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市场受挫、CFO离职,两轮“特斯拉”还有多少想象空间?
科技

海外市场受挫、CFO离职,两轮“特斯拉”还有多少想象空间?

2021年10月14日 08:30:39
来源:AI财经社

继CFO离职事件后,两轮电动车科技企业小牛电动海外业务发展不顺再受大众关注。

根据小牛电动近日发布的三季度销售数据,其海外销量同比下降超10%,原本最早大力发展国际市场并将其作为重要战略的小牛电动,目前也在海外市场受挫。

此外,传统两轮电动车爱玛、雅迪等也开始向高端发展,其定位的智能高端两轮电动车市场也开始被传统品牌们侵蚀,而小牛电动想要下沉却又遭遇围剿,这使得其如今的压力越来越大。

机构投资人相继退出

2021年9月底,小牛电动CFO张鹏离职。据悉,其在小牛电动2018年上市前夕入职,是为了帮助小牛电动在美股上市。但让他意外的是,小牛电动上市当日股价即迎来破发。彼时,其IPO发行价定为9美元/股,上市首日直接下跌3.89%,当日报收8.65美元/股。

当时的张鹏对于上市破发这件事看得比较“豁达”,他认为,新上市公司需要时间和精力让投资者了解到自己,然后资本市场才会给予合理的估值。他还表示,小盘股的公司都存在着这样的问题,需要企业逐渐做大之后,价值才能回归到更加合理的水平。

但如今,相比于今年最高点53.38美元/股,小牛电动股价已大幅腰斩,市值也缩水近20亿美元,目前最新市值仅为18.99亿美元。

公开资料显示,小牛电动是智能城市出行解决方案提供商,旗下主要包括两轮电动车、两轮摩托车、滑板车等产品。

2015年,小牛电动创始人李一男因为内幕交易入狱,彼时他的朋友李彦则接管了公司,担任COO。到了2017年12月,李一男出狱后,由于短期内仍无法任职,李彦则正式出任了小牛电动的CEO。

小牛电动上市成功后,李一男通过旗下Glory Achievement Fund Limited持有小牛电动A类普通股的比例为39.5%,到了2020年,李一男已经将股份减持为33.7%。此外,联合创始人胡依林的持股比例也从11.6%下降至6.3%。

2020年11月,小牛电动的机构投资人纪源资本合伙人李宏玮卸任了小牛电动公司董事的职务,并退出了董事会。

同时,2020年年报当中,纪源资本也从股东的行列当中彻底退出。2019年发布的财报文件当中还显示,纪源资本旗下Entities affiliated with GGV持股11.6%。

海外市场受挫

当年小牛电动上市之际,李宏玮曾表示,真金白银支持小牛,是发现了小牛在海外市场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由此可以看出,小牛电动一直都很重视海外电动两轮车市场的拓展,比其他电动车更早布局海外市场。根据小牛电动2018年上市之际的资料,海外市场是小牛电动重要的战略布局,此时海外销售占比能够达到10%左右。2019年前三季度,小牛电动的海外收入占据了全部收入的17%。当时的张鹏对外表示,在未来预期中,这个比率还将继续上升。

但是,目前小牛的海外市场正在受挫。

10月11日,小牛电动发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的销售数据。第三季度,小牛电动两轮电动车销量达到了39.7万辆,其中,中国市场上销量达39.2万辆。

也就是说,小牛电动在国际市场上销量仅为5967辆,同比下降了11.2%。对此,小牛电动表示,国际市场上销量下滑主要在于欧洲疫情复发以及海运运输上的困难。另据Wind数据显示,小牛2020年海外市场销售额为4.05亿元,受到疫情影响同比下滑6%,两轮电动车销量为2.9万辆。

同时,最新财报数据也显示,小牛电动的营收结构当中,其2021财年第二季度有92.9%的营收是中国市场带来的。而在国际市场,小牛电动车业务的营收仅为0.58亿元,占电动车业务总营收的7.1%。海外战略受挫的小牛电动,不得不将眼光再次聚焦在国内。

下沉市场遭围剿

一直以高端智能两轮电动车产品著称的小牛电动,定价比普通电动车贵2000元以上,有着两轮“特斯拉”的称号。不过,电动车行业也在内卷,如今小牛电动开始降价,拓展下沉市场。2021财年第二季度数据显示,在国际市场中,其平均单车价格为8259元,而去年同期则在上万元。同样,国内市场也如此,其单车价格普遍下降了300元左右。

原本,小牛电动在一二线城市当中建立了高价的定位,从而避开了与爱玛、雅迪的直接“冲突”。但是如今,小牛电动想要往下沉市场发展,又不得不面对这些传统品牌们的围剿。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两轮电动车市场中,小牛、爱玛、雅迪们终有一战,它们终会向对方的领域进军。小牛电动在品牌效应建立之后,需要依靠更多低价车型扩大用户群体。反之,爱玛、雅迪们在稳固下沉市场后,也会开拓更高端的市场。

目前,小牛电动推出的Gova作为小牛电动的第二品牌独立运营,其主打低价市场,主要针对的是三四五线市场。小牛电动也表示,下沉策略更多的是产品的下沉,而不完全是城市的下沉。财报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小牛电动的GOVA G0、F0系列销售占比达到了公司整体销售额的30.4%。

而爱玛、雅迪等前期依靠性价比已迅速占领了市场,这使得在销售渠道上,小牛跟那些将门店开满全国各地的老牌电动车企业不在一个量级。截止到2021年9月底,小牛门店才拓展至2686家,而2020年底,雅迪已拥有1.7万家门店和3000名经销商,爱玛的门店也已经超过了3万家。

并且,营收和净利润方面也相差甚远。2020年,爱玛科技和雅迪的营收体量都在100亿元以上,而小牛电动2020年的营收才上涨至24.44亿元,净利润为1.69亿元。

另外,雅迪、爱玛们又相继推出了高端智能化产品,其定价一般在5000元以上,以吸引年轻客户群体为主。2021年7月,雅迪发布了面向城市高端出行的全新子品牌VFLY,定价从6999-19800元不等。爱玛科技另一子品牌小帕电动也面对年轻群体推出产品,售价从4999到9999元,其高端的新产品A500更是搭载了智能锁、智能交互系统等高科技应用。

如今,以科技著称的小牛电动面对新、老品牌竞争对手的夹击,已经上市3年之久的它,似乎跑得更加吃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