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财报背后:骑手成本410亿,外卖小哥们一举分走了佣金的83%
科技

美团财报背后:骑手成本410亿,外卖小哥们一举分走了佣金的83%

2020年04月01日 15:20:23
来源:科技考拉

文|杨舒芳

原创|科技考拉

3月30日,美团发布2019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财报。

这是一份亮点颇多的成绩单。2019年美团实现实现收入975亿元,323亿元的毛利总额同比增长高达114.0%,并第一次实现了全年盈利。有媒体评价2019年为美团“成立十年中最好的一年”。

我们从财报以及美团的业务布局和抗疫表现出发,综合分析了几项外界较为关注的事情。以及,美团预估的2020年第一季度亏损可能,到底值不值得担忧。

外卖小哥们一年赚走410亿,占到佣金8成多

你可能听过一个段子。新冠疫情发生后,不能开工的健身教练和没有生意的房产销售们,都转行去送外卖了。

实际上,在疫情期间转行成为外卖小哥的人并不在少数。美团方面的数据显示,从1月20日到3月30日,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美团平台上新注册且已有收入的新增骑手已经有45.78万人。

这是移动互联网生态下的一个特色现象——经济环境面临危机时,外卖小哥成了一种新的避险职业。

你可能不知道,外卖小哥们每年可以从美团赚走多少钱。根据美团财报,2019年的餐饮外卖骑手成本高达410亿元,而美团外卖的整体佣金收入是496亿元。也就是说,外卖小哥们的工资,就占了佣金的83%。

表面上看,这似乎很难理解。当前外卖平台的佣金比例普遍在15%以上,看起来是很赚钱的生意,怎么会把83%都用来给小哥们发工资呢?

但其实,大家只需要注意到一件事情,就能明白其中的原因了:你点外卖的时候,是不是时常会遇到免配送费或者配送费只要2、3块钱的情况?那么这种时候,外卖小哥就会白跑一单吗?

当然不是。骑手每单的收入是相对固定的,据说大多数城市每单在8元左右,另外专职骑手们还会有底薪和绩效。这中间的差价,就需要美团用佣金去补上,最终配送费成了佣金的支出大头。

如果要研究每种工作付出和回报之间的相关性,外卖小哥一定是正相关系数较高的职业,几乎是“努力必有收获”的典型。

美团发布的《2019年外卖骑手就业扶贫报告》显示,2019年在美团平台就业的外卖骑手共有398.7万人,其中25.7万人是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让人雀跃的是,这些骑手中已有25.3万人实现脱贫,脱贫比例高达98.4%。

这就解释了“外卖骑手”这个新兴职业,为何能够在短短几年时间内获得官方认可,甚至成为热门职业。3月初,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与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的16个新职业中,“网约配送员”的工作范围就包含了“外卖骑手”。

佣金占比下降,被疫情验证的商家数字化价值

时间回到2019年12月17日的外卖产业大会上。

美团高级副总裁兼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提出要在未来5年“助力千万商家打造‘下一代门店’,外卖产业发展重心将由需求侧转向供给侧”时,还没有人能预计到,一场影响全球的疫情会成为2020年的开篇。

按照王莆中的思路,“下一代门店”的核心是要把原来以堂食为主的门店通过软硬件改造和经营管理模式迭代,升级为同时具备线上和线下运营能力的门店。

在这次疫情中,“下一代门店”的必要性已经得到充分验证。我们看到,多家原本只做堂食的大牌餐厅,都不得不放下高冷姿态,紧急上线外卖服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较早开始布局外卖的商家,受到的影响则要小很多。

对于餐饮行业来说,线上渠道和能力在平时或许只是出餐量的其中一部分,但在特殊时期,几乎就成了全部的营收来源,甚至是救命稻草。

实际上,对于外卖产业的发展重心要向商家侧转移这一点,美团很早就有了清晰的认知,并且在不断进行供给侧数字化的尝试,帮助商家提升订单能力。这一点,我们也可以在财报中看到体现。

一方面,美团的佣金占比在继续下降。2019年佣金占收入百分比是67.2%,上一年度这个数字是72.1%。

另一方面,在线营销服务的营收规模在快速攀升。

2019年在线营销服务营收158亿元,同比增长69%,增速远高于佣金。其中,到店和酒旅业务的在线营销服务营收为105亿元,同比增长57%;餐饮外卖业务的在线营销服务营收为51亿元,同比增长高达122%。

必须说明的一点是,财报中的“在线营销服务”这一类目,指的并不是简单的广告营销,而是通过为商家提供数字化能力,达到提高门店经营效率和管理能力的目标,最终实现实现订单量扩张、用户留存率和复购率提升。

这是美团作为平台的价值之一:通过平台的数字化赋能,使得商家只需要专注门店和餐品,而不必成为全能。整个餐饮生态得以实现进一步的精细化分工。

一次“物超所值”的预亏

我们留意到,美团在财报中预估,今年第一季度很可能出现亏损,而作为核心的外卖业务自然也会在一季度大概率亏损。

从各个行业对比来看,餐饮、旅游和线下的健身房、培训班、舞蹈班等,是这次疫情中受损较为严重的行业,不少商家甚至已经挂出了转让或关店公告。

行业的整体下行压力,美团决定帮中小商家们尽力扛一扛。从多个角度,我们都可以看到抗疫给美团带来的财务压力。

首先是骑手成本的增加。

疫情期间大多数人都选择居家隔离,外卖小哥成了用户与外界之间的物资通道,配送需求变得繁重而密集。矛盾的是,由于不少县市都实行了进出交通管制,很多外卖小哥被困在老家而无法返城,骑手成了最紧缺的资源。

为了激励小哥们在疫情期间的奔波,除了保证骑手的正常收入外,美团还给出了相当数额的额外补贴。

但在商家侧,美团外卖则给予了返佣的扶持政策。前面提到,正常情况下,外卖骑手成本已经占据佣金收入的83%。那么,当美团在向商家返佣的同时,又要付出更高的骑手成本,出现亏损显然是正常的。

其次是商户端的补贴扶持政策。

从武汉地区免外卖佣金,到向受疫情影响较大的餐饮外卖商户返还不低于3%~5%的外卖佣金,美团外卖首先对佣金收入下了手,从而直接减少了商家在疫情期间的负担。尽管,对美团自身而言,佣金背后还藏着骑手成本这项刚性支出。

另外,对疫情期间的餐饮行业来说,外卖业务几乎成了全部的收入来源和救命稻草。美团外卖发起的“春风行动”中,还包括每月5亿元的流量红包以及4亿元的商户补贴,以实现向商家输送流量、刺激用户下单。

从结果来看,这些补贴政策和投入的效果非常明显。“春风伙伴联盟”的数十万商家中,首批联盟商家的平均营业额增幅超过了80%。

以及,在抗疫一线的直接投入。

在疫情严重的两个多月中,美团向武汉的医护人员送出了超过9万份免费“医护紧急专供餐”,联合邮储、光大等银行合作伙伴提供200亿元规模专项优惠贷款,并捐赠2亿元设立了全国医护支持关怀专项基金。

如果说,在逐步成为城市新基础设施的过程中,美团已经反复证明了自己的价值;那么在这次疫情中,美团还同时证明了一家全民公司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和担当——美团一季度可能出现的暂时财务亏损背后,是数以百万计撑过疫情影响、免于闭店关张的中小商家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