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所有门店,钱大妈“进京”一年后黯然败退,想靠预制菜翻身?
科技

关闭所有门店,钱大妈“进京”一年后黯然败退,想靠预制菜翻身?

文|《财经天下》周刊 杨俏

编辑| 杨洁

主打“不卖隔夜肉”的钱大妈在北京要开不下去了?

近日,据媒体报道,钱大妈在北京的多家门店已经关闭,包括其在北京区域的加盟业务也暂停开放了。钱大妈方面也向媒体表示,包括直营店和加盟店在内,钱大妈在北京的所有门店都将停业。

天眼查App显示,北京钱大妈生鲜食品连锁有限公司早在2021年12月6日,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地无法联系,被北京东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了经营异常名录。其旗下的12家分支机构目前已经有9家处于注销状态。

《财经天下》周刊发现,在北京朝阳区溪城家园的钱大妈用户群里,钱大妈的工作人员从1月5日开始,便不在群里发布相关商品的打折信息以及店铺情况了。

1月6日,有相关员工在群里通知了所有用户“钱大妈溪城家园店即将暂停营业”的消息。随即,该店员工在群里开始折价售卖此前店内的用品,例如600元半价处理冰箱,还有发财树、床架等产品。

(钱大妈用户群截图,相关用户提供)

有消费者表示,“从2021年3月进群以来,每天钱大妈的工作人员到了晚上都会发布商品打折的消息以及门店清空的图片。但是群里的人一直都处于150人左右,没有增长。”

2020年底,钱大妈打出了“北上”的旗号。但进京不足1年,它就黯然离场。

《财经天下》周刊发现,钱大妈品牌隶属于广州市钱大妈农产品有限公司,其旗下的33家分支结构均处于注销状态,无1家经营;其子公司广州市钱大妈生鲜食品连锁有限公司旗下的62家分支机构,也有一半以上已处于注销状态。

钱大妈一位前员工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早就不看好钱大妈北上”。他表示,供应链的布局不足、南北方生活习惯以及消费能力的差异等,注定钱大妈在北方市场开不下去。“更何况钱大妈在广州也并不是全部门店都赚钱,只有20%的门店是赚钱的。”

此前,钱大妈凭借着“直采+日销+不卖隔夜肉”的战略,在华南地区市场打开了一片天地,并累计获得了超10亿元的6轮融资。但是在资本进入后,钱大妈也开始积极扩张,力图打破区域壁垒。上述员工曾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出于资本方追求更大回报率的需求,钱大妈也需要北上。

2020年底,钱大妈进入北方市场。它在北京通州、大兴、朝阳等区域及河北燕郊都开设了直营店,吸引加盟商在北京开店。此外,它在天津、郑州等地也陆续开出了门店。

2020年,也是钱大妈在全国拓店最“疯狂”的一段时期。在2020年7月至2021年2月间,7个月的时间内,钱大妈以平均每个月143家门店的速度迅速扩张,门店总数攀升至超过了3000家。到2021年10月,其门店数量已经达到了3700家。

但疯狂的扩张终究带来了反噬。钱大妈依靠加盟方式打开全国市场,在各地先开设直营门店,再吸引加盟商入局。但是从2021年3月开始,多家加盟商对媒体投诉称,自己在钱大妈的加盟制下,亏了几十万元;还有加盟商表示,自己从2020年5月开店到2021年7月,已经累计亏损了170万元。据加盟商们透露,钱大妈曾对他们说过“前期3个月都是打仗,一个月亏3万那是肯定的”。

加盟商与钱大妈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并在媒体持续的曝光下,引起了市场热议。2021年,钱大妈曾推出新型加盟店“简装店”,单店前期投入成本约15万元左右,试图以此缓解与加盟商之间的关系,但很多加盟商还是决定退出加盟。

同时,钱大妈本身也曾多次被相关部门罚款。2022年1月,广州市钱大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因划线无依据、设置虚拟销量等多项虚假宣传问题被罚50万元。2021年12月,上海钱大妈农产品公司因经营不合格食品被罚款2万元,主要原因是“生产经营致病性微生物,农药残留、兽药残留、生物毒素、重金属等污染物质以及其他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含量超过食品安全标准限量的食品、食品添加剂”。

尽管钱大妈近一年来发展诸多不顺,但也不耽误其追赶新风口。

2021年年末,钱大妈在华南总部开始启动预制菜项目,名为"钱大妈大厨菜",主打短保类预制菜,配合其无库存“日清”模式,打造“新鲜”概念。钱大妈表示,自己拥有供应链系统、冷链配送系统等,可以满足短期保鲜类预制菜运送需求。

为此,钱大妈与老坛子、农耕记、广州酒家等连锁餐饮合作,并在门店、线上小程序、菜吧等渠道上线了预制菜品类。这也被业内人士看作是钱大妈寻找“第二增长曲线”的突围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