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灭亡的时候,塑料依然沉睡在海底
科技

人类灭亡的时候,塑料依然沉睡在海底

2019年10月17日 19:00:22
来源:果壳网

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铁器时代,这种用材料来命名一个时代的做法,恰到好处地说明了——材料是人类文明历程的加速器和见证者。

进入20世纪以后,随着一类可塑性强、种类繁多且性能优越的材料的出现,人类的生活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种材料就是塑料。我们的生活离不开塑料制品,早上叫醒你的闹钟、午休时塞进耳朵的耳机、新买的漂亮衣服……塑料制品无处不在,甚至有人表示我们现在所处的年代就是“塑料时代”

然而,在给我们带来便利的同时,塑料也带来了严峻的污染形势。

海里有大量的塑料瓶 | 纪录片《塑料海洋》

上个月,一项发表于《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的研究发现,塑料垃圾已经进入了沉积层。论文作者认为,塑料层可被用作“人类世”开始的标志

2000年,为了强调人类在地质学与生态学中的核心作用,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荷兰大气化学家保罗•克鲁岑(Paul Crutzen)建议使用人类世(Anthropocene)这一概念来表示当前的地质年代。要想定义一个新的地质年代,相关的标志物必须造成了全球范围影响,而且将被并入沉积物,存在于未来的地质记录中

2016年,在第35届国际地质大会上,人类世工作组对当前的证据进行了初步总结,并认为人类世在地层上是真实的,而这些标志物就包括塑料。

塑料的含量呈指数增长

美国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Scripps Institution of Oceanography)的学者研究了1834~2009年期间加州南部海岸沉积层的受污染情况。他们分析了圣巴巴拉沿岸大概580米深的海底沉积物岩心。样本所在的海域有相对静止的水流、几乎完全缺氧的环境,这意味着没什么海底生物在沉积物中挖洞,破坏脆弱的沉积物结构。

研究人员使用高倍显微镜对沉积物样本进行观察,然后用激光来检测塑料的化学成分。在高倍显微镜下,沉积物岩心显示出了清晰的逐年变化的结构。

每形成0.5厘米厚度平均需要2.2年 | 参考文献[1]

研究人员发现,在塑料产品被大量生产和广泛使用的1945年之前,就已经在沉积层中发现了微塑料的身影。在1945年以前的沉积层中,微塑料沉积率为780个/平方米/年。这一数字在1945年后呈指数增长,每15年就会翻一番,在2010年就已经达到了4000个。

沉积物中的塑料量,恰好反映了过去70年全球塑料产量、美国加州沿海地区人口的增加

“这项研究表明,我们的塑料生产被完美地复制到我们的沉积记录中。我们对塑料的喜爱,真的被留在了化石记录里,” 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詹妮弗·布兰登(Jennifer Brandon)说道。

“衣服”、塑料袋碎片沉在海底

在沉积物岩心中,研究人员发现的塑料大部分都是合成纤维织物中的纤维,占比高达77%;根据沉积物观察结果,二战后的塑料种类变得更加多样化,除了纤维,还有塑料袋的材料碎片、塑料颗粒等。这表明我们的生活废水并没有经过很好的处理就流入海洋。

海底沉积物中,形形色色的塑料污染物 | 参考文献[1]

据估计,每年有480万到1270万吨的塑料垃圾进入海洋。在海浪冲击、侵蚀、光照、风化作用下,塑料逐步裂解成小的塑料碎片,这些粒径小于5毫米的塑料被称为微塑料。除了自然作用下分解而成的微塑料,洗涤合成纺织品、轮胎磨损与工业塑料颗粒损耗也是水体中微塑料的主要来源。

工业塑料颗粒损耗是向水环境排放微塑料污染物的一大途径。在塑料的生产、包装、运输、转换、分装、再利用等阶段均可能发生损耗,并随着排水系统进入水环境。

而在日常生活中,人们不经意间向水环境排放的微塑料也不容小觑。2016年的一项研究表明,洗一次衣服就能释放70万个微塑料纤维。洗涤合成纺织品的废水明显没有得到妥善处理,而它们正在被冲进海里。

洗衣服释放的塑料情况 | 参考文献[5]

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也是亟需改善的现状。我们如何处理废水,用什么来做衣服,都是值得思考和改变的问题

塑料或成为我们的标志

如何改变也取决于我们

对于随处可见的塑料垃圾,人们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而这些沉到了海底的塑料,虽然平时看不见,但是,我们这一代人或许将因此而被后人铭记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人类社会在生产、工业上产生了很多转变,这一年意味着人类世“大加速”(Great Acceleration)的开始。通过揭示了全球塑料生产、区域人口增长与沉积记录中的塑料沉积之间的紧密连接的关系,研究人员认为他们的研究结果确认了这个“大加速”。

沉积物中的塑料量、全球塑料产量都呈指数增长 | 参考文献[1]

不过,海底沉积物中的塑料会对海底生物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们知之甚少。这项研究也没有分析塑料垃圾可能对海洋生物造成的潜在影响,但是论文作者引用了过去的研究来表明,海底生物摄入塑料会造成物理伤害;而通过食物链,这些埋藏于海底塑料可能最终也会给我们造成影响。

人类每年通过食物和水至少消耗5万个塑料微粒。目前我们还不清楚这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多严重的影响,但微塑料会释放有毒物质,并可能渗透到组织中。

为此,一些环保人士开始各种尝试和行动,例如,热爱滑板的乔纳森·莫里森(Jonathan Morrison)就把滑板和环保结合起来,用回收的塑料瓶盖制作了滑板。

用塑料瓶盖制作而成的滑板 | Jonathan Morrison

回收塑料垃圾并将其转化为新物品的想法本身并不具有革命性。然而,乔纳森的滑板很特别,因为用来制作滑板的瓶盖将保持可见,显示每块滑板的DNA。这块独特的滑板不仅向人们发出防治污染的警示,同时也告诉人们改变的可能。

人类世不就是由人类主导的吗?所以,如何面对、解决塑料问题,决定权仍掌握在人类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