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互联网 郑州会怎样?
科技

没有互联网 郑州会怎样?

2021年07月22日 12:20:06
来源:燃财经

燃财经原创

作者 | 邓双琳 谢中秀 郭一梦 闫俊文 赵晨希 朱晓宇 曹 杨

郑州的这场大雨,牵动着所有人的心。在各种刷屏文章中,有两个文档的价值逐渐被认知,一个是出自知乎的《暴雨自救手册》,浏览量达到3000多万次,被央视新闻转载后,帮到了不少人;另一个是出自腾讯文档的《待救援人员信息》,这是民间救援组织进行救援信息收集的在线表格。截止目前,它已有250多万次访问量,创下了产品单个文档的访问量纪录。

《暴雨自救手册》的答主甄昊元是哈尔滨人,看到郑州暴雨成灾的新闻,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我不是专业的救援人员,我能做的就是写点什么,把自己知道的,可能有用的知识散发出去,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7月20日下午2-3点钟,甄昊元开始收集资料,紧急编写了一个《暴雨自救手册》,比如在户外、社区自救、居家自救、企事业单位自救、公共预警和准备等等的信息。下午4-5点,他把内容发布在知乎上。

“陆续收到很多知友的转发、评论,大家都评论区不断的补充信息,有错漏的我也和大家一起讨论、修正。很快,我的这条回答被知友和用户顶上了问题和专题的上面,越来越多只有加入了讨论,还有很多河南灾区的人们也加入进来,一起分享信息。”甄昊元说,“能够让跟多人看到,帮助到河南的老百姓,我就非常高兴和欣慰了。除了如何自救,我们还需要很多救灾、灾情原因、防疫措施、灾后建筑物、土壤分析等等专业领域的知识普及,更重要的是,除了关注城市以外,我们还要关注到受灾的乡村等更基层的情况。”

腾讯官微推送的《一个救命文档的24小时 》今天一早刷屏了,文中提到的文档就是《待救援人员信息》,根据留言信息,文档的创建者Manto是从河南走出去的大学生,她和同校的同学,在朋友圈发布想为家乡做的事后,有30多名同学一起参与起来。大家用在线文档分工整理。待信息充足后,有部分同学开始核实救援信息,有同学联系被困和救援人员。后来参与编辑,维护文档的人越来越多。她说:谢谢各位,天佑河南!

勺子是其中一个参与者。他是北京应急总队下属东区青年志愿者救援队的志愿者,曾经参加过721北京特大暴雨、汶川地震、雅安地震、云南鲁甸地震等救援工作。

“当时我的主要工作内容包括收集灾难信息、落实可以在郑州本地实施救援的队伍和民间志愿团队等。我用的信息搜集、整理文档就是开头提到的《待救援人员信息》,后来文档又规范、扩展成了《待救援人员信息+漏电位置提醒+救援队信息》。”勺子说,从《待救援人员信息》文档也可以看到,目前还有很多人需要救援。而相关的救援工作也还在继续。

这场大雨是郑州有气象记录以来的历史极值。一个小时的平均降雨量达到200毫米,换句话说,如同一个小时内将150个西湖倒入郑州,这场容纳千万人口的中原城市,顷刻之间便被滂沱积水淹没。

在雨水涌入地铁、没过汽车之前,大多数人都不会想到,这场暴雨竟是如此严重的一场天灾。7月20日下午,太多人低估了这场雨水的威力,如同往常一样冒雨下班回家,导致被困在洪水之中无法前行。

“没水没电还好,最慌的是没网。”多位郑州人告诉燃财经,只有能上网,能跟外界联系,心里就不会慌。

那些我们平时习以为常的APP,在救灾时快速发挥了关键作用。灾难开始时,被围困在地铁、车站、社区、村落的人们,第一时间通过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发布了求救信号。在这场灾难中,搭建暴雨互助、灾情防范等信息传播通道尤为关键,在意识到灾情的严重性后,一些科技互联网平台迅速行动起来。

比如,主流的移动内容分发平台均通过自身平台发布了相关互助产品,从而保证救助信息的及时传播与响应,物流、供应链平台保障了物资运输的及时和安全,而社区团购、本地生活等业务,则迅速保障了本地的物资供应。

与这些相比,捐款反而没有多少人关注了。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接近30家互联网公司已通过各种渠道捐赠超过14亿。

互联网在这次郑州暴雨灾害中发挥了哪些作用,我们找到了六位亲历者,在平时,互联网平台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平常的社交软件或者工具,但在灾害之下,却成了他们重要的帮助和慰藉。天灾之下,人人有情,就连冰冷的互联网,也开始有了温度。

没有互联网 郑州会怎样?

