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于马斯克还是孙正义?一家明星太空互联网公司的破产疑云
科技

败于马斯克还是孙正义?一家明星太空互联网公司的破产疑云

2020年03月26日 19:04:02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种种迹象显示,OneWeb的破产看起来并不简单。这家太空互联网公司究竟发生了什么?

文 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雷生

编辑 丨李薇

头图来源 丨 俄罗斯联邦航天局网站

2020年3月20日,一枚巨大的联盟号火箭竖立在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的发射塔架,整流罩内,34颗卫星等待升空。

然而,点火指令未到,这些卫星先等来的,是自己所属的太空互联网公司被曝“正在考虑破产”的消息。

这家公司叫OneWeb。在近几年掀起的太空互联网热潮中,最具光环且进度靠前的公司有两家:一家是风头正盛的埃隆·马斯克创办的SpaceX,它的Starlink项目计划准备发射41927颗卫星;另一家就是OneWeb,它的第一代星座计划发射648颗卫星。

和马斯克一样,OneWeb创始人格雷格·怀勒(Greg Wyler)也是卫星通讯领域知名人物,曾一度负责谷歌卫星项目,更引人瞩目的是,OneWeb迄今为止已经获得约33亿美元融资,它的股东包括孙正义的软银、高通、空客、可口可乐等知名巨头。然而,这样一家明星公司,突然陷入破产危机。

不过,这场破产似乎早有征兆。

2020年3月10日,在美国“卫星2020”大会上,马斯克出人意料的谈起了破产。要知道,SpaceX在2019年完成了13次发射,占整个美国全年21次发射的三分之二;他的载人龙飞船在2019年3月首飞成功,并计划在2020年5月实现首次载人飞行;截止他参会时,Starlink卫星项目发射了5批共300颗卫星,马斯克成为全球拥有卫星最多的人。

就在这场大会的前一天,美国CNBC新闻称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SpaceX以每股220美元的价格批准了5.006亿美元的新融资,SpaceX此前宣称这一轮拟融资额为2.5亿美元,也就是说,SpaceX实际拿到的融资金额比计划高出一倍。

所以,风光无限的马斯克谈起“破产”让人感到意外。

在这段谈话中,马斯克首先否认了将Starlink从SpaceX中拆分独立融资,他认为这对于建设星座的融资非常重要,“有多少卫星星座没破产?零。”他列举了铱星、Orbcomm等公司的例子,这些建立了低轨卫星星座的公司都走向了破产,“SpaceX专注于不破产,在不破产类别中实现零的突破。”马斯克说。

也是在这场大会上,人们发现原本计划出席的OneWeb公司CEO阿德里安·斯特克尔(Adrian Steckel)消失了,代替出席的OneWeb高管坦言,阿德里安正奔波在为OneWeb融资的路上。

10天后,OneWeb考虑破产的消息被媒体曝出,这时人们才突然意识到,马斯克对破产的谈论原来意有所指。

OneWeb考虑破产的消息迅速成为焦点。因为眼下太空互联网正成为关注的热点,亚马逊、Facebook等众多互联网巨头以及中国、俄罗斯等多国企业和政府机构都在紧锣密鼓推进各自的星座计划。低轨通信星座的先驱者之一却在此时宣布考虑破产,多少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关于OneWeb破产的原因众说纷纭。种种迹象显示,这场破产看起来并不简单。OneWeb究竟发生了什么?

