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地球变暖、冰川融化 一些远古的“秘密”浮出水面
科技

随着地球变暖、冰川融化 一些远古的“秘密”浮出水面

2021年11月27日 08:54:43
来源:36氪

编者按:随着全球变暖,冰川和冰原融化,大量几千几万年前甚至史前的遗迹显露出来,为我们了解地球,了解人类文化打开了新的窗口。本文来自编译,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挪威的朗方尼冰原。来自冰川考古项目的一张未注明日期的照片。

挪威的朗方尼冰原。来自冰川考古项目的一张未注明日期的照片。

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阿拉斯加的尤皮克人(Yupik)讲述了发生在弓箭战争(Bow and Arrow War Days)期间的一场可怕的大屠杀,这是一系列横跨白令海海岸和育空地区的漫长而残酷的战斗。

根据一种说法,最早是一个村庄派出一支队伍突袭另一个村庄,从而引发了一场屠杀。但居民们听到了风声,设下埋伏,消灭了掠夺者。获胜一方随后袭击了不设防的城镇,杀人放火。无人幸免。

在过去的12年里,里克·克内希特(Rick Knecht)一直在阿拉斯加安克雷奇(Anchorage)以西约400英里处一个名为努纳莱克(Nunalleq)的地点指导挖掘工作。

苏格兰阿伯丁大学(University of Aberdeen)的考古学家克奈特(Knecht)说,“刚开始时,我们希望通过在一个普通村庄挖掘,了解尤皮克人的史前史。我们一点也不知道,我们正在挖掘的东西接近于尤皮克人的特洛伊(Troy)。”

他们最惊人的发现是一个大型公共草皮房燃烧后的遗留物。地面是黑色的粘土,布满数以百计的石板箭头,仿佛一场史前的路过枪击案现场。

研究人员和居住在该地区的土著尤皮克人总共发掘了10万多件保存完好的文物、两条狗烧焦的腐肉,以及至少28人的零散骨头,几乎都是妇女、儿童和老人。其中几人显然是被拖出房子,用草绳捆起来杀死的——有些人被砍头。

“这是一个复杂的杀戮现场,”克内希特说。“这也是一个罕见而详细的土著人战争的考古实例。”

直到最近,该遗址一直被深冻在被称为永久冻土的底土中。随着全球气温的升高,地球上大片地区的永久冻土和冰川正在迅速融化和侵蚀,释放出许多曾被它们吞噬的物体,并揭示出曾经难以接近的过去生命的方方面面。

“环极地世界现在或过去充满了像努勒克这样奇迹般地保存下来的遗址,”克内希特说。“它们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独一无二的窗口,让我们了解史前猎人和觅食者出人意料的丰富生活。”

冰川考古学是一门相对较新的学科。1991年夏天,德国徒步旅行者在奥茨塔尔阿尔卑斯山脉的发现一具半埋在意大利与奥地利边境的褐色尸体,这时冰层其实已经被打破了。起初,人们误认为他是在一次登山事故中丧生的现代登山者,后来人们称他为“冰人奥茨”,碳测定法显示他死于大约5300年前。

奥茨(“Ötzi”)是一名40多岁、全身纹满纹身的矮个子男子,戴着熊皮帽子,穿着几层山羊皮和鹿皮做的衣服,脚上穿着用草填充的熊皮鞋保暖。冰人的生存装备包括一支紫杉长弓、一支箭筒、一把铜斧和一种简陋的急救箱,里面装满了具有强大药理作用的植物。胸部X光和CT扫描显示奥茨的左肩深埋着一个燧石箭头,表明他可能因失血过多而死亡。他的死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悬案。

六年后,在育空地区的雪原上,几千年前的狩猎工具从融化的冰中出现。很快,在加拿大西部、落基山脉和瑞士阿尔卑斯山也出现了类似的发现。

2006年,挪威经历了一个漫长而炎热的秋季,冰雪覆盖的约敦海门山脉(Jotunheimen)出现了大量新发现。这里是挪威神话中岩石和冰雪巨人“Jötnar”的故乡。在所有暴露出来的残骸中,最有趣的是一只鞋子,很像牛津鞋,有3400年历史,很可能是用驯鹿皮做成的。

这只青铜时代鞋子的发现,标志着因兰特特县(Innlandet County)山峰冰川勘测的开始。2011年,由国家资助的冰川考古项目在该县启动。在育空地区之外,这是唯一一个针对冰中发现的常设性抢救项目。

冰川考古学与低地考古学存在关键不同。冰川考古项目的研究人员通常只在8月中旬到9月中旬这段很短的时间内进行实地调查,也就是从旧雪融化到新雪到来之间的时间。

“如果我们开始得太早,上个冬天的大部分雪仍然会覆盖旧冰,减少新发现的机会,” 冰川考古项目的联合主任拉尔斯·霍尔格·皮洛(Lars Holger Pilo)说。“太晚开始也是危险的。我们可能会遇到初冬的雪,实地考察季可能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对冰川的发现往往局限于考古学家在之前被冰封的土地上所能收集到的东西。

当这个项目开始时,发现的物品主要来自500年到1500年前的中世纪和铁器时代。但随着冰川融化范围的扩大,历史上更古老的时期暴露出来。“在一些地方,融化已经回到了石器时代,有些碎片已经有6千年的历史了,”皮洛说。“我们正在加速回到过去。”