“救命文档”让救援工作得开展更顺利

勺子丨38岁 公关人

7月21日晚上,朋友圈一篇《一个救命文档的24小时》的文章刷屏,里面写道,在郑州特大暴雨救灾期间,有一份《待救援人员信息》的在线文档被访问了250多万次、更新了270多版,是腾讯文档单个文档的访问量纪录。

我就是其中一个参与者。我是北京一家公关公司的职员,同时也是北京应急总队下属东区青年志愿者救援队的志愿者,曾经参加过721北京特大暴雨、汶川地震、雅安地震、云南鲁甸地震等救援工作。

7月19日(周一)我从北京前往郑州出差,准备周末在郑州进行的试驾活动。但到郑州的第二天(7月20日)中午,降雨突然凶猛了起来。因为曾经参与过721北京特大暴雨的救灾工作,所以我们救援圈子也对这种不寻常的降雨产生了警觉,开始逐一监控通报各方降雨量情况,研判是否会出现不可控现象。到了下午两三点,瞬时雨量增多,地面积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个小时就行地面升高了60-80厘米,淹没了车轮,我们立即做出判断:危险。

来源 / 受访者 燃财经截图

来源 / 受访者 燃财经截图

于是我也暂停了手头的工作,加入救援。当时我的主要工作内容包括收集灾难信息、落实可以在郑州本地实施救援的队伍和民间志愿团队等。我用的信息搜集、整理文档就是开头提到的《待救援人员信息》,后来文档又规范、扩展成了《待救援人员信息+漏电位置提醒+救援队信息》。

相比于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的救援,主要靠嘴去问、靠脚去找,互联网真的为这次救援提供了很多便利。比如很多受灾人员在网络还好的情况下,通过微博、朋友圈等多个平台发出了求救信息,这方便了救援人员从更多渠道获得受灾情况;同时,使用在线文档也可以更好地实时更新、共享信息,安排救援工作。

7月21日早上六点,我所在的东区青年志愿者救援队也遣了两辆车、八个人从北京前来郑州开展救援。现在我们除了收集、整理信息,以及协调物资运输及分配之外,还有了专业的人和装备,可以进行蛙人水下搜救,研判生命迹象,优先解救被困人员。

从《待救援人员信息》文档也可以看到,目前还有很多人需要救援。而我们的救援工作也还在继续。身处郑州,我也遭遇了断水、断电、断粮,以及网络不稳定的情况,但多次救援经验,以及救援志愿者的身份让我保持镇定,并努力地去做更多事情。

天灾之下,也有人情,希望灾情能早日过去。

暴雨过后,高德地图让我顺利回家

筱筱 | 30岁 银行员工

昨天手机叮咚叮咚发来几条消息,还没来得及点开,就听到外面哗哗的下起了雨。起初以为是普通的雨,我也没多想,只想赶紧把手里的工作完成,快点回家陪刚出生几个月的宝宝。

还没等我回到工位,领导就走出办公室通知我们,为了安全考虑,家离得比较远的同事先别回家了,新闻已经发布安全预警了,可以安排大家在公司住一晚。

当时我想都没想,赶紧给家里的父母打电话,第一遍电话还打得通,问了问宝宝和父母的情况,我稍微放心了些。老公和我的状况一样,都在公司过夜。后面几个小时,雨越下越大,公司楼下的水也快没过了腰,是彻底没有办法回家了。

我再次给家里打电话,这次根本没有办法接通,连微信的视频通话也没接通过。我慌了神,打给老公,可能是因为都在公司的缘故,信号还是可以的,但此刻的我已经无心工作。就这样,我和身边的同事这一晚上基本无眠。

没有互联网 郑州会怎样?