与马斯克的决裂

马斯克雄心勃勃的Starlink计划曾一度被认为是“抄袭者”,而那个被抄的“创新者”正是OneWeb。

时间回到2014年11月,美国《华尔街日报》曝出马斯克正与OneWeb前身WorldVu Satellites的创始人怀勒合作,两人计划发射700多颗价格低廉、仅有100多公斤重的小卫星,打造全球最大的卫星互联网。

马斯克随即在社交媒体上证实了SpaceX的确在考虑微小卫星星座计划,“我们会在两到三个月内对外宣布。”马斯克表示。

然而两三个月后,事情的走向发生了大转折。

2015年1月14日,OneWeb宣布获得维珍集团和高通的投资,计划用10亿美元研制发射648颗卫星,向乡村、发展中国家以及飞机等缺少信号连接的地方提供互联网服务。

一天后,马斯克也对外披露了自己的卫星互联网项目:计划建造发射4425颗低轨微小卫星,预计耗资100亿美元,并需要至少5年的时间才能使卫星发射升空。

紧接着,2015年1月21日,SpaceX对媒体证实了获得谷歌和富达基金10亿美元融资的消息,而后续的报道也证实,谷歌的投资意向主要是基于卫星互联网计划。

自此,两个本来有希望合作的创业伙伴,彻底变成了竞争对手。

《华尔街日报》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透露,马斯克与怀勒之所以无法再继续合作,主要原因是二人都是“控制狂”,一旦在遇到需要重要决策时两个人都希望拥有控制权,进而发生争吵。

这样的结果多少有些可惜,因为和马斯克一样,怀勒也被认为是商业航天领域的天才之一。

OneWeb创始人、执行董事长-GregWyler。来源:OneWeb官网

还在读大学时,怀勒研发设计了一款PC散热器,并用几年时间将其做成“世界上最好”、价格比其他产品低80%的散热器,这使得它获得了大公司订单,几年后公司以1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不到30岁的怀勒成为千万富翁。2002年,他在朋友的一场婚礼上遇到了卢旺达的高官,随后受邀在卢旺达成立了电信公司Terracom,为当地人提供手机和互联网服务,直到2007年Terracom被卢旺达政府收归国有。

正是在运营Terracom期间,怀勒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借助他铺设的几百英里光纤,数据可以在卢旺达国内快速传输,不过一旦涉及跨国跨海传输,就只能借助速度慢、价格昂贵的卫星。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决定创办一家解决全球连接的卫星公司。

2007年,怀勒成立了O3b公司,从公司的名字中也不难看出怀勒的雄心,O3b的意思是other 3 billion,世界上其他30亿人。怀勒的情怀是将这30亿人接入全球互联网络。

到2010年,O3b共获得了谷歌等12亿美元投资。O3b轨道在8000km中地轨道,而同时代的在通信卫星位于3.6万km的地球静止轨道,少了2.8万km意味着拥有更低的网络延迟,但也需要有更多的卫星,O3b项目卫星数量达到了12颗。

2012年,怀勒创办了WorldVu Satellites,希望发展比O3b更低轨道的星座。2014年初,带着想要把这些星座做大的梦想的怀勒加入了谷歌,但仅仅几个月后,“担心谷歌缺乏相关的大规模卫星制造经验”,他带着O3b创业团队和刚从一家公司购买的无线电频谱资源,离开谷歌再度创业。

马斯克传记《硅谷钢铁侠》的作者阿什利·万斯曾在2015年时采访过怀勒,认识怀勒的人不断告诉万斯,他是古怪的、有创意的思想者,给人印象是毫无条理和容易冲动。他们会说,必须忍受这些,因为他是天才。

很显然,马斯克和怀勒这两个“天才”,最终走向了对立。

被反超的竞争

这场竞争一开始,似乎是OneWeb更有优势。

怀勒拥有十几年电信领域创业经验,并且成功发射运作O3b星座,相比较马斯克他看起来更懂行;而且OneWeb手握大量ku、ka波段的无线电频谱资源,占有了先机。

OneWeb的股东队伍也相当豪华,包括维珍集团、高通、空客、可口可乐、卢旺达政府等等。2016年12月,日本软银集团更是豪爽地直接向其投资了10亿美元,加上老股东2亿美元跟投,仅一轮融资就斩获12亿美元。

