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联也疯狂
科技

春联也疯狂

2020年02月03日 17:26:35
来源:子弹财经

出品 | 子弹财经

作者 | 谢媛媛

责编 | 杨博丞

春联,每个中国人的文化传承。每逢春节来临之际,各家各户都会贴上春联,营造节日气氛。

农历腊月二十九,阿彩和母亲来到超市选购新年春联。现代春联在工艺上相比以往传统春联更加“高档奢华”。铜版纸烫金对联、铜版纸满金对联、铜版纸书法对联、植绒对联和绒布对联等产品琳琅满目。

而这些春联大多来自同一个村庄——素有“春联之乡”称号的东里村。东里村位于山东省高密市夏桩镇,它是第一个被外界所关注的春联生产基地。

据「子弹财经」了解,该地区在春联加工上已有百年历史。在需求增长、生产效率提高的背景下,今年东里村春联产量再创新高,从之前的6000吨增长至8000吨。

作为生产、销量位居国内前三的春联生产地,东里村的发展史就是整个春联产业的发展史,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该行业的整体态势。

1、春联生产有档期

“今年的货早在年前就发完了,整体没受什么影响。”阿金对「子弹财经」表示,突发的疫情并未给自己带来损失。

和往常一样,这家位于山东菏泽名为“春意浓”的春联厂商在今年的销售额依然达到7000-8000万元。其产品由山东销往全国各地,其中东北、河北地区的销量占比最大。

和很多小型生产商采取“订单+现货”的生产方式不一样,像“春意浓”这种大工厂几乎完全摒弃了现产现销的模式。这意味着大型生产商出现产品积压的几率非常小。

“基本不会出现产品积压的情况,现在的生产商已经不再是闭门造车,都是按单加工。”阿金对「子弹财经」说。

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性,没有现货虽然降低了产品积压的概率,但也导致工厂在很多时候面临赶工的局面。

这与小型生产商形成了鲜明对比。但是,完全摒弃现产现销的模式也为其带来了烦恼。

阿金告诉「子弹财经」,每年4-6月“春意浓”就会陆续接到大型经销商的定制订单,工厂每年这个时候开始大量生产,并在9月进行统一发货。“由于订单数量较大,物流又有停运时间,如果不提早进行生产、发货,产品就无法到达客户手中。”

但并不是每个经销商都会按时按点下单。虽然阿金工厂每天可以产出40万副对联,但还是在今年推掉了很多订单。“物流一般腊月十五左右都放假了,所以很早的时候就不敢接单了。”

下单太晚可以推掉,但是有些经销商下单时间经常卡在中间,尤其是这种订单扎堆的时候,生产商往往会陷入焦头烂额的状态。

“春意浓”每年都会产生7、8千万元销售额,该工厂面临巨大的生产压力。但其有时处于大半年接不到订单的状态,这意味着将有大批订单会在下半年蜂拥而至,这常常让没有现货的大型生产商手忙脚乱。

用阿金的话说,“闲的时候闲得慌,忙的时候能把人忙死。”面对这种情况,阿金认为整个行业在生产管理方面还有待提高。

另外,虽然目前春联市场发展前景广阔,但其与发展成熟的包装生产线和书刊生产线相比,整个春联产业仍需要进一步提高技术和产业链效率,“他们有一成套借鉴国外的生产经验,技术也比较完善。”阿金说。

在浙江从事春联加工生意的小灵也觉得,提高效率是解决问题最有效的方法。“我们现在还是半机械化印刷,以后肯定还会再发展。到时候效率提升了自然就能减轻负担。”

由于接单时间难以掌控、订单需求量过大,大型厂商面对很大的产量压力,但也因此保证了工厂的持续运营。相比之下,小型生产商仅依靠春联这样的年货销售业务则难以为继,这也成为该类厂商业务多元化的原因之一。

由于订单规模较小,生产对联、红包等年货产品并不是小型生产商的唯一业务。阿金对「子弹财经」说,“在春节以外的时间里,那种作坊似的小厂家有些会闲置半年,有些会印刷些地图接一些杂活。”

「子弹财经」在爱采购网发现,这类生产商基本都会涉及纸箱、纸盒、礼盒、手提袋、画册及彩页等印刷制品业务,并将其称之为一站式采购。

2、春联也需要创新

在整个春联产业链中,从生产到销售环节层层相扣,缜密配合。据「子弹财经」了解,一些大型生产商以低价将春联批发给经销商,经销商再以高价卖出。生产商薄利多销,各级销商则通过提价获取收益。

一家多年在东里村进货的经销商称,临近春节,自家收入一天可以达到10万元。但这并非个例。此前《中研网》报道称,如今市场上大多数烫印春联批发成本在1-2元,而单副零售价格在10元左右,翻涨率高达10倍。现场手写春联价格更高,往往在15元及以上。

