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不明传染病爆发:超百人感染,7天内15人死亡!地球对人类的免疫还在继续…
科技

尼日利亚不明传染病爆发:超百人感染,7天内15人死亡!地球对人类的免疫还在继续…

2020年02月15日 09:45:00
来源:精英说

据英国《独立报》2月11日报道,尼日利亚东南部贝努埃州(Benue State)发现“不明原因的传染病”。截止至2月3日,该传染病已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导致15人死亡,超百人感染

该传染病最早的报告发生在1月29日,症状包括头痛、腹泻、呕吐、胃胀和身体虚弱等,最早发现的4名患者均在48小时后死亡。

图片来源自 CGTN 视频截图

尼日利亚卫生部长奥萨吉·艾哈内尔在报告中,已经排除了该种传染病为埃博拉或是拉沙热的可能性,初步怀疑是当地人食用了受污染的鱼或在捕鱼中使用了危险化学品。

奥萨吉·艾哈内尔图片来源自网络

与此同时,尼日利亚还爆发了新一轮的拉沙热疫情。

拉沙热 是一种人畜共患病,它的传染性极强,与埃博拉病毒、马尔堡病毒等共同被列为生物安全第四级(Biosafety Level 4)的危险病毒。

根据尼日利亚疾病控制中心(NCDC)报告最新统计显示,2019 年 12 月 30 日至 2020 年 2 月 9 日,尼日利亚 26 个州的 92 个地方政府共发现了 1708 例疑似病例,其中 472 例已确诊,70 人死亡,病死率高达14.8%。

图片来源自网络

尼日利亚作为非洲的第一人口大国,总数近两亿人,历史上,它一直都是流行病高发国。由于当地医疗卫生条件和疾控体系薄弱,该国的居民一直深受病毒的侵害。

但何止是尼日利亚,病毒从来没有放过人类。在人类历史上,霍乱、天花、麻疹、鼠疫、流感......这些由进化所创造的完美病毒,快速繁殖、传播、侵袭,伴随着人类活动大范围播散。

人类无法成为自然的主宰,因为早在人类衍生之前,病毒就已经存在。譬如埃博拉病毒,差不多与地球同龄。

2018年8月,刚果爆发埃博拉疫情,此次疫情是史上第二严重的埃博拉疫情,截止到2020年2月12日,世卫组织仍表示刚果埃博拉疫情十分严峻,目前已造成2200多人死亡,3400余人感染。

图片来源自新京报新闻截图

从1976年首次出现,到2018年造访刚果民主共和国,爆发过28次的埃博拉疫情给无数人心中埋下了不可磨灭的恐惧。

就像美剧《血疫》中说的那样:“埃博拉病毒就像人类的橡皮擦。” 仿佛是大自然对人类肆意踏足的报复,所到之处,鲜血淋漓。

图片来源自美剧《血疫》

埃博拉病毒来过、又消失,并不断变化,让科研人员措手不及。其中最为严重的一次当属2014年初的西非埃博拉疫情。

无数家庭在这场疫情中支离破碎、无数人在痛苦挣扎中绝望地走向死亡,而那些逃出生天的人,迎接他们的不是新生,而是失去的痛苦和弥漫的仇视。

纪录片《埃博拉之役》将镜头对准疫情过后的痊愈者,关注瘟疫肆虐后幸存者们的生活状态,探讨重灾之后人际信任和心理建设的不易。

图片来源自豆瓣

从埃博拉病毒首次出现至今,人类依旧无法确认它的来源,也无法治愈。

在纪录片中,一位曾经参与其中的医生是这样形容的:“对于埃博拉病毒,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去形容。通常我们接触到的病人,当我们到他家的时候,埃博拉病毒已经夺去了其他人的生命。”

图片来源自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在西非利比里亚邦州的一个村子里,医护人员正在帮忙埋葬因埃博拉去世的人们。

因为疫情严重,遗体不能存放,没有葬礼,一切从简。墓地里伫立的木牌,见证着这场疫病的肆虐。

图片来源自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逝者是位年轻的女性,名叫玛米,她的丈夫和四个孩子都感染了埃博拉,除了丈夫斯坦利幸存之外,家里的人都死去了。