2016年4月时,OneWeb决定在美国佛罗里达建设卫星制造厂。2017年6月,它又拿到了低轨道卫星通信网络的运营执照,被允许在美国市场正式开展业务。一切看起来顺风顺水。

根据当时OneWeb对外公布的计划,它将在2018年初发射最初10颗卫星,待测试完成,2019年之后会全面启动,2017年至2019年之间进行至少21次卫星发射。

相比之下,马斯克的Starlink从2014年启动到2019年底都少有关于融资的消息,它看起来一直是SpaceX的自有资金在投入,这让Starlink的资金看起来有些堪忧。

当时,对马斯克更大的质疑在于,经过几次扩容,到2018年11月,Starlink项目的卫星总数达到11943颗,到2019年底甚至接近4.2万颗,没有人相信马斯克有足够资金建造它,并且在短时间内将它们发射升空并组网运营。此时关于Starlink的质疑要远多于支持。

Starlink 计划实现全球卫星网络覆盖 。 来源: spaceX 社交媒体

有媒体在2018年时曾做出比较,得出的结论是:除了发射成本之外,OneWeb在融资能力、频率资源、卫星制造能力、团队、服务营销、风险抗压等各方面都优于Starlink。

但细心的行业观察者发现,OneWeb在2018年时已经开始显现出危机的迹象。

一个重要的信号是直到2018年底,OneWeb计划在当年初发射的10颗测试卫星都没有发射,这意味着OneWeb整体项目管理出现了问题;另一个重要的信号是频繁的人员变动,从2014年到2018年4年时间,OneWeb更换了三任CEO。

在另一侧,SpaceX则开始突飞猛进,2018年2月,它完成了两颗测试卫星的发射。而直到2019年3月,比原先公布的计划延期一年后,OneWeb首批6颗测试卫星才正式升空。

差距在2019年开始变得愈发明显。在OneWeb首批测试卫星升空2个月后,马斯克利用猎鹰9火箭一次发射了60颗卫星。这一惊人举动击破了质疑,关于Starlink的舆论迅速转向积极。

SpaceX实现了一箭60星发射。来源:SpaceX社交媒体

截止到2020年3月下旬,SpaceX共发射了6批360颗卫星,每颗卫星重量达到260公斤,比OneWeb每颗147.5公斤的卫星更重,且2020年全年计划发射24批超1400颗。而OneWeb只发射了74颗卫星,此前对外宣布的2020年对外提供商业服务的计划,看起来又要延期。

关于OneWeb的声音开始变得消极。甚至在万里之外的中国,曾经对外称“要做中国的OneWeb”的创业公司们,也渐渐的抛弃了这句口号。

OneWeb为何走向破产?

看到OneWeb考虑申请破产保护的新闻后,天仪研究院CEO杨峰认为:“OneWeb如果真的破产,对于行业是一件大好事。”这与不少同行和投资人相反,他们普遍认为,如果这样一家明星公司破产,是不是意味着整个低轨互联网星座的概念都是错的?

“诺基亚失败,是不是意味着整个手机行业不行了呢?恰恰是由于苹果的出现。”杨峰向《中国企业家》分析,“低轨互联网星座的目标没问题,OneWeb和Starlink只是实现这一目标的路径之争。”

而在这场竞争中,真正的new space(新航天)企业是Starlink,“OneWeb只是一家披着new space外衣的old space(传统航天)”。

杨峰把业内普遍认为的,OneWeb失败的原因总结为四个方面:收入、竞争、发射和融资。

收入层面,简单来说就是创业多年烧掉近30亿美元后,OneWeb依然没有运营收入。在OneWeb2018年的财务报告中,2017年与2018年的收入一栏都是0,而相应的在2018年净亏损达到2.17亿美元。

第二是竞争,也就是来自Starlink的压力。千域空天CEO蓝天翼也认为,“如今的形势下所有人都觉得SpaceX很猛,升空卫星的数量也比OneWeb多,这对于OneWeb都不是好消息。这种情况下,如果你是投资人,你更愿意把钱给到谁?”