这只是保守估计。小灵为「子弹财经」提供了一份自家报价表,与此同时她表示,“这只是大概的定价,订单量越大单价越低。拿货量越多,这些经销商的利润也就越高。”

事实的确如此。「子弹财经」发现,小灵家产品按箱批发,不同尺寸、不同款式有不同的批发价格。以其中的特价铜版纸混款金子植绒对联为例,产品尺寸为107X19的批发价格为1.96元/箱。而在其淘宝店中,一副对联售价为6元。

另外,从今年东里村产量突破8000吨也可以看出,该产业极具发展空间。值得一提的是,春联不仅在国内受到消费者欢迎,在国外的销量也不低。

据天猫海外发布年货节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月8日,其网站共有730多万海外华人置办年货。仅一天就有24万套红包袋、3万套剪纸窗花和9000多副春联被买走。

春联出海或在未来成为产业的另一个风口。但无论是销往国内还是销往国外,满足消费者多元化需求都成为该产业的核心。

因此,春联样式层出不穷,甚至每年都在迭代。从过去只有红底黑字到现在增加了金粉红纸、金字红纸等不同样式的春联。

“不仅是尺寸,不同纸张、不同字体的对联均有不同定价。”目前,小灵的工厂主要生产的样式包括高档铜版纸烫金对联、高档铜版纸满金对联、高档铜版纸书法对联、高档植绒对联、高档绒布对联以及年红纸烫金/黑字对联。尺寸分为1.1米(长度)、1.3米(长度)和1.6米(长度)等7种。

不过,这些春联并非只销售给市场经销商,广告经销商也是小灵的客户之一。“生产的产品主要分销给这两类经销商,市场经销商订单量更大一些。”小灵说道。

这两类经销商是所有大型生产商客户的主要来源。就阿金的“春意浓”来说,其广告经销商主要包括广告公司、礼品公司和印刷厂。

“他们接了订单再转给我们。”阿金因为接到这种转手订单而为各大企业定制过春联,银行、保险和商城等业内公司都是他的间接客户。

“这些公司平时会给自家客户送春联,借这个机会为平台做宣传。”这只是广告经销商定制的一类春联,除了这部分商用春联外,阿金还会按照其要求生产一些用于弘扬传统文化等非商业用途的春联。

和市场经销商一样,广告经销商也为工厂提供了丰厚的收益。阿金每年7-8千万元的销售收入中,有3-4千万元来自广告经销商。这或许是每年都有很多生产商为自家广告春联业务大力吆喝的原因。

尽管产销春联是季节性生意,但在庞大的订单需求下,大型生产商仅依靠这一项业务,就能保证企业很好地经营下去。

3、传统与新潮的碰撞

不止是老一辈人热爱春联,现在就连很多年轻人也将目光投向春联。

目前,传统春联仍是国内大部分家庭的首选,而年轻人已经将目光投向富有个人特色的春联。「子弹财经」在淘宝上发现,一些印有卡通形象、采用网络语言和字体的春联正受到年轻人的喜爱。

据淘宝天猫1月18日发布的数据显示,类似“粮满乾坤罐满门,天增岁月喵增寿”这类又憨又直白的春联在今年非常受欢迎。最近一个月里,这类春联销量比去年翻了两倍,接地气的个性化春联售出了100多万件,其中“沙雕春联”这一关键词的搜索量同比上涨了5000%。

(图 / 淘宝)

一位淘宝店主告诉「子弹财经」,这种纸张来自卖画具的小店,春联内容由自己亲自书写。虽然这种原创春联价格高昂且缺少传统文化韵味,但由于满足了年轻人的价值观,很可能成为一种潮流。

这或许与阿里在背后推动传统文化升级不无关系。2019年初,天猫推出“天猫新文创”计划,天猫方面称希望让IP新品带动文化传承,让中国传统文化持续传承和发扬。

但很明显,这与传统春联有很大的不同之处。就春联内容来说,简单直白的网络用语和讲究上下联对仗的文体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就这样,春联在传统与新潮的碰撞中不断焕发生新的生机。在传统中升华,造就了春联别具另一番的新潮风格。

春联在中国年的地位中不同寻常,喜庆的中国红加沉稳的石墨黑凑成的正是中国人的春联文化,更是每个人都期盼已久的年味。

今年春节虽然受到疫情影响不能走亲访友,但正是这样才能让久别的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回首过往,展望未来。当人们贴上春联的那一刻,才能够感受到乡土人情的凝聚,也在渐渐消散的鞭炮声中留住最后的年味。

文中题图及部分配图来自:摄图网,基于VRF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