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怨压力大,脱发怪爸妈
科技

别怨压力大,脱发怪爸妈

2019年12月05日 13:06:26
来源:八点健闻

原标题为:《生姜水、黑芝麻和调侃自嘲,都治不了90后的脱发》,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导读:

  • 全国脱发人数超过2.5亿,相当于每6个人中就有1个脱发患者。

  • 对脱发的理解通常有两个误区:一是归咎于精神压力大,二是相信偏方能治脱发。

  • 脱发的根子在基因,精神压力大只是让你提早暴露了而已。

  • 毛发移植是治疗雄秃最有效的方法。

  • 青年人脱发容易造成自卑、焦虑甚至抑郁。如果出现严重心理问题,植发也没效果。

12月3日晚,在“老人与海”黑科技发布会上介绍Sharklet鲨纹抗菌技术的罗永浩,被媒体拍到一张令人感伤的照片——这个70后的中年男人,头顶也出现了“地中海”。

事实上,脱发早已不是老罗这样的“中老年朋友”的专利。

北大清华曾在校内发了一则有关脱发的问卷调查,大约五千名学生参与。有一半的学生表示自己在最近一年内都有脱发现象,而有三分之一的学生认为自己“脱发严重”甚至是“快秃”。有同学甚至在问卷中自嘲:在家时,大家靠地上的头发来找我的踪迹。

不久前,人民日报发了一条微博,大概意思是说,现在国内的脱发人数已经超过2.5亿,相当于每6个人中就有1个脱发患者,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被“脱发焦虑”困扰。在许多微博留言中,其中一个网友感慨地说,“脱发真的是当代青年最大的通病了!”

而去年公布的《拯救脱发趣味白皮书》中,一组数据使人扎心:在天猫、淘宝等零售平台上购买植发、护发用品的消费者中,90后占36.1%,即将赶超38.5%占比的80后。脱发已经不再是中年男子才有的哀伤,更多的90后加入脱发大军。

一位90后女网友开玩笑说:我堂堂一个花季少女,双11付的第一笔定金居然是防脱洗发水和生发液!而后又去抢了个帽子!这个帖子发出后,许多网友也都纷纷说出了自己的脱发“故事”。

之前对于90后的人来说,“头可断,发型不能乱”。可如今的90后都在哀嚎:“熬夜猝死我不怕,熬夜会秃,我马上就去睡觉”。

而据媒体报道,在北京某植发连锁机构,一家门店一个月大概会完成5000台左右的植发手术,月销售额能达到1400万元。

近期,一份广为流传的《全球植发市场报告》显示,2023年全球植发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238.8亿美元。

面对越来越多的青年人脱发现象,记者近日专门走访了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学美容科专家沈海燕博士,作为亚洲毛发移植修复外科协会(AAHRS)委员、中国非公医疗毛发与头皮健康管理委员会常务委员,沈海燕对毛发移植方面颇有造诣。以下根据她的口述整理而成。

关于脱发的两个常见误区

作为一名工作了11年的三甲医院脱发门诊医生,我对“脱发真的是当代青年最大的通病了”这句话挺有同感。早几年的时候,我们脱发门诊半天就来两三个人,而且年龄都偏大一些。现在不一样了,忙的时候半天看20多个病人,以20-40岁为主,年龄最小的一个才上初中。脱发呈现越来越年轻态的趋势,90后成了脱发的主力军。

有时候我也看一些关于脱发的科普文章,发现对脱发的理解有两个常见的误区。

一是完全把“脱发”归咎于精神压力大、长期处于焦虑状态,把一个病理问题过度地“社会化”,好像说到脱发,第一反应就是工作和生活的压力太大造成,导致很多患者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自我减压上。

第二个误区,很多文章会给出一些号称治疗“脱发”的小妙招,比如买某某品牌的生发水啦,用生姜抹头啦等等。这些偏方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对脱发都没有实质性的帮助,盲目信任这些偏方容易错失脱发治疗的最佳时机。

思来想去,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做一次脱发科普。

导致毛发脱落的元凶

脱发有很多种类型,但目前最常见的脱发类型就两种:

一种是斑秃,就是老百姓常说的“鬼剃头”,大部分头发完好,但会在某一个或多个区域出现头发脱落现象。这是由于极大的精神压力造成的,有点类似于我们常说的“一夜白头”。这种脱发是应激性的,经过积极治疗后大部分患者头发还能长回来。斑秃在脱发患者中占的比例不高,根据我们门诊的情况来看,不超过5%。

另一种就是雄激素性秃发(以下简称“雄秃”)。雄秃的发病机理是什么呢?我们知道,每个人,不分男女,体内都有雄激素——睾酮,睾酮在流经头皮细胞时,会碰到一种叫做5α-还原酶的物质,它能够把睾酮转化为双氢睾酮,而双氢睾酮就是导致毛发脱落的元凶,它让我们的毛囊萎缩,头发变细变软,最后脱落。

