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才是科幻片里最科幻的东西
科技

爱 才是科幻片里最科幻的东西

2021年11月27日 13:19:42
来源:X博士

原创 格子 X博士

编辑:素卡 策划:涅瓦

最近我发现,关于科幻片,出现了一个十分奇怪的现象。

一部分人已经坚定地认为,大众根本就看不懂科幻片。

他们觉得大多数观众也就只能看懂科幻电影里最简单的部分——“爱”。

2019年漫威的《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卖爆了,他们说这不行,科学理论不够硬核,穿越机制还有硬伤。

·有人直接列了五宗罪

在社交媒体上嘲讽那些感动到哭的观众也就只能看懂那句“我爱你三千遍”。

而当以复杂的宏大叙事、抽象的技术概念和史诗级世界观设定著称的《沙丘》上映后,他们又出来笑话普通观众了。

·《沙丘》

有的家长带小孩看《沙丘》,说小孩只喜欢下面这个大场面。他们又笑了,说:“只看得懂科技打斗是吗?”

电影里现在没有明显的“爱”了,有技术门槛了,你们普罗大众是不是就看不懂了。

·看不懂《沙丘》直接被打成科幻达利特了

他们执着于硬核的科技盛宴,一旦发现技术糖衣里面包裹着朴素的人类情感,那基本就会把这部作品归类为爆米花垃圾。

于是,诡异的局面出现了。

“爱”,居然开始成为鉴别一部科幻作品的“技术”门槛。

其实,人们关于科幻作品中爱与科技的争论早有苗头,说几个例子你就明白了。

2009年,詹姆斯·卡梅隆推出了一部划时代的科幻作品《阿凡达》,用充满想象力的画面向全世界展示了3D科幻的魅力。

《阿凡达》上映之后拿下了近28亿美元的票房,在《复仇者联盟4》出现之前,保持了12年的影史票房冠军纪录。

外星殖民的故事背景,基因科技的加持,神经链接的设想,还有常温超导材料的概念,都给《阿凡达》披上了一层浓重的科幻色彩。

然而,一些观众却给这部作品取了另外一个名字 ——《蓝皮神雕侠侣》。

他们认为《阿凡达》华丽的技术包装下,故事的内核逻辑过于愚蠢,无非就是“爱”。

男主因为“男女之爱”,内心没怎么斗争就心甘情愿地当了“球奸”,从地球瘸腿大兵转身就成了潘多拉部落首领,比歪嘴战神还爽文。

男主又从男女之爱上升到了自然博爱,然后带领着犹如美洲部落的原始武装力量,战胜了技术上已经实现星际移民的人类军队。

·“比法兰西骑兵冲坦克还离谱”

