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终于亮剑了

Google 终于亮剑了

2020年02月04日 20:48:07
来源:雷锋网

当地时间 2020 年 2 月 3 日,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在美股收盘之后公布了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的第四季度财报。这份财报是 Sundar Pichai 担任 Alphabet CEO 兼 Google CEO 的第一份财报;与此同时,这份财报也是 Alphabet 首次单独披露来自 YouTube 广告和 Google Cloud 的营收数据。

对于 Alphabet 来说,这份财报有着风向标式的意义。

广告依旧是大头,Google Cloud 成亮点

从整体来看,Alphabet & Google 依旧给出了一份增长稳健的财报数据。

财报显示:

整体营收方面,Alphabet 第四季度营收为 460.75 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 392.76 亿美元相比增长 17%,不计入汇率变动的影响为同比增长 19%,但仍不及市场分析师预期的 469.4 亿美元营收。

利润方面,Alphabet 第四季度净利润为 106.71 亿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的净利润为 89.48 亿美元,超过预期。

受此影响,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在盘后交易下跌 4.09%。

截至 2 月 3 日美股收盘,Alphabet 股价为 1482.6 美元,市值为 1.02 万亿美元(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在 2020 年 1 月突破万亿市值,详见雷锋网此前报道)。

从营收结构来看,Google 依然是 Alphabet 的营收主体,而广告则依然是 Google 的营收主体。

其中,在广告营收方面:

Google Properties 营收为 319.02 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 269.25 亿美元。这部分包含 Google Search & Other 和 YouTube 广告收入。

在 Google Properties 板块下,来自 Youtube 的广告营收为首次单列,为 47.2 亿美元,上年同期为 36.1 亿美元。

Google 通过 AdSense 计划所产生的广告营收为 60.32 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 55.93 亿美元。

Google 的第四季度广告总营收为 379.34 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 325.18 亿美元。

从营收比例来看,广告营收占据本次整体财报营收的 82.33%。

值得一提的是,在 Google 的营收板块中,本次财报还专门列出了 Google Cloud 的营收状况——Google Cloud Q4 业务营收 26.1 亿美元,上年同期 17.1 亿美元,同比增加了 52.63%。

而在广告营收 + Google Cloud 之外,Google 营收还包括一个 Google Others(其中包括来自 YouTube 订阅服务的营收,以及硬件等业务)的板块,为 52.64 亿美元,同比增长了 10.33%。

至于 Alphabet 在 Google 之外的其他营收,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了。

为什么要单独公布 Google Cloud 营收?

相对于往期财报,本次财报的最大看点是,YouTube 广告和 Google Cloud 的营收得到了单独的公布。

对此,Alphabet &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表示:

我们对深度计算机科学的投资,包括人工智能、环境计算和云计算,为整个 Alphabet 的持续增长和新机遇提供了坚实的基础,我感到非常高兴,不仅仅是因为在搜索业务中的持续进展感到高兴,也是因为我们所构建出的两个全新营收领域——年广告收入已经达到 150 亿美元的 YouTube & 年营收正在奔向 100 亿美元的云计算业务。

Alphabet & Google CFO Ruth Porat 也在财报中表示,为了让投资者更好地看到该公司的业务和未来发展机会,该公司更加细粒度地披露了其营收,包括搜索业务、YouTube 和 Cloud——由此可见,在 Alphabet 和 Google 最高层看来,无论是 YouTube 广告,还是新兴业务 Google Cloud,都已经足够撑得起一个独立的营收板块了。

雷锋网注意到,仅仅从 2019 年的情况来看,来自 YouTube 广告的全年收入达到 151.49 亿美元;而来自 Google Cloud 的全年营收达到 89.18 亿美元,距离 Sundar Pichai 口中的 100 亿美元并不遥远。

当然,二者对比来看,Google Cloud 营收披露的意义更为重大。

YouTube 广告营收的披露一方面是强调这项业务本身的营收贡献,但另一方面也是对外发声,凸显 Google 广告业务本身增长力,给投资者以信心。在雷锋网看来,作为一项新业务的 Google Cloud 之所以单独披露营收 ,实际上也是 Google 在云计算方面持续投入之后不得不交出的一张答卷。

值得一提的是,在财报电话会议中,Sundar Pichai 专门对 Google Cloud 业务的发展进行了点评,他表示:

过去一年,在 Thomas Kurian(Google Cloud CEO)的领导下,公司的云业务专注于 21 个市场的六个行业,在这些领域有很大的投入,发布了更多新产品,获得了更多合规许可。Ruth 也提到了营销团队计划在三年内扩大三倍,包括引入更多高级策略专家,加大广告合作计划。我们在用户服务和合同架构优化方面也取得了非常大的进展……公司的竞争优势不只是我们在台面上提供的云产品和不同的服务能力,更是 Google 整体的生态系统,比如健康服务领域……基于人工智能的工业解决方案也是公司的竞争优势。

可见,在云计算方面,尽管其营收体量还无法与亚马逊 AWS 和微软 Azure 相提并论,但 Google Cloud 越来越成为 Alphabet 管理层着力强调的新兴业务增长点——而 Google Cloud 业务在 Q4 所实现的 52.63% 的增长率,也可以说明这一点。

值得一提的是,在财报电话会议中,Alphabet 方面表示,除了 Google Cloud 是其正在大力进行投资的领域,还有其他领域进行投资。比如在硬件方面,Alphabet 已经在提升能力、硬件工程学、建设供应链和实体的分销渠道链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的投资;而在 YouTube 方面,Alpahbet 也正在开发其订阅服务,目前处于早期阶段,Alphabet 表示将以长远的视角来看待这一服务,并投入相当大的资金。

雷锋网总结

对于 Alphabet(Google)来说,追求业务营收来源的多元化,是它作为一家世界级科技巨头在维持自身长远发展方面必须要做的工作。而从投入和回报的关系来说,在经过长达数年的巨额投资之后,Google 在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新兴领域的投入也是时候呈现出回报价值了。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Google Cloud 终于 “露面见人”,也是一个新的开始。

当然,在继往开来的基础上,Google 也要正视其在硬件等业务方面的短板。尤其是作为硬件业务核心的智能手机业务,在 5G 到来的大关口下,下一代 Pixel 手机的表现对硬件业务营收的影响颇为关键。

所以问题来了:2020 年,Google 在智能手机业务上会开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