此时,斯坦利正静静地注视着妻子的墓地,神情中除了痛苦之外还有深深的迷茫,一夕之间失去了所有,他不知道孑然一身的自己该往哪儿去。

图片来源自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由于之前西非从未有过对埃博拉的报道,早期的案例被误诊为霍乱。在利比里亚,血淋淋的尸体一开始被常规处理,受到恐惧的滋养,病毒开始大肆传播。

并且,由于政府部门没有及时反应,无人监管,使感染的数目每时每刻都在以指数增长。即使感染率据说只有百分之一,可是最终患者的数目却在与日剧增,以瞠目结舌的速度翻倍。

就是在这样混乱的情境之下,斯坦利把疑似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儿子带回了自己居住的小镇。他对儿子的不舍直接导致了自己、妻子,以及家中的其他三个孩子被感染。

图片来源自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埃博拉病毒无疑是可怕的,它杀人的方式非常放肆,速度快,且患者无比痛苦。

病人先会发烧,伴随着严重的关节和肌肉痛,经常打寒战,重到牙齿打颤,颤到病人从床铺上摔下来。

然后肠胃反应阶段开始,一升一升地腹泻和呕吐。

发病后的两星期内,病毒外溢,导致人体内外出血、血液凝固、坏死的血液很快传及全身的各个器官,病人最终出现口腔、鼻腔和肛门出血等症状,可在24小时内死亡。

一位叫做塔乌的患者对自己病症的描述,

他在亲手埋葬自己女儿的时候感染了埃博拉

图片来源自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就在斯坦利一家人出现危重情况的时候,有邻居好心去帮忙照顾,却也不幸感染,不久后死亡。

埃博拉在人类展现友好的互助和善意时迅速播散。一个本来平静安宁的小镇,很快几十人患病,其中十几人死于埃博拉。

图片来源自美剧《血疫》

斯坦利表示,当时自己带回儿子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发病的迹象或是症状,如果自己知道儿子被感染了,那么他绝对不会带他回镇上,而是留在那里接受治疗。

但这些解释在巨大的失去面前显得苍白无力,痛苦的人们需要一个情绪的宣泄口。

事情发生后,泰勒小镇的居民不愿意接受这个把病毒和灾祸带进村子的父亲,他们拒绝让他回到小镇居住,甚至有人称会找机会报复他,要杀了他。

这让刚刚经历一场大病的斯坦利十分内疚和难过,他失去了最亲最爱的家人,也险些失去自己的生命,现在举目无亲,面对小镇居民的仇视和愤恨,他无能为力,只能每天以泪洗面。

图片来源自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迫于无奈,斯坦利暂时避居在另一个村子里,但埃博拉病毒就像是一个灾害的标签,人们闻之色变、避之不及,对待斯坦利也多了一丝畏惧和怀疑。

斯坦利不敢回到村子,于是请求暂时居住的村子收留他,但老爷爷表示,虽然他已经康复,失去家人十分令人遗憾,但他毕竟得过埃博拉,最好还是离开这里。

图片来源自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与此同时,斯坦利的岳母依旧住在小镇里,平日受到小镇居民的孤立,她终日生活在失去女儿和外孙的悲痛之中。

图片来源自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小镇居民的怨恨给斯坦利的心理造成了巨大压力,他曾试图自杀,企图逃离这个无依无靠、充满仇视的世界。

有人发现后,请来了心理援助负责人维克托,希望他可以帮助斯坦利从中调节,回到故乡。

图片来源自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维克托把小镇的居民都召集在一起开了个集体会议,他希望斯坦利可以理解其他人的愤怒,也希望其他人可以倾听斯坦利的歉意,在宽容平和的心态下交流和解。

但面对“害死家人的凶手”,居民们群情激愤。

图片来源自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就在矛盾冲突一触即发的时候,是斯坦利曾经的好朋友费朱站了出来。

他的妻子因为坚持要去照顾斯坦利生病的儿子,死于埃博拉病毒。费朱曾告诫妻子不要去,但妻子说,他们是一家人,她应该给他们做饭,虽然她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她并不后悔,她觉得自己做的对。