△图片来源:yestone

我们可以打个比喻来帮助理解。睾酮是手无寸铁的游民,他们每天在我们身体内闲逛。当他们晃荡到头顶毛囊密集区域的时候,5α-还原酶这个武器库,就会给他们递上枪支。拿到枪的睾酮,战力迅速升级,变身为双氢睾酮这个强盗,就近对毛囊区域的守兵进行屠杀。所以案情一下子明朗了,元凶是双氢睾酮,帮凶是5α-还原酶。

回到雄秃患者本身,其实他们体内的雄激素水平也就是睾酮含量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5α-还原酶这个帮凶数量太多,太活跃了,直接导致凶手双氢睾酮的含量超标。那么,5α-还原酶的数量和活性是由什么决定的呢?现代医学的答案很明确,基因。换句话说,这是天生的,雄秃是一种遗传相关疾病,大多数脱发的人,从出生那一刻就注定了这件事会发生。

需要强调的是,这种遗传不局限于父母,还有可能是再上一代的长辈,甚至是整个家族。所以经常有患者会告诉我,沈医生不对啊,我父母都不脱发啊。我说你再想想,长辈里有谁脱发吗。他们这才意识到,哦,好像我外公或者爷爷确实是谢顶了。

脱发根子在基因

讲清楚了雄秃的发病机理,很多人可能会问,既然雄秃只跟遗传有关,那为什么现在脱发的人会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早发生呢?总不能说是基因在这20年里发生变异了吧。

没错,这里要说到现在媒体上铺天盖地渲染的“精神压力”问题了。如果一个人本身没有雄秃的遗传基因,他的5α-还原酶数量不多,活性不强,即便面对再大的精神压力,也很少会出现雄秃症状。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会看到同一个办公室里,同样的工作压力下,有的人会脱发,有的人不会。

另一方面,对于本身有雄秃遗传基因的人来说,巨大的精神压力,会让他提早出现脱发迹象。我曾经看过一个关于脱发人群的调查,结论说,30岁左右的人脱发现象最普遍,比上一代人的脱发年龄提前了很多年。也就是说,脱都是要脱的,只是本来你可能是在40岁左右脱,现在因为各方面的压力刺激,你在30岁就脱了。

△图片来源:yestone

有些压力大的甚至脱得更早。我见过最小的患者,初中三年级,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功课,每次考试父母都盯着班级和年级的排名,哪一天突然抬头一看,离中考倒计时还有100天,心态直接崩溃了,焦虑得不行。这种压力都是上一辈人不曾有的。

在这里,我想强调的是,年轻人千万不要把脱发仅仅看成是精神压力大造成的,认为只要情绪得到缓解,脱发就能治愈。不是的,根子还在于基因,压力只是让你提早暴露了而已。

毛发移植是治疗雄秃最有效的方法

接下来,说一说雄秃的治疗方案。

基因问题很难根治。从临床上来看,对于雄秃患者,我们有药物和手术两大类的治疗手段,具体适用于哪种方案,要依据脱发程度和个人意愿决定。

按照国际通行标准,脱发可以根据严重程度分为7级,下面的图片可以比较直观地感受一下。在这里,特别要强调的是,男性和女性的雄秃症状是不一样的,男性的雄秃先从两个额角的后退,慢慢侵害到头顶的毛发。而女性是从中间的分界线向两边逐渐稀疏,呈现圣诞树的形状。

△图片来自网络

我们建议,所有的脱发患者,首先考虑药物治疗。目前通过FDA认证用于治疗雄秃的药物有两种:外用5%的米诺地尔和内服的1mg非那雄胺,这也是正规医疗机构最常开的两种药。其中,非那雄胺目前仅用于男性患者,育龄女性禁用。很多医院会给女性患者开一种叫“螺内酯”的口服药,也可获得一定的疗效。

从药理上来看,米诺地尔发挥的作用是增加头皮血运、刺激毛囊生长,非那雄胺是5α-还原酶的抑制剂,是从根源上对抗雄秃最有效的药物。一般来说,我们建议患者结合起来使用。除此以外,我们看到的很多类似生姜、黑芝麻、侧柏叶的偏方,基本可以判定是无效的,千万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些地方。

特别值得提醒的是,如果选择药物治疗,坚持长期使用是很重要的一条原则。我经常会碰到一些患者,他们来就诊前就已经使用过这两种药。他们会告诉我,沈医生,没有用啊,我用了一个月都不见效,后来就放弃了。这里要提醒发友的是,药物一般在3个月左右起效,6个月脱发会有改善。

药物治疗很方便,也有一定的效果。但也有两个明显的缺陷,一是需要长期用药,二是额角和前发际线相对头顶对药物反应不敏感,如果是男性额角后退,或者是女性发际线上移,药物治疗就起不到作用。这个时候,如果患者仍然希望改变,我们会建议做毛发移植手术。

