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不用挤牙膏!高露洁换上的“润滑剂”包装 让牙膏从此一滴不剩
科技

再也不用挤牙膏!高露洁换上的“润滑剂”包装 让牙膏从此一滴不剩

2021年10月26日 21:23:39
来源:爱范儿

牙膏是我们每天都在用的产品,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一开始的牙膏管开口并没有这么大?我们每次使用的牙膏量本可以更少,一管牙膏可以用的更久呢?

这背后有个故事,堪称销售界的神话。

图片来自:Goodreads

图片来自:Goodreads

在 1950 年代,业内处于领先地位的一家牙膏公司,希望大幅度提高销售额。为了达成这个目标,这家公司呼吁大家出谋划策。

几天之后,公司内部并没有人想出奇招,外部却有一个人不请自来,声称他这个创新策略实施起来非常简单,但会让销售额立马增长 40%。不过,他这个想法售价 10 万美元。

一旦牙膏销量提升,这笔花费很快可以赚回来,但是公司管理层还是犹豫了,让这个人回去等待答复。数周之后,苦于无果的管理层还是买下了这个价值 10 万美元的想法。

待法律手续和付款流程完成后,这个人给出装有一张小纸条的棕色信封,小纸条上只有四个英文词汇——「Make The Hole Bigger」,翻译成中文是「把牙膏的开口弄大一点」。

图片来自:Advanced Dental Concepts

图片来自:Advanced Dental Concepts

在此之前,管状牙膏一般会有 5 毫米直径的开口,用于挤牙膏。当 5 毫米增加到 6 毫米的时候,假设挤出牙膏条长度不变,挤出量会增加 40%。

原先顾客用 1 管牙膏的时间,现在要 1.4 管牙膏才能满足需求,看似很小的改变,却刷新了这家公司的销售记录,创造了历史。

知名日本设计师深泽直人设计的牙膏管. 图片来自:Blogspot

知名日本设计师深泽直人设计的牙膏管. 图片来自:Blogspot

就职于印度国家信息技术研究所的 Sanjiban Roy 笃定地表示,这个故事完全基于真实事件,不能当做谣言而将其忽视。

图片来自:YouTube @Esha Monet’

图片来自:YouTube @Esha Monet’

国内流传的另一版本中,这是由公司内的年轻经理提出的建议,因此要到了 5 万元奖励。在将牙膏口扩大 1 毫米后的第 14 年,营业额增长了 32%。

故事最后的一句评论非常吸睛——「我想设计一个牙膏口缩小的借口(理由),但是遭到各大牙膏生产商的一致反对。」

蒂姆·波顿电影《查理和巧克力工厂》(2005)中的牙膏工厂

蒂姆·波顿电影《查理和巧克力工厂》(2005)中的牙膏工厂

也许再没办法让牙膏口变小了,不过如果能将每回挤不出来的牙膏都挤出来,我们是不是又把牙膏钱省下来了?

同样的原理,如果沐浴露、洗发水和洗面奶这类洗护和化妆产品,不费力就能挤得一滴不剩,我们是不是又从生产厂商把浪费掉的钱赚回来了?

接下来我们谈论的黑科技 LiquiGlide——「零浪费包装」的灵药,就是负责这事情的。

用了黑科技 LiquiGlide 的瓶子. 图片来自:Plastics Today/Pack Touch Points

用了黑科技 LiquiGlide 的瓶子. 图片来自:Plastics Today/Pack Touch Points

再也不用挤牙膏!高露洁换上的“润滑剂”包装 让牙膏从此一滴不剩

黑科技 LiquiGlide 到底是什么?

LiquiGlide 这项黑科技,其实是一种消除摩擦力的涂层科技材料,原理与「润滑剂」有点相似,但作用非同寻常。

2012 年,LiquiGlide 涂层在麻省理工学院的Varanasi实验室诞生了。此后,由两位主要负责的教授——Kripa Varanasi 和 Dave Smith,以 LiquiGlide 作为名称创立了同名的包装技术公司。

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兼 LiquiGlide 创始人之一 Kripa Varanasi. 图片来自:Twitter @MIT

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兼 LiquiGlide 创始人之一 Kripa Varanasi. 图片来自:Twitter @MIT

