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王昊 上海研发中心不是做汉化的
科技

对话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王昊 上海研发中心不是做汉化的

2021年10月27日 07:50:47
来源:新出行网

“中国市场作为全球市场的一部分,一定是跟全球市场的策略相统一,我们也是有计划向市场开放超充桩”。

10月22号,特斯拉在中国大陆的第1000座超充站正式在深圳落成。发布会结束之后,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接受了新出行在内两家媒体的独家采访,在采访时王昊如是说。

(左)笔者;(右)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 王昊

(左)笔者;(右)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 王昊

随着第1000座超充站的落地,特斯拉在国内的超充桩数量超过了7600个,充电网络覆盖中国360个以上的城市。

超充站会对外开放,但需要先保证特斯拉车主的体验

在采访王昊之前,我在社区发起了一个问题征集帖,用户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特斯拉国内超充什么时候会开放给第三方用户使用”。

从 2014 年进入中国以来,特斯拉也同步引进超充桩。但在 2017 年以前,特斯拉的车型采用的是欧标的充电口,超充桩也一样的欧标的桩。所以对于国内的电动车来说,是无法使用特斯拉的超充桩的。

对话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王昊 上海研发中心不是做汉化的

到了 2017 年,特斯拉在国内销售的车型开始切换成国标的充电口,超充桩也全部切换成国标的桩。但是在充电协议上特斯拉依然设置了一道门障,非特斯拉品牌的车型依然无法在特斯拉的超充桩上充电。

2017 年年底特斯拉国内在售车型切换成国标接口

2017 年年底特斯拉国内在售车型切换成国标接口

今年 7 月份,马斯克发推特表示,特斯拉的超充网络将于 2021 年向其它电动车开放。而在此之前,特斯拉已经宣布在挪威、瑞士选好址,计划在 2022 年开始试点对所有电动汽车开放超充桩。

王昊表示,国内市场作为全球市场的一部分,跟全球市场的策略是相统一的,特斯拉在国内的超充桩也是有计划向市场开放的。“目前特斯拉已经在研究相关的开放策略,未来一定会把这种优秀的体验传递给更多的电动车”。

对话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王昊 上海研发中心不是做汉化的

从充电使用体验方面来看,特斯拉的超充桩是得到了用户的一致好评的。王昊表示:“第一、特斯拉超充桩在选址考虑了车主的便利性以及使用场景,确保使用便捷性。

第二是环境一定是有服务的依托,车主充电不枯燥。

第三是充电站的设计比较宽敞明亮,而且车位的空间设计也更大一些,方便车主上下车,并且充电站还配备有 Wi-Fi 。

第四是特斯拉成超充桩使用是无感的,不需要扫码、付费,绑定银行卡后就可以直接扣费,做到即插即充的无感充电体验。

最后是智能化,特斯拉超充桩具备自检测功能,充电桩发生故障的可能性一旦超过 70% ,系统会告知维护团队,从而保证充电桩的正常使用,使得特斯拉超级充电站的使用率达到 99.5% 以上。”

王昊表示:“特斯拉非常欢迎第三方主机厂与特斯拉接洽来进行车桩的检测配对,在国标的基础上满足特斯拉更高的充电标准,以让旗下车型可以适配使用特斯拉的超充桩。”

对话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王昊 上海研发中心不是做汉化的

对于特斯拉车主来讲,超充桩的开放意味着会有更多的车型会来“抢”桩用。在新出行社区也有网友表示,开放的话是否可以考虑仅开放部分站点。因为随着特斯拉 Model 3 、 Model Y 在国内销量的不断攀升,尽管充电桩的数量也同步上涨,但充电桩排队的现象依然时有发生。

针对这个问题,王昊也表示,超充桩对外的前提便是保证特斯拉车主拥有最好充电体验,我们期待特斯拉中国接下来会拿出何种对外开放方案。

特斯拉非常愿意在高速服务区布超充桩

对于特斯拉来说,在国内的超充网络的扩充会继续进行。随着今年 2 月份上海超级充电桩工厂的建成投产之后,特斯拉的超充网络扩充速度肉眼可见的快。

2014 年特斯拉在上海建成国内第一座超充桩;

2019 年在北京建成第 300 座超充站;

2020 年在上海建成第 500 座超充桩;

2021 年 5 月份深圳建成第一座国产 V3 超充站;

2021 年 10 月 22 日深圳第 1000 座超充站。

从第一座超充站到第 300 座超充站,特斯拉用了 3 年时间。从第 300 座岛第 500 座超充站,特斯拉用了一年时间。最近的 500 座超充站,特斯拉用了 1 年时间。

对话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王昊 上海研发中心不是做汉化的

在快速推进国内超充网络的建设的同时,特斯拉在上海建立了相应的超充桩工厂,服务于国内的超充网络。这座超充桩工厂已经在今年 2 月份开始投入使用,年生产能力为 1 万根。

其实无论是超充桩工厂,还是超充网络的快速布局,特斯拉以上关于超充网络的种种布局,都源于中国市场的特殊性。

对于美国用户来说,拥有私家车位安装充电桩是一件相对容易的事情,所以对于美国用户来说,主要的补能方式是家充。但对于国内用户来说,特别是一二线城市,拥有一个固定车位本身就比较难,在车位上安装充电桩更是难上加难。所以对于国内的用户来说,给电动车补能主要依靠公共充电桩。

