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借”AE? 交易所ZB陷信任危机
科技

“超借”AE? 交易所ZB陷信任危机

2019年06月25日 15:48:40
来源:凤凰网区块链

来源:蜂巢财经News(ID:fengchao-caijing)

文|武旭升 编辑|文刀

6月22日,比特币在时隔413天后再次站上10000美元大关,主流币跟涨后。小币种的投资者们持币待涨的期待也开始翻涌,而加密货币AE的社区则显得落寞。

截至6月23日,AE今年以来的涨幅为31%。AE的币价“压抑”让一些投资者开始寻找原因。

6月19日,AE忠粉刘少在其参与建设的“AE中文社区”中发起建议,提醒在交易所ZB.com(以下简称ZB)有币的投资者及时提币到钱包,理由是他发现ZB平台的现货杠杆专区超借3000万余AE,而该交易所的AE地址中却仅有160多万枚币。

对此,ZB公开回应称,3400万代币为累积借出数额,即包括所有的借出和归还部分。

AE投资者要求ZB公开该代币地址时遭到交易所拒绝,“AE代币巨大部分存在冷钱包,地址不便公开。”

未得到满意答复后,一些用户去ZB提币时出现异常:人工审核的电话迟迟无法接通,验证短信收不到,地址认证网页出现“502错误”提示等。

积怨之下,AE投资者要求ZB下架代币并完成清退。6月21日,ZB关闭了AE的USDT交易对,AE的现货杠杆服务也已经停止。随着提币的用户越来越多,6月22日下午4点,ZB公开的AE地址上仅剩39万代币。

“超借AE”事件发酵后, BTS社区也发出同样质疑,ZB陷入信任危机。

公开地址持币167万借出超3000万

刘少是一名资深AE忠粉,去年1月,他接触到AE,2月开始深度参与社区发展,“在提议主网代码支持国际化语言、解决AE的cuckoo算法20系列显卡兼容问题等,我都深度参与过。”作为AE的投资者和社区一员,刘少足够上心。

全称为Aeternity的AE是一个开源的区块链分布式计算平台,于2016年发起,有“欧洲以太坊”之称。在中国,它的英文简称因与“阿姨”发音相近,投资者们昵称其为“阿姨币”。

去年4月底,AE币价曾飙升到4.9美元。此后,它的价格开始跟着大盘下跌。年底,整个加密货币行业行至冰点,AE一度跌到了0.33美元,跌破了发行价。刘少回忆,那是投资者社区经历过的最煎熬时刻。

今年1月以来,整体行情回暖,币价上扬,市场重新恢复信心。非小号显示,截至6月22日,比特币今年以来涨幅超过180%,以太坊超过130%。

主流币跟涨后,近期,一些2017年进入市场的小币种也出现异动,物联网项目ITC、结算项目Link等代币曾出现了超过300%的价格突破,而“欧洲以太坊”AE几乎不为大盘所动,今年以来的涨幅仅为31%。

今年以来AE的币价涨幅仅为31%

AE币价不见涨,社区成员着急。他们开始在社区讨论“AE币价为啥不涨”,这个问题刘少至少被问过100次,“项目团队一直在推进开发,去年11月就上线了主网,涨不起来我也着急。”

与普通的投资者不同,刘少有一些网络技术基础,他搭建了一个中文社区传播AE动向,其中的工作之一是和其他同伴追踪AE代币的迁移情况。

5月底,他们发现,ZB交易所中,以太坊ERC20标准下的AE代币和AE主网币的累计仅有数百万,但ZB杠杆交易专区却显示借出了3800万的代币供用户做空。

在AE浏览器上,持币地址均有统计,其中包括交易所地址,“各个迁移地址中,并没有发现数量超过1000万枚AE的ZB持币地址。”

6月19日,明确标为ZB的地址上,仅有160多万AE币,而当天ZB的杠杆交易专区中,借出的AE远超公开地址上的数量,达3468万枚。

刘少发现,ZB的杠杆借贷区借出了3000多万AE

刘少猜测,ZB超额借出了AE币,大规模的做空是币价无法上涨的原因。当天,他将数据和疑点整理成文发布在社区论坛里,提醒AE的投资者赶紧从平台提币,“若不及时提币,ZB短时间内无法弥补借空数量,平台可能将无币可提。”

