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WWDC开发者大会背后的阴影:苹果与开发者关系紧张
科技

苹果WWDC开发者大会背后的阴影:苹果与开发者关系紧张

2021年06月10日 17:50:56
来源:智东西

编译 | 杨畅

编辑 | 李水青

智东西6月10日消息,前天,苹果年度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 2021)在线上举办,此时,正值其成立以来与开发者关系最紧张的时刻之一。

就在大会前夕,著名游戏公司Epic状告苹果案件刚刚完成庭审。苹果收取的高达30%的“苹果税”让许多开发者怨声载道,作为代表,Epic则公开叫板。关于本案,法官将在几个月后作出裁决。

而在这场庭审过程中,库克等方陈述的证词更让许多开发者感觉到,苹果将iPhone的成功全部归功于自身,而与开发者无关,引起很多开发者的不满情绪。

在本届WWDC召开前,有分析师认为,新款MacBook Pro的发布将会使得开发者更多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新产品上,缓和开发者与苹果的关系。

但显然,预期中的新硬件并未出现……

来自美国The Verge的分析师Sean Hollister对当下苹果与开发者的关系进行了深度解读,我们将原文编译整理如下:

一、库克:苹果正创造App Store的全部商业价值

当下,苹果与著名游戏公司Epic的诉讼中看似占据优势地位,但苹果的声誉却受到影响。并且,有证据表明苹果并没有像宣称的那样“对所有开发者一视同仁”——苹果与亚马逊、Hulu等大公司达成了特殊交易,并做出专横、残酷的决议,排挤竞争对手并垄断用户。

开发者已经知道或者怀疑这些事情很多年了,最开始网上的反应似乎很平静。毕竟到目前为止,这已经是苹果处于反垄断监管下,仍旧基本上毫发无损的第三年了。保罗·哈达德(Paul Haddad)曾在2021年5月6日的推特上表示苹果对每个开发者一视同仁。

但在Epic案件审判期间,关注苹果的分析师从苹果的证词中听到了一些说法,即使是虔诚的开发人员也无法忽视:苹果的观点展现出的立场是,iPhone的成功完全得益于苹果公司自身,而非开发人员。

这令一些开发者非常不开心。因此,如果本届WWDC如果会发布一款新的MacBook Pro,那么开发者们的关注点就可能从App Store是否公平这一难题上转移开。

苹果AirPower复活?iPad Pro支持反向无线充,化身大号“充电板”

从推特上看,5月11日,有开发者已经注意到苹果的证词语气非常强硬。

在5月21日,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明确表示了苹果的立场:“我认为是我们苹果正在创造App Store的全部商业价值。”库克这样回答了负责Epic诉苹果垄断案的罗杰斯法官,当其质疑苹果不一定能包揽所有留住用户的功劳时,库克还坚称,无论法庭上做出何种判决,苹果都会得到应有的报酬。他告诉法官:“如果替代app支付机制成为现实,苹果将不得不想出另一种方式来收取佣金。”

我们在过去看到苹果的寻租行为:还记得它迫使Hey、WordPress还有其他工具在其免费app中添加应用内购(in-app purchases),这是很多开发者都不敢说出来的事情。“这些应用没有提供应用内购——因此,在过去八年里,它们没有为App Store贡献任何收入。”苹果这样告诉Hey的开发商Basecamp,表示出好像支付佣金是Basecamp能给iPhone带来的唯一价值。

尼克·希尔也表示:“如果你之前认为苹果是一家垄断的巨头企业,会抓住一切可能榨取资金,那么苹果高管的证词确实证实了这一点。即使你对苹果的商业模式感到满意,库克的冷漠言论也一定动摇了这种信心。”

二、开发者:苹果仅是生态系统中一环

上周三,当苹果发布被同行称为“吹捧自身服务”的博客内容时,著名iOS开发者马科·阿门特(Marco Arment)表示他已经不能容忍了。

阿门特在一篇题为《开发者关系》的新博文中写道:“苹果对开发者洗脑,使开发者认为需要讨好苹果。但要知道的是,开发者给苹果的平台带来了数十美亿元的价值。苹果的这种行为不仅贪婪、吝啬,在道德上应该受到谴责,更是对开发者深深的侮辱。”该博文在会议前几天就在苹果开发社区引起了广泛关注。

