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平衡的拼多多和“哲学家”黄峥
科技

寻找平衡的拼多多和“哲学家”黄峥

2020年04月26日 10:09:00
来源:资本侦探

©️资本侦探原创

作者 | 鸿键

拼多多最近是行业和资本市场的明星。

在日前宣布和国美达成全面战略合作后,拼多多股价屡创新高,最高时达53.67美元。截至4月24日收盘,拼多多的股价为49.57美元,市值达576.18亿美元。

4月25日,也就是宣布牵手国美后不久,拼多多发布了2019年的年报,随年报一同发出的还有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第三封致股东信,两份内容都有充足的信息量。

关于拼多多的年度业绩情况,其3月发布的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已有涉及。不过,将各项财务数据和相关事件放在以年为单位的时间尺度下来对照,能以更开阔的视角来观察这个颇受追捧的电商新贵。

逐渐找到平衡

年报显示,2019年,拼多多取得营收301.4亿元(单位为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129.7%。虽然增速不及前两年那般凶猛,但一年翻一倍多的增长仍是惹人艳羡的成绩。

拼多多早期有过自营业务,但2017年完全转为平台模式。在财务数据上,2018年之后拼多多的营收来源只有在线营销服务收入和交易佣金收入。

2019年,拼多多的在线营销服务收入为268.1亿元,同比增长132.8%,占总营收的比例为89%;交易佣金收入为33.3亿元,同比增长107.4%,占总营收的比例为11%,相比2018年的12.2%有所降低。

在GMV方面,2019年拼多多的GMV为10066亿元,同比增加113.4%。

结合营收结构中佣金占比的降低,可以看到拼多多仍在积极迎接商家,未通过提高佣金率来从GMV中获取收入增长。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平台年活跃商家数超过510万,较上年同期的360万增长41.7%。

盈利方面,拼多多2019年的毛利润为238亿元,毛利率为79%,相比去年的77.9%有所提高;归属于股东的净亏损为69.7亿元,净亏损率为23.1%,相比2018年的净亏损率78.5%收窄。

亏损主要来自销售及市场费用,这点从拼多多在补贴和营销上动作不断可以看出。2019年,拼多多的销售及市场费用为271.7亿元,同比增长102.2%;一般及行政费用为13亿元,同比降低79.9%。财报显示,该项费用的降低是由于公司在2018年一次性计算了向员工发放的股权激励;研发费用为38.7亿元,同比大增246.8%。

拼多多全年的经营费用率为107.3%,相比2018年的160.2%有所降低。

在各项费率层面,拼多多2019年的销售及市场费率为90.2%,相比上一年的102.5%有所降低;一般及行政费率为4.3%,相比上一年的49.2%大幅降低;研发费率为12.8%,相比上一年的8.5%明显提高。

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年底,拼多多共有员工5828人,其中有3613名员工为研发人员,占了总员工数的62%。

在活跃买家数方面,截至第四季度末的的12个月内,拼多多的年化活跃买家数达5.85亿,同比增长39.8%;人均年消费额为1720.1元,同比增长52.6%。

人均年消费额增速大于年化活跃买家数增速意味着,在拼多多用户增长的同时,消费能力强的用户占比在提高。换句话说,从财务表现上看,拼多多确实渗透进了”五环内“。

不过,相比天猫和京东,拼多多的人均年消费额还有很大增长空间,这也是为什么拼多多要牵手国美。

相比其他品类,家电、3C类产品更高。国美是该领域的老玩家,能为拼多多带来品牌背书,帮助其吸引高净值人群和拉动客单价。虽然苏宁和京东在家电、3C领域更占优势,但苏宁已经站队天猫、京东又是竞争对手。在此背景下,拼多多能够联手的只有国美。

在拼多多最新的股权架构中,黄峥的持股比例为43.3%,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1.3%,投票权达88.4%,同比下降0.6%。不过,黄峥持有的B类股票数量与上市时一致,持股比例和投票权下降主要是由于拼多多今年3月完成了一笔11亿美元的定增。

腾讯为拼多多的第二大股东,其持股比例为16.5%,拥有3.4%的投票权;其次为高榕资本(Banyan Partners Funds),持股比例为7.7%,拥有1.6%的投票权;红杉资本(Sequoia Funds)持股比例为7.0%,拥有1.4%投票权,沈南鹏个人持股比例为4%,投票权为0.8%。

总的来说,拼多多的年报传递出了几个关键信号:

营收仍在高速增长,但亏损在收窄;

在补贴活动持续的同时,销售及市场费用增速放缓,费率降低,反映出拼多多在费用控制上的成效;

从持续推行补贴策略来看,拼多多试图实现“补贴-增长”的正反馈循环;

拼多多人均消费额有所提高,但与天猫、京东仍有较大差距,需通过与国美的合作实现进一步拉升。

“哲学家”黄峥

从媒体报道的情况来看,相比年报,黄峥的致股东信得到了更多关注。这不仅是因为拼多多业绩已经在上次的四季报中有所提及,还跟黄峥的个人表达风格有关。

相比前两封致股东信,黄峥这次几乎没有怎么分析拼多多,而是以大篇幅谈论新冠疫情对人类社会的影响,信中提及爱因斯坦的E=MC²方程、热力学定律、黄峥本人对于时间、概率、不确定性的思考等等,让这份本应充满商业表达的致股东信多了许多哲学意味。

关于黄峥的这份致股东信,舆论中有人斥其“故弄玄虚”,也有人认为这份信显示了黄峥的前瞻性。孰是孰非,各有判断。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是一个更真实的黄峥。

黄峥一直有自己的个人公众号,但由于无法直接通过搜索“黄峥”找到,加上更新频次低,所以知道的人不是太多。

在这个公众号里,黄峥记录下了自己对资本主义、创业、投资、幸福的思考。在公众号简介中,黄峥希望自己的思考在几十年后能像巴菲特给股东的信一样,依然可读。

黄峥上一次更新这个公众号已经是2017年的事,随着拼多多2018年在纳斯达克上市,黄峥和巴菲特一样开始写股东信,而这一次的股东信似乎更贴近他想要的表达。

26岁时的黄峥和巴菲特共进午餐

在信中,黄峥主要表达了他对时间的谦卑与感恩,表示新世界正在加速形成,在新世界中,新物种和新生物将诞生并茁壮成长,这是自然规律,并非个人意志所能阻挡。

若将黄峥的表达收窄至商业语境,并放到未在信中提及的拼多多和电商行业上的话,大概会指向这样的观点:行业变迁不可阻挡,旧有规则将被颠覆,而拼多多是时间洪流中的“新物种”实验。

黄峥曾在前两封致股东信强调了拼多多的“新电商”定位,并指出零和竞争的帝国式思维、“二选一”等旧规则不可持续。从这次的股东信来看,黄峥将此前的观点放到了更宏大的框架里思考,并以更谦卑的姿态探索未来。

这位身价千亿的学霸80后和拼多多所呈现出的“下沉”气质区别巨大,但又有着微妙却紧密的联系。

在这次的股东信中,黄峥引用了诗人穆旦的《冥想》,看上去十分像是在借此抒怀:

“我冷眼向过去稍稍回顾,只见它曲折灌溉的悲喜,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不过完成了普通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