所以他们建议地球人不用在潘多拉星球殖民了,回地球直接用爱发电算了。

10年之后,我国科幻电影的里程碑《流浪地球》上映,拿下了国内此类电影最高票房——46亿元人民币。

原著世界级科幻作家刘慈欣的故事基底,加上飞跃式进步的画面和特效,广大国人看罢精神振奋。

然而,有观众依然认定这是一部假科幻,因为“科学设定不及格”。

《流浪地球》里没有反派人物,但是“反派”的力量却尤为强大,全人类要对抗的是比地球大1300多倍的宇宙天体——木星。

要完成如此艰巨的救世任务,竟然依靠的是刘启兄妹和爷爷的亲情、刘培强和刘启的父子情,还有朵朵在撞针前一通末日广播唤回的种种人类之爱。

一群渺小的血肉之躯,用爱触发概率上毫不科学的偶然事件,就炸掉了一个恐怖如克苏鲁古神的巨型天体,这确实太科幻了。

再比如,曾经是动作片,后来硬是一路给拍成了科幻片的《速度与激情》系列。

他们曾经只是在街头飙飙车的正义Homie。

再后来,他们开着车刚坦克飞机,拍出了你在罪恶都市里都不会的作弊秘籍。

然而驱动这一切的,不是科技无比先进的载具。

而是一句令所有反派都闻风丧胆的“We are family”。

只要这句话说出来,下一秒他们就可以在电影里开着车直接撞卫星,非常合理。

然而,这依然不影响《速度与激情》系列大受欢迎。

甚至很多观众表示,看到他们家人团聚,坐在一起吃饭的标准结局,就能忘了刚才发生的事在技术上有多离奇。

不止这些,被誉为科幻片巅峰的《星际穿越》,男主角对女儿的爱是贯穿始终的线索,是爱把他从苞米地一路送进了黑洞里。

今年表现最佳的科幻片《失控玩家》,甚至让游戏NPC都有了爱情,还让他靠爱瓦解了现实使用者的阴谋。

没错,你的确可以说,你已经参透了“爱就是科幻片的终极规律”,对科幻片的普适套路嗤之以鼻。

可背后的秘密,不是其他人认识不到这条规律,而是普罗大众是真的需要科幻里的朴素爱意。

你认为爱加上科技就有些俗套了,但群众已经用实际行动投票了:

虚构作品中的爱,将是我们精神文化生活中最普遍、最持久、最有生命力的需求。

王晶导演说的这番话,我觉得很朴素,但很智慧。

“三四五线城市,是华语片最大的市场。”

换句话说,你的生活方式,只能代表一小部分人。

爱不是科技的Bug,而是我们人性的Bug。

爱代表什么呢?

你可能会说,亲情、友情、爱情,其实不仅如此。

爱,还是推动整个人类文明科技进程的燃料。

你觉得这是一句暴论么?

回想一下,在我们生命历程里,接触到的那些新鲜科技,是以什么面貌走进你的生活的呢?

无绳电话出现的时候,你注意到的一定不是从有绳到无绳的技术原理。

但你大概记得一个男人幸福又不失焦急地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然后一脸笑容地趴在地上说出那句“喂,小丽呀!”。

无绳电话的科技对于彼时的你,就是能更方便地与意中人交流感情。

胶卷和相机进入市场广泛民用的时候,你最先懂得的肯定也不是成像原理。

但你一定先意识到,这种技术能为你与朋友、家人、孩子那些值得纪念的有爱时刻留影。

在人们还没有普遍为科幻片消费的年代,技术产品广告就是某种程度上最先进的科幻作品。

而那时的技术掌握者,就显然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但让老百姓了解到这一点,爱是第一宣传力。

你跟你的奶奶讲英伟达3060有多快,性能有多狠,矿工拿到都疯了,没有用,不是同一个时代的话语方式。

但你告诉她智能手机可以迅速和另一个村子的老朋友打上视频,两个人可以看到画面;洗碗机贵了点,但可以一次洗几十个碗;扫地机器人很聪明,能把家里各个角落都扫一遍……

那么,你的奶奶就会立即来了兴趣,因为她爱这个家。

科学发展需要理性,但科技传播需要感性。

老百姓的生活就是衣食住行,99%的个体命运无法独自撬动地球,是的,一个侧面是他们生活乏味,但另一个侧面,除了热爱自己的生活,他们确实不关心时代速度是快了还是慢了。

冷冰冰地嘲讽人们对“爱”的追求,觉得他们思考不够复杂, 说得偏激一些,这也算是一种“何不食肉糜”。

我忽然想起了杨德昌的电影《一 一》。

《一 一》的小男主,挂着相机记录所有人生活的洋洋,曾经对爸爸提了一个颇为哲学的问题。

他说:“我们是不是只能知道一半的事情?”

·《一一》杨德昌

·《一一》杨德昌

人是在一瞬间长大的,也是在一瞬间就变老的。

有温度的科技,可以帮助我们在每一处人生转变中重新认识自己,记录生活中值得珍视的一切。

我们,都已在路上。设计/视觉 El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