第三是发射。众所周知,Starlink拥有自己的火箭,这意味着卫星与火箭可以进行总体优化,这是实现一箭60星的关键。更重要的是,SpaceX的猎鹰9号火箭可以重复利用使成本更低,而OneWeb不得不使用欧洲与俄罗斯的火箭,并付出高昂的发射成本。

Oneweb发射使用的联盟号火箭。来源:俄罗斯联邦航天局网站

第四是融资,正是由于上述种种不利因素,最终都会使OneWeb的融资变得艰难,这直接导致OneWeb走向破产边缘。

说到融资,孙正义的软银愿景基金曾在3年前给了OneWeb 15亿美元投资(含股权债权)。当时坐拥千亿美元的软银愿景的投资策略简单直接,找到行业的头部公司,给予大笔的资金(一般10亿美元起),扶持公司迅速壮大击败行业中其他公司。

这种操作实际上是“双刃剑”,它带来的一个后果是被投公司估值迅速攀升,一旦这些公司想要再以软银给的估值找下一轮融资时,往往没有人接盘,这样的悲剧已经在WeWork等公司上演。

但在蓝天翼和杨峰看来,上述四个因素只是冰山一角,真正致命的原因在于OneWeb无法降低成本,以及并不具有颠覆性的技术。

杨峰“从创业第一天就是OneWeb黑”,因为在他看来OneWeb把卫星制造各个环节都由合作伙伴完成的方式,只能算是商业模式的创新,而这无法降低成本,但降低成本恰恰是新航天公司一个极为重要的特征。

这其中有多方面原因,一方面是怀勒对于商业模式选择,另一个原因则来自于OneWeb的股权结构。

“OneWeb和曾经破产的铱星一样,把产业链上下游都变成了股东,形成了绑定。绑定的好处是不用愁上下游,不好的地方在于,如果上下游不是最优解你也很难换掉。”蓝天翼分析。

OneWeb将整星的制造交给了与股东空客成立的合资卫星工厂,不久前空客对外表示,这座工厂每天可以制造1.5颗卫星,OneWeb则对外声称每天可以制造3颗。但这依然与SpaceX的卫星工厂存在差距,马斯克的工厂一天可以生产6颗。

OneWeb的卫星工厂。来源:OneWeb官方网站

更让怀勒痛苦的是,每颗星的成本超出了原来50万美元的预期,在2018年底接受采访时,面对记者对于卫星成本的追问,怀勒表示,“不管是50万美元还是100万美元,实际上都无关紧要。”这显然是他在为成本升高寻找借口。

与之相比,Starlink则将卫星核心零部件研制、整星制造、测试等一系列环节全部自己完成,再加上自己的火箭,这极大节省了成本。

不过这听起来似乎与崇尚分工合作的现代制造业不同。杨峰解释说,卫星制造与手机制造等行业相比不够成熟,规模很小,导致产业链的选择非常少,某些环节要么技术不行要么价格太高,眼下这个阶段只有自己做才有可能降低成本。

“SpaceX的逻辑是将成本降到只有原来十分之一。”杨峰表示,而如何千方百计降低成本,也是杨峰认为的新航天颠覆性技术的关键所在。

从这个角度而言,OneWeb与SpaceX的大战也是关于成本的战争,OneWeb显然被SpaceX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正因为如此,在今年3月的卫星大会上,SpaceX副总裁在OneWeb高管面前霸气十足地表示,“不管OneWeb说什么,我们都比他们便宜。”

真破产还是倒逼软银?

