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遭遇“完美”大劫案
科技

张一鸣遭遇“完美”大劫案

2020年08月02日 09:32:54
来源:极客公园

北京时间 8 月 1 日晚间,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禁止 TikTok 在美运营后,字节跳动同意完全剥离 TikTok 的美国业务。

知情人透露,字节跳动此前曾试图在 TikTok 的美国业务中持有少数股权,遭到白宫拒绝。根据最新交易提议,字节跳动将完全退出,微软和另外一家美国公司或将接管美国的 TikTok。

据《华尔街日报》北京时间8月2日凌晨的报道,特朗普表示不希望美国公司收购TikTok在美业务,字节跳动和微软双方的收购协商或暂停。

截至目前,字节跳动、微软均未对该消息予以置评。但 TikTok 却在其推特官方账号上发布了一则 59 秒的视频。

视频中,TikTok 美国区总经理凡妮莎·帕帕斯对这个短视频社区的用户表达感谢,同时表示「我们不会离开」,「TikTok 未来三年将在美国提供 1 万个工作岗位」。

帕帕斯强调,在隐私保护方面,TikTok 正努力成为「最安全」的应用。而安全性正是引发美国政客群起攻之,字节跳动被迫出售 TikTok 美国业务的导火索。

当下,政治冲突正在向科技企业蔓延,政治手段被用于破坏商业公平的竞争中,从这个视角看,安全问题只是虚晃一枪,针对 TikTok 的收购案更像一场「完美」大劫案。

「莫须有」的罪名背后,是「必须要」的结果

这场针对 TikTok 如暴风一般的批判并非临时起意。这种质疑声从 2019 年开始就未曾停止过。

起初,TikTok 受到的谴责更多来自对信息保护条例的水土不服。

比如,2019 年 2 月,因违反「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案」,TikTok 向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支付了 570 万美元的罚款,原因是在未经父母同意的情况下收集 13 岁以下用户的个人信息。

随后,美国政府的监管介入进一步加深,并在过去一年内举办多次听证会。

比如,2019 年 10 月,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在多位国会议员要求下开始调查 TikTok,主要关注点在于这款应用持有大量用户数据,是否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为了自证清白,一方面字节跳动不断加强与美国政府的沟通,据《纽约时报》报道,这家公司签约了超过 35 名游说者,多半是来自美国国会知名议员团队的成员,过去三个月,他们与国会工作人员和立法者举行了 50 次会议。

另一方面,TikTok 在公司组织架构、业务运营等方面,主动与母公司字节跳动进行切割。早在 2019 年,TikTok 就宣布将美国用户的数据迁移至美国的数据中心,内容审核也相应迁移到当地进行。

迪士尼前流媒体服务负责人 Kevin Mayer 加盟字节跳动,任 TikTok CEO | 视觉中国

迪士尼前流媒体服务负责人 Kevin Mayer 加盟字节跳动,任 TikTok CEO | 视觉中国

为了以中立的姿态面向全球市场,字节跳动在人员上也更加重视国际人才的配置。

目前,除了 TikTok CEO Kevin Mayer,字节跳动已经拥有七位海外核心高管,包括前微软首席知识产权顾问 Erich Andersen,美国空军和国防部网络安全专家 Roland Cloutier 等。

尽管,字节跳动一直在为公司可持续地在美国发展努力,但针对 TikTok 的质疑还是于近期达到了高潮。

以 7 月 22 日美国参议院投票通过「禁止联邦政府设备上使用 TikTok」为起始,到如今曝出字节跳动同意完全剥离 TikTok 在美业务,这场喧嚣的博弈已经持续十天,

尽管,CEO Kevin Mayer 近日已经在官网发布博文回应,公司启动了透明度和问责中心,可随时检查 TikTok 的审核策略及实际代码,但这款产品的命运还是走入了他不愿看到的方向。

7 月 31 日,特朗普向外界强调,「说到 TikTok,我们正要禁止它在美国(运营)。我有这个权力,我可以动用行政命令。」

这意味着,摆在 TikTok 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彻底退出美国市场,放弃苦心经营数年才积累起来的 3000 万月活用户。另一条则是保全 TikTok 在美国的稳定运营,彻底改变 TikTok 的所有权,将其出售转让后变成一家真正意义上具有美国血统的科技公司。

从目前的消息看,张一鸣选择了后者。

谁是最合适的买家?

如果只能选择出售这一条路,找对买家,才能将 TikTok 的价值最大化。那么,谁会是这个难题的相对最优解?

