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要组“复仇者联盟”?
科技

小米要组“复仇者联盟”?

2020年03月07日 08:48:06
来源:钛媒体

01

连续转发六条、互动三条……在微博大红人罗永浩和黑鲨游戏手机“黑鲨3”互动之后,老罗和小米系在微博上“联系上”了。

不过这次不是互怼——市场传闻已经在手机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前英语老师罗永浩,或将加盟小米公司。

老罗入职小米引起的猜测,可不仅仅是转发几条微博这么简单,老罗的微博内容,过往也不乏转发其他公司的微博和产品介绍,当然也经常转发自己一手带大的几个公司的产品。

但是这种连续性大量转发其他产品——尤其是一向与老罗眉来眼去的小米的旗下产品,的确可以令人想入非非。

而且就在老罗转发这条微博的同一天,小米的一个人事变动,又让老罗“入职”小米变得似乎就差临门一脚了。

小米原产品总监王腾——就是那个从OPPO Find产品总监任上跳槽至小米的王腾,从小米集团内部,调任至红米任产品总监,王腾把微博认证也同步改了。

这个集团内部的人士调整,更是被外界解读为,是小米给罗永浩留出来位置。

入职舆论一时喧嚣尘上,而在罗永浩转发黑鲨手机微博的同时,雷军和卢伟冰也同步转发了相关微博,为黑鲨手机预热。

看这个“眉来眼去”的架势,抵不住“恨嫁欲娶”的“藕断丝连”。

随后,老罗出来回应,说自己并没有接广告,只是给朋友帮忙宣传一下而已,这相当于侧面回应说没有加盟小米,也算是给舆论浇了瓢冷水。

那既然是给朋友转发,那我们回过头来看看,老罗口中的朋友——黑鲨现在的高管们,都是谁。

首先是现任CEO罗语周,前华为老员工,此前从华为中国区消费者业务副总裁位置上离职。

同样从华为离职的还有黑鲨现任董事长吴世敏,前华为老员工,离职时任华为移动宽带终端产品线总裁,曾是华为麦芒系列和G系列的主要负责人,华为北研所所长。

从现在回看2014年-2016年这三年间,华为消费者业务及终端在中国区的成长,荣耀在中国区的成长,都有这两位的贡献,不过在2015年1月刘江峰离职后,两人陆续离开华为。

这两位前华为高管离职后,在南京创办了黑鲨科技,时间是2017年8月,之后推出黑鲨游戏手机。

黑鲨科技成立一个月后,获得小米投资,投资金额未知,但是小米成功控股黑鲨科技,雷军成为最终受益人。持股比例足足是吴世敏(22.66%)的一倍还要多。

当然,除了CEO罗语周也姓罗之外,黑鲨的高管们还有很多,吴世敏只是其中之一,包括齐跃(产品经理)、倪炜基(中国区经理)、余鑫(产品总监)、李筱(副总裁)这些之外,都有可能是老罗的朋友,毕竟,现在的手机圈,就那么些人。

其实,从1月2日常程从联想加入小米后,作为手机圈赋闲人员的老罗,是否也会加入小米就成为了一个悬念。

当然,这些可能都是我们的一厢情愿,哪怕人家君有情,妾有意,就是不走到一起,你能拿人家怎么办呢?

02

从黑鲨手机的现状,我们也能看到小米的“引人”之道——几乎是在组建“复仇者联盟”。

除了通过入股黑鲨科技,获得华为的两名大将之外,小米还通过一系列的类似的手法,获得不少的手机界的老人们。

2019年4月14日,美图手机官方微博及官方微信号发布告别信《是说再见的时候了》,宣布将关闭手机业务。而早在2018年11月中旬,小米已经接手美图手机品牌与业务授权。

未来,江湖上还有美图手机,但已不再是美图生产。从某种意义上,美图手机与小米并不是“合作”,而是被“收购”。

在2013-2017年,美图手机营收占美图总营收的60%、88%、90%、93%、83%。然而,即使是在销量大幅下滑的2018年,手机的营收仍贡献了美图总营收的66%。