阿门特向库克提出挑战,并不是App Store支持了iOS上所有的商业活动:整个计算世界和现代社会是一个共生生态系统,苹果和其他许多生态系统仅是其中的一部分。世界已经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如果苹果不发挥作用,其他公司也会发挥作用的。App Store只能算是一个平台的强制分发网关,它“促进”商业活动的作用和网络浏览器、ISP或者蜂窝运营商、服务托管公司或者信用卡处理器这些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苹果认为App Store提供的远不止此——它旨在提供安全、精心策划并值得信赖的服务体验,用户可以在其中放心的下载app。而这些需要苹果方面资金投入和大量工作。但正如在诉讼中了解到的,苹果自己的FERA(欺诈工程算法和风险)团队负责人认为苹果的app审核计划是一个笑话“更像是在夏威夷机场迎接你的是带花环的漂亮女士而不是缉毒犬”。

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在2012就表示“没有人审查这些应用程序?没有人监管苹果应用商店吗?疯了吧!”

苹果内部的电子邮件透露出,苹果高管也不敢相信一些app通过app审核进入公共领域后会有这样的事情,其中包含了持续猖獗的诈骗。虽然现在苹果表示其团队阻止了这种数十亿美元的欺诈行为并且使用一系列自动化工具来检测恶意的app,但是苹果也承认了之前只有500个人在负责审核App Store中180万个app。(安排管理这个世界上最赚钱公司的运营平台,500个人不算很多,特别是去年苹果仅从App Store中就赚取了640亿美元。)

Epic在审判期间的主要论点之一是,App Store的利润很可笑,因为利润率非常高,居然有78%,这似乎就是苹果长期以来被指责创造的“苹果税”。虽然苹果最初表示将在诉讼期间辩驳这一数字,苹果一再坚称不知道App Store实际赚取了多少利润,不过苹果最好能做的是拟一份清单,列出其不计入App Store的预算以及可能是出于慈善性质的费用支出,例如苹果每年在WWDC上花费的5000万美元,来挽回不利局面。

这使我们对周一的开发者大会上,苹果如何挽回这一混乱局面产生期待。像阿门特一样,评论员认为苹果不会突然宣布开发者可以选择使用其喜欢的支付方式,甚至允许引导用户使用苹果系统之外的支付方式。苹果也几乎不可能减少其佣金抽成,一方面,苹果在整个诉讼过程中表现出的立场都非常明确,并且表示在庭审结束前不会放弃(即使败诉,也会继续上诉的)。

此外,苹果可能觉得没有必要采取激烈措施来处理这些事情。虽然许多著名的苹果开发者和博主都在呼吁,而且关于Epic诉苹果垄断案的报道可能使苹果不再受媒体的追捧——《纽约时报》的法哈德·曼乔(Farhad Manjoo)表示“苹果税已经烂透了”——但对于很多开发者只要有生意就行。在WWDC会议之前,Creative Strategies首席分析师本·巴加林(Ben Bajarin)对380多名软件开发者进行调查,小型开发者(年收入远低于100万美元)似乎比那些规模更大的开发者对App Store的态度更为积极;调查显示到目前为止,超过90%的受访开发者表示,他们可能会继续基于苹果平台进行产品开发。

“虽然仍然存在矛盾,每个人都希望苹果做得更好,有群体认识到苹果为他们提供了价值,允许他们通过成为小型独立开发者来做他们想做的事情。”他说。虽然许多调查受访者抱怨app审核过程中苹果方面缺乏明确的沟通机制,但绝大多数调查者表示,苹果如果在反欺诈方面采取更多措施的话,即使是更大型的开发者也计划留下来。

“如果对他们来说存在可行的替代方案,他们会切换,但苹果的平台和生态系统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很好的生态系统。他们不会去安卓,也不会去Windows,因为盈利方式不同。”巴加林说,这些开发者没有其他选择。

三、开发者将何去何从?

著名的开发者史蒂夫·特劳顿-史密斯(Steve Troughton-Smith)也有类似的感觉,在回答苹果今年需要做什么来赢得开发者的支持时:“现实的答案是‘什么都没有’——开发者要去哪里?如果他们想在移动设备上赚钱,就必须坚持使用App Store,而且真的没有替代。”他说,大多数开发者“不知道也不关心试用版,他们很高兴在虚拟环境下构建应用程序,不考虑突破界限或也不会遇到事关存亡的问题——这是完全正常的。”

“但我认为,由于苹果的保姆式管理,使我们在边缘领域已经失去了十年的创新,这一点越来越难以被忽视,因为苹果现在正在涉足app领域并且试图左右他们的商业模式。”史密斯以苹果强迫应用内购为例进行了说明。