但成立之初,LiquiGlide 公司也只在网络上发布了一些朴实的视频,展示用上 LiquiGlide 科技的番茄酱瓶、芥末瓶、蜂蜜瓶、油漆罐、发胶瓶、酸奶瓶、护发素瓶等等。

加入 LiquiGlide 涂层的番茄酱瓶. 图片来自:YouTube @LiquiGlide

加入 LiquiGlide 涂层的番茄酱瓶. 图片来自:YouTube @LiquiGlide

普通的护发素瓶(图左)和加入LiquiGlide涂层的护发素瓶(图右). 图片来自:YouTube @LiquiGlide

普通的护发素瓶(图左)和加入LiquiGlide涂层的护发素瓶(图右). 图片来自:YouTube @LiquiGlide

涂上 LiquiGlide 的容器,可以让粘性液体丝滑流出,一滴不剩。

举个例子,日常舔酸奶盖的行为,遇上涂了 LiquiGlide 的酸奶瓶就没招了——一吸到底,掀开酸奶顶盖也会变得干干净净,哪会有残留的酸奶让人来舔一舔?

图片来自:Medical News Today

图片来自:Medical News Today

不过,作用相似的 LiquiGlide 涂层却各有不同,而且配方还可以随时替换。

用在食品包装的 LiquiGlide 涂层,会用 FDA(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批准的食品成分制作。对于乳液和面霜等护肤产品,涂层会由安全系数很高的常见护肤产品成分配制而成。

LiquiGlide 涂层的厚度也可以因应需求调试,通常在几微米到几十微米的范围值之间。

我们不是在发明新材料,而是将它们组合起来以创造这种稳定而光滑的效果,正确选择材料取决于产品特性。研发过程足够灵活,我们能够使用不会改变或损害食品的通用材料去制作涂层。

——Dave Smith(LiquiGlide 创始人之一)

因此,就算这家公司只有 LiquiGlide 一款产品,依然可以让自己的客户遍布全行业,把生意做到全世界。

LiquiGlide 涂层背后的研发团队. 图片来自:Fast Company

LiquiGlide 涂层背后的研发团队. 图片来自:Fast Company

直到 2015 年,LiquiGlide 涂层技术才首次亮相于拉斯维加斯的包装博览会,面对的还主要是业内人士。

同年,LiquiGlide 公司与挪威消费品生产商 Orkla 签下许可协议,将 LiquiGlide 涂层用于在德国、斯堪的那威亚半岛和其他几个欧洲国家销售的蛋黄酱产品中。

普通的蛋黄酱瓶(图左)和加入 LiquiGlide 涂层的蛋黄酱瓶(图右). 图片来自:Bakery and Snacks

普通的蛋黄酱瓶(图左)和加入 LiquiGlide 涂层的蛋黄酱瓶(图右). 图片来自:Bakery and Snacks

不过在 9 年之后的 2021 年,先前低调做事的 LiquiGlide 公司突然高调起来。

今年 4 月,LiquiGlide 公司宣布成功融资 1350 万美元,总融资额达到 5000 万美元,用于发展并推广这项技术。

LiquiGlide 涂层的技术原理. 图片来自:UK Today News

LiquiGlide 涂层的技术原理. 图片来自:UK Today News

同期,LiquiGlide 还与高露洁合作推出 Elixir 系列牙膏。

由设计公司 Fuseproject 的创始人兼首席设计师 Yves Béhar 设计的这款牙膏包装,一举拿下了美国之星(AmeriStar)的卓越设计奖和最佳展示奖。美国之星是美国包装协会组织的竞赛,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在业内知名度和权威性极高。

高露洁 Elixir 系列牙膏. 图片来自:Packing World

高露洁 Elixir 系列牙膏. 图片来自:Packing World

普通牙膏(图左)和高露洁 Elixir 系列牙膏(图右). 图片来自:Willad

普通牙膏(图左)和高露洁 Elixir 系列牙膏(图右). 图片来自:Willad

Elixir 能拿下包装界瞩目的大奖,可不仅是用上了方便挤牙膏的 LiquiGlide 涂层,而是利用 LiquiGlide 涂层将 PET 这种环保塑料,引入到粘稠产品的包装设计中,成为行业首例。