基于两种不同的市场需求,特斯拉在国内采取了更加激进的充电网络布局手段,更是因此在上海建造了相应的超充桩工厂,以满足国内用户的补能需求。以深圳为例,目前已经建设了 50 个超充站,超过 500 个超充桩,打造了 10 分钟的出行充电圈。

对话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王昊 上海研发中心不是做汉化的

除了城市的充电网络之外,特斯拉也在极力的满足国内用户长途出行的补能要求。比如此前的 318 国道、西北大环线等等,还包括高速公路服务区。

在 9 月份,云南 22 座高速服务区超充站点正式上线,以昆明为中心向外辐射,覆盖 4 条高速公路。

对话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王昊 上海研发中心不是做汉化的

云南 22 座高速服务区的上线,也给出了社区用户最关注的第二个问题 — 特斯拉未来是否会在高速服务区建设超充站 — 的答案。

“特斯拉是非常愿意在高速服务区去建设超充站”,王昊如是回答,但在高速服务区建造充电桩的难度也非常高。

“一方面是在高速服务区的建桩成本很高;另一方面国内的高速服务区目前以多种商业模式存在,部分是归属于高速公路,也有些是以第三方运营的模式存在,大部分服务区现有的商业模式满足不了建桩的需求。”

王昊的回答在我意料之中,我此前也曾经问过多个主机厂一样的问题,大家一致的答案都是在高速服务区建超充桩的难度非常高。但同时大家针对长途出行补能需求,解决方案也比较趋同,那就是在高速出口附近选择合适的地址去建设超充桩。

对话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王昊 上海研发中心不是做汉化的

作为用户的我们,或许就只能寄希望在诸如国家电网、南方电网这种国家级公司的身上了。但值得庆幸的是目前国内的大部分高速服务区,都已经建造有相应的充电桩。虽然数量不多,但终究能够满足非节假日的出行补能需求。

上海研发中心有很高话语权,不是做汉化的

外界关于由中国设计、制造的全新车型特斯拉 Model 2 的传言从来没断过,听到我的这个我问题,王昊微微一笑:“之前说 Model 2 的都是不了解特斯拉、不懂特斯拉的命名,名字肯定不对”。

“一定是有更多的车型,但会是什么样的车型现在还不确定”,王昊补充到。

“特斯拉上海研发中心马上要投入使用,在北京也有设计中心,都是整车的设计和研发,不仅仅是单一的零部件。特斯拉中国是非常有决心要研发和制造一台具有中国元素的车型,未来这款车型也不仅仅是在中国售卖,也会卖到全球其它地方,而且这款车型是能够让人很直观的意识到这是一款中国设计和制造的车型。”

特斯拉上海研发中心和数据中心

特斯拉上海研发中心和数据中心

可以肯定的是,由中国设计研发和制造的特斯拉车型已经在计划中了,前天刚刚宣布落成的上海研发中心将承担这个重任。除了上海研发中心之外,特斯拉在北京也将会成立设计中心,两个中心都是针对整车的设计和研发。

除了整车研发之外,上海研发中心也同时承担了本土化研发的工作,随着上海研发中心的建成使用,此前用户反馈较多的语音功能、地图功能等体验痛点将会得到相应的根本性解决。

上海研发中心

上海研发中心

“上海研发中心不是做汉化的,具有很高话语权”,王昊说道。这也意味着以后针对国内用户的一些问题反馈,特斯拉的反应会更加的迅速,包括接下来的 FSD 。

美国市场是FSD小白鼠

特斯拉 FSD Beta 版已经在美国迭代升级了 N 个版本了, FSD 的表现也越来越成熟。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它海外用户,目前也只有羡慕的份。对于中国的车主来说,花 6.4 万元选装 FSD 之后,得到的体验与花 3.2 万元选装 EAP 是没有区别的,额外多花的 3.2 万元相当于买了一个“空头支票”。

特斯拉 FSD Beta 版

特斯拉 FSD Beta 版

那么对于国内市场, FSD 的推出计划到底如何呢?

王昊坦言:“ FSD Beta 版本目前还在美国市场做测试,美国市场现在是个小白鼠,未来在美国市场成熟以后再推向全球其它市场。”

另一方面,出于信息安全保密,现在特斯拉所有的数据采取不收集、不外传的策略,所有数据都是在本土,也就是数据安全能够完全符合中国法律法规的要求,在此基础上再去推进国内 FSD 的进程。

在前天,特斯拉正式宣布上海超级工厂数据中心建设落成,这也意味着国内 FSD 的进程开始推进,由上海研发中心负责本土化的软件研发。

“中国和美国 Autopilot 的使用场景肯定是有很大的差异的,所以需要针对中国去做差异。上海研发中心未来将承担这个职能,也就是打造中国的 Autopilot 辅助驾驶。

借此机会,王昊也表露出了对于相关人才的渴求:“在中国市场除了社招之外,也在加大校招力度,这里面很重要的就是为了研发团队做招聘。前阵子刚在北大做完校招、接下来在北理工,也欢迎有志于做人工智能的学子们加入特斯拉。”

结语

在发稿前的昨天(10月26日),特斯拉市值再创新高,超过1万亿美元。特斯拉中国在过去的两年,经历过了诸多的风风雨雨。降价门、刹车门、维权、起诉,所有汽车行业过去发生过、没发生过的事情都在特斯拉中国身上上演了一番。粉丝对于特斯拉是又爱又恨,吃瓜群众对于特斯拉是“割韭菜”。 纵使外界对于特斯拉有万般解读,但对于特斯拉 / 特斯拉中国来说,永远不变的是:加速世界向可持续能源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