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带货都这样了,广告法还不出来走两步么?
科技

直播带货都这样了,广告法还不出来走两步么?

2020年05月25日 20:00:27
来源:花儿街参考

花儿街参考 · 出品

作者 | 熟澍

1

李小璐迄今为止,唯一的那一场直播带货中,她推荐了一款面霜,一种有一克拉钻石磨成粉加里面,券后才卖119的面霜。

推荐这款面霜时,李小璐的表情是自信的,仿佛面霜里真的有一张钻石鉴定证书那样的自信。

但是李小璐再自信,也比不上网红穆雅斓的自信。

千万微博粉丝的网红穆雅 斓,在直播时,称其推荐的产品获得过“诺贝尔化妆学奖”。

是的是的,是化妆学奖。瞬间觉得研读诺贝尔数学奖的靳东,还是保守了。

如果吴承恩能穿越过来,看看这些美妆直播,他一定能把《西游记》里仙丹的功效,写的更好一些。

建议李小璐和穆雅 斓有空都可以阅读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其中明确规定, “发布虚假广告,欺骗、误导消费者,使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由广告主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前款规定以外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仍设计、制作、代理、发布或者作推荐、证明的,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2

作为知名带货主播,权衡道歉的艺术也是薇娅的日常。

她曾经因在直播间涉嫌鼓动九阳换代言人,得罪了九阳代言人邓伦的粉丝。

面对饭圈扑面而来的压力,薇娅本人,立刻在自己的微博上郑重地道歉了。

薇娅再次道歉,是因为直播中销售的自家店铺衣服涉嫌抄袭,衣服的设计属squarecircle品牌原创。

在该品牌发了律师函之后,薇娅所在的公司,发布了致歉声明,然而squarecircle并不买账。“用一个几乎没有粉丝、没有关注度的企业官微来发布道歉声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你们直播动辄观看人数上千万,而把辐射范围仅为200多人的账号做为公布道歉的地方。”

在舆论不停地喊坚持亲自选品的她出来回应一下后,薇娅才用个人微博转发了公司官方微博发出的道歉声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平台内经营者实施侵犯知识产权行为未依法采取必要措施的,由有关知识产权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十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的罚款。

3

在一些特殊行业,《广告法》的规矩是十分严格的。

比如,烟草不能做广告,医疗药品不能说功效不能说治愈率不能请代言人。

保健品不能请代言人,还不能“声称或者暗示广告商品为保障健康所必需 ”。

金融行业,理财产品不能承诺收益率,不能明示暗示保本无风险。

酒类广告不能出现饮酒的动作。

上海海王星辰药房有限公司一定是清楚规矩的,但大概率上也算清楚了违法的成本。

这家公司策划过一场“有球必硬、夜夜激情”为主题的网络直播。

在直播中,公司邀请了男科医生、网红主播、电视主持人等作为嘉宾参加。

直播现场布置了道具,采用嘉宾和主持人互动的方式,对处方药“万艾可”的功效、使用方法、有效率等进行了非常暧昧的宣传,大家的台词里也时不时出现,“挑逗男性、制服诱惑”。

伴随着处方药“万艾可”秒杀优惠销售活动,这场直播的氛围被推到最高潮。经统计该直播活动在线观看人数达15余万人。据说处方药的价格高昂,最高利润可超过90%。

而因为这场违法的直播,海王星辰最终受到的处罚是,70万元。

如果没有赶上处方药“万艾可”秒杀优惠销售活动,不要遗憾,你还可以去李湘的直播间买羊肚菌。

主持人李湘,号称转型成直播主播最成功的明星,在自己的直播间告诉大家,羊肚菌补身体是“最”好的,增强抵抗力、益肠菌、助消化、补脑提神、补肾壮阳……

李湘的羊肚菌,对于身体的滋补还是不够彻底。

号称拥有十多年跨国企业和世界五百强企业品牌管理经验的,前歌手现主播吉杰,在推荐某果蔬纤维素的时候,堆砌了“美容排毒瘦身”一系列夸赞后,信誓旦旦地向大家保证,“碱化体质”,可以“远离癌症,远离疾病”。

像海王星辰那样,敢于在处方药领域疯狂试探的只是极少数,但如果把频道切换到羊肚菌、果蔬纤维素这样的保健品领域,你会发现,待割的韭菜棵棵相同,卖保健品的镰刀各有各的神奇。

《广告法》规定,保健食品广告不得含有下列内容:(一)表示功效、安全性的断言或者保证;(二)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三)声称或者暗示广告商品为保障健康所必需;(四)与药品、其他保健食品进行比较;(五)利用广告代言人作推荐、证明;(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禁止的其他内容。保健食品广告应当显著标明“本品不能代替药物”。

4

这些明晃晃的法条规定,然而,除了海王星辰,我没听说哪家企业因为直播中违反《广告法》遭到处罚。

这也许是商家们一定要直播的重要原因。

毕竟,做市场调研、做消费者访谈、想广告创意、挑选代言人、拍摄广告、提交广告审查、选择广告点位、谈判产品进入渠道的政策和成本、挑选产品摆放货架位置、巡查产品销售渠道、跟踪产品销售数据、制定产品促销策略、进行产品推广等等,这一系列工作繁杂琐碎又漫长。

而直播,显然简单得多。你有个淘宝天猫抖音京东拼多多店铺,你可以把所有营销预算都花在和李佳琦、薇娅合作上,还能将营销预算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做广告费,一部分作为销售商品的主播分成。

在直播带货中,处于信息劣势地位的消费者往往在“全网最低价”“限量秒杀”等言语引导下“冲动消费”,这也使主播更倾向使用“极限广告词汇”博人眼球、提振销量。

市场人的说法,简直是最佳的“品效合一”。

而且,不管你怎么“品效合一”,似乎都能绕开被《广告法》追杀的风险。

不得不说,刚刚因为520的玫瑰翻车,自掏腰包多赔了用户100多万真金白银的老罗,还是一直要脸的。

在自己的直播间,助手在介绍一款茶可以防辐射,老罗本能的打断了他,却欲言又止,在助手的死亡凝视中,老罗结结巴巴地说:“防辐射,大家可以…可以参考一下。”

在遥远的2015年,在方舟子和打假人士王海的共同努力下,罗永浩把锤子手机的宣传语,从“东半球最好用的智能手机”改成了“全球第二好用的智能手机”,但依然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确认为虚假宣传并责令整改。

“最大”、“最好”等最字组合,“首家”、“首位”等首字组合,“销量第一”、“排名第一”等一字组合,“国家级”、“世界级”等级字组合,都有被处罚的风险。

老罗在直播间,整出了一条新方法,在提到“第一”这些广告法的敏感词汇时,他拿一支笔,在这些敏感词汇上画了一条细细的红线。

罗永浩有多生不逢时?当他终于熟练掌握了广告法后,他忽然进入了一个,大家都当广告法不存在的领域。

贪财好色的花儿街致力于为大家带来更有价值的阅读。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花儿街参考,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