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的花式抗疫:帮助医生分享新冠肺炎救治方法
科技

社交媒体的花式抗疫:帮助医生分享新冠肺炎救治方法

2020年03月25日 11:10:47
来源:凤凰网科技

图:社交媒体成医生分享新冠肺炎救治方法工具

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3月25日消息,《财富》杂志刊文称,全球医生通过社交媒体分享新冠肺炎诊断、治疗方法,社交媒体成为全球抗疫的有力工具。以下为文章摘要:

医生们在医学院学到的知识,有时不足以把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从死神手中抢回来。

对于呼吸困难的患者,常规的治疗方法是:首先给患者戴上氧气面罩或在鼻子中插入输氧管,增加吸氧量;效果不好的话,就需要无创呼吸机(利用外力向患者肺中送入更多空气)了;如果患者症状还得不到缓解,就需要终极大杀器呼吸机上场了。呼吸机能取代人的自主呼吸功能。

但对于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这些规程效果往往不是很好。临床医生发现,在他们决定使用呼吸机时,时间通常就太迟了:患者已经死亡。

在过去的疫情期间——例如2003年的非典,医生们遇到这类难题时,通常会向同事请教。治疗方法的突破性进展,往往需要数周,甚至数月时间才会被更多医生获悉。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社交媒体则成为医生们交流治疗方法的载体。数以万计的医生,加入专业的医生群,实时讨论治疗方法。脸书上的PMG COVID19 Subgroup就是这样一个群,它在全球范围内有3万个成员。

一名ICU医生3月12日在PMG COVID19 Subgroup中发文称,“面对呼吸困难的患者束手无策时,你需要了解相关信息。”

意大利肺病专家发布的视频教程观看量数以万计,中国和遭受疫情的其他国家的医生分享了他们的经验和数据,他们通过实践意识到,拯救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最有效方法是,直接上呼吸机。

PMG COVID19 Subgroup群主哈拉·萨布里(Hala Sabry)博士说,这是一个重要的治疗方法,“如果新冠肺炎患者出现呼吸衰竭,医生应当跳过输氧步骤,直接上呼吸机”。

新冠肺炎是社交媒体时代的第一场疫情,医生们面对的不仅是传染性极强的新型冠状病毒,还有包括外科口罩和呼吸机等必需医疗物资匮乏。全球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超过37.5万,死亡病例超过1.6万。世界各国政府以及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在内的专业机构,采取了各种措施应对疫情的传播。

医生在网上发布大量相关信息。萨布里发现,她5年前在脸书上创建的Physician Moms Group群里有大量与新冠肺炎有关的信息。加群的医生太多了,以至于脸书的系统出了故障。在脸书的工程师开发补丁期间,有约1万名医生在“排队”等待加群。

由美国放射科医生尼莎·梅塔(Nisha Mehta)拉的多个类似的群,也包含有大量新冠肺炎相关问题。梅塔说,“通过分享来自抗疫一线的与社交距离、病毒传播有关的信息,在诊断、治疗和流调方面提供帮助,我们拯救了许多人的生命。”

在Twitter上,由3名急诊医生在3月20日注册的Brief19账户,每天会发布与疫情相关的信息和政策摘要。Brief19有2500名粉丝。

布里格姆妇科医院的杰里米·浮士德(Jeremy Faust),注册Brief19账户的3名医生之一。他在6年前与其他人联合创办了一个内容主要为急救“热点问题”的播客,上周,该播客每天都分析新冠肺炎相关论文中的大量数据。

通过社交媒体分享信息也会给医生带来困惑

事情总是一分为二的,通过社交媒体快速分享信息也有副作用:过快的发展会导致失误,没有时间对新治疗方法进行详尽研究以确保其安全性。包括《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在内的医学期刊,也为没有经过同行评审的新冠肺炎论文大开绿灯。

这些全球性的医生群也遭遇了一些烦恼。3月份的第二周,一些同行在网上分享的信息让37岁的急诊科医生克里斯蒂娜·朗(Christina Lang)担忧:部分患者服用布洛芬胶囊后症状加重。布洛芬胶囊是一种常见的镇痛、退烧药,每天都有大量人在服用。新冠肺炎患者发烧后,会因服用一种常见的退烧药症状加重?

知名医学期刊《柳叶刀》3月11日发表的一篇论文称,布洛芬可能会使新型冠状病毒用来攻击健康人体细胞和传播的受体数量增加,揭开了新冠肺炎患者服用布洛芬胶囊后症状加重的谜题。

这一初步的信息,促使医生们在社交媒体上更深入地讨论相关问题。法国卫生部长奥利维埃·维兰(Olivier Veran)在Twitter上发文称,新冠肺炎患者不应当服用布洛芬胶囊,而应当服用对乙酰氨基酚(感冒药中的主要成分)。克里斯蒂娜·朗说,“这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权威专业医疗机构对此无能为力。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报告相互矛盾,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表示,它没有掌握一些退烧药会让新冠肺炎患者症状恶化的证据,但指出,患者可以选用其他退烧药。布洛芬胶囊是否会加重新冠肺炎患者症状?权威医疗机构正在就这一问题进行调查。

医生们在网上探讨了这一问题。克里斯蒂娜·朗在1个成员包括1000名医生的群中请教了传染病和公共卫生专家。在他们评估数据期间,网站的算法向数百名医生“推荐”了这一问题,他们分享的信息,被传播到其他医生群中。

不同的医生群给出了不同的结论。3月17日,Openxmed群认为:让新冠肺炎患者冒险服用布洛芬胶囊不值得,可以让他们服用包含对乙酰氨基酚成分的药物。PMG COVID19 Subgroup群得出了相似的结论。但梅塔建的群中的数千名医生认为,目前的证据无法为不使用布洛芬胶囊的决定提供足够支持。萨布里说,“人们必须要理解的是,药品绝非‘非黑即白’。”

通过网络分享的与诊断和救治相关的信息,可能会挽救患者的生命。

在杰克·威勒医院,一名70岁的女性患者有低烧、恶心、呕吐症状,并因呕吐引起低血压。急诊科副主任黛博拉·怀特(Deborah White)说,最初医生认为这名患者患有季节性流感。

后来,华盛顿州的医生在ACEP论坛上分享信息称,许多老年新冠肺炎患者表现出胃肠症状,例如恶心和腹泻。从网上了解到这一信息后,杰克·威勒医院的医生立刻把这名70岁患者列为疑似病例,并对有胃肠症状和低血压的老年患者进行隔离治疗。

怀特说,“对于我们来说,这是最重要的信息”,之前,这类患者通常会被要求回到住处,卧床休息,保持饮食清淡。现在,部分有这些症状的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她说,传统上对这类患者不会采取隔离措施,但实时的信息分享,促进了疾病诊断、治疗的重大变化。(作者/霜叶)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凤凰网科技。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