苹果专栏兼博客作家杰森·斯内尔(Jason Snell)也认为苹果在试验中诋毁了他们的开发者,不过并不指望他们在WWDC大会上解决这个问题:“除了改变长期存在的App Store政策,例如允许链接到网站来提供替代的付款方式外,我不知道他们除了通过把控下一轮操作系统更新以及希望开发者在展会上能够了解新事物并忘记苹果对第三方开发者所说的话之外还能做什么。”

可以肯定的是,苹果有另一种方法可以消除开发者的担忧,这是一个在过去奏效过的方法——发布一款吸引注意力的新硬件,让公司的“专业人士”兴奋地开始着手下一步的开发工作。

苹果AirPower复活?iPad Pro支持反向无线充,化身大号“充电板”

四、尽管需要新话题,但苹果MAC还是没来

此前,作者Sean Hollister认为本次苹果会推出AR眼镜的消息(尽管实际没有推出)。有传言说预计产品最早要到2022年才能问世,但库克多年来一直在谈论AR的潜力,称其“深刻”、“伟大”、“核心技术”、“同智能手机一样伟大的理念”,甚至最近还表示这项技术对苹果的未来“至关重要”。上面苹果公司自己的WWDC预告图片也让人想到了增强现实。

但更安全的方案是,在后乔布斯时代,苹果将第三次使用WWDC大会来提醒其“专业”用户,它知道如何在功能和灵活性的交汇处构建Mac。

“不能再创新了,才怪。”苹果执行官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在2013年WWDC上说,他介绍了彻底重新设计的Mac Pro,并引用了一句当年用来分散公司面临的实际批评的引语。他还声称2013年的Mac Pro“毫无疑问是专业桌面的未来”,虽然结果证明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尴尬的错误,以至于苹果最终公开承认2013年的Mac有问题。

不过苹果在WWDC 2019推出的配备全新、改进且可实际升级Mac Pro,表明了它会继续倾听最有发言权的观众的意见。

苹果AirPower复活?iPad Pro支持反向无线充,化身大号“充电板”

2021年苹果再次面临新机遇。五年前,苹果用Retina Display淘汰了深受喜爱的MacBook Pro,将其专业友好的SD卡插槽、全尺寸HDMI和USB端口以及大众熟悉的键盘换成了一台带有花哨的Touch Bar和一组USB-C/Thunderbolt 3端口的新产品,这些端口要求dongles将几乎全部配件插入机器。开发者也对其缺少内存感到失望。“苹果的新款MacBook Pro不适合专业人士。”弗拉德评论员也指出:“MacBook Pro是个谎言。”然而,新款MacBook Pro的最大问题是它设计的超薄“蝴蝶键盘”,这种设计非常容易受到灰尘的影响,以至于苹果公司公开道歉、多次召回维修。我们称它为有史以来最糟糕的键盘之一,当2019年的MacBook Pro彻底淘汰它时,很多人感到庆幸。

但2019年的MacBook Pro只是修复了2016年的失误——而在专业人士看来,2020年配备苹果新M1芯片的13英寸MacBook Pro并没有完全达到目标。它本质上是一台M1 MacBook Air,只是增加了风扇、相同的两个端口和相同的16GB内存。

在WWDC 2021上,苹果表明它愿意再次倾听收集意见。根据彭博社的报道,苹果表示:期待看到一款新的16英寸MacBook Pro,它恢复了SD卡插槽和HDMI端口,预示着苹果挚爱设计的回归,MacBook Pro还会配有方便出行的MagSafe配件,以前不受欢迎的Touch Bar也会换成物理功能键。MacBook Pro的内存将高达64G。预计MacBook Pro还会装备两倍于高性能的CPU内核,至少是成功颠覆笔记本电脑性能概念的苹果M1芯片的GPU内核的两倍。

分析师预测,本次MacBook Pro出现将是多年来苹果第一次试图满足专业用户对新笔记本电脑的要求,而这些专业用户中的许多都是参加WWDC并基于iOS系统的开发者。这有望缓解苹果与开发者的紧张关系。

然而,从本次WWDC的实况来看,苹果公司并没有发布MacBook Pro或其他任意硬件。

当然,即使一个吸引注意力的新品,不会帮助苹果在诉讼中获胜,也不会阻止艾米·克洛布查尔(Amy Klobuchar),也仅仅是有助于改变本周WWDC开发者对话的氛围。

结语:苹果与开发者关系将何去何从?

苹果在Epic诉苹果垄断案诉讼期间的态度也表明了苹果在App Store政策上不愿意妥协;而对于开发者而言“苹果税”确实高昂,但是无法寻找到可替代的平台也是不可忽视的关键问题之一。

苹果与开发者在App Store是否公平问题最终会如何解决,仍旧是一个难以预测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