尽管在业内人士看起来,OneWeb难逃走向破产的宿命,但在此时流出破产消息却有些值得玩味。

Space Journal的分析显示,到2018年12月OneWeb的负债飙升到了11.2亿美元,它也有债务在2019年到期,这的确都是OneWeb面临的直接压力。

但在种种可能之外,也有一种可能是,OneWeb此时并没有真正打算破产,它只是希望用破产来逼自己的大金主软银注入更多的资金。

统计显示,软银曾在OneWeb身上投下重注,其中2016年底10亿美元股权投资,2017年底以债权形式投资2.88亿美元(一开始宣称5亿美元),2019年3月软银又与高通等提供了12.5亿美元债权融资。由此可见,在OneWeb获得的约33亿美元融资中,软银占了绝大部分。

如今OneWeb再度面临缺钱的困境,它希望再谋求10亿美元融资,而大金主软银却不再像往常一样慷慨,但被软银推高的估值又使得OneWeb很难找到其他投资方。

软银面临的处境是,如果任由OneWeb宣布破产,自己此前的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就打了水漂。而如果继续投资下去,OneWeb看起来像是一个无底洞,要知道OneWeb第一代星座计划高达648颗卫星,如今才刚刚发射74颗。

“OneWeb一开始可能过于乐观,声称35亿~40亿美元就可以搞得定,但后期成本控制出了问题,卫星造价超出预期。再加上项目管理出问题,进度拖延,这都会给投资人的信心造成打击。”蓝天翼表示。

软银其实给了OneWeb富有深意的承诺,这10亿美元融资,你自己先出去找5亿美元,找到了我再给你另外5亿美元。软银或许也想用这种方法,一方面验证OneWeb的投资价值,另一方面也逼自己的项目们一把,别再把软银当成提款机。

毕竟随着新冠肺炎疫情3月份在全球暴发,全球各地股市史诗级恐慌性下跌,软银也同样损失惨重。3月23日,软银宣布拟出售410亿美元资金用于股票回购和削减负债,在这种情况下,软银自己家里也没有余粮了。

面对不断亏损的OneWeb,软银已经对此前投资进行了大幅减值。也许不堪重负的软银在发现OneWeb的确没人感兴趣后,软银有可能不再继续投资。但眼下软银连表现更差的WeWork都没有放弃,会先放弃OneWeb吗?

毕竟,OneWeb仍然是一家头部的太空互联网企业,这一领域持续被看好。因为全球有30亿发展中国家民众依然无法连接互联网络,每年有40亿人次搭乘飞机出行的乘客需要互联网。

有专业人士对《中国企业家》预测,在5G时代,可能会有20%或30%的地面通信基站被卫星取代。这意味着这将是一个千亿甚至万亿级的市场,更别提星座背后的战略意义。

Oneweb在太空中的卫星。来源:OneWeb官网

更重要的是,OneWeb虽然看起来远远落后于SpaceX,但这场战斗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不久前,OneWeb CEO斯特克尔对媒体比较了自己公司对Starlink的优势:

首先,Starlink是一家美国公司,这将使得它被俄罗斯、印度等全球40%的领土拒绝落地,而OneWeb是一家“更受欢迎的英国公司”,它也开始寻求在中国落地;其次是OneWeb承诺不在星座中增加卫星间链路,消除跨政府间互联网数据交换的风险,而Starlink二代系统中有星间链路;第三,OneWeb向政府和企业销售服务,而Starlink是以消费市场为核心。

这些比较无非是想说明一个问题,太空互联网不会出现一家通吃的局面,而自己to B的打法又与to C的Starlink明显不同。

更为关键的是,相比较在卫星研制发射环节,SpaceX在落地上并没有显示出对OneWeb的领先。

蓝天翼测算过,当Starlink卫星数量达到400多颗时,北纬55度附近的美国阿拉斯加州可以获得连续上网服务,只有到那时Starlink的方案到底怎么样才能有初步的结论。

“现在像是两个进度条,SpaceX跑很快,OneWeb看起来相对较慢,但两个进度条跑完之后结果是什么样谁都不知道。也许有可能最终证明OneWeb的方案更好。”蓝天翼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