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考拉命运难料:假货问题难解 多名员工找工作
财经

网易考拉命运难料:假货问题难解 多名员工找工作

2019年08月24日 16:42:13
来源:AI财经社

文 | AI财经社 万霁 许歌

原标题:网易考拉命运难料:丁磊不再背书,假货问题难解,多名员工找工作

刚刚过去的十天时间里,网易考拉的员工经历了一场过山车。

8月13日,有消息传出阿里旗下的天猫国际即将收购网易考拉,内部霎时议论纷纷,几周前内部盛传的收购方则是拼多多。15日,财新网报道称,天猫国际给出的价格初步定在20亿美元左右,但细节还没谈拢。

“看到这个消息后,很多考拉的员工已经开始找工作了。”一位网易中层回忆说,因为丁磊也早透露过跨境电商太难干的话,因此内部许多人都对消息信以为真。

但到了8月20日,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有人透露二者收购谈崩。据腾讯深网报道,20日下午召开了一场总监级别的会议,网易CEO丁磊否决了收购议案。但有与会人员对界面表示,网易考拉的融资进展一切顺利,但没有关于融资金额的消息,而阿里和网易考拉均对外表示不予置评。

有网友表示:“前期阿里走漏风声压价,现在轮到网易放开风声谈崩,无非是一个不想多给,一个想多要。”这一切似乎寓示着,双方在价格上并没有达到一致意见,但有业内人士称,交易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网易考拉的未来命运,似乎还是个未知数。

丁磊似乎还对网易电商怀有念想。从惯例上看,大型电商一般会采取换股、交叉投资等方式融合,很少会直接收购,况且网易考拉和天猫国际的差距并不大。艾媒咨询《2018-2019中国跨境电商市场研究报告》显示,过去一年里,网易考拉市场份额达27.1%,而天猫国际以24%居于第二。

图/视觉中国

从近期的布局看,网易考拉还着力发展短视频和直播业务,这也被业内人士视为试图打破电商的流量瓶颈和营销压力,网易似乎还在奋力挣扎。

8月1日,网易考拉的直播功能正式上线,不仅可以利用场景化、社交化降低用户决策成本,还能帮助品牌打响知名度,孵化全球的流量爆款。而网易考拉对直播业务的规划也放长线,不像是要当“逃兵”的样子。比如,初期着力扶持美妆和母婴领域的KOL展开知识型导购,为合作商家和MCN达人机构提供亿级流量资源支持,后期则推出全球溯源直播栏目,通过头部明星达人直击海外原产地和产业带,场景化刺激用户消费。

两个月前,网易考拉还上线了短视频荐物频道,30秒呈现商品的外观、用法、效果、场景等,提供精品购物指南。至此,网易考拉的内容矩阵也算打造完毕,似乎在为电商的回暖做好铺垫。

而外界对网易考拉不看好的重要原因,在于电商业务模式重,格外烧钱。但电商作为线上零售业的代名词,继承了传统零售业链条长、基础设施多、需要前期重投入的特点,从电商巨头发展史看,一时的亏损未必是不能容忍的。

据不完全统计,淘宝网在2009年实现盈亏平衡的前6年里,阿里烧掉近35亿元。而坚持自建仓储物流体系的京东更惨淡,差点资金链断裂。有媒体统计,到2017年第一季度首次盈利前,京东至少烧掉了300亿元,花了12年才扭亏为盈。

而如今市值超8900亿美元的亚马逊,直到2015财年才实现连续盈利,之前20年一直在亏损,但并不影响股价攀高。掌舵人贝索斯将电商业务带来的庞大现金流,大量投入到物流基础设施和新业务上,依靠长期增长赢得投资人的耐心和公司发展空间。

诚然,网易考拉和这些跑出来的电商相比,又有很大差异,但不影响其未来的可能性:如果想获得长期回报,免不了持续投入,电商的长期亏损也是可以被容忍的。

这一点上,丁磊也许有他自己的标尺。“但也有一种可能,是他自己也没想好。丁老板不算一个战略明晰的人。”前述网易中层说。

电商暗藏隐患

不过,这场风波也牵扯出了网易电商的种种发展隐患,诸如毛利问题、假货问题、库存问题等,即便这次网易考拉没有被卖身并成功融资,将来的日子也难言顺畅。

资本的嗅觉总是灵敏的,卖身消息刚传出当天,网易股价快速拉升7.03%,截至当日收盘,网易涨幅达10.93%;次日网易股价继续小幅上涨0.49%,收盘时总市值达335.4亿美元,一度超过百度332亿美元市值。