毛发移植手术的基本原理,就是从后枕部提取毛囊,移植到脱发区域。它的理论支撑在于,后枕部的头发不易受双氢睾酮的影响,即便是把它们移植到了头顶脱发区,也不会脱落。所以,毛发移植是治疗雄秃最有效方法。

出现严重心理问题,植发也没效果

这两年,我接触了很多年轻的脱发患者。有时候我们也会聊,比如脱发给他的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困扰,对治疗效果抱怎样的期待等等。聊到最后,主要就是影响外貌、不自信。

这件事情自古至今都是如此。古代人也很烦脱发,会想各种偏方来治。篡汉称帝的王莽,当了皇帝以后压力倍增,大把大把掉头发,试遍了各种偏方,用淘米水、蛋清、生姜、皂荚来洗头,比现代人还努力,但始终不见效。最后没办法,只能在帻(古代中国男子包裹头发的巾帕)上加块硬衬,来掩饰秃发。蔡邕《独断》记载,“王莽秃,帻施屋”,说的就是这事。所谓“帻施屋”,就是把软帻衬裱使之硬挺,将顶部升高作成介字形的帽"屋"。这种有介字形帽屋的帻就是"介帻"。

△考古资料中的汉晋文官形象

从事脑力劳动的古人,脱发就更厉害了,从诗人这个群体就能可见一斑。陆游说,“脱发纷满梳,衰顔不堪照,”意思是头发都缠满梳子了,这张憔悴的脸都不忍心照镜子。杜甫的情况更惨,“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头发都没几根了,还琢磨着要把发簪戴上去呢。

但如今脱发年龄的大大提前,必须要引起我们的重视。我们知道,过去的人40岁以后脱发,不论男女,基本都已经成家立业,对于外貌已经看得比较淡了。但现在30岁以前脱发的年轻人,很多都处在择业、择偶的当口,脱发对于他们自身形象的毁灭性打击,是会带来心理问题的。

我曾经碰到过一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因为脱发比较严重,大学毕业一年了,一直窝在家里,既不出去找工作,也不出去参加社交活动。后来,是他妈妈硬是把他拖到我们门诊。我们一看,5级脱发,就打算给他安排植发手术。但后来和他一聊天,我们又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

为什么?因为他把自己所有的不如意,都归结到了脱发这件事上。他觉得自己找不到好工作,找不到女朋友,就是因为脱发太严重,形象被损毁了。这种病人我们称之为有“体象障碍”,国外也叫做“畸形恐惧症”,是植发手术最禁忌的,他们往往对治疗效果抱有很高的期待,一旦不及预期,他们会崩溃的。

后来,我们建议他先去心理科看看,通过谈话疏导甚至是药物,把心理问题解决掉以后,再回来做手术,效果就比较好。

脱发造成自卑、焦虑甚至抑郁

对于脱发,我们一直提倡的是早发现、早干预、早治疗。

脱发本质上是一种疾病,虽然它不会给人的生理健康带来负面影响,但会引发焦虑抑郁等心理情绪。曾经有一家心理健康中心专门针对脱发患者的心理状况做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90%左右的脱发患者明显感到自卑,高达70%的脱发患者会产生多疑、焦虑, 30%的脱发患者有不同程度的抑郁倾向。

原则上,我们比较建议脱发等级在III级以上的秃发患者做植发手术。III级及以下脱发患者药物治疗就能取得很好的疗效。但也有例外,我有一个学弟,浙大的医学博士,因为学业压力大,早早就有了一些脱发的迹象。他专门跑来找我诉苦,说想做植发。他的状况其实才到III级,两个鬓角稍稍有些后退,但头顶上的头发还是很浓密的。因为他个人意愿比较强烈,我就给他做了一个相对小体量的植发手术,只取用了1000单位的毛囊。做完以后,他整个人的状态就变得很好。

我们也碰到过一些脱发等级在VI-VII级的患者,企业大老板,事业有成,年轻的时候不注意,一过40岁头顶上就不剩多少头发了。好几个人跟我讲,秃发太影响个人形象了,影响谈生意的竞争力。因为种种原因,有些人的植发意愿非常强烈,但往往这个时候供区的毛囊已经远远赶不上移植的需求了,毛发移植手术的疗效就大打折扣了,很难达到脱发患者理想中的效果。

所以,最后我特别想向脱发患者,尤其是年轻人呼吁,不管你是刚刚出现脱发的迹象,还是已经遭遇脱发困扰好几年,尽快到医院或者有资质的相关医疗机构去就诊,生姜水和黑芝麻救不了你,调侃和自嘲更救不了你,唯一能救你的,是靠谱的医生和他们提供的专业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