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无可卷的手机厂商 开始拼屏下摄像头了
科技

卷无可卷的手机厂商 开始拼屏下摄像头了

2021年08月01日 07:51:28
来源:36氪

屏下摄像头的概念热了两年,到现在真正实现量产的还是只有一家。

7月27日,中兴手机发布了第二代的屏下摄像头手机Axon 30。这款机型吸取了上一代的教训,在技术、芯片、像素等几方面做了大刀阔斧的调整,成像效果相比上一代有了相应的提升。

但很快,屏下摄像头的比拼将不会那么孤独。有消息称,接下来OPPO、小米、三星。荣耀都会有搭载屏下摄像头技术的机型推出,包括小米MIX 4、三星Galaxy Z Fold3等。

在此之前,屏下摄像头一直是褒贬不一的创新方向。一方面,前置摄像头的存在确实造成了一定遮挡的问题,不管学习、玩游戏、导航还是看视频,全面屏肯定是更舒适的体验。

但某种程度上说,全面屏或许并不是一个感知力很强的卖点——要忽略前置摄像头的遮挡不难,但为了所谓的全面屏体验,却需要去牺牲前置摄像头的拍摄效果,对于厂商来说,还需要为了这个小小的区域,去堆更多的料,产生更高的成本。

在此之前,手机厂商尝试过很多种的全面屏折中方案。比如水滴屏、刘海屏、挖孔屏等等,或者各种“自欺欺人”式的升降式摄像头,以及调整屏占比的方式让屏更接近于 “全面”。不过这些或许都是差强人意的实践,并非真正的全面屏,有些反而还衍生了结构性的问题。

接下来,卷无可卷的手机厂商终于步调一致,屏下摄像头的军备竞赛要开始了。

拦在屏下摄像面前的大山

屏下摄像头的困难是,显示与拍摄存在天然的矛盾。

屏下区域在不拍照的时候需要保持正常显示,而到了拍照的时候,这个区域就需要恢复透明。“你要拍摄越好看像素就要越高,但像素越高透光性就下来了,怎么在中间找到平衡,是很困难的”,中兴通讯副总裁张雷在接受36氪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

为了这个小小区域的完美,手机厂商以及上游的供应商花费了很多精力,去消解掉这块屏幕对于拍摄效果的影响。

进光量不足的问题用堆料就可以解决。在正常光线的情况下,屏幕的透光率足够,要重点功突破的场景,一个是偏暗的场景,另外一个是背部有点光源或者面光源的情况,这些都会导致拍摄时进光量不足或者不均匀。据张雷介绍,为了增加感光量,中兴这次选择更大像素的前置摄像头,以及比上一代更透明的材质。

这些还不够。进光量充足,经过屏幕也会发生折射,拍摄效果会出现雾化、眩光的情况。而这些很难靠改变硬件去调整,需要厂商动用了各种各样的算法去抵消。

Axon30

Axon30

还有很多问题是在使用过程中暴露出来的。屏下摄像头机型当中,屏幕被分为常规显示区和屏下显示区,而经过长时间使用/高温环境使用,两个区域屏幕衰减度会出现不一样的衰减速度,这也将导致区域之间的色差明显。张雷表示,中兴此次也和芯片厂家增加了智能像素增强的算法,在不同的温度、使用时长下对两个区域做补偿,保证在色彩、亮度上的一致。

整体来看,目前屏下技术大致是两个方向,中兴的两款手机选择的是直屏的屏下摄像头方案,小米在内的其他厂商则探索的是曲面屏的方案。

后者是更难的方案。柔性曲面屏和直屏的差别在最底层,直屏采用的是基板玻璃,柔性曲面屏需要弯折,用的是PI的基材。PI基材的透光性比基板玻璃更弱,而且会导致照片发黄,画质损失,这意味着采用曲面屏的厂商,后续还需要在此继续做更多关于发黄的算法补偿。

为了达到提高拍摄功能,手机厂商从材料、像素和算法等方面着手改进,这也拉高了整体的成本。

以中兴为例,去年中兴第一款屏下摄像头机型Axon 20售价不过2200元,其中整块屏幕的成本就接近总成本的一半。据36氪了解,今年Axon30的方案整体的成本比去年高得多。这背后当然也叠加了缺芯的影响,但主要还是因为,屏下摄像头的整体的量产还没有到完全成熟的阶段,后续如果其他手机厂商应用,早期还会是旗舰手机的专属。

但好消息是,产业链整体的良率已经在提升当中。中兴的方案来自维信诺,张雷表示,去年中兴在做Axon 20的时候,量产过程中就出现了大量问题,良率一开始只有5%,但不到一年的时间良率已经能到90%以上。后续如果主流厂商能把整体的出货量带起来,降低成本是意料之内的。

屏下摄像头的代价

不过,在屏下摄像头在真正达到和普通挖孔屏一样的拍摄效果之前,主流机型应用这种配置也存在一定风险的。尤其是在手机厂商都在拼拍摄能力的时候,屏下摄像头机型无疑是自断双臂,过滤掉了一部分关注拍照的用户需求。

其次,目前的屏下摄像头只解决了拍照的问题,拍摄还没有完善。相比屏下拍照,屏下拍视频才是难度更大的问题所在。

另外,屏下摄像头的存在在当下也反过来限制了屏幕表现。从去年开始,很多旗舰机型已经上了2K的显示效果,而目前屏下摄像头暂时只能达到1080p的显示,距离挖孔屏的方案的屏幕显示还有一定的追赶距离。如果屏下摄像头会是接下来旗舰手机的卖点之一,那屏幕也是不可缺位的。

现在的屏下摄像头方案也还没有做到真正的“隐身”。以现在量产速度最快的维信诺为例,方案是把屏幕分成了上下两部分,在需要露出摄像头的部分采用了透明导电层等新型材料,其他部分则是原来的结构。这种拼贴式的结构也制造了一定的“纱窗效应”,在亮度不足的环境还是可以看到一小块方形的变色区域,熄屏的时候下倾斜屏幕也可以看到这片纱窗。就算量产了两代机型的中兴,这一问题也未能完全解决。

这种情况下,屏下的摄像头似乎不是隐身,而是以另一种方式存在。vivo和魅族此前提交的专利也是这种拼贴结构的思路。小米此前发布的专利则尝试用像素排布的方式解决问题,屏幕更加一体化,让光线从子像素的间隙区域透过。不过这些设想能不能落地,还要看小米后续的机型应用。

总而言之,在解决好显示功能和拍摄功能之前,屏下摄像头的创新是有代价的。而如果这些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屏下摄像或许和折叠屏一样,都还算不上是一款真正意义上的大众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