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汽车芯片经销商哄抬价格被罚:汽车芯片有市无价 芯片造假愈演愈烈
科技

三家汽车芯片经销商哄抬价格被罚:汽车芯片有市无价 芯片造假愈演愈烈

2021年09月14日 17:51:2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左茂轩 北京报道

近日,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发布了一则“关于依法对三家汽车芯片经销企业哄抬价格行为作出行政处罚”的公告,上海锲特电子有限公司、上海诚胜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誉畅科技有限公司三家企业,因哄抬汽车芯片价格行为被共处250万元人民币罚款。

市场监管总局表示,经查,上海锲特、上海诚胜、深圳誉畅3家经销企业大幅加价销售部分汽车芯片,如进价不到10元的芯片,以400多元的高价销售,涨幅达40倍。

“何止是10元卖到400元,意法半导体的9369芯片已经炒到4000多元。”9月13日,博世中国执行副总裁徐大全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8月初,市场监管总局就已经发布通知,针对汽车芯片市场哄抬炒作、价格高企等突出问题,市场监管总局将根据价格监测和举报线索,对涉嫌哄抬价格的汽车芯片经销企业立案调查。

汽车行业“芯片荒”,从去年年底开始暴发,今年以来由于海外疫情以及地震、火灾等,汽车芯片的缺口越来越大。而汽车市场的需求仍然十分旺盛,今年5月以来,车企大面积地出现了产量跟不上销量的情况。

在芯片产能无法补上缺口的情况下,一“芯”难求的状况仍然没有出现变化,今年四季度也难见起色。

01 流通环节芯片资源一抢而空

为了应对全行业的“芯片荒”,车企早已开始自救。

“芯片危机之下,主机厂能做的事情其实很少。我们的采购部门从去年年底就开始四处找芯片,但现在扫货已经越来越难。”一位车企高层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一汽-大众销售公司总经理郭永锋在今年成都车展上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芯片荒”导致一汽-大众连续5个月产能受到影响,甚至有单月对产能的影响超过50%,找芯片成为他和一汽-大众总经理潘占福上半年的头等大事。

事实上,就汽车产业链而言,芯片原来是二、三级甚至是四级供应商,一般不由车企直接采购,车企采购的主要是博世、大陆等一级零部件供应商提供的ECU(电子控制单元)。但是,由于芯片的短缺,不少车企开始直接去芯片流通市场“扫货”,再交给一级供应商生产。

近半年,每当车企高层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都表示正在千方百计地竭尽全力四处搜寻高价芯片。一位车企高层曾经满是无奈地对记者坦言,即便价格上涨十几倍,大家也都抢着要。

“我们行业所有的老总全都在上海,对芯片着急的要命。”9月4日,东风汽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竺延风在第十七届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上表示。

从近几个月的汽车产业产销数据来看,大众、丰田、本田、日产等跨国车企的合资公司以及奔驰、奥迪、宝马等合资车企的产量大幅下滑。目前,市面上畅销的车型的提车等待时间都至少在一两个月以上,有的甚至需要等待半年。

不过,整体而言,得益于更加灵活有效的采购体系,自主品牌在流通环节扫到了更多的芯片。

“合资公司纳入全球采购体系中,采用的是稳定的、长期的采购协议,所以在芯片供应紧张的情况下,基本上外资车企也就只能停产了,而自主企业机制更灵活,千方百计地用自己的方法去找芯片,保证自己的生产。”9月10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李邵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过,李邵华也对行业发出预警,由于前8个月在流通环节资源的争抢,现在很多芯片资源在流通环节已经枯竭,而上游供给恢复的能力还没有形成,芯片短缺也出现从前期的MCU芯片短缺,向其他类型芯片蔓延的情况。

“自主品牌之前抢到的芯片可能多一些,但下半年有可能就抢不到了。”9月10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总工程师许海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不过,由于8月初马来西亚疫情引发的连锁反应,汽车芯片短缺的情况在接下来几个月会更加紧张。

