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动全球的Moderna,究竟是只怎样的“神兽”?
科技

牵动全球的Moderna,究竟是只怎样的“神兽”?

2020年05月21日 22:22:55
来源:华尔街见闻

导读:对Moderna之类的公司要非常小心。当然伟大的公司都是从“野路子”里来的,科学的进步需要Moderna这样的公司。但投资追求的是大概率,而不是小概率。

周一美股盘前,美国制药商、生物技术公司Moderna在其官网发布了一份关于新冠疫苗实验的“完美数据”,带动其股价盘前急涨近40%,全球为之兴奋,油价一度暴涨逾10%,欧美股市集体大涨,道指涨超千点,黄金暴涨后暴跌近40美元。

但短短一天后,周二业内人士们进一步验证Moderna公布的数据后,发现其疫苗实验数据有不少值得质疑的地方。市场也随之急转直下,Moderna周二收盘股价大跌逾10%,跌破其发行价(76美元/股)。

图:Moderna的股价已经基本回到了“好消息”发布之前的水平

01

为什么会这样?

除了纯科学方面的质疑之外,造成市场对Moderna“好消息”感到失望的,还有金融层面的因素。

首先,Moderna在周一宣布可喜成果的同时,向监管部门递交了文件,计划以每股75-77.50美元的价格发行12.5亿美元的新股。

另外,数据显示Moderna的股价在周一暴涨后,有人在高位抛售了价值逾10亿美元的股票。这些股票在每股75美元至77.50美元之间被抛售。

而抛售这些股份不是别人,而是Moderna的CEO Stephane Bancel(史蒂芬/斑骚),而斑骚就是周一在CNBC上宣布Moderna可喜数据的人。同时在进行抛售的还有一家名为Flagship Pioneer的神秘公司,这家公司是Moderna的最大股东,而控股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也正是斑骚先生。

图:Moderna首席执行官Stephane Bancel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数据“再好不过了”。

市场得知这一消息以后都炸毛了:Moderna这波操作明显就是先“放料”推高股价,然后再在高位抛售和发行新股。如果Moderna的高管对未来疫苗进展有信心,为什么现在就开始抛售?

更加让市场觉得诡异的是,目前在白宫不领工资,“免费”领导美国新冠疫苗项目的负责人Moncef Slaoui,在此前是Moderna的高管。Slaoui在周一Moderna股价创出历史新高的时候宣布,自己持有价值1240万美元的Moderna股票期权,为了防止利益冲突,期权将被“立即”出售。5月15日“上任”的Slaoui,选择出手的时机可谓是“神来之笔”。

02

未来如何演变?

Moderna成为本轮疫情中的先锋公司,多少是有些让人意外的。

首先,这家“领跑”的美国公司,从诞生至今的10年间,没有一款药物获得过上市批准,10年以来的成绩单是零分。

更为重要的是,在本轮“战疫”中,Moderna的路子也很野:公司在2月7号就将第一批疫苗生产完毕,是不是很牛逼?然后紧接着在3月份就开始了人体试验,那张震惊全球的人体试验照片就是这家公司的“功劳”,速度快不快?同时Moderna也创造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款不经动物试验直接上人的疫苗研发“先例”。

在超级领跑过程中,Moderna还给自己留足了“后路”:公司在最近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中写道:

“我们可能无法及时生产出一种能够成功治疗这种病毒的疫苗。”

意思是到时候投资者们的钱打水漂可不要怪我,我已经在监管文件中对风险进行了充分披露。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次领跑的新冠疫苗的美国公司,是一家10年时间里没有成功研发出一款可以上市产品的初创公司,美国的超级药企们都躲到哪里去了?

美国强大的医疗研发在新冠疫苗研发方面,嘴上说全力以赴但背后有充足的动力消极怠工。主要原因是美国药物研发力量基本上掌握在私人手中,私人药企做事不是集体福利最大化,而是利润最大化。而新冠疫苗无法提供这样的激励机制,原因有二:

1. 新冠疫苗研发的前期投入巨大,但是后期作为全民紧急免疫用品,药企面对的是政府定价,很难做出超额利润,而美国药企的模式就是超额利润,因为药物从研发到正式上市环节众多复杂,整个过程失败率很高,必须有超额利润才能保证商业模式长期正常运行。所以我们看到很多美国药企就是做做样子,根本没有动力真的下血本去研发。而特朗普在上周五表示,他正在考虑是否可能免费提供新冠病毒疫苗。

