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历史]不可遗忘的手机操作系统:塞班编年史
科技

[芯历史]不可遗忘的手机操作系统:塞班编年史

2019年11月09日 18:37:00
来源:半导体投资联盟

小绿人和小苹果的出现撼动了它曾不可一世的宝座,狼来了的故事在它身上上演,如果不曾提起,它也许就此掩埋在时光的长滩上。或许你已经猜到,那个遥远而又熟悉的名字。

塞班。

1980

David Potter成立Psion公司,其开发的EPOC操作系统正是塞班系统的前身。这家欧洲公司也是欧洲第一批PDA厂商,EPOC系统专门用于移动信息设备,包括掌上电脑。与立志把手机变成电脑的微软不同,EPOC是一个开放的操作系统,并在最初就加入了无线通信功能,似乎,它正是为了手机而生。

那个年代,计算机才刚刚成为主流,桌面操作系统领域是真真切切的沙场,IBM、微软、苹果围困在牢笼里厮杀。塞班诞生在这样的一个乱世中,由此,他拓了属于他的荒地。

1998年6月,Psion公司联合诺基亚、爱立信、摩托罗拉组建了Symbian公司。该公司继承了EPOC系统软件的授权,作为开放式平台,任何人都可以为支持Symbian的设备开发软件。Symbian还推出白金合作计划吸引了包括arm、Motorola SPSRealNetworks、TI、松下、西门子、三星和联想等先后加入。

1999年,塞班公司推出Symbian5.0操作系统。具有支持标准网络页面的浏览器,配合java语言的支持,使得Symbian可以运行小型的应用程序。不过采用这个版本的机型很少。同年,松下加入Symbian,成为其股东和许可证持有者。Symbian 被美国的Red Herring 杂志评选为“综合评定最佳”和“最具长期潜力”的公司。

2000

提到塞班,大多数人的印象还是会停留在诺基亚上,但全球第一款搭载塞班系统的手机并不是诺基亚,而是爱立信。

采用Symbian5.0的爱立信R380 Smartphone正式向公众出售。这款手机被称为智能手机的鼻祖。同年,日本的索尼和三洋取得Symbian操作系统的许可证,成为Symbian成员之一。

2001年,富士通、西门子加入Symbian阵营。富士通取得Symbian 操作系统的许可证并发布第一款基于Symbian 操作系统的2.5G手机。同时塞班公司推出Symbian6.0操作系统,增加了GPRS、WAP1.2浏览器以及蓝牙支持,用户可以运行基于C++和J2ME开发的程序。

这年,诺基亚干了两件大事,一是发布了全球第一款采用开放式Symbian6.0操作系统的手机诺基亚9210。二是在Symbian6.0的基础上进行了定制优化,推出了Series 60第一版用户界面,S60v1。

塞班S60v1用户界面推出之后,诺基亚就在2002年发布了第一款搭载该用户界面的智能手机诺基亚7650,该机一经发布就揽下不少荣耀:第一款塞班系统智能手机、第一款滑盖手机、第一款五维摇杆手机,诺基亚第一款彩屏手机等。据了解,这款手机在2002年底才进入中国市场,国行价格高达5000元。

Symbian为其旗下三种系统分别取了如诗般的代号,Pearl(珍珠),Quartz(石英)和Crystal(水晶)。每个都采用Symbian核心代码,不同系列之间的区别主要在于用户接口和屏幕大小。分别用于智能手机或通讯器等设备。

诺基亚7650、6600和7610等都可划为Pearl系列的智能手机。需要注意的是,S60属于诺基亚基于塞班定制的用户界面,它并不是操作系统。

2003年,塞班公司推出Symbian7.0操作系统。诺基亚继续发布了Series 60第二版用户界面(S60v2)。同年,在摩托罗拉与Symbian合同到期之际,摩托罗拉以7400万欧元的价格将手中Symbian公司的股票出售给了Psion和诺基亚,摩托罗拉几乎退出了塞班阵营。

同年十月,诺基亚发布N-Gage与6600,国内手机水货市场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春。玩机热潮也就此推向高峰,而当时Symbian并未想到有谷歌商店或是App store这类整合应用的平台,因此国内一大批塞班论坛,如dospy、3G365等孕育而生,无数玩家们在论坛上交流心得与软件。