通过与美图的“合作”,雷军收揽了美图董事长蔡文胜及美图CEO吴欣鸿。

2019年6月17日,小米组建AI美学实验室,吴欣鸿出席并宣布加入,而蔡文胜继续服务于采用美图技术的手机研发。

出席实验室成立的蔡文胜与雷军

03

卢伟冰的加入,是比较令人意外的。卢伟冰是真正意义上中国手机行业的老兵。

1997年清华大学化学专业毕业后,卢伟冰便加入到了康佳。在康佳从底层销售经理做起,摸爬滚打多年后,成为康佳通信销售公司总经理,负责康佳手机的开发与销售。

2003年是康佳手机的高峰时期,康佳生产了第一部国产彩屏手机、第一部国产百万级像素手机,而且在卢伟冰的带领下,康佳引入了KDP产业链管理模式,并发展成为拥有独立进行 ID、MD、硬件开发、软件开发、系统开发等全链条开发能力的手机品牌。

2007年年底,卢伟冰从康佳离职,加入了名噪一时的天语手机,而错过了3G大潮的康佳,逐渐在手机行业没落。

加入天语手机后,卢伟冰主要负责海外、研发、销售、供应链等工作,卢伟冰在天语的3年时间里,也是天语在3G转型方面最重要的三年。

2008年5月,手机影像专业化初期的代表天语“in”像C800正式发布,这是全球第一款800万像素CCD传感器拍照手机,三倍光学变焦、笑脸识别、拍照防抖等强大功能,重新定义了功能机时代的拍照手机。

同年9月,凭借C800的热销,天语突破3000万台销售量的大关,到了年底天语和联想一起,成为国内手机市场份额最大的本土企业。这也是天语手机发展的最高峰。

2010年,天语在国内推出基于Android智能手机W606,正式进军智能手机市场。

同年4月,卢伟冰从天语离职,错过了天语转型智能手机的浪潮,但是却造就了另一个智能手机时代的代表——金立手机。

从天语离职后,卢伟冰马不停蹄立即加入金立手机,出任金立手机总裁。

卢伟冰在金立7年,伴随了金立的成长及衰落。在此期间,金立进入了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国内拥有42家省级总代理、40个省级客服中心、超过50000家销售网点、超过500家特约服务网点的强大网络。

随着2017年7月卢伟冰的离职,金立开始走向衰落。2018年1月,金立董事长刘立荣的41.4%股权被法院冻结。12月17日,法院正式裁定金立破产。

坊间传言,金立庞大的营销网络,被华为收编。

离开了金立的卢伟冰,于2019年1月2日加入小米,任独立后的红米总经理,全球副总裁。

需要说明的是,从康佳、天语到金立,这几家公司的兴衰沉浮,和卢伟冰其实并没有多少关系——康佳的转型不及时、天语的品牌不成熟、以及金立的领导人问题,是造成三家公司手机产品没落的主要原因。

卢伟冰在这些公司中的地位,实际上是“职业经理人”,包括到现在的红米也一样。但是小米招揽卢伟冰的加入,的的确确获得了极大的资源,十几年手机行业的打拼,卢伟冰在手机行业上下游有着广泛的资源。

04

2012年,国产智能手机在小米的冲击下,开始进入全方位厮杀。小米的互联网营销模式,成为了各大传统手机厂商竞相模仿的对象。

同年10月31日,中兴旗下品牌努比亚(Nubia)成立,作为品牌创始人之一的苗雷,时任中兴副总裁。

努比亚以新锐高端智能手机为主打方向、以“Be Yourself”为品牌理念,先后推出了创新单反级的摄影功能、全网通、无边框手机等等,并请了当时最当红的足球明星C罗代言。

并且,努比亚在资金、技术层面上,都有中兴这个巨头做背书,要知道在2012年,中兴是中国第二大手机品牌,市场占有率比华为还高了1个百分点。

与其他一些互联网品牌相比,努比亚就像华为的子品牌荣耀一样,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而且也是先于国内各大传统手机厂商成立的子品牌。但令人唏嘘的是,在过去几年的中,努比亚一直过的都不如意,尤其在线上市场,并没有抢得先机,反而给同出深圳的华为做了嫁衣。

2018年的中兴事件,对中兴的手机业务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中兴作为唯一一个打入美国主流市场的中国手机品牌,以7.5%的市场占有率,名列北美市场第四位。但是随着禁令的公布,中兴手机一蹶不振。国内的努比亚也一样受到影响,成为了“还活着的品牌,但是已经死了”的典型。

2019年4月9日第七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CITE2019),成为了苗雷在中兴的最后一次露面,之后,传出苗雷从努比亚离职加入小米的消息。

半年之后,在小米开发者大会(MIDC2019)上,苗雷正式亮相小米。

此时苗雷的角色是小米相机部总监,负责小米手机新影像技术领域,考虑到小米2019年在手机影像方面的快速成长,苗雷的入职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要知道努比亚基于自主研发的“NeoVision ET”影像引擎,拥有“光绘相机”、“星轨模式”、“延时摄影”、“独立测光与对焦”、“独立白平衡”等诸多单反级摄影功能,努比亚也宣传为“手机中的单反机”、“可以拍星星的手机”。