在市场看来,网易主营业务是游戏,剥离持续亏损的电商业务对网易来说是件好事,有助于提高公司净利润。

一家私募基金的投资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2013年公司以安全低估价格重仓买入网易股票,收益很多,但在2017年末到2018年初就卖掉所有网易股票。“核心原因在于不看好网易电商的发展,电商业务短期很难看到规模化的利润,只能看到对游戏利润的侵蚀。”

从财报数据看,游戏依然是网易营收的最大功臣。2017年一季度,网易游戏占整体营收79%,此后略有下滑,2018年年底占比降到56%。不过2019年开始,游戏营收占比有所上升,一季度、二季度,网易游戏占比分别为65%、61%。

图/视觉中国

更重要的是,游戏业务的毛利率一直稳定在60%以上,而营收占比不到三成的网易电商,2019年二季度的毛利率为10.9%。这还是经过调整优化后的,此前一二三季度的毛利稳定在10.0%左右,去年四季度一度降到4.5%的低谷。相比之下,阿里巴巴毛利率可高达43%。

聚焦到网易考拉上,货源问题的争议也始终相随。

一位曾做过跨境电商的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除库存外,跨境购最大的难点是保证货源。该人士就遇到过不少自称是品牌代理商的人。他们主动找跨境电商平台,提供的商品价格远低于市场价。“这里面一定有假货存在,是很严重的问题。”

在假货问题上,网易考拉引起巨大争议的,要属与中国消费者协会的名誉纠纷案。2018年2月,中消协对2017年双十一期间的调查报告中,指出网易考拉自营的“雅诗兰黛小棕瓶”或涉嫌造假。同样被点名的还有淘宝、京东、拼多多、聚美优品、蜜芽、当当网、国美在线、贝贝网等平台,但网易考拉的反应颇为强烈,以雅诗兰黛鉴定流程不规范为由,连发声明对中消协的监督提出质疑。

当年6月,网易考拉甚至向法院起诉中消协、雅诗兰黛公司,提出删稿、道歉、赔偿等要求。但日历翻到2019年4月,网易考拉又发布声明称,已就与中消协等的名誉纠纷案,向法院提出撤诉申请,并于3月获准撤诉,此外还承诺将虚心接受中消协等部门的监督。

“每次在网易考拉上买东西都会看很久,担心买到假货。”现年28岁的上海白领张寰对AI财经社说,她是考拉的黑卡用户。她曾在网易考拉上买了一对潘多拉耳环,但包装极为简陋,由此对考拉产品品质产生怀疑。网络舆论对考拉一直褒贬不一,考拉部分跨境商品价格可做到全网最低,但真假难论。

毛利和假货问题始终存在,而眼下压在网易电商头上的大山,则是库存问题。

几年来,网易考拉不断增加商品品类,试图从一个垂直跨境电商平台扩展为全品类跨境电商平台,甚至是全品类平台。为了获得更低售价,考拉选择了自营模式,建立了自营供应链团队,由团队成员去世界各地进货,大批量买回放入考拉仓库中。

在零售行业,商家进货的量越大,单件进货价格就越低。考拉再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销售,抢占市场,这是理想的逻辑。

现实情况是,大量买进商品让考拉库存不断挤压,最终成为压垮考拉的稻草。多位业内人士向AI财经社表示,考拉目前囤货情况严重。大量买入商品后卖不出去,库存成本越来越高,考拉长期处于烧钱状态。

同时,考拉于2018年增加了工厂店业务。和严选不同,考拉方面称考拉工厂店的合作工厂经过考拉筛选,只有头部工厂才能入驻。和跨境商品一样,工厂店的商品也囤积在考拉的仓库中,进一步增加考拉库存压力。

或许是出于减轻库存压力的需求,考拉不断给黑卡用户发放优惠券,例如工厂店无门槛15元优惠券、工厂店满699减150元、海外商超满199减40元等。2018年,网易考拉还投了不少广告,包括《奔跑吧2》《向往的生活2》《妈妈是超人3》。

“考拉的部分高管根本不懂电商。”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说,做广告、发放优惠券是“治标不治本”的方式。考拉颓势难掩。网易2018年第四季度,网易电商单季增速骤降至5%,全年电商业务增速为65%,是去年116.7%的一半。

