,售价在699-899元区间,采用紫光展锐旗下虎贲芯片,被定义为“智能手机基础款”。

除此之外,魅族一直在智能家居等方面有研发和产品推出,并与猫王等品牌推出众筹联名款。但这些都难掩魅族早已成为“others”一员这一事实。

在调研机构发布的历史数据中,2016-2017年间,魅族在国内排名第六七位,但市场份额已经从4.8%下滑到了3.8%。如今已经见不到魅族的具体排名表现,市场数据显示,魅族如今的出货量或大约在百万余台。

除了手机行业本身陷入红海厮杀的马太效应多年这一背景之外,缺芯问题无疑是眼下厂商面临的另一重更大挑战。

即便是背靠头部大厂的小品牌,都曾一度在2021年间面临过缺芯造成的产品系列不断微调,并做小迭代更新来补缺等难题。魅族虽然还有阿里系和珠海国资委作为股东支撑,但却未必能够为之带来供应链管理和议价能力的底气。

同时,魅族的企业管理能力在近年间也颇受关注。黄章领导下的魅族多年来被认为是偏家族式运营的企业,旗下多名明星职业经理人的离职让魅族的声量逐渐减弱,也引发研发人员的流失。

小而美的魅族,的确急需改变。

车机互联的落点

即便从业人员都认为手机行业过于“内卷”,但这的确是一个长期来看依然有很大发展空间的市场。

有手机行业人士向记者分析,手机依然是智能互联生态比较核心的流量入口,某种程度来说,其掌握了智能生态的未来,因此手机赛道依然是一个非常优质的市场。

从这个角度来看,依然有厂商愿意进入智能手机市场也就有了逻辑支撑。对于吉利而言,如今“车机互联”被愈发重视,手机厂商也开始思考对智能座舱甚至造车的研发,那么打通智能手机和“加了四个轮子的手机(对智能汽车的一种市场观点)”之间的“壁”,由此或许也将打开一个全新的科技生态体系。

根据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此前的公开发言可见其落点:“手机业务对整个吉利汽车工业来讲,意义是非常深远的。手机更好地发展就能带来车机更好地发展,车机更好地发展就能够推进智能座舱水平的不断提升,智能座舱水平的不断提升,就能够帮助智能电动汽车竞争力不断地提高。”

但与此同时,手机行业如今面临的壁垒也越来越高。供应链管理+渠道积累+规模体量构成了如今头部厂商的主要护城河,而同时,即便是硬件能力很大程度可以通过代工厂完成,软件能力的重要性也在凸显。头部手机厂商近些年间都在加大对软件团队的研发投入,变得越来越“重”。

从目前的消息来看,吉利的确做出了较为完善的解题思路。

公开资料显示,吉利旗下手机平台星纪时代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是王勇,此前任职过中兴通讯、华硕、与展微电子等厂商。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2011-2014年间,王勇曾负责中兴通讯在中国区的手机业务,彼时也恰好是“中华酷联”的发展高峰时期。他稍近一些履职的是ODM(手机代工)厂商与德通讯与紫光展锐联合成立的公司与展微电子公司CEO,主要负责对物联网芯片的研发和应用。

还有一重微妙联系在于,有行业观察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与德通讯的崛起就是在于帮助魅族代工魅蓝产品,但可惜最终并未成为国内一线ODM代工厂,反倒陷入财务难题中。

另一方面,在硬件厂商可能存在短板的软件方面,鼎盛时期的魅族,其软件体系一直备受好评,如果能够实现被收购的动作,这将会是对星纪时代能力的补充。

企查查数据显示,星纪时代于2021年9月成立,主营业务包括移动终端设备制造,集成电路芯片及产品制造、销售,卫星移动通信终端制造,5G通信技术服务,物联网技术研发、应用服务等业务。

该公司还全资设立上海铂星科技,王勇同样是法定代表人,公司主营业务包括通信科技领域内的技术开发和服务,可穿戴智能设备销售,智能家庭消费设备销售,集成电路芯片及产品销售、设计及服务,卫星技术综合应用系统集成等。

对于此番魅族与吉利集团的被收购消息,虽然官方没有给出过多信息释放,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这的确将给双方公司都带来能力加成。而由于魅族历史上的优秀战绩,如今的消息也被认为对其是一条好出路。

这或许也将打开下一个智能汽车时代新的思考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