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撬柜”后续:当日晚10点,李国庆及一众高管团队被警车拉走 | 风眼前线

2020-07-07 22:26:07风眼

出品 《风眼》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

作者 薛星星 编辑 于浩

今日晚22点10分左右,李国庆及一众当当网小股东、高管被警方从派出所拉走。李国庆身着绿色上衣,在两名民警的陪同下进入警车,其余高管团队被带入另一辆中型小巴警车。警方未透露案件进展。

同被带走的当当网一高管告知凤凰网科技,还是问询,报案的也被要求一起带走。他说,“没事儿,还是问询”。

至于被警车拉向何处,该高管表示,应该是朝阳分局。此事影响较大,派出所应该是上交分局了,“相信司法公正”,他说。

李国庆“撬柜”后续:当日晚10点,李国庆及一众高管团队被警车拉走  | 风眼前线

今日早间,李国庆率一干人等前往当当公司,取走保险箱内的公司资料。按照当当网的说法,李国庆“再次诉诸武力”“带二十多人,清晨强行进入当当,撬开多处保险柜”。当当网副总裁阚敏更是直言,李国庆“架走保安、抢走保安手机、保安受伤”,还破坏监控录像。但阚敏之后删除了相关微博。

当当网发布声明,称已报警处理,李国庆被警方带走调查,并告知当当顾客、供应商,购书及正常结算都不会受到影响。

李国庆“撬柜”后续:当日晚10点,李国庆及一众高管团队被警车拉走  | 风眼前线

李国庆对外回应,现在当当正处于依法交接时期,他将接管当当并开始办公,希望俞渝配合交接,并表示“两口子,大股东纷争,没有肢体冲突”。

最新的消息是,李国庆已经对外宣布了当当网最新的组织架构及人员调整,任命了一大批当当网的高管职务,他不再担任公司 CEO,改由姚丹骞出任当当代理CEO,主持公司全面工作。李国庆仍担任当当董事长一职,声明中,李国庆未对俞渝的工作进行安排。当当网没有回应此事。

李国庆罕见地对外表达歉意,他说,当当股东出现了一些纠纷是暂时的,当当没错,员工没错,合作伙伴没错,是他们夫妻大股东之间没有做好。

但无论最终结果如何,这个成立近 20 年、几乎伴随了整个中国互联网发展的老牌互联网公司,在漫长的夫妻内斗、互相诘责的内耗之中,终于变成了一场没有胜者的闹剧。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李国庆俞渝夫妻仍然占有当当网超过 90%的股权,他们是当当网唯一的大股东。他们一起带领当当网上市又退市,一起经历了和京东旷日持久的价格大战,海航失败的收购协议,最终反目成仇。

李国庆说,6亿利润、百亿市值的当当从来不是当当人的目标。同样的,创始人的狗血内斗,应该也不会是当当人的目标。

现在,李国庆及当当网相关人士均被警方带走调查。一位当当网高管人士称,不知道今晚是否能结束。

如同 4 月份那起抢夺公章事件一样,李国庆选择在清晨“突然袭击”。上午9:43,当当网对外透露,李国庆强行进入当当、撬开多处保险柜、拿走资料。当当网还在媒体群里公布了两张保险柜破损的图片。

紧接着,李国庆在20 分钟后发文回应,“当当董事长李国庆携董事及代理CEO、政府事务副总、人力资源副总、市场副总、财务法务副总等依法(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公司章程)接管当当并开始办公。希望俞渝配合交接。相信司法公正。”

此后,围绕着李国庆的“撬柜”行为,双方在媒体群、微博等场合展开了你来我往的“论战”。当当网副总裁阚敏在微博上连发三问,质疑警方未对李国庆的行为进行正确处置。按照他的说法,李国庆不仅抢走保安手机、令保安受伤,还破坏了监控录像。

当当网当场报警,李国庆被警方带走调查。蜂拥而来的媒体不断联系李国庆试图求证,他在媒体群里说,“正在接受公安调查,不方便接电话”,并且“(双方)都接受调查”。但他否认有打人行为,“没有肢体冲突”。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宋一欣律师分析,李国庆用突袭,撬柜,取章,声明等方式作业当当网,只能证明存在夫妻反目,管理冲突,股东纠纷,公司僵局。这不太涉及治安管理,至多是行政监管,最好的解决办法是股东之间股东们自洽,如果不成,可以通过法院民事诉讼解决之。

“我们持有股东会和董事会决议”,李国庆在微博上强调,“当当章程规定过半即可免去俞渝董事及总经理职务!”

当当网则强调,李国庆接管当当是虚假消息,“李国庆讲的股东决议、董事会决议不成立”,当当网已向朝阳法院起诉走司法程序撤销。

这封声明之后,当当网再未有更新回应。宋一欣律师认为,李国庆与俞渝的离婚诉讼是认定两者对当当所有权的关键,“两口子离婚之日即股权比例尘埃落定之时,也是当当网控制权明晰之刻。”

李国庆虽然被警方带走调查,但仍然连发数条微博,宣告自己对当当的所有权,又是忙着调整当当网的组织架构和人员调整,又是发布致“各位小股东、同事、行业同仁”的一封信。

信中李国庆言辞恳切,痛数当当在俞渝治理下错失的种种机遇,而只有他才能带领当当重新出发,“时不我待,当仁不让!”

