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探访当当网:静安中心安保加强,李国庆两条路可进入公司
科技

实地探访当当网:静安中心安保加强,李国庆两条路可进入公司

2020年07月07日 17:56:44
来源:野马财经

作者 | 郝美平

来源 | 野马财经

李国庆二闯当当,带着二十多人,撬开当当保险柜拿走了资料,称“接管当当并开始办公”。这厢李国庆已经给自己“黄袍加身”,那厢却传出李国庆被警方带走。

现在当当到底谁当家?夫妻股权纠纷引发的当当闹剧何时休?

当当网的控制权争夺战还在继续。7月7日,当当网官方发布微博,称李国庆带着二十多人二闯当当,撬开保险柜带走了资料。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实地探访当当网所在的静安中心,安保严格,非本楼员工不让进入,工作人员称对李国庆再闯当当不知情。

当当网总部所在的静安中心

值得注意的是,李国庆欲进入当当办公室,可以从大厦正门进入,也可通过地下停车场而后进入当当公司总部所在的21层。

二闯当当,定要当家!

相似的剧情,曾在1个多月前上演。彼时,李国庆带着6名大汉,闯入当当办公区,抢走几十枚公章、财务章。

两次闯当当,李国庆的诉求只有一个:接管当当。 本来,李国庆欲通过离婚解决公司控制权的问题,不过离婚太难,一波三折,一拖再拖,李国庆直言:“我已经离家出走,独居了2年又5个月,我现在啥也不求了,就求一个离婚,离婚不行吗?怎么这么难……”

离婚看来是个漫长的拉锯战,软的不行来硬的,李国庆选择武力拿回控制权。

4月26日,李国庆上门抢当当公章,并张贴《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列举了俞渝给公司和其他股东造成的7项损害及影响,称“李国庆已于2020年4月24日召开临时股东会,作出决议:公司依法成立董事会。由李国庆、俞渝、潘跃新、张巍、陈立均担任董事。并在当日召开了第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与总经理”。

眼看十几枚公司的公章、财务章被抢走,李国庆还成立董事会当董事长,当当选择报警。 不过6月13日,李国庆“抢公章”一事结案,朝阳分局的调查结果是李国庆方面没有违法行为。

随后,当当网回应称,已提请行政复议。

既然“抢公章”不违法,李国庆重走旧路,7月7日凌晨,再次领人二闯当当,连资料文件一并拿了回来。

李国庆也发微博称,公司正常运营,“有盖章或者付款的需求,请联系我或者赴新当当新总部。当当上下游合作伙伴也不要担心,货款正常结算,对接人不变。”

话虽如此,但是经此闹腾,当当和上下游供货商的工作对接可能要打摆子。毕竟,俞渝目前在形式上是当当的主人,但是没有公章合同难签;李国庆的身份又十分尴尬。

对李国庆再闯当当,当当网回应称,李国庆被警方带走。

以退为进拉人心

不过李国庆在微博持续发声。一方面表示当当正常运营,另一方面给小股东、同事发千字长文拉拢人心,称“ 李俞之争,吃瓜群众只不过当成八卦在看,可对于我及众多小股东来说,这是一场自救运动 ,既是挽救我自己的权益,挽救小股东的权益,更是挽救当当,挽救未来,同时也是挽救俞渝,如果业务衰败,公司价值缩水,霸占再多股权也如同废纸。”

李国庆进一步解释,称在被迫离开当当的几年里,当当一再错失机会。 从“出版,电子书,网络文学,影业ip,实体店,文化地产,时尚自有品牌百货等,这每一个领域本来都有机会增长出一个新的当当网,本该获得老当当纸书同等的利润。”

李国庆认为当当的当务之急是“在确保纸书市场份额的基础上,必须推动当当实现业务升级和转型。”不过, 李国庆也自称在带团队方面有不足,所以拟提请董事会,辞去当当CEO职务,仅保留当当董事长一职。

按照李国庆的说法,当当已经在其安排下进行相关部署。所在,现在的问题是, 李国庆要“正式接管”当当,法律究竟认不认?