妻子的善良和坚持让费朱动容,因此虽然自己对斯坦利的隐瞒和欺骗感到失望和愤怒,但他表示自己不会伤害斯坦利:

“我不会伤害你,因为即便我对你做了什么,那也无法换回我妻子的生命。斯坦利,我原谅你了。”

费朱哽咽着说完之后,就走了出去,从头至尾,他都没有看过这位昔日好友的脸。

图片来源自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面对好友的宽容、相似的悲痛,还有台下稀稀落落的哭泣声,斯坦利愧疚非常:

“我请求你们,原谅我。我站在这里,孑然一身,痛苦万分。我孤身一人,生不如死,请原谅我。”

虽然小镇的居民最终接受了斯坦利,但他还是决定要离开小镇。

他说:“我现在这个年纪已经不能再拥有妻子、孩子、家庭,我还是别活着了,我应该随妻子和孩子一起离开这个世界,我不知道上天为什么还要我活着。”

经历这一场浩劫,恢复健康的斯坦利说不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究竟是幸运多一点,还是不幸多一点。

图片来源自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对于人类而言,埃博拉无疑是致命的。即使只有一点点埃博拉病毒进入血液,也会迅速复制出上亿个复制品,然后从内部裂解人类。

在埃博拉治疗中心,死亡发生在每一个瞬息。

图片来源自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而那些还在和病魔做斗争的人们,望着一个个“战友”的逝去,痛苦和恐惧不可遏制地笼罩着他们:

“那么我呢?我又该如何?我会在某个清晨或是傍晚突然死去,被埋葬在荒芜的坟地化作尘土吗?”

图片来源自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身陷痛苦情绪之中的还有医护人员。

那些在病床上挣扎的病患,可能今天还和你闲聊几句,想象自己痊愈离开的样子,第二天就断了呼吸,消散了体温。

死亡弥漫的绝望每日重复,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这样的冲击无疑是毁灭性的。只是他们不能倒下,因为倒下意味着更多的死亡和更深的失去......

图片来源自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挺过去”的希望和无数人团结的坚持在绝境之中开出了鲜花。人类是多么神奇的一种生物啊,即使在绝境之中依旧不放弃生的希望,身处逆境时总能爆发出惊人的生命力。

在各方努力之下,埃博拉疫情终于得到了控制,治疗中心的患者们迎着朝阳围在一起,载歌载舞。

人可以忍受不幸,也可以战胜不幸,在痛苦和磨难之中咬牙坚持,在伤病和恐惧之后微笑以对,大自然把人们困在黑暗之中,迫使人们永远向往光明。

图片来源自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而对于正踏上归途、已经痊愈的塔乌来说,埃博拉的折磨像是一场幻梦,现在他痊愈了,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想要拥抱家人,开启新的生活。

大仲马说:“必须体验过痛苦,才能体会到生的快乐”,而塔乌,再一次由衷地感激上天。

图片来源自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因为一场疫情,塔乌和村民们错过了收获的季节,但大家并没有抱怨,因为没有人能预料到一场病毒的到来,他们能做的就是携手重建未来。

图片来源自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人死不能复生,而生者还要继续前行。

人类和病毒的战争,埃博拉不会是最后一次,非典不是,新冠肺炎也不是。它们教会我们的,是对自然心怀敬畏,因为人类不可能永远这么幸运,在病毒肆虐之下逃出生天。

图片来源自美剧《血疫》

作者: Cheryl,精英说90后作者,英国海归,用心写字。精英说是全球精英、留学生的聚集地。每日发布海内外前沿资讯,这里有留学新知、精英故事及美国街头访问,全方位为你展现真实的海外生活。欢迎大家关注精英说(ID: elitestalk)。

Reference:

北晚新视觉网:尼日利亚爆发不明疾病:引起呕吐、浮肿和腹泻,已致15死

书籍 理查德·普雷斯顿《血疫--埃博拉的故事》

美剧《血疫》

纪录片《埃博拉之役》

纪录片《瘟疫抗战,对战埃博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