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别人替你运动 也能延缓衰老?
科技

让别人替你运动 也能延缓衰老?

2020年08月06日 11:30:34
来源:知识分子

长久以来人们都坚信,锻炼身体能提高健康水平,降低各种疾病的发病率,延缓衰老的速度。这也反复被医学研究证明。而且,就算是半辈子从不运动的人,只要开始做点哪怕是遛狗、拖地这样的轻度运动,就会有巨大收获,各种疾病导致的总体死亡风险能下降超过20%[1]。

世界卫生组织的正式建议是,成年人每周应该至少有150分钟的中等强度运动,比如快走和跳广场舞,或者75分钟的高强度运动,比如跑步或者游泳等 [2]。

但是,对于运动这种长期收益明确、短期内主要给人带来痛苦的东西,绝大多数人很难在年纪轻轻、身体健康的时候就长年累月地坚持。

除了坚持运动之外,管住嘴巴也是一样。这跟你是不是意志坚定或者愿意吃苦无关,这是人类的底层生物本能决定的。从亿万年艰苦的进化历程中幸存下来,人类靠的不是艰苦奋斗,而是字面意思上的 “好吃” 加 “懒做”。

还有就是,虽然什么时候开始运动都不晚,但是要一个已经开始泡枸杞的中老年人开始运动又谈何容易。毕竟老胳膊老腿,甚至还有 “三高” 这样的富贵病,如果运动不得法,身体可能还要承受更大的伤害。

那有什么办法呢?

2020年7月10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给出了一个脑洞比较大的答案—— 自己不动,让别人替你运动,可能也能延缓衰老[3]。

来自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科学家们,用小鼠做了这项研究。在实验室环境里,小鼠的平均寿命大概是2年左右。可想而知,18个月大的老鼠已经相当衰老了,肯定比3个月大的青年老鼠各方面都差挺多的。而这些科学家发现,如果在老鼠笼子里放一个能让老鼠运动的转轮,经常上去跑步的老老鼠就比一直懒着不动的同龄老鼠更健康。

他们关注的主要是老鼠大脑机能的变化。科学家发现,运动的老老鼠能够更快的在游泳池里找到隐藏在水面下的落脚平台,也更容易记住危险的环境并做出反应,有些能力甚至恢复到了青年老鼠的水平。相应的,科学家也发现,这些运动的老老鼠的大脑里出现了更多的新生神经细胞。总而言之,运动让这些衰老的大脑变得更年轻、更有活力了。

这本身不算太稀奇,运动的好处已经被研究得相当透彻了。但接下来,科幻的地方来了。

科学家们把这些运动的老老鼠的血浆输到懒人老鼠体内,3天一针,连打3周多,居然看到了非常接近的效果—— 懒人老鼠的大脑里居然也出现了更多的新生神经细胞,学习记忆能力也增强了,甚至改善幅度都和亲自运动的老鼠差不多。

这个比较科幻的结果,立刻指向了一个可能性—— 长期运动激活了老鼠血液里的某种抗衰老的化学物质,所以这种效果才能通过血液转移到懒人老鼠体内。既然如此,如果找到这个化学物质是什么,直接人工合成,就连输血这个步骤都能省了。

科学家比较了运动老鼠和懒人老鼠的血液,确实发现好几十种蛋白质分子的浓度都提高了。从中,他们看上了一个叫作GPLD1的蛋白质分子(糖磷脂酰肌醇特异性的磷脂酶D1)。这个蛋白质的完整名字非常长,长到我都记不太住,你只需要知道它是一个由肝脏生产的、会进入血液循环的蛋白质就行了。研究者们发现,这个蛋白质在长期运动的老年人体内也会升高,和小鼠一样。

这样一来问题就简单了。也许运动抗衰老的秘诀就是这个GPLD1蛋白质。如果果真如此,直接合成这个蛋白质注射到老年老鼠体内,应该就能看到一样的效果。不过遗憾的是,这个实验没有做。这些研究者们做了一个取巧的证明,他们强迫懒人老鼠的肝脏过量生产GPLD1蛋白,发现这个操作也确实能抗衰老。

