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买家拍走乐融大厦 韬蕴资本指中植系自拍自买
科技

神秘买家拍走乐融大厦 韬蕴资本指中植系自拍自买

2021年12月04日 00:36:16
来源:国际金融报社

近日,见证乐视兴衰的乐融大厦(原乐视大厦)在第三次拍卖以5.73亿元成交,仅为市场价七折,竞得公司为一家刚成立5天的新公司,所属集团不详。

对于竞得公司背后的神秘买主,大众试图通过蛛丝马迹挖掘真相,并对接盘方作出了两大猜测,一是与乐视“爱恨纠缠”多年的韬蕴资本,二是乐融大厦被“卖身”抵押的中植系公司。

如今,拍卖已过去三天,终于有当事人下场回应。

12月3日上午,韬蕴资本通过“易道用车”官微发布声明,表示对此拍卖“震惊和不解”。

其称,拍卖结束后已向北京市三中院提交了财产保申请,截至声明发出,已全部提交财产保全申请材料,法院也已受理,按程序法院或将在3天内出具保全裁定。“下一步,公司将继续通过仲裁的方式达到债权追回及商业索赔的目的”。

神秘买家是中植系?

根据公开信息,乐融大厦竞得人北京衡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衡盈物业”)成立于2021年11月25日,其母公司及关联公司均在半年内成立,股权关系也较为干净。

耐人寻味的是,其背后实控人为2位“温”姓人士。天眼查显示,衡盈物业为泽瀚物业全资控股,后者有两大股东,分别是青岛星悦卉泰投资有限公司和青岛索宇投资有限公司,实控人分别是温彩云、温胜生。

此前,鉴于2位“温”姓人士与韬蕴资本创始人温晓东同姓,曾有市场人士猜测二者或有关联。

然而,韬蕴资本今日亲自下场否认这一消息,“已查明,北京衡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资金来源系中植系公司所提供”,将战火引到了中植系公司身上。

其所谈及的中植系公司,与乐视、韬蕴资本、乐融大厦也是恩怨纠葛历来已久。

早在2016年,乐视作为易到用车大股东以乐融大厦为抵押物、易到用车为借款主体,向中植系公司浙江中泰借款14.52亿元。次年,乐视深陷资金危机,韬蕴资本出资接手易到;同年12月,易到用车与浙江中泰及债务相关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以20%股权换取14.52亿债权,并完成股权转让工商变更登记。

2019年初,浙江中泰出具《解除股权转让协议通知书》,称因韬蕴资本未提供协议实施的法律文件及其他股东放弃股权优先购买权的证明文件,因此单方面解除协议。

对此,韬蕴资本怒斥其“出尔反尔”,暗指其反悔或是因易到遭遇系列危机、估值下降所致。温晓东也曾公开表示,“稍懂法理的朋友都知道,工商登记的完成就意味着其他股东默认放弃优先购买权。”

随后,双方就乐融大厦执行争议开始了长达2年的司法诉讼。

已申请财产保全

乐融大厦此前两次拍卖并未成功均是由于有人在竞拍前提出“案外人异议”。市场多揣测是韬蕴资本所为,上述声明中,其承认了在第三次提出了“案外人异议”。

在乐融大厦第三次拍卖前半个月,即11月15日,韬蕴资本向北京市三中院提交“案外人异议申请书”,同时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下称“中国贸仲委”)提起仲裁申请。次日,中国贸仲委向北京市三中院发出了“债权转让协议争议案财产保全事宜”,明确受理双方及案外人韬蕴资本债权转让争议引发的仲裁案件。

然而,浙江中泰此次态度坚决,选择通过提供担保物的方式成功推进了乐融大厦的拍卖。

鉴于此前韬蕴资本向法院申请变更为乐融大厦的执行申请人以及一拍提出“案外人异议”均被驳回,也进一步确立了乐融大厦的执行权仍在浙江中泰。

随后,便发生了乐融大厦被拍走的一幕,在拍卖即将截止的前半小时,衡盈物业现身并以5.73亿元底价顺利拍走乐融大厦。

据韬蕴资本描述,本次乐融大厦竞买资金为中植系公司提供,再加上网传浙江中泰大股东解茹桐为中植集团实控人解直锟直系亲属的消息,其大胆猜测“躲在衡盈物业背后的浙江中泰既是拍卖人又是竞买人”。

单从法律上而言,北京金诉律师事务所主任王玉臣律师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公司是相对独立的,只要不属于法律不允许参与竞拍的情形,就可以参加。在民事领域,法无明文禁止皆可为。”其还指出,抵押权不是所有权或使用权,而是对抵押物进行法定程序变现后的货币具有优先受偿权。

这也意味着,乐融大厦虽被抵押给浙江中泰,但是后者对其并没有使用权或所有权。而经过拍卖之后,竞得者以市场价七折的价格竞得,不仅性价比较高,也得到了一份“干净”的资产。

值得一提的是,被誉为“贾跃亭在国内最值钱的资产”的世茂工三,已于今年7月29日被中植系公司16.45亿元拍下,成交价相较于市场评估价打了对折。

尽管本次乐融大厦拍卖已尘埃落定,韬蕴资本依旧没有放弃。

其称,拍卖结束后,韬蕴资本便向北京市三中院提交了财产保全申请,截至今日已全部提交财产保全申请材料,法院也已受理,按程序将在3天内出具保全裁定。公司后续“将继续通过仲裁的方式达到债权追回及商业索赔的目的”。

见习记者:何艳艳

编辑:左宇

责任编辑:毕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