但是现在,“时不我待”的李国庆还必须先面对警方的询问。

虽然已经有多位律师对外表态,鉴于李国庆的股东身份,他的“撬柜”行为很难上升到民事案件,但这场询问仍然持续了超过 10个小时,当日晚 22 点 10 分左右,李国庆及一众高管团队被警车从香河园派出所拉走。

直至7日晚间9点,李国庆仍未从派出所走出。(凤凰网科技 薛星星摄)

派出所外,早晚读书的一干人等,以及李国庆新近任命的当当管理层早已等候了整整一天。一位早晚读书高管称,双方都要接受调查,不过他强调,“没打人,就是问询”。

李国庆新任命的当当网CEO姚丹骞也在其中。李国庆称,他深知自己在带团队方面的不足,“毕竟老狗走新道磕磕绊绊”,他不再担任当当 CEO职务 (虽然俞渝从未承认过) ,仅保留当当董事长一职。

姚丹骞是当当的老人了,早在当当成立之初便加入,曾任当当网高级副总裁,但后来离开。

姚丹骞个子不高,穿着一件蓝色Polo衫,牛仔裤,背着一个大大的双肩包,书包侧袋还装着保温杯。

他拒绝回答任何关于当当及李国庆的问题。此前李国庆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2014年他决定老当当由俞渝管,他负责新当当时,姚丹骞曾说,“国庆,你怎么能这么想呢?不可理喻。”

除了姚丹骞,李国庆还新任命了一大批当当网的新高管,包括陈立均出任当当COO,李俭、张巍、唐虓珲、李铮出任副总裁、一名顾问和一名董事长秘书。两名现有管理人员晋升为副总裁。

陈立均此前曾任当当网副总裁,李国庆去年 2 月宣布离开当当时,他曾代表当当网密集接受过多家媒体的采访,对外表示李国庆已经退出管理层近三年,“当当早就不是夫妻店”。并且,当当也不会拒绝新的并购机会,“我们现在没有刻意去接触谁,但如果有人上门,我们也不拒绝。”

李俭、张巍、唐虓珲都是当当网的原高管团队,其中唐虓珲还是李国庆新创业项目早晚读书大股东,他曾经担任当当影业 CEO。李铮则是早晚读书的市场副总裁。

多次抨击李国庆的当当网现任副总裁阚敏,被调整负责市场部和百货事业部管理工作,而在之前,阚敏主要负责当当财务部工作——相当于变相下调。

李国庆这次是有备而来。他对外发布的那封当当组织架构及人员调整的公告,落款日期是7 月 1 日;那封《来自李国庆的一封信》,落款日期是 6 月 30 日,都是在一周之前便准备好了。

他和俞渝的上一次碰面,应该还是在大半个月前的东城区人民法院,他和俞渝离婚案二次审理开庭。去年第一次开庭时,俞渝没来,这次她来了,他们夫妻二人罕见同框,但均未有任何交流。

李国庆俞渝二人罕见同框,但均未有任何交流。(凤凰网科技 薛星星摄)

俞渝全程未发一言,和李国庆没有任何眼神交流。面对围堵的媒体,除了一句谢谢,再无更多回应。

倒是李国庆,在媒体的镜头面前大诉苦水。他想要尽快和俞渝离婚,以达到“平分股权”的目的。但俞渝不答应,“她就老拖着”,李国庆说。法院要质证夫妻感情是否破裂,李国庆不理解,“都分居两年零五个月了还怎么质证?”

李国庆什么都讲。法院上,俞渝提交了很多证据,比如李国庆在五一期间送她的花、去年送的蘑菇土特产,二人一起旅游。李国庆一一反驳,花是司机送的,蘑菇土特产是双方朋友送的,他转送了一半给俞渝;一起旅游,“那也是分开住啊”。

“我才是是这场婚姻彻头彻尾的受害者”, 李国庆说。

今日的公开信中,李国庆保持了此前一贯的态度,他是当当网成功的最大功臣,“作为当当公司的创始股东,在公司成立后长达20余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实际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带领当当公司以及团队不断发展壮大”。

在他“被迫”离开当当的几年里,他看着“当当一而再、再而三地错失战机、背离当当初心越行越远”,感到“无比痛心、无法容忍”,他5 年前布局的出版、电子书、网络文学等多项业务,“这每一个领域本来都有机会增长出一个新的当当网”,但都被错失。

他言辞激愤,“再这样不思进取自甘堕落,再这样玩弄权术争权夺利,再这样刻薄对待股东,员工,伙伴和用户,何谈公司价值?哪来当当的明天?我个人二十年的心血付之东流固不足惜,可数十位小股东身家性命与当当捆绑在一起,他们的权益如何保障?”

所以,他必须站出来。

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 iFeng科技 ”。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 凤凰新闻客户端 订阅凤凰网科技。

责编:于雷 PT032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