05

常程的加入,是小米更大的收获之一。

常程在2000年从北航计算机博士毕业后,便加入了联想,是真真正正的“联想”老人。

常程前后任笔记本事业部担任研发总监10余年,联想转型智能手机后,常程便以联想集团副总裁的身份,出任移动端到端软件平台总经理,这一干就是9年,直到从联想离职。

在这中间,常程还在2014年孵化了联想旗下神奇工场,并任创始人之一。

2015年,在智能手机4G时代转型后郁郁不得志的联想,正式推出ZUK线上品牌,常程是ZUK品牌的创始人,亲自出任总裁。

随着联想收购摩托罗拉,ZUK品牌被砍掉,联想在国外发力“MOTO”品牌,在国内则回归到“LONEVO”品牌。

从联想离职的时候,常程的职位是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手机总裁。

常程从2019年底离职,2020年初加入小米,业界讨论最多的是常程的“竞业协议”问题,毕竟在联想20年,入职便是高管,一直做高管,主管研发,离职后加入同行业,怎么没有受到约束。

实际上,坊间传言,联想中国区总裁刘军是想保常程的,但联想移动的业绩实在难看,加上联想有意重新打造摩托罗拉品牌,最后只能选择放弃。

和常程同一天进入小米人事调整邮件大名单的,还有小辣椒前创始人王晓雁,加盟小米后任中国区副总裁兼销售二部总经理。

如果算上前OPPO Find系列产品经理王腾,现任红米产品经理、前高通大中华地区总裁王翔、现任小米集团总裁,我们会发现,小米现在的高管,几乎都是行业老人、行业其他品牌创始人或高管,都是离职或者被投资、收购后“空降”加入小米,并直接出任高管。

这也就不难理解现在网上对老罗的反应,在常程加入小米后,呼声最高的,一个是老罗,另外几个是从魅族离职的“魅族三剑客”白永祥、李楠和杨颜,甚至还有中兴手机的副总裁倪飞也传出加入小米。

白永祥在黄章复出后选择了离职,李楠在魅族16系列推出后,选择了离职。这两个离职时,一个是魅族总裁,一个是魅族CMO(首席运营官)。而杨颜则被称为“Flyme之父”,不过杨颜已经确定回归魅族,那么剩下的两位呢?

06

从公开的信息看,小米现在的用人情况,带有浓重的创业公司风格,那就是选择大规模空降。

小米组成了一个手机圈的“复仇者联盟”。

这些空降的高管给小米带来了经验、资源和团队,甚至销售渠道、供应链渠道、技术优势。

比如苗雷的到来,直接提升了小米相机部门的进步;比如卢伟冰的到来,对小米现在急缺的线下销售渠道的建立,有着极大的帮助;比如常程的加入,可能带来了联想十几年的研发管理经验;比如对黑鲨和美图的收购,不仅获得了吴世敏、罗语周及吴欣鸿这样的大将,还获得了黑鲨游戏手机的设计、美图手机的图像算法等技术;甚至王晓雁,曾经小辣椒的团队及资源,对小米也有一定的补充。

相对而言,小米的国内友商们,则是另一个套路。

华为,现任华为终端CEO的余承东,1993年便加入华为,是典型的内部提拔,而且提拔前都是技术出身;

荣耀总裁赵明,1998年加入华为,也是内部提拔,技术出身,任荣耀总裁前,在欧洲市场打拼十几年,是欧洲区总经理;

影像系统的大牛@MaidouDEmaidou,是现在华为上研所的高级研发人员,技术出身;

其他公开的人员熊军民、申开朗、关海涛这些,标签都是“技术出身”、“内部提拔”。

再看看步步高系,OPPO的陈明永、金乐亲,vivo的胡柏山、一加的刘作虎、iQOO的甄志强无一不是步步高系的老人,也算是内部体系成长和提拔。

哪怕再年轻一点的沈义人、宋紫薇也都是毕业加入步步高系,内部提拔。

从几大厂商的高管情况来看,小米与其他两大家族,的确不一样。我们无法也不做评价,个中究竟谁的模式好,管理水平、管理艺术谁的高。

那么,问题是,罗永浩真的会加入小米么?或者,李楠真的会加入小米么?

谁会是小米“复仇者联盟”的最后一块拼图?(本文首发钛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