等到早上,洪水已经褪去的差不多了,我和老公时刻关注着网上的新闻,关注着郑州哪里交通开始恢复,能尽快回到家。

我打开了各种地图APP,发现高德地图能够显示哪里有积水,哪里交通还在处于封闭状态,我立刻踏上了回家的路。

平常半小时的回家路程,我开了一个小时,路上看到还有没褪去淹过半个汽车的低洼地区的洪水,还有这洪水褪去后的泥泞,我不敢怠慢,就怕下一刻大雨又倾盆而下。

回到家,宝宝安然的还在熟睡,我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下了。平常用高德导航,只觉得它是一个冷冰冰的工具,直到今天我才感受到,原来工具也是可以有温度的。

微博寻人,让我找到失联24小时的哥哥

汤圆 | 大学生 22岁

我是河南周口人,哥哥在郑州黄河科研所工作。7月20日,我们本来以为只是一场普通的暴雨,并没有过多关心。直到当天下午,我发现亲人朋友们在朋友圈发暴雨的照片,洪水很猛,我从未经历过,当时还有一点好奇和忐忑,但并未想到天灾会和自己的亲人联系在一起。

7月20日下午5点半,我爸和我哥最后一次联系。那时候我哥刚下班,准备回家,我哥跟我爸说,“正在回,演( 淹 )到大腿”,并说,“应该回不去了,找个地方住。”从那之后便联系不上了。

我推测,我哥和应该和女朋友在一起,但是具体位置不知道。今天( 7月21日 )家里人都在报平安,只有我哥哥联系不上,所以只好发微博求助。

来源 / 微博 燃财经截图

来源 / 微博 燃财经截图

7月21日下午3点半,我带着“河南暴雨互助超话”的话题在微博发了寻人信息,“昨天下午5点半,金水路黄科院门前是最后联系的地方。”

我的微博是在2015年注册的,目前只有6个粉丝,我一开始几乎没抱什么太大的期待。我以前都是用微博来追星,我喜欢时代少年团的贺峻霖,所以我的微博都是发一些平时不会在朋友圈发的日常,比如转发贺峻霖的语录或者应援活动,点赞评论几乎为零。

我没想到一下午,这条微博的阅读量就达到6.5万,许多陌生的网友给我评论“UP( 顶 )”,增加我这条微博的权重,制造话题和热度。在还没意识到这是一场洪涝灾害的时候,我就看到我平常@的大粉已经放弃帮贺峻霖做数据,改为转发救人帖子,真的很感谢很感动。还有不知名的救援队从微博上看到我的求助,给我发信息,确认失联人员姓名和地点,并帮助寻找。

7月21日下午7时,在失联超过24小时之后,我哥恢复了跟家里的联络,报了平安。随后,我删除了寻人求助的帖子,发了感谢微博。虽然现在抖音快手比较火,用户也比微博多,但个人感觉,相较于抖音和快手,微博的严肃性要强一些,在公众议题传播上,还是占有优势的。

感谢微博,能够在紧急时刻让大家看到我这个“小透明”的救助信息,让我知道,原来“小透明”的求救也是有人在关注的。

通过朋友圈找到了靠谱的募捐渠道

韦韦 | 上海 家庭主妇

我是一位家庭主妇,我一直在国内一个有爱心有责任的妈妈群体中,我们经常会组织一些爱心活动,力所能及帮助能帮助到的人。

我是20号晚上在视频号和朋友圈看到的汛情,当时觉得已经很严重了,但也不知道具体能做些什么。

21号上午,关于汛情的信息越来越多,我当时就下决心,必须要做些什么了。恰好公司业务的关系,仓库里有一批谷物粥。于是我在我们社群里呼吁,原本十几块钱一罐的谷物粥,每人只要捐一毛钱,便可以为郑州捐赠一碗谷物粥。令我没想到的是,我们社群里的妈妈们,一呼百应,争前恐后的捐赠,有的妈妈甚至下单了几百份甚至上千份。很快,一万多罐的谷物粥便成了我们捐赠的物资。