2004

Psion公司将持有的Symbian公司31.1%股份进行出售,经过多方认购之后,最终得出的比例是:诺基亚占据47.9%股份,爱立信15.6%,索尼爱立信13.1%,松下10.5%,三星4.5%,西门子8.4%。从此,联盟不在,塞班的命运与诺基亚就此牵线。

2005年是诺基亚的高光时刻,当年它在非洲尼日利亚卖出了第10亿部手机,品牌价值位居全球第六,是全球手机界的带头大哥。而被诺基亚掌控全局的塞班公司推出了Symbian9.0操作系统,诺基亚也随后发布了Series 60第三版用户界面(S60v3),随着Symbian系统的知名度和搭载机型越来越多,最终到2006年的时候,塞班公司正式宣布:全球Symbian手机总量达到一亿部。

2007

智能手机行业重大转折之年,Symbian大力拓展中国市场,在北京成立了全球第四个研发中心,但另外一边,苹果和谷歌进军手机操作系统行业,虽然那时iPhone功能少、缺应用、续航差,当然,在耐摔王诺基亚的面前,iPhone还不经摔,但乔帮主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触控屏。高处不胜寒的诺基亚还沉浸在自己的巅峰成就中,丝毫没注意到这两后来者身后那锋利的刀刃。

2008年,Symbian智能手机累计出货量超过2亿部,诺基亚全资收购了Symbian公司,终于从大股东变成了老板,Symbian公司也变成了诺基亚旗下的子公司。但iOS和Android毕竟源起计算机行业,来势凶猛,为抵御冲击,诺基亚成立Symbian协会,致力于Symbian开源计划及Symbian的转型,同年还发布了Series 60第五版用户界面(S60v5),从此塞班系统进入了全屏触控时代。

S60v5的代表作诺基亚5800虽然操控界面从非触控转为触控,解决了S60最大的弊端,但在使用过程中,体验远不及iPhone和Android。但这并没有阻止N97的热卖,作为诺基亚高端机型,N97的侧向滑盖设计兼顾触控及键盘输入,当时地铁站里没少见到N97的广告,甚至有电视台报道N97一机难求的消息。

真正让塞班从王座步步跌入深渊的是2009年。LG、索尼爱立信、三星等厂商宣布退出塞班联盟,开始转投Android阵营。

塞班仅剩诺基亚一家苦苦支撑。

2010年MWC大会上,Symbian基金会宣布,将于下月完成Symbian^3系统的代码开发,当时新闻标题是:新的系统将是Symbian史上一次里程碑式的转变。Symbian开源计划获得了开放源代码许可证,意味着Symbian源代码可供第三方开发商和开发者免费使用。同日,Symbian协会也对外表示任何个人或组织都可以免费利用Symbian平台。

2010年下半年,诺基亚正式推出Symbian^3系统,俗称塞班3。相比当前的S60 V5,Symbian^3最大的改变都来自对手:全面支持电容屏幕,并首次在诺基亚手机上实现了多点触控功能,支持多幅待机桌面、Widget插件,集成SNS社交网站,支持2D/3D游戏加速。

2010年10月,第一款Symbian^3系统手机 诺基亚N8正式发布,诺基亚将宣传重点放在了那颗1200万像素的摄像头上,本以为它会成为Symbian史上一次里程碑式的转变,结果Symbian^3并没能拯救塞班系统和诺基亚。

2010年12月,塞班基金会相关网站正式关闭,不再提供服务器存有的源代码下载。

2011年Q1,塞班系统市场份额首次被Android系统超过,同年,塞班在全球的市场占有率降至22.1%,中国市场占有率则降为23%。2011年8月24日诺基亚宣布,将放弃Symbian名称 ,下一版本操作系统将更名为诺基亚Belle,并且塞班Anna系统也同样会更改为诺基亚Anna。

从此,塞班这个名字退出历史舞台。

2012年2月27日,诺基亚在MWC移动世界大会上发布了4100万像素的塞班拍照手机808 PureView。迟暮的塞班再也跑不过iOS和Android了,几乎所有媒体对这款手机的评价都是拍照牛,系统烂。

巨人倒下了。

2013年1月24日,诺基亚在当日的财报电话会议中宣布,诺基亚808将是最后一款塞班手机。在经历了12年的发展之后,塞班系统终告灭亡,一个辉煌的时代就此终结。

塞班的身世讲完了。

它伟大吗?