到目前为止,冰川考古项目已经恢复了大约3500件文物,其中许多保存得非常精美。挪威拥有全球一半以上的史前和中世纪冰川的发现。伦德布林(Lendbreen)有一处尚未结冰的高山山口——大约在600至1700年前就有人使用过——发现了商人曾走过的证据:马蹄铁、马粪、一个简陋的滑雪板,甚至还有一个装满蜂蜡的盒子。

在过去的十年里,阿尔卑斯山融化的遗迹包括1942年失踪的一对瑞士夫妇的遗体,以及1946年在恶劣天气下坠毁的一架美国军用飞机的残骸。

正如北极与阿尔卑斯研究所的考古学家克雷格·李可以证明的那样,重大的冰川发现必然含有运气成分。14年前,在黄石国家公园外的山冰中,他发现了一根被称为梭镖的投掷矛的前缘,它是10300年前用一棵桦树树苗雕刻而成的。这个原始的狩猎武器是迄今为止从冰原中找到的最早的有机工艺品。

位于博尔德的科罗拉多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考古学家威廉·泰勒(William Taylor)说:“在育空地区,冰原的发现让我们对前欧洲时期土著居民制铜的传统有了新的认识。在落基山脉,从记录气候和植被重要变化的冰冻树木,到该大陆最早一些民族的狩猎工具,研究人员已经有了全面发现。”

泰勒自己的工作集中在气候和早期游牧社会的社会变化之间的关系。他对蒙古西部阿尔泰山脉融化的冰川边缘进行了持续的调查,发现了一些人工制品,颠覆了关于该地区历史的一些最基本的考古假设。

尽管该地区的人们长期以来都被归为牧人,但泰勒的团队发现了一块冰冷的盘羊杀戮地,以及用来杀死盘羊的矛和箭。实验室分析显示,在3500多年的时间里,大型动物狩猎一直是东部大草原畜牧业生存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地球上大约10%的陆地被冰川覆盖,随着世界的解冻,大大小小的古代生物也被发掘出来。在智利南部,廷德尔冰川附近出土了几十具几乎完整的鱼龙骨架。这种海洋爬行动物生活在三叠纪和白垩纪之间,从6600万年前延伸到2.5亿年前。在阿拉斯加东部和育空地区西部发现了300万年前的昆虫化石。

在西伯利亚东北部的雅库特共和国,最引人注目的考古发现是长毛象、长毛犀牛、草原野牛和洞穴狮子的尸体,这些大型猫科动物曾在北半球广泛出没。这些已经灭绝的动物已经在它们冷藏的坟墓里躺了九千年甚至更久,就像果冻里的葡萄一样。

2018年,人们在西伯利亚巴塔盖卡火山口的冰层中发现了一只完整无缺的4.2万岁的马驹,它被称为莱纳马,已经灭绝很久了,它死时膀胱里还有尿液,血管里有液体血液。

同年,在雅库特的其他地区,猛犸象猎人偶然发现了一种已经灭绝的亚种狼的头颅,研究人员还挖出了一只1.8万年前的幼犬。“犬科动物可能是狼和现代狗之间的进化过渡,”瑞典遗传学家爱达伦(Love Dalén)说,他已经对这种动物的基因组进行了排序。它的名字叫多格尔(Dogor),在雅库特语中是“朋友”的意思,也是“狗还是狼”这个问题的巧妙诠释。’”

多格尔的尸体是在迪伊格尔卡河附近一处结冰的泥块中被挖出来的。

大多数发现是从冰块中出现的。冰川和冰原的基本区别是冰川会移动,而一块冰原不怎么会移动,这使它成为遗迹更可靠的保护者。

挪威冰川考古项目的皮罗说:“冰川内部不断的运动破坏了尸体和文物,最终将惨不忍睹的碎片倾倒在浮冰口。由于冰川的移动和不断更新,冰川很少能将物体保存超过500年。”

北极和高山研究所的李把冰川退化造成的破坏比作图书馆失火。他说:“现在不是站在那里互相指责,推卸大火责任的时候。现在是时候拯救那些可以被保存下来的书籍,以启迪未来了。”

冰川考古学家之间会讲一个黑色笑话:他们的研究领域是气候变化的少数受益者之一。虽然冰川和积雪的消融使人们可以在短期内获得一些史前宝藏,但暴露在自然环境中却有迅速毁灭的危险。

柔软的有机材料,比如皮革、纺织品、箭羽,一旦出现在表面,研究人员最多有一年的时间来拯救它们,赶在它们发生降解并永远消失前加以保护。“它们消失后,”泰勒说,“我们利用它们了解过去、为未来做准备的机会也随之消失了。”

新墨西哥大学马克斯韦尔人类学博物馆(Maxwell Museum of Anthropology at the University of New Mexico)前馆长詹姆斯·迪克森(E. James Dixon)对此表示赞同。“与研究这些遗址的考古学家的数量相比,损失的规模是压倒性的,”他说,“这就像是一次大规模的考古灭绝,某些类型的遗址几乎在同一时间全部消失。”

译者:Ja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