2.即便最后成功,且政府允许获得超额利润,到疫苗真正上市时,美国人或都以完成“集体免疫”,抑或是病毒发生根本性变异,让疫苗无用武之地。所以对于未来前景的不确定性,也让美国私人药企变得畏手畏脚。

从目前来看,虽然美国人离“集体免疫”还很远,但是病毒已经发生变异的证据却越来越多。

美国研究人员早在4月的时候就发现,纽约及东海岸的多数病毒株的类型与西海岸不同。纽约的伊坎医学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在对病毒基因组进行分析后发现,美国东西海岸的病毒株有差异。需要指出的是,这是华尔街狼王Icahn捐助的一家医学机构。而狼王此前接受采访时称:

我捐助过很多顶级医疗机构,所以我能够跟很多医学领域的顶级人物“聊上天”,他们认为人们认为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再出去玩,回到过去正常生活的想法过于乐观了。新冠是他们见过的最具传染性的病毒。

另外,剑桥大学科学家发现,有三种不同的病毒株可以解释世界上大多数病例。

但需要指出的是,剑桥大学当时的研究以上结论只是基于病毒早期扩散的160个样本分析而来,时间跨度仅为2019年12月24日至2020年3月4日。当时剑桥遗传学家彼得·福斯特博士就明确表示:

新冠有太多的快速突变,难以非常清晰地追踪家族树。

目前有更多的经验性证据表明,病毒已经发生了更多变异。

在5月19日的《新闻1+1》节目上,中国国家卫健委救治专家组成员邱海波介绍了黑龙江、吉林两省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与湖北病例的区别:

第一, 从基因的测序来讲,吉林和黑龙江的病例多数是输入相关病例,跟输入病例的病毒完全一致,跟湖北本土病例的病毒不太一样。

第二, 从临床上看,黑龙江、吉林两省确诊病例的病程潜伏期较长,病人没有症状,造成一些家庭聚集性传播。

第三, 黑龙江、吉林两省确诊病例的临床症状不太典型,发烧的病人不是太多,有不少病例都没有发烧,就是乏力或者有点咽痛的表现。而武汉病例的临床特点是病人多器官受累,不仅仅是肺受累,还往往有心肌、肾脏、肠道的损害,而输入关联病例往往以肺的损害为主,很少心脏损耗、很少有肌酐蛋白损伤的标志,而且很少看到有肾脏损害或者肠道损害。所以临床的损害以肺部为主,单器官为主,不是多器官的模式。

第四 ,黑龙江、吉林两省确诊病例病毒携带时间较长。在武汉,患者一般有症状以后,一周或者顶多两周他的核酸就转阴了,而黑龙江、吉林两省输入关联病例核酸转阴速度也比较慢。比较好的一点是,黑龙江、吉林重症病例的比例比武汉低,发展成重症的比例不超过10%,另外治疗反应相对也比较好,这样病人对抗病毒,包括中医治疗更有信心。

03

投资策略

对Moderna之类的公司要非常小心。

当然伟大的公司都是从“野路子”里来的,科学的进步需要Moderna这样的公司。但投资追求的是大概率,而不是小概率。

Moderna目前主攻的是RNA(核糖核酸)疫苗、这类疫苗是人类从未批准使用过的新型疫苗,尽管其具有各种巨大优势,但人类科学前进的经验告诉后人,新兴事物最终成功是小概率事件,大多数的尝试最终都将以失败告终。

同时,疫苗进展对于市场的影响从Moderna这次的“好消息”上已经可见一斑,正如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近日所言:

经济将会复苏,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可能会持续到明年年底。我们真的不知道。假设没有第二次冠状病毒爆发,我认为您会看到今年下半年经济稳定复苏。为了使经济完全康复,人们将必须充满信心,这可能需要等待疫苗的到来。

……

现在对美国经济而言,最重要的数据是与新冠疫情大流行有关的“医疗指标”。

从传统疫苗的开发时间上来看,从零开始研发一款疫苗,一般需要8到20年。当然,之所以Moderna的前高管成为白宫的疫苗研发的负责人,主要是因为Moderna的RNA(核糖核酸)疫苗的一大特点是快!

但即便是以人类历史上最快速度研发,RNA疫苗真正得到充分验证,可能要等到2021年初或年中。即便通过验证阶段,光是全球量产和大量分发和注射所需要的时间都要以年计。

在整个过程中,还会传出各种“利好”消息,让市场情绪不断在“希望”和“失望”之间摇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