其实我在做这件事情之前考虑的不仅仅是灾民,很大一部分是抢险救灾的救援者,并不是说受灾的群众不重要,只是我觉得郑州市的水退了、水电正常了,灾民生活还是可以自给自足的。但是这些救援者还是要继续奔赴其他受灾地区,很多灾难发生的时候,往往都是这群最需要关心的人却被忽视了。他们也是最普通的民众,但是每到危急时刻,他们的责任心是普通人完全想象不出来的。所以我想让救援者也得到保障。

但真正操作起来却并不如想象中简单,“怎么把物资准确、快捷、点对点地送到需要的地方,送到最急需的地方呢?”

21号上午,我就已经在找可以直接把物资送到灾区的车,比如一些物流公司的车,但了解了一圈之后发现,并没有专门的爱心绿色通道,即使是公司内部有这样的制度,但也还没有启动。到了21号下午,很多慈善机构的捐款方式开始在网上铺天盖地的宣传,但了解得越多,我就觉得越复杂,安全感也越来越低。我心里一直在想,“我这些东西能不能一点一线直接捐到灾区呢?”

我想起了微信朋友圈里刚好有几位正在郑州灾区的好友,从这几位好友中,选择了一位靠谱的S先生,通过S先生一步一步的帮忙与联系,我们直接对接到了郑州市中原区的政协人员。政协的工作人员和我们说,考虑灾区目前的情况,泄洪抢险和安置灾民是更为急需的工作,而且内部交通压力比较大,所以民间的物资如果都是通过自己进入灾区的话,也不利于救援队员们施救。目前,物资和接收方已经完全对接好了,我们也会安排人员全程跟进物资的运输情况。

我只想贡献自己的一份微小力量,并希望我和其他有爱心的妈妈们的这份力量能够真正的用到实处,好在有朋友圈,毕竟这是一个熟人的圈层,能够让我充分相信,也方便我们更直接将这份爱心送到真正有需要的人手中。

感谢外卖小哥救了我家猫狗一命

倩倩 | 29岁 工程项目负责人

我从没想到,我处于平原的家乡,能够发生如此重大的洪涝灾害。

7月20日晚上6点多,我还在广西出差,就看到大家在微信群里说,“郑州发大水了”。不过当时的情况并没有太严重,可能只是路上有一些积水,大家还在群里说,“问题不大,可能不到两个小时水就耗完了。”我当时还跟朋友打趣,说“幸亏我走了,不然下班又要多刷一双鞋。”

结果,我们互相打趣还不到一个小时,大水就已经漫过来了。第一个通知我消息的是远在农村的爸妈,他们给我打电话说水已经齐腰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还让我暂时先不要回来,我赶紧让他们去附近的派出所避难,其它事情都等之后再说。

虽然我的爸妈安排好了,但是我养的猫和狗还在家里呢,而且我的房子在二楼,感觉随时要被洪水淹没,我必须找人帮助它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没有互联网 郑州会怎样?

我有一猫,一只狗,猫养了3年,那条哈士奇大傻狗我也养了快5年,这几年它们就像家人一样陪伴我,无论什么情况下我都不能放弃它们。但是我的爸妈自己都自顾不暇了,根本不能让他们去接“毛孩子们”,几个要好的朋友都被困在市区,实在无法张开这个口。

想来想去,只有让外卖小哥帮我转移了。毕竟我出差的这些天,都是在网上下单,让外卖小哥帮我去喂粮、铲屎和遛狗,每次支付100块钱,合作还算愉快。我们家的门房是密码锁,可以远程制定一次性密码,家里又有无死角监控,也比较安全。

我担心的是,洪水当前大家都光顾着逃命,怕没人接单,猫和狗也会被困住。不过好在我下单的时间比较早,洪水没有太严重,我打开了饿了么下单之后还有人来接单。小哥接单之后不到30分钟就赶过来了。通过监控我就看到他一手提着猫包,一手牵着哈士奇往外走。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我忍不住哭了,终于解决毛孩子们的安全问题了。

