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秦力洪:华为自动驾驶不贵,只看到汽车产业泡沫不对
科技

蔚来秦力洪:华为自动驾驶不贵,只看到汽车产业泡沫不对

2021年04月21日 20:15:47
来源:澎湃新闻

“赛道变了的时候,中国人民可以自信一点。在电动化和智能化的浪潮里面,中国会是世界的主角之一。这个过程当中,日韩和欧洲的企业已经显得有一点乏力了,中国除了像蔚来这样的新兴汽车公司以外,像华为这样的科技公司崛起了,可以想象10年、20年以后的世界汽车品牌的格局会洗牌。”

近日,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在上海车展期间接受包括澎湃新闻在内的记者采访时作出如上表述。

采访刚一开始,秦力洪就开放地表示想聊什么都行。在这样的氛围下,他发表了对于华为和车企合作造车及汽车行业是否存在泡沫的看法,也回答了外界关心的蔚来会不会回港上市、自研芯片、自动驾驶收费等问题……

蔚来核心技术要自研

4月17日,北汽新能源在上海发布了首款全栈搭载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量产车极狐阿尔法S 华为HI版。华为不仅仅是给车企提供部件,而是和车企双方联合设计、联合开发汽车的全新模式出现。

对此,秦力洪表示汽车行业面向将来的智能化方向,开发模式可能多渠道并行,汽车工业从最开始就面临着自主研发和合作两种路线的共存。“我预计再过十年、二十年,(这两种路线)依然会共存。华为可能是一个新兴的智能化Tier 1(一级)供应商,像上一个时代的博世、德尔福。”

秦力洪认为很难去判断自主和合作模式的优劣,每种模式机会和风险都并存,最终还是要靠产品说话。

对于蔚来将来是否会和华为合作,秦力洪表示,蔚来和华为多年来一直都有各个方面的交往,和华为非常熟,不过蔚来的核心技术还是要自研。

芯片短缺还很严峻,但不影响大局

3月26日,蔚来宣布:因芯片短缺,公司决定从2021年3月29日起将合肥江淮汽车工厂的生产暂停5天。

秦力洪表示,芯片短缺的问题还很严峻,最近短缺的是基础芯片,像座椅的重量感应芯片,属于制程和工艺的问题,目前这部分芯片主要来自东南亚。而近半年以来,没有出现一个芯片缺好几个月的情况,每一周都在缺不同的芯片。

对于芯片短缺何时能缓解,秦力洪认为必须要做好长期的准备,这会是一个新的课题。他认为从整个汽车产业发展的大局来看,目前出现的问题不会影响产业大局。如果中国下决心芯片研发,绝大部分芯片可以国产,不会有太大问题。某些高精度、高算力的复杂芯片,中国还是面临技术突破的问题。

不过秦力洪也称官宣停产的五个工作日并不是全因为芯片短缺,也是要改造产线为ET7车型的生产做准备,芯片短缺对蔚来没有实质的影响。

对于是否有自研芯片的计划,秦力洪表示目前没有。他表示芯片方面主要通过行业合作。“我觉得任何一个公司要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们做的事情很多了,自研换电站、自动驾驶、电机,组装电池包、直营等。汽车行业你是无法做所有的事情,要根据整个公司的战略做取舍。”

不评价回港上市 ,华为自动驾驶不贵

3月9日,路透社报道称蔚来汽车计划最快今年在香港上市。

对此,秦力洪表示没有任何可以透露的,自己听到这个传闻,不做任何的评价。

上海车展期间,北汽发布了首款采用华为HI版的智能汽车。官方售价显示,极狐阿尔法S车型起价28.19万元,最高配价格34.49万元。华为H1版起价38.89万元,高配版售价42.99万元。后者售价高主要在于搭载了华为的自动驾驶系统,以此计算,华为自动驾驶系统标价或在8-10万。目前,特斯拉的自动驾驶(FSD)在中国的售价为6.4万元。也因此,有声音质疑华为自动驾驶定价是否过高。

对此,秦力洪认为和特斯拉比,华为自动驾驶不贵,因为华为的表现比较好,自动驾驶的各种成本加总后很高。首先,自动驾驶的硬件成本比较高,像华为演示的这一套AD(全自动驾驶),如果做到全车规级,据其估计硬件成本在一到三万。此外,软件开发的成本也很高,还有数据存储和计算的成本等。

秦力洪还认为自动驾驶方面一定要做配合商业模式的订阅制,靠数万元的价格一次性买断不可行。“特斯拉的FSD,据我们了解选装率非常低,投了几十亿搞自动驾驶,用的人少,是浪费、遗憾。”

“只看到汽车产业中的泡沫是不对的”

近期,百度、小米、苹果、华为等企业直接或间接地宣布造车,造车赛道一下子拥挤起来。

对于,汽车产业是否存在泡沫,秦力洪认为在创新产业里面,适当的泡沫是高度健康的表现。智能汽车属于产业界里面的主流赛道,一年产值就是几万亿美金。他呼吁大家一定要鼓励企业加入智能电动车的研发中,对智能电动汽车、自动驾驶这样的大赛道视而不见,只看到当中的泡沫部分是不对的。

秦力洪还表示历史不能算得很精准,一个窗口打开,进来十个玩家,最后活得很好的不可能就是这十个玩家。大家都选择这个赛道,说明这个赛道有独有的魅力。大公司和大金融企业都很聪明,大家选择的赛道相同,也让蔚来更加安心,证明几年前其看到的道路是对的。

“我觉得主要的泡沫在中国我们不应该觉得很幸运吗?如果主要的泡沫在别的国家的话,我觉得作为中国人民和产业来讲很悲哀。终于有一次世界主要赛道的创新的发源地、策源地在中国。很多年前有一个投资的大拿和我说,他说没有泡沫就没有啤酒,啤酒比水美味。”秦力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