总结一下就是,如果这项研究的发现能推广到人类世界,未来懒人们只需要给自己定期打一针GPLD1,就能继续喝着可乐刷抖音,同时享受运动的好处了。

不过且慢,这项研究虽然听起来激动人心,但有些问题还是要严肃的和你讨论一下。

在生物学研究的历史上,有一个著名的案例可以作为正反两方面的参照,那就是 “年轻血液” 的研究。

在中世纪的很多传说里,年轻人的血液都具有返老还童的神奇功效。到了1960-70年代,科学家们发现,如果把老年老鼠的血管和年轻老鼠的连通起来,让年轻的血液流入老年老鼠体内,一段时间后,老年老鼠似乎真的焕发了青春 [4],寿命也有显著的延长 [5]。

看到这里,你应该很容易得到和刚才的研究类似的结论—— 年轻老鼠的血液里,应该含有一种永葆青春、延缓衰老的化学物质。

“输年轻血液能够返老还童”,这个概念本身就意味着万亿美元的巨大市场。实际上过去几年,在美国加州就有公司提供卖年轻血液的服务,只不过在2019年被美国FDA关停了 [6]。

但是请注意,或许血液确实能承载运动和永葆青春的效果,但它是一个成分非常复杂的混合物,里头各种蛋白质分子、脂类和糖类分子等多如牛毛,想要确定具体是哪种化学物质承载了运动或者永葆青春的效果,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返老还童这件事上,人类是走了很大的弯路的。

2013年,哈佛大学的科学家 Amy Wagers 就发表论文说,年轻老鼠血液里一个叫作GDF11的蛋白质承载了返老还童的效果,如果注射给老年老鼠,不光大脑神经细胞能够再生 [7],肌肉组织也能恢复活力 [8]。但是仅仅2年后,美国诺华制药的科学家们就几乎完全推翻了这个结论 [9],认为GDF11不光不能让动物返老还童,甚至还有促进衰老的副作用。

到底谁对谁错,至今尚未尘埃落定。但至少说明,想要从血液的万千化学物质中找到一个真正管用的东西,难度和不确定性都是非常大的。既然返老还童的物质尚在存疑,替别人运动的物质是不是能站得住脚,其实也需要打一个问号。至少,我们得看看有没有别的科学家能够重复这个发现。

其实,从我们讨论的这篇论文里也能找出一些技术问题。

比如,虽然研究者们证明了让老鼠过量生产GPLD1蛋白质可以模拟运动的效果,但就像我们说的,更好的证明方法显然是人工合成这种蛋白质然后注射给老鼠。这也是最能模拟未来药物使用的方法。但是,这项试验并没有做。

更重要的问题是,怎么从逻辑上证明运动带来的好处完全或者大部分是由孤零零的GPLD1蛋白质承载的呢?血液里别的化学成分完全不起作用吗?想要证明这个作用,更好的办法是删除实验。比如,抽出运动小鼠的血液,把里面的GPLD1蛋白质去除干净,看看剩下的血液是不是就没用了。只有注射GPLD1有用,去掉GPLD1哪怕继续输血都没用,我们才能真的相信GPLD1蛋白质的药用潜能。

而且,衰老是人体系统性的变化,出问题的绝不仅仅是记忆力下降、大脑机能衰退。就算GPLD1确实能够挽救大脑的功能,它是不是也能抑制其他器官和组织的衰老呢?或者会不会加重其他器官和组织的衰退呢?这些问题,这篇论文都还没有解答。而想要真正拥有一种替代我们运动的神奇药物,这些问题都是必须回答的。

当然了,从概念上说,输血能够把运动的好处转移给懒人老鼠这个发现在逻辑上倒是完全可以理解。毕竟,既然运动能够对身体各个器官都带来全面的好处,那我们就可以想象,这种好处一定需要通过某个载体通向全身各处。血液,当然就是最方便的载体。

因此,我和你一样,非常期待看到这项研究的后续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