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总监调岗 谷歌Stadia离关门还有多远?
科技

游戏总监调岗 谷歌Stadia离关门还有多远?

2021年09月15日 12:47:23
来源:三易生活

自从谷歌在2019年游戏开发者大会上公布了自家的云游戏业务Stadia后,云游戏这一概念近年来也开始迅速地生根发芽。而对于Stadia,谷歌CEO Sundar Pichai曾无比自豪的宣称,“是为21世纪创造的新一代游戏平台,并将玩游戏和观看游戏融为了一体。”

然而就在两年的时间过去后,Stadia不仅没有改变游戏行业,反而是让这艘大船已经到处漏水了。日前,根据The Verge透露的信息显示,Stadia的游戏总监Jack Buser将被调任至Google Cloud,被成为全球游戏解决方案总监,并且这一任命将在9月13日起生效。

谷歌方面随后表示,“游戏对于谷歌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垂直领域,并且我们在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中都看到巨大的发展势头。Jack Buser的新职位将让我们可以通过云服务、Stadia、Youtube等的产品,向客户展示谷歌最好的地方。”

尽管这一回应堪称是滴水不漏,但在过去的这一年来,Stadia部门发生的事情却指向了一个截然相反的事实,那就是谷歌方面可能对于游戏业务开始有疑虑了。作为曾经的索尼前PlayStaion高管,Jack Buser在Stadia部门负责游戏串流服务,而串流则是整个云游戏业务中最为核心的部分,并且他也是此前推动Stadia引入来自200名开发者约400款游戏战略的推手,因此他的离开很可能就意味着Stadia部门里真正懂游戏的人,又少了一位。

就在Jack Buser调岗前,今年6月,Stadia游戏设计总监Kim Swift从谷歌离职,加入微软Xbox游戏工作室发行团队。据悉,Kim Swift曾在Stadia发行部门工作,负责监督“第二方”项目的设计,且领导过一支致力于实验性质的第一方项目团队。

事实上,Stadia的离职潮始于谷歌在今年春季解散了Stadia Games & Entertainment(SG&E)位于美国洛杉矶和加拿大蒙特利尔的第一方游戏工作室,并宣布不再开发第一方游戏。自此开始,大量的制作者和游戏开发人员相继从谷歌离开。

例如Stadia副总裁兼游戏娱乐主管Jade Raymond,在离开谷歌后开设了一家新的工作室,并致力于为Xbox开发独占游戏。谷歌的Typhoon Studios工作室则在被解散后接过了腾讯的橄榄枝,其核心成员在加拿大蒙特利尔成立了新的工作室Raccoon Logic,从谷歌手中拿回了《狂野星球之旅》这个IP,并获得了腾讯的一笔投资。

有消息显示,谷歌解散第一方游戏团队,是因为打造游戏内容的风险太大、成本太高,并非他们的核心业务。谷歌更愿意去做的,则是将Stadia打造成为一个平台,开发者在这个平台上发布游戏,谷歌则只需收取抽成,就像Steam或Google Play一样。所以一手打造了Android的谷歌放弃打造第一方游戏其实是一个情理之中的选择,毕竟做游戏对于他们来说是一条未知的道路,而做平台却是已经亲身验证过的模式。

但问题在于,Stadia云游戏平台真的有不可代替性吗?事实上,Google Play的成功是建立在苹果iOS主动放弃了相当一部分市场的基础上。但在云游戏领域,却有着类似苹果这一角色的索尼PS Now云游戏,以及微软Xbox云游戏这一个试图横跨PC、主机、移动端,与Stadia同生态位的存在。

在谷歌的设想中,借助自家的YouTube,可以实现让玩家从观看视频到点击Stadia链接,直接从看视频无缝切换到玩游戏,省去购买实体光盘或下载数字拷贝的麻烦。尽管这一设想相当完美,但唯一的不足就是如果相关游戏并没有出现在Stadia的内容库里,那么玩家就只能停留在观看视频的阶段,借助Stadia体验云游戏显然根本就无从谈起。

换句话来说,Stadia想要成功,足够的游戏数量、特别是云原生游戏将是其中非常必要的一环,但放弃自研游戏,指望第三方开发者来承担游戏开发的风险,则无疑是一种很傲慢的想法。在有微软的Xbox云游戏平台,乃至腾讯start云游戏等竞争对手存在的情况下,Stadia并非唯一的选择,甚至于因为受限于目前云游戏对于带宽的超高要求,Stadia至今也没能积累到会让开发者不可忽视的用户数量。

再加上云原生游戏对于第三方开发者来说,是一个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有观点认为,云原生游戏可能需要流媒体和通信技术的继续进步,但也有人认为需要一些独占游戏来证明创新功能。但在新的通信技术暂时还没有到来前,纯粹为云游戏这一模式而设计的游戏,是吸引玩家为之付费的关键所在,但第三方开发者才是投入资源的一方,可毕竟一旦游戏获得了成功,最大的受益者却是云游戏平台。

所以现在Stadia的问题就在这里,第三方开发者希望云游戏平台的运营者能够证明,不想或没有足够预算购买主机、高性能游戏PC,且现有设备性能不允许,但又想玩心仪游戏的这类用户群体数量可观。可谷歌的算盘,却是希望开发者为了一个未知的客户群体去投入重注。

如今伴随着一个又一个游戏行业老兵的离开,Stadia的情况就越来越可能出现当初亚马逊游戏团队同样的问题——外行领导内行。事实上,成功的游戏往往都是艺术、娱乐、技术和高预算的结合体,但圈外人通常都只看到了后两者,并且没有足够经验的人把关的情况下,即使谷歌去“买游戏”,可能都买不到真正的金子。

所以尽管谷歌是第一个在云游戏领域吃螃蟹的巨头,但微软、亚马逊、Facebook这三家同样参与到了云游戏行业的竞争中,并且他们个个麾下都有游戏开发团队。而一旦其他巨头的云原生游戏问世,那么可能就距离谷歌“砍掉”Stadia就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