该人士认为,至少从今年年初来看,丁磊已经不再愿意为电商业务继续烧钱。“其他电商平台烧的是投资人的钱,网易考拉烧的是自己钱,当然心疼。”

再造网易希望难现

电商业务一度承担着丁磊“再造一个网易”的希望。

财报中,网易考拉最初被并入网易邮箱业务部。2014年,以广告、B端服务为主的网易邮箱业务部营收11.14亿,2015年考拉上线后,该年网易邮箱业务增长至36.99亿,同比增长232.05%,2016年该部门营收达80多亿,翻了一倍多。

到了2017年第四季度,由于考拉增长强劲,网易在财报中将电商部门单独列出。该季度内,网易电商单季度电商营收就达到了46.54亿,超过了2016年全年的电商收入。

这让丁磊感到前景无量,甚至放出豪言,未来3-5年网易考拉可达到500亿-1000亿规模,用户规模将达7亿(阿里巴巴2019财年月活用户为7亿多)。

在丁磊看来,网易的定位将从“科技公司”转为“一家有品位的、创新的科技公司”,网易在说一个“新消费”故事,即新消费以人为出发点,关注生活美学、注重理性消费和自我价值。

丁磊也乐于为网易考拉做产品背书。考拉刚上线时,丁磊曾在平台上开了《三石的购物精选》专栏,化身生活方式类博主,推荐行李箱、洗发水、牙膏等,还声称自己是“朋友圈里比较可靠的生活小达人,信三石哥吃不了亏”。2017年互联网大会上,丁磊还带火过考拉工厂店的灰色羊绒围巾。

但一位考拉员工称,从今年年初起,丁磊个人就不再为考拉产品作个人背书了。如今只有普通员工在平台上发表产品推荐,丁磊、张蕾等高管的身影已消失。

除了网易考拉外,网易电商的另一条腿网易严选,情况也不容乐观。早在今年年初,网易就频频传出裁员消息。首先被员工曝光的是网易严选。一位网易严选前员工曾向AI财经社确认,网易严选的确存在裁员情况,“HR会忽然邮件通知员工协议离职”。据悉,年初严选裁员幅度或达30%,从1400人裁至900人。同时,考拉方面也在进行裁员。

经历了几个月的清库存活动后,一位网易严选在职员工向AI财经社透露,“目前严选库存积压仍比较严重,亏损日益累计,不久后严选或实行新一轮裁员。”

图/视觉中国

网易电商的未来走势依然严峻。而在此前,网易已经砍掉了大部分金融业务。

网易的金融业务始于2009年,起初为邮箱、游戏业务提供金融辅助,后来逐渐拿到第三方支付牌照、基金销售支付结算资格、跨境外币支付牌照,2014年直接成立网易金融事业部。

2017年下半年的互联网金融整治风暴中,网易也没能避开。2017年9月,网易关闭了基金入口。2018年年底,网易理财官网发布了停止服务公告。据悉,网易已将大部分金融业务出售,留下网易小贷业务给考拉,支付业务给网易杭州研究院。

“丁磊兴趣很广泛,但他也怕麻烦。”一位和网易打过交道的人士如是评价丁磊,尤其是专业要求高的金融、跨境购业务。

有业内人士认为,丁磊为了兴趣而开展各项新业务,可能只是面对媒体的说辞,背后的想法是寻找新盈利模式,为网易的未来留下更多盈利路径。过去几年,网易执着于多业务发展的真正原因,或许是丁磊的焦虑感,尽管少年成为首富,但网易在BAT、TMD中没有占据一席之位。

与此同时,网易的增长已经进入下滑阶段。网易财报数据显示,网易营收已从2015年的82.72%增速下滑至2018年的24.13%;其主营业务网易游戏的营收增长从2015年的76.40%降至2017年的29.67%。2018年网易游戏增长仅为10.77%。

网易的另一大王牌产品——网易云音乐也前途未卜。这次风波前,网易云音乐就曾传出与阿里巴巴旗下虾米音乐合并的消息。不过,究竟是谁收购谁,双方均表示不予置评。2018年年底,QQ音乐所属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在纽交所上市,进行资本化运作。网易云音乐的处境被动了许多。

而在近期的财报会议上,丁磊认为“教育是网易未来很重要的发展方向”。网易有道已于2018年4月实现独立融资,投后估值达11.2亿美元,成为继网易云音乐、网易味央后第三个独立融资的网易子品牌。

有评论人士表示,网易会继续关注游戏和教育业务,至于其他的业余的去留,“要看丁老板的取舍和衡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