“现在家家来催货,天天喝酒一起排忧,影响之大无以复加,9月依然十分严峻,后续几个月的订单也远远超出可能的芯片供应。”徐大全说。

在有价无市的行业大背景下,也出现了芯片经销商借机哄抬物价谋取利润的行为。

芯片价格一涨再涨,乱象丛生。有汽车零部件企业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现货市场上很多芯片的价格都已经翻了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一方面产能不够,另一方面流通领域囤积居奇。

事实上,汽车芯片经销商大幅加价的行为,不仅不能增加产品供应,缓解供需矛盾,反而制造紧张情绪,致使零配件制造商、车企等各环节恐慌性备货,进一步加剧供需失衡,推动价格过快、过高上涨,扰乱了市场价格秩序。

无论是工信部、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还是整车、零部件等产业链企业,都希望尽力解决芯片价格无端上涨的乱象。

市场监管总局表示,下一步,将继续密切关注芯片领域价格秩序,强化价格监测,严厉打击囤积居奇、哄抬价格等违法行为,维护良好市场秩序。

博世方面也表示将不再接收车企通过黑市扫到的芯片。“近期,已经通知客户市场黑市扫到的货,博世不再接收,期待堵住这条扰乱市场之路。”徐大全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02 “假芯片”开始流通

“以前一直不知道,芯片都有造假的。”郭永锋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在汽车芯片短缺难以缓解的情况下,除了涨价牟利之外,已经出现假芯片流通的情况。这将对品质产生严重影响,损害企业及消费者的利益。

由于全行业都在四处寻找芯片,而流通环节的存货有限。有企业会采购到不明货源的芯片,直到生产时,才发现这些芯片有的竟然是“假芯片”。

有行业人士告诉记者,“假芯片”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从电子垃圾中回收芯片,然后进行处理重新包装,二次加工后流向市场,另一种则是将报废的残次品、不合格产品以次充好出售。

“刚开始是包装造假,现在是芯片上打印的标签都磨了从新打印,看起来一摸一样,只是没有功能。”徐大全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一旦使用“假芯片”流入供应链,造成零部件的不合格,汽车无法正常运行,很可能会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甚至有可能危及用户的生命安全。因此,各方都应保持警惕。

而要遏制“假芯片”的流通,根本需要尽快缓解当前汽车芯片供应的压力。

当前,汽车芯片短缺仍然十分严重。

“接下来几个月仍然会出现较大的供应链动荡。”在9月初进行的2021慕尼黑国际车展期间,博世集团董事会主席沃尔克马尔·邓纳尔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但我们预计芯片短缺会逐渐缓解,可能2022年逐渐解决。”

不过,戴姆勒、宝马、大众、福特、雷诺等公司的部分公司高管也在慕尼黑车展上纷纷表示,全球半导体短缺问题在2022年可能会持续存在,而且可能要到2023年才能解决。此外,随着智能汽车以及电动汽车的普及,汽车行业对芯片的需求也将进一步提升,芯片短缺或将进一步加剧。

9月13日,国新办举行“推进制造强国网络强国建设 助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发布会,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田玉龙就汽车行业芯片供应短缺问题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将加强协调力度,加强供应链精准对接,使汽车芯片能够在供给能力上全面提升,使汽车行业平稳健康发展。

工信部和有关部门组建了汽车半导体推广应用工作组,以专门协调机制来解决当前的供需矛盾突出问题。充分发挥地方政府、汽车整车企业和芯片制造企业,加强他们的对接,使他们在供需上进一步地精准,来缓解或者尽可能减少对汽车业发展的影响,提高我们的供给能力。

特别是针对当前一些特定的芯片生产供应极度短缺问题,工信部组织行业协会和企业加强联系,推动一些国内特别是国外的企业复工复产,尽可能地保障一些特定芯片的供应。同时,采取一些措施加快推动替代方案,通过简化审批程序、简化流程加快审批,使替代芯片尽快地推广应用。

“要积极扶持芯片制造企业加快提升供给能力,加快替代方案投入运行使用,优化整个产业链布局,使芯片供给能力从长远期来看形成稳定供给,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田玉龙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