PET 全称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是一种被世界各国安全机构认可的可接触食品的安全材料,而且易于回收和符合再循环要求。

可是用上 PET 材料的容器遇上牙膏,会变得很难挤出,这使得 PET 材料一直无法用与牙膏包装。LiquiGlide 涂层的出现,恰好完美解决了这个问题。

以前 PET 不适合牙膏等粘性产品。与 LiquiGlide 技术结合的 PET 瓶是独一无二的,使我们能够将 PET 于更粘稠的牙膏一起使用。PET 的透明度、可回收性以及它对牙膏的优秀阻隔性能,使其成为最优的选择。

——Liz Mellone(高露洁包装总监)

为了让牙膏不会在打开盖子时候流出,高露洁还为 Elixir 设计了一个特殊的牙膏喷嘴,只有当挤压瓶身,空气进入瓶内,牙膏才会丝滑流出。

用了 LiquiGlide 技术的高露洁 Elixir 系列牙膏. 图片来自:Gizmodo

用了 LiquiGlide 技术的高露洁 Elixir 系列牙膏. 图片来自:Gizmodo

Elixir 已经在 4 月份在英国、德国以及多个欧洲国家推出,售价 11.99 英镑(折合人民币 106 元),接下来会在欧洲其他国家推出,并逐渐开启通往全世界的旅途。

再也不用挤牙膏!高露洁换上的“润滑剂”包装 让牙膏从此一滴不剩

将东西挤得一点不剩,不仅看着舒心还有助环保

牙膏管的包装,最初缘于油画颜料包装。1841 年,美国肖像画家 John Goffe Rand 发明了可挤压的金属管,并向美国专利局申请发明专利。

没有颜料管,就不会有印象派。

——雷诺阿(印象派代表画家)

美国肖像画家 John Goffe Rand 和他发明的颜料管状包装. 图片来自:The Cultural Me

美国肖像画家 John Goffe Rand 和他发明的颜料管状包装. 图片来自:The Cultural Me

1889 年,强生公司推出第一支管装牙膏,命名为 Zonweiss(德语中「白色牙齿」的意思)。

在这支牙膏出现之前,刷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在 1900 年只有 7% 的美国人能忍受这般麻烦的操作,养成经常刷牙的习惯。

这需要将潮湿的牙刷浸入一个公用的牙粉罐中——这种做法会助长细菌在家庭成员之间的传播。此外,许多牙粉具有很强的腐蚀性,长时间使用可能会损坏牙齿。

——Margaret Gurowitz(强生公司内部的历史学家)

Zonweiss 牙膏的第一个版本出现在 1886 年。当时市面上刷牙主要用牙粉,一不小心就容易将牙粉弄得满地都是,还要加水混合。

1910 年左右的强生 Zonweiss 牙膏广告. 图片来自:强生官网

1910 年左右的强生 Zonweiss 牙膏广告. 图片来自:强生官网

1886 年的强生 Zonweiss 牙膏广告海报. 图片来自:Kilmer House

1886 年的强生 Zonweiss 牙膏广告海报. 图片来自:Kilmer House

质感很像面霜的 Zonweiss 牙膏省去了这些繁琐的过程,而且对牙齿会更加温和。它被装在一个钴蓝色的玻璃罐里,附带一个小勺子用以舀用。

1886 年版本 Zonweiss 牙膏的包装瓶. 图片来自:Kilmer House

1886 年版本 Zonweiss 牙膏的包装瓶. 图片来自:Kilmer House

两年后,强生将 Zonweiss 牙膏的包装改成更加卫生且易于使用的可折叠金属管。这款牙膏包装跟当时的颜料管非常相似,从「颜料管」挤出的却是可以塞进口里的牙膏,光是想象就有种奇妙的感觉。

早期的颜料管(图左)和 Zonweiss 管状牙膏(图右). 图片来自:Beginner's School / Kilmer House

早期的颜料管(图左)和 Zonweiss 管状牙膏(图右). 图片来自:Beginner's School / Kilmer House

在强生 1889 年价目表上,Zonweiss 管状牙膏被标上「供旅行者使用」。当时还是特殊产品的管状包装,在 1898 年后成为 Zonweiss 的独一包装。