之后外卖小哥还在微信上跟我说,狗太重了实在抱不动,就把狗绳拴在腰上,让它自己跟在后面游,所以狗子有点脏。这让我有点哭笑不得,这个时候谁会在乎狗子脏不脏呢。

猫和狗暂时没地方住,也是先住外卖小哥家里的。直到今天我依旧没回家,因为公司的合作项目还没有谈完。

不过爸妈平安,猫和狗也都安全转移,我也就放心了。回去以后,我一定要多多酬谢一下外卖小哥,感谢善良、勇敢的他,也感谢外卖平台,能够让无助的我找到救援猫狗的办法。希望河南、郑州都能挺过去,大家顺遂平安。

孤立无援、内心绝望时,微信给予我慰藉

刘韵诗丨26岁 电视编导

没有想到,因为生理期身体不适,动不了身,反而救了我一命。

我是一名电视编导,这个职业和我的播音主持专业基本对口。大学毕业后,我就分配到郑州某电台工作。毕业三年,工作稳定,在家里的资助下,我在郑州全款买了一套房。因为父母身在南方,我又是单身,所以,这些年我一直是独居生活,一个人处理生活、工作中的各种杂事,也养成了我坚强的性格。

7月20日,郑州遭遇特大暴雨,这一天正好是我的生理期,因为身体极度不舒服,一大早我就和单位请假一天,在家休养。中午我在美团APP上点了午餐,在家躺着,外面大雨一直下不停,丝毫没有变小的迹象。

到了下午,我本来打算出门,去超市买一些生活用品,但我发现朋友圈、微信各种群消息一直闪个不停。因为我本身是一个媒体人,信息获取渠道除了新闻报道,更多来自同行、朋友,很多消息都是身边一手的。我刷了一下朋友圈,全部是关于郑州特大暴雨的消息,有人被困在地铁,水已经淹至胸部,有人被困在车中向外界求救,我察觉到情况不对,立刻打消了出门的念头。

果然,事情发展开始失控。到了傍晚,各种群消息全部是关于郑州特大暴雨的视频,部分新闻媒体也开始关注报道。我父母看到新闻提示,十分担忧,急切地通过微信语音视频联系到我,看到我在家中安全,并没有外出,才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到了晚上,我的手机信号突然变弱,微信在信号弱的时候基本上还能正常使用,它成为我唯一能顺畅使用并能与外界沟通的APP。

大约九、十点,我看到朋友圈有人在发一些人在地铁里遇难的视频,我一个人在家十分害怕。到了深夜,可能是大水把变压器淹了,小区停电了,紧接着小区的水也停了。

黑暗中,回想起看到的视频里的各种惨状,我再也支撑不住了,在家哭了起来。但我没有给家里人打电话,比起在外面受困的人,我幸运多了,我没有理由再去给父母、身边的朋友徒添麻烦。凌晨一点半,我家所在的小区、小区的地下室全部都被淹了,在我十分无助害怕的时候,单位一位平时很照顾我的魏姐,给我打来了微信语音。

魏姐安慰我,她做了十几年新闻,对郑州历史和地形非常了解,要相信这次灾难一定能挺过去。听着魏姐的安慰,我的心才稍微放松了一些。7月21号白天,郑州的雨稍微停了,由于微信不怎么耗电,靠着两个安卓手机接力,我挺到了下午。第二天比第一天状况好多了,在小区业主们的共同促成下,我们建了一个互助群。

没有互联网 郑州会怎样?

因为很多外卖APP已不能送餐了,我们靠着邻里之间的食物储备,互相帮助。只要在互助群里求助,有零食的就送零食,有饮用水的就送水。21号我一天中吃到的唯一一餐就来自邻居,邻居趟着水,来到我的单元楼给我送食物,不但有各种馅的饺子,还送了热热的饺子汤,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一顿饺子。

吃饱饭后,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北三环高架桥上,武警官兵的车一辆接着一辆开过,这几天的经历和看到的灾害景象像电影一样,一帧一帧地在脑海中闪过。我一个人生活,遇到这样百年难遇的灾情,说不怕是假的,但还好有微信,能够在我一个人最孤立无援的时候给予我安慰,电子产品和互联网并不是冰冷的,它在我最无助的时候,送给了我最温暖的守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