早前,TikTok CEO Kevin Mayer 曾阐释过这款产品对于美国商业市场的价值。他说:「如果没有 TikTok,美国的广告商将再次面临几乎没有选择的局面。竞争将会枯竭,美国创造力的出口也会枯竭。」

这句话值得细品。TikTok 确实有助于平衡美国互联网广告市场,避免垄断局面出现。这句话说中了美国政府的一个欲望——努力控制越来越强大的科技公司,让他们不能力量过大,以至于「失控」。这些年美国不那么好被政府掌控的科技公司,一直让美国政治体系很不爽。

目前 TikTok 肯定不能卖给 Facebook。一方面是扎克伯格从抄袭,到运用政治打压的「小人」嘴脸实在龌龊,心理上难以翻篇。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不管是 Facebook 直接接盘,还是被投资机构接盘做个「过渡后爹」,然后不可避免地再会被价高者收购,Facebook 这个今天或者未来的潜在选项,都会有美国政府以「反垄断」的理由制造潜在麻烦。这件事需要思考的不只是眼前一步,要多看几步。

现实来看,TikTok 与微软结合,或者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的合体更有机会给 Facebook 留下个「毒丸」。

特别是微软,这会造成在 google 和 Facebook 这两个互联网广告巨头之间,建立起一个强大的第三者,从而创造一个更具竞争力的美国数字广告市场。这是资本市场和美国政府能够笑纳的结果。

研究公司 Sensor Tower 数据显示,2020 年 5 月,字节跳动旗下的 TikTok 和抖音全球下载量突破 20 亿次。|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研究公司 Sensor Tower 数据显示,2020 年 5 月,字节跳动旗下的 TikTok 和抖音全球下载量突破 20 亿次。|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毕竟,微软旗下有搜索产品 Bing,有 Xbox 等娱乐业务,有云服务,这些都能与 TikTok 在业务上形成协同,进一步扩大微软数字广告业务的规模。

外界已经出现了看衰 TikTok 被微软收购的声音,因为微软此前无论是拿下诺基亚手机业务,还是收购游戏植入广告公司 Massive 的交易都不算成功。

但是,凭借微软在美国的商业位置,或许能够帮助 TikTok 解决其最致命的数据管理的安全性问题。这才是交易走向成功的关键。

微软本身与美国政府有深入的业务往来。去年十月,微软与美国国防部签订了一个价值高达 100 亿美元,为期 10 年为美国军队构建 JEDI 云计算的合同。

当然除了微软,也有消息称,红杉资本、软银、泛大西洋投资等非中国投资机构可能合力从字节跳动手中买下美国的 TikTok,甚至是 Google 也依旧是可能的选项。

但无论是哪种选择,即便宣布了决定,后期也不能排除美国政府进一步通过政策和各种调查打压价格,甚至杀死交易的可能。

一个影响深远的案例

字节跳动不是第一个遭遇「抢劫」的中国企业。

今年 3 月,美国白宫发出总统令,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北京中长石基信息技术公司收购美国云系统信息科技公司 StayNTouch。StayNTouch 的软件用于连接全球九万多个酒店房间,美国政府担心中国公司访问这些酒店客人的数据,可能存在安全隐患。

2019 年,特朗普还命令中国公司昆仑万维放弃对同性约会 App Grindr 的控制权,理由同样是用户的隐私安全问题。最终,昆仑万维只能以 31 亿人民币出售 Grindr。

很显然,政治原因超越了商业的规则,中国有海外市场之心的企业,需要在相当长时间面对这种不断激化的新形势,并找到应对的新机制。比如针对美国的反向 VIE 架构,或许会成为一种必需品。

归根结底,TikTok 们面临的困境,是它被迫卷入到了不同文化、不同文明之间更宏大的矛盾中。未来,这种矛盾是所有在中国创业又具有出海野心的公司都可能面临的难解之题。

2014年,极客公园联合 The Information 主办「中美企业家对话」活动。当时张一鸣代表中国新一代互联网企业家在美国进行了分享 | 极客公园

2014年,极客公园联合 The Information 主办「中美企业家对话」活动。当时张一鸣代表中国新一代互联网企业家在美国进行了分享 | 极客公园

美国科技媒体 The Information 创始人 Jessica E. Lessin 近日发表一则专栏文章,回忆了六年前在和极客公园联合主办的一次中美企业家对话活动上,第一次见到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的经历。

Jessica 感慨,「夹在地缘政治的中间,对于 TikTok 并不公平,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 TikTok 应当受到禁令惩罚,而美国直接封禁 TikTok 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TikTok 最终的结果,终究会成为这个历史命题的注脚。

责任编辑:于本一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