强生 1889 年价目表. 图片来自:Kilmer House

强生 1889 年价目表. 图片来自:Kilmer House

后来 Zonweiss 牙膏被 JOHNSON’S ® 牙膏取代,这款新牙膏也使用了管状包装。

不过,公司创始人兼工程师 James Wood Johnson 重新设计了管状包装的盖子,在盖子底端加入尖头,用于打开密封口。这项设计在今天被运用在太多产品上。就连当初被强生借鉴的颜料管,现在也用上了强生发明的尖头盖子。

JOHNSON’S ® 牙膏和盖子设计图. 图片来自:Kilmer House

JOHNSON’S ® 牙膏和盖子设计图. 图片来自:Kilmer House

管状牙膏的设计,还引申出一句为人熟知的谚语:「牙膏不能放回管子里(You can't put toothpaste back into a tube)」,暗指「一旦说了不该说的话,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图片来自:Imgur

图片来自:Imgur

另外一个拜管状牙膏所赐的热梗「挤牙膏」,揭露了管状包装的弊端——管内牙膏很难被全部挤出。犯强迫症的人还会用剖开牙膏管的方式,费劲脑汁用完最后那一点。

图片来自:Imgur

图片来自:Imgur

大概十年前,开始出现为挤牙膏设计的各种小工具,现在打开购物 app 搜索「挤牙膏器」,产品选项之多也反映了挤牙膏是不少人的「心头痛」。

挤牙膏器. 图片来自:Blue Seven

挤牙膏器. 图片来自:Blue Seven

挤牙膏器. 图片来自:Dental Health Shop

挤牙膏器. 图片来自:Dental Health Shop

可即使用上挤牙膏工具,牙膏也不可能做到毫无残留。

根据 LiquiGlide 公布的数据,每年有数百万吨产品,从乳液到洗衣粉,因为被卡在包装容器内而被扔掉。以牙膏为例,每管内会有高达 13% 的牙膏会因为挤不出来,而被浪费掉。

艺术家 Erik Boker 解剖牙膏做出来的艺术作品《Product Dissections》. 图片来自:Erik Boker

艺术家 Erik Boker 解剖牙膏做出来的艺术作品《Product Dissections》. 图片来自:Erik Boker

而且,这种「有残留」的牙膏管还严重阻碍了环保的发展。

因为有一项行业内默认的规定——回收公司不能回收仍然有产品的容器,这类容器通常会进入垃圾填埋场,并不能真正被回收。

我们都认为,当我们将瓶子扔进回收箱时,它会被回收利用,但当产品被残留下来并且需要大量水来清洁时,回收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实情况是,其中一些包装最后实际上进入了垃圾填埋场。

——Kripa Varanasi(LiquiGlide 创始人之一)

被废弃的牙膏. 图片来自:The Green Cities

被废弃的牙膏. 图片来自:The Green Cities

此外从设计的角度,这种润滑剂效用的涂层加入,还能让设计师发挥更多天马行空的创意。

过去很多产品包装不敢轻易使用全透明的包装,背后隐藏的原因很可能是粘稠的产品贴在容器内壁,看起来不干净,会让人在视觉上产生不适感。

LiquiGlide 公司与设计师 Yves Béhar 合作推出的 EveryDrop 包装概念. 图片来自:Packaging Connections

LiquiGlide 公司与设计师 Yves Béhar 合作推出的 EveryDrop 包装概念. 图片来自:Packaging Connections

同时,能接受更加粘稠产品的容器,也可以让更多产品走上高浓缩的制造方向,包装可以变得更小、更轻,生产以及运输的能源损耗都有可能大幅降低。

2021 年电影《致胜女王》中的高露洁牙膏. 图片来自:Product Placement Blog

2021 年电影《致胜女王》中的高露洁牙膏. 图片来自:Product Placement Blog

正如 LiquiGlide 在首页上写的标语——「建立一个没有摩擦的未来」,因为摩擦力带来的不便利是可以用设计去改变的。

面向大众的设计,原就该有解决大众困扰的责任,结合创新科技的运用,打造更美好的生活与更宜居的环境。

在「没有摩擦的未来」,「挤牙膏」这个梗将不再准确,挤牙膏的痛苦也将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在未来被封存起来。当然,挤牙膏器也可能在未来博物馆的橱窗中,成为下一代人眼里的稀奇物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