长期研究企业管理的一位人士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 现在李国庆“强行”接管当当是单方面行为,最终李国庆能否真正接管当当,还是取决于其股权份额的多少。

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则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目前当当的股权纠纷以及后续衍生的纠纷,都是企业内部的事务,并且双方你来我往都主要是舆论战,并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所以, 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是走诉讼流程,法院当庭审判,双方充分举证。

那么现在李国庆和俞渝在当当网的持股情况到底如何?

按照李国庆在《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中信息,李国庆与俞渝合计持股91.71%。其中,李国庆实际持股45.855%,另有两个股东支持李国庆,所以李国庆实际获得53.87%的支持。

不过,据《北京商报》报道,当当副总裁阚敏透露,目前当当网,俞渝持股52.23%,李国庆持有22.38%;两人的孩子持股18.65%,由父母各自代持50%;当当的两个合伙公司分别持有3.58%和2.93%的股份。

“被出局”的掌门争夺战

目前,李俞之争的焦点就是股权,毕竟股权的多少决定了谁能真正当家。而李国庆和俞渝如今的纷争,在创业之初就埋下隐患。

1999年,李国庆和俞渝赶上中国互联网第一轮创业大潮,创办了当当。一年后,二人拿到了来自IDG、软银等投资机构的800万美元首轮融资。2006年,当当第三轮融资时,估值已达2.25亿美元。 2009年,当当创办十年之际,实现盈利。

紧接着2010年,当当成功登陆纽交所,市值超过23亿美元。当当高速发展的前十年,也是李国庆和俞渝夫妻联手,和谐造富的十年。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不过下一个十年,不论对于当当还是李国庆夫妇,似乎都不顺利。当当先后经历退市、私有化、出售给海航未果以及李国庆退出、直至如今夫妻高调反目等波折。

2014年,后起之秀京东、阿里先后在纽交所上市,虽然当当在电商市场也做出了一些成绩,但是已经被阿里和京东等电商给市场带来的巨大的憧憬稀释了。

2015年,适逢中概股的私有化热潮,当当在当年抓住了这一潮流,以5.6亿美元的市值整体私有化,相比上市之初的23亿市值,已经缩水75.6%。

私有化之后,当当的业绩稳中盈利,从2015年净利润9200万元增加到2018年净利润4.25亿元。然而相比京东、阿里、以及拼多多等电商的高速发展,当当业绩并不抢眼。

随着当当私有化,投资机构闻讯而来,试图收购当当,这其中就有差点要收购成功的“海航系”。

2018年4月,“海航系”旗下的天海投资(600751.SH)披露资产重组预案,表示初步估值75亿元收购当当,此外,海航集团对当当的收购整体交易对价达90亿元。这笔对价相比之前当当私有化时的5.6亿美元市值,已经翻倍。

不过随着海航自身的资金困局,原计划的收购流产,当当被放弃。接着2019年2月,李国庆宣布退出当当。 俞渝在媒体采访时曾透露,早在当当私有化之时,李国庆已经淡出管理层。

在当当上市之后,从2011年到2013年,当当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也是在此期间,夫妻二人在当当的经营中,分歧日渐明显。 李国庆主张品类扩张,而俞渝相对保守,坚持小而美的经营。

2010年当当上市之际,李国庆持股38.9%,俞渝持股4.9%。李国庆还是不折不扣的当当掌门人。 如今,天眼查显示,俞渝持股当当64.2%,李国庆持股比例27.51%。

李国庆曾多次表示,是俞渝“逼宫”,自己才让位的。2019年7月,李国庆被逐出当当,李俞之争透明化。

如今,不论是俞渝还是李国庆,关注的焦点都是股权的分割。 6月15日,李国庆和俞渝离婚案于北京东城区人民法院二审开庭,俞渝方面在庭审中,力证双方感情没破裂。李国庆则表示:“俞渝要求我接受25%股权就和平离婚,我拒绝同意,我要求平分。平分后公司谁管理尊重全体股东决议。”

李国庆单方面宣布接管当当之后,道歉表示股东没有错,员工没有错,是“我们夫妻股东之间没有做好”,并表示会辞去当当CEO一职,仅担任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