投资者要求ZB公开地址遭拒

刘少的质疑引起多方注意,“ZB交易所超借AE”的消息被大范围传播。

6月19日,ZB交易所公开回应称,杠杆专区的AE数据是相同利率和借款期限下的部分放贷资金的累计数量,其中包括已归还部分,AE借贷全部都是用户自发的投资行为。

ZB表示,数据显示造成部分用户误解,平台将调整借贷单的显示方式。

ZB的回应未能让投资者满意,其他的存疑数据相继在AE的社区论坛中出现。

刘少称, ZB平台宣称日交易量数千万,但它的AE持币地址中仅有167万枚币。相比之下,交易量不足ZB平台三分之一的Gate.io 则有4800万AE的持币,其他交易平台可查证的AE持币量均超过ZB,其中币安为2300万枚,OKEx有1000万枚,火币有600万枚。

此外,刘少还发现,一个以ak_BSen开头的地址在6月15日到6月19日,持续用USDT、BTC从OKEx、币安等交易所购买AE的主网币,数额超过180万枚。他怀疑,这个购买地址是ZB的关联账户。

刘少如此怀疑的理由来自两方面,“从逻辑上看,比特币最近2个月涨势强劲,而AE几乎横盘不动,一般投资者不会用BTC买AE;另一方面,假如这个地址不是ZB的,那这个地址已经向ZB账户转入了180万枚AE,如果该用户要提币,AE的地址里只有167万,根本不够提。”

他认为,该地址是ZB的内部地址,“他们在从其他交易所买入AE,来填补空缺数量。”

刘少的疑问未得到ZB的解答,一些投资者开始要求该交易所公布平台的AE地址。AE社区的用户和ZB工作人员就此沟通时,交易所表示,平台的绝大部分币存在冷钱包,冷钱包不便公开。

AE投资者要求ZB公开所有钱包地址

除了ZB钱包公开地址上的AE数量与借贷数量严重不符外,刘少和同伴还发现,截至6月18日,ZB平台上近7天有4.35亿AE净流入,币价横盘,但AE流通总量为3.15亿,“平台数据明显造假。”

不过,也有AE投资者向蜂巢财经表示,虽然ZB并未公开冷钱包地址,但也不排除ZB的持币地址不止一个,该交易所目前还能满足用户的提币要求,也没有证据直接表明ZB超借AE。

ZB下架AE/USDT交易对

社区质疑持续发酵,ZB既未公开持币地址,也没有就其他的数据疑点作出回应。

在6月19日表示“调整借贷单的显示方式”后,ZB直接关闭了现货杠杆专区借贷资金的显示页面。

ZB的做法让AE投资者对它的信任产生裂痕,一些人开始从ZB提出自己的AE资产,更多的操作异常开始出现。

有投资者反馈,超过1万枚AE的大额提币长时间无法提出。

此外,平台增加了电话审核。刘少称,社区有投资者在电话审核环节长时间接不到电话,还有人收不到验证短信,“与客服沟通,对方只说‘平台会联系’。”

还有投资者反映,在提交地址审核后,网页出现“502错误”提示。刘少分析,这是服务器出现了问题。

一系列异常妨碍用户正常提币后,AE的投资者要求ZB下架AE并完成清退。

AE对BTC交易对价格走势

6月21日,投资者的要求得到了回应,ZB发布公告称将下架AE的USDT交易对,目前,平台还剩AE/BTC和AE/QC的交易对。

近期,比特币涨幅远高于AE,在AE/BTC的交易区上,该币种的价格创下新低,仅为0.00004854BTC,折合0.5美元。

“ZB交易所超借AE”的事件发酵后,另一个社区也开始质疑ZB。近日,BTS社区发布公开信,询问ZB“是否挪用用户的BTS来做空BTS”。

AE事件之后,ZB的信任危机似乎正在扩大。

免责声明:本文经蜂巢财经News授权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凰网区块链立场。