当然。

2007年中期,塞班在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达到65%,而全球50%的手机上都带有诺基亚的标志。诺基亚和塞班的结合使手机功能突破了打电话和发短信。在不少人眼中,塞班是智能手机的发明者,较大的屏幕,以数据业务为中心,能装各式各样的应用,还能拍照,听音乐甚至有GPS定位,放在现在的手机上这是基础的不能再基础的功能,但在当时能将这些汇集一身确实是令人称奇的产品。

塞班的理念也同样领先于时代。

塞班平台上有许多第三方软件,这在当时是一个相对较新的趋势。早在2005年,塞班就启动了塞班签名项目,这一项目给第三方应用添加塞班认证,因此无需经过专门测试机构的验证。这使得塞班应用在向用户发布时更快,更方便。在iPhone发布时,塞班平台上已有1万款应用。

塞班甚至考虑开发一款应用商店,不过未曾实现。塞班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支持网络浏览,2006年就开发了基于WebKit的浏览器。此外,塞班采用开源的开发模式,而这也是Android采取的模式。尽管这些举措对后世而言很有意义,但并未给诺基亚带来回报。

导致塞班走向灭亡的原因从一开始就存在。

上文提到塞班并未能开发一款应用商店,而这正是塞班所缺的。诺基亚于2009年推出了Ovi Store应用商店服务销售塞班应用,但晚了,晚于iOS,Android,黑莓这些系统一年的时间。

曾担任塞班业务主管的Nigel Clifford认为,缺少统一的应用商店是塞班的一个致命失误。他直言,没有资源的人若想自行开发将是非常困难的事,而以此带来的成本也很高。

塞班的应用策略还存在另一个问题。类似于之前提到的S60用户界面在塞班上还有三个,尽管底层操作系统是一致的,但针对某一用户界面所开发的应用并不能在其他用户界面中使用,这意味着如果开发者希望开发适用于多个界面的应用,就得为其开发不同的应用。

塞班从头到尾都没意识到这是一个重大而又明显的缺陷。

Clifford表示,首先,塞班收取授权费。其次,塞班缺少随系统一起开发、统一而完整的界面。第三,应用和生态系统社区呈现碎片化。

这点,就是苹果的优势。

实际上,塞班系统还存在一个根深蒂固的问题,市场研究公司Ovum CEO Tony Cripps表示,在发展初期,关于塞班系统架构的一些决策就已决定,在调整用户体验,以支持触摸,手势操作方面,塞班显得笨拙,也因此失控,用尽了研发潜力,但在后续调整用户体验的问题上,折戟沉沙。

塞班前高管David Wood与圣何塞大学教授Joel West认为,塞班受到遗留代码和庞大装机量的限制,从而无法应对苹果和谷歌更现代化的API和更优秀的开发工具的挑战。

苹果和谷歌都是从头开始的。

另一方面,塞班独立发展的能力受到了其最大股东和客户双重角色的限制。分析师和媒体人士认为,塞班系统的陈腐和限制实际上来自行业中其他公司的要求。当塞班基金会成立时,诺基亚决定对塞班开源,希望能解放塞班,包括取消授权费,打破封闭性,并避免供应链厂商绑架塞班。

但开源的尝试很快被证明是一场失败。随着Android的崛起,其他潜在赞助商逐渐停止资助基金会,而诺基亚机器内部研发团队几乎为塞班平台提供了全部资源。塞班的失败也表明了,分散的领导无法带来平台的成功。打一开始,这样分散的领导就带来了有关平台领导者的定义和实施的问题。

获得塞班系统授权的手机厂商在发展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所以一旦这些手机厂商明白塞班不再是那个当时可以稳稳抱住的大腿时,分崩离析是顷刻间的事。

由始至终,诺基亚都是塞班系统的最大拥护者。

塞班的功与过说到这,不免得有一种无力感。塞班曾一度是高端平台,但这一平台的发展最终走向停滞,未能在竞争中快速作出调整,吸引应用开发者。如此看来,塞班的陨落只是时间问题,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但它给所有智能手机起了个好头,也给世人留下了很美好的回忆。依稀记得当时拥有第一部诺基亚手机时的心情,现在回头看一遍关于塞班的历史,就像面对多年未见的老友。

不曾想起,从未忘记。

(校对/Jur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