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万大学生“无业可就”?“躺平”是自主选择还是被逼无奈?| 风眼

2021-06-01 18:16:36风眼

出品 《风眼》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

作者 | 徐硕

编辑 | 于浩

《躺平即是正义》席卷互联网,作者称只要非常低欲望的生活,每天只吃两顿饭,什么都不干,两年多都可以不工作。

“躺平”一词一时间成为被批判的对象,共青团中央微博、南方日报、光明日报等官媒先后呼吁“年轻人不要躺平”,“选择躺平便是选择走向边缘,超脱于加班、买房的主流路径之外。”

企业家们也纷纷站台,5月30日在第四届全国青年企业家峰会上,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表示,“现在年轻人躺平、太佛系的话,国家的未来靠谁做?”,同时他也认为他们这一代企业家要激起年轻人奋斗的精神,不能鼓励年轻人天天打游戏、贷款消费,而是要讲奋斗精神,为中国多创造财富。

珠海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则表示,要看年轻人为社会贡献多少,不要只关注个人财富,“现在不是物资匮乏的时代,年轻人应该追求精神财富,而不是仅仅是金钱上的财富。”

但在5月中旬,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司长王辉就曾指出,2021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总规模909万,同比增加35万,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依然严峻。而受疫情影响,2021年“海龟”人数也创下历史新高,据全球职业发展数据库《2021留学生归国求职意向调研》显示,2021年希望回国就业的人群相比2020年增加了48%。

不少用人单位,不仅看中留学生的学业情况,更青睐有相关工作背景、实习经验丰富的留学生。看似年轻人躺平喊的最凶,实则“内卷”严重。

“今年收到的很多校招简历都是国外回来的应届生,很多简历都是纯英文版,这在以往很少见。” 某大厂HR表示,可能很多普通一本毕业的应届生,在简历阶段就会被筛出去,想找到满意的工作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对此我们采访了一些“海龟”、大厂员工、HR以及应届生,聊了聊年轻人眼中的“躺平”。以下为被采访者自述:

哪有年轻人会真的躺平?

小赵:2000年生,纽约大学大三在读,现任酒吧调酒师

我是疫情之后,大概2020年4月左右才回国的,隔离之后就不想在家闲着,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因为学得是摄影专业,所以就每天出去采采风,拍了拍北京疫情之后的生活,顺便也在考虑要不要GAP一年,毕竟摄影是需要实践的,美国那个环境一时半会儿也借不出器材来,学费也特别贵,也不想在那边干耗着。

后来就没回去,刚好那个时候有个非遗的项目缺摄影师,要去西藏那边跟拍一段时间,我就跟着去了。

但其实藏区条件也很艰苦,再加上高反,前几天基本上是down掉的状态,后来才慢慢好起来,不过收获还是蛮大的,对中国的历史文化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而且这种体验是在学校里很难获得的。

现在偶尔也在接项目,不过过完年就来这边做调酒师了,钱虽然给的不多,但是酒吧会不定期举办各种活动,比如音乐会、跳蚤市集之类的吧,总之很有趣,也很锻炼人的组织、交流能力。每天晚上可以碰到很多有意思的人,有很多新奇的观点碰撞,也挺涨见识的。

人多的时候,可能一两个小时都闲不下来,一直在调酒,闲的时候也是真的闲。

现在哪有年轻人会真的躺平?即便是GAP一年,我也只是想找到喜欢做的事情,忠于内心罢了。 大可不必天天打“奋斗”的鸡血,那样容易得内伤。

人才“内卷”

阿亚:1999年生、本科毕业、现任某纸媒记者

我算是比较幸运的那个吧,年纪轻轻就“挤”进了纸媒做记者,我们单位我是最小的,老记者们都想不通,为啥编辑要招一个这么年轻的小姑娘。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想讲一下之前的面试经历,真是“内卷”到无处可逃。

因为是应届生,所以对职位没有过高要求,某天看到“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在招聘项目执行助理岗(请记住这个岗位:执行助理),我觉得跟我的本科专业很符合啊,就兴冲冲的投了简历,幸运的是过了初试和笔试,到了面试环节,我觉得自己应该也没什么问题,毕竟4选一,应该也差不到哪去。

但事实上,剩下的三位全都不是应届生,一位是人大的本科+UCL硕士,一位是上海大学的本硕,还有一个也是海龟硕士,我一个本科生,考进终面又能怎样?我不想内卷,可在一众“卷王”面前,我啥也不是,而且这就是一个执行助理的岗位,薪资和职位都不算高,反正最后我落选了。

记者是我很想做的工作,但也超有危机感,前几天编辑部开了一个人,我总担心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可能必要的时候还是会“卷一卷”。

能心安理得“躺平”的人少之又少

王伊:1986年生,某民营企业HR

单从校招来看,今年去的学校比往年少了近一半,一方面是不需要做太多宣传,另一方面确实是校招人数有限,没必要花费太大精力,主要还是社招,找一些有经验能直接上手的人,尤其是技术岗位,应届生是真的不好用。

社招进来的90后,其实也都处于成家立业的年龄边缘上,谁又能真的去选择“躺平”?

我司的90后们,每天都在谈论赚钱、买房,人人都在为了“躺平”做准备,唯独不可能选择躺平。

内卷也好,躺平也罢,最终折射的不过是年轻人体面外表下的焦虑心态

常悦:1991年生,某互联网大厂leader

我们公司今年招聘的实习生都是“海龟”,而且学校都还不错,但是每个人都很努力,根本不存在“躺平”。

甚至有的时候,我觉得他们比社招的那些人要好用的多,有个清华的硕士生前几天还跟我说,让我多给她分配点活,虽然她刚来很多东西不熟悉,但肯定会比另外那个人做的更好。

就是那种气势,以及想要学习、突破自己的念头很强烈,这些高材生某种程度上不解释自己比别人差,所以会更拼命一些。

我的简历很一般,估计要是今年应聘很难跟现在的应届生们竞争。其实很多词汇、焦虑都是外界传递出来的,刚毕业的年轻人初入社会,根本来不及去“躺平”,即便是“内卷”也是今年就业形势所迫,岗位减少,留学生又普遍回国就业,不少公司仍旧按照以往的“学历”标准进行简历筛选,怎么可能不卷呢?

真正选择躺平的,很有可能是已经经历过社会毒打的年轻人,不过也没有必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贬低这些人,每个人都需要喘息的时间,也需要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毕竟让每个人都成为企业家、整天活力满满去改变世界,也不